兩性頻道女人私房話_曉風殘月肉寵文

9-5 畢業旅行第一天(二) 她翻過身問了陳尹和李芷書要不要吃巧克力餅乾,她倆也很捧場的拿了幾塊吃,三個人吃的很開心、聊的很愉快。
「瓜小紀,車子在開,很危險,給我坐好。」齊雋澤忽地喊出口,打斷了三人聊天,瓜小紀對陳尹和李芷書扯了大大地笑容代為抱歉,兩人說了句沒關係后瓜小紀這才翻回來坐好。
她可又無聊了,說罷,齊雋澤也不理她呀,那她要做些甚么呀?她靈光一閃,眼底閃過一絲狡詐。
瓜小紀伸出手把齊雋澤其中一只耳機拿了下來,她塞進了自己的耳里,「親愛的,你在聽甚么呀?」
齊雋澤沒有動怒,也不理她這種任性的舉動,哎呀,在旁人的眼里,這舉動是多曖昧啊!
瓜小紀突地想到了些甚么,她啊了一聲,她又翻回去看了陳尹和李芷書,「小尹、芷書,妳們有防曬油嗎?」
「有呀,兩性頻道女人私房話_曉風殘月肉寵文可是在行李箱里面耶,妳出門前沒擦嗎?」陳尹搖了搖頭,一臉歉意。
「我忘記把防曬油從行李箱拿出來了,我沒擦防曬又穿無袖,天啊!我要曬黑了!」瓜小紀一臉懊惱,她倔了嘴,一股很煩惱的臉坐回位置上。
齊雋澤睨了眼瓜小紀,她到底還能有多笨?連自己要隨身攜帶的東西都放行李箱,真是夠傻了,他懶得理她。
隨著時間,車子左搖右晃的讓瓜小紀是有些睏了,況且前晚還興奮的失了眠呢,一大早的又早起,著實是讓瓜小紀的睡神出現了。
瓜小紀擋不住襲來的睡意,發車不到兩小時就睡著了,睡得很徹底,即使睡到頭一直去撞到玻璃也一樣。
齊雋澤是被她那規律的撞玻璃聲吵得很煩呀,她到底是多久沒睡覺了?是想測試自己的頭有多硬?還是想測玻璃有多堅固?
他無奈地擱下了小說,大手一攬,把瓜小紀一直撞玻璃的頭給攬了過來,他把她的頭給弄靠到了他的肩上,他的肩頓時沉了幾分,他想,這瓜小紀估計是胖了。
瓜小紀因為被弄換了方向,因此頭也很自然地喬了幾下,鉆了幾個更好睡的位置,嘴還張了開來,手也很自然地抱住了齊雋澤的手臂,豆腐吃的很理所當然呢,惹得他一度懷疑她到底是不是真睡著了還是在假睡覺呢。
但也因為瓜小紀碰了齊雋澤的手臂,他這下就發現了瓜小紀那因吹冷氣而冰涼的身體,他無奈地蹙起眉頭,他把自己隨身攜帶地運動防風外套給拿了出來,他小心翼翼地蓋到了瓜小紀的身上。
這是多紳士又體貼的舉動呀?可惜瓜小紀睡得太熟了呢,壓根不知道齊雋澤做了如此讓人怦然心動的事兒。
等到瓜小紀醒來已經是下高速公路的事情了,或許是因為到了南部的關係,窗外烈陽高照,陽光照耀進了車內,刺眼地讓瓜小紀醒了,原本是充滿睡意的,但一看到外頭那一片海的景色是好興奮啊,馬上就讓她睡意全消,她馬上地貼到了窗前很開心的盯著窗外看。
這么大的一個動作使得蓋在她身上的外套也滑落到了腿上,她這才意識到自己身上蓋了件外套,而她也才明白自己剛才是靠著齊雋澤的肩睡覺的。
天啊,有沒有流口水啊?瓜小紀心里很驚了,她寧愿去撞玻璃也不敢靠在齊雋澤身上睡覺啊!要是流了口水還是甚么的他潔癖一犯,那他們接下來幾天大致上都不用講話了啊!
「瓜小紀,把窗簾拉上,太陽很刺眼。」齊雋澤下令,由于自己方才的行為很是心驚于是很乖乖地照做了,立刻就把窗簾給拉上了。
這外套鐵定也是齊雋澤的呀,她光聞味道就知道,況且這外套他也很常穿呢,眼熟的不得了。所以外套是他替她披上的不?
「那個,親愛的啊,」瓜小紀小心翼翼地揪著齊雋澤,深怕他露出不悅的眼神,「那個,外套啊,謝謝……」
「不用,等等下車妳就穿上。」齊雋澤連看她一眼都沒看,口氣很堅硬,就好像不容許任何人拒絕,「沒擦防曬又穿無袖,就不怕曬傷或曬黑?」
瓜小紀聽了是莫名的一陣感動,雖然齊雋澤整車子上都好像沒有很理她,但其實也是有在聽她說話的呢,這么貼心的舉動惹得瓜小紀整個人雀躍不已,高興的要飛上天了呢。

小日常 端午節(內含真實的小故事囧) 「親愛的、親愛的!」瓜小紀莽莽撞撞地,臉帶焦急,往齊雋澤那兒奔去。
齊雋澤眉宇間皺起,即使現在只是六月,但熾熱的太陽還是沒放過他們,高掛在他們的頭上,烈陽照的齊雋澤汗水猛冒,一種悶熱感說不出來,一熱,焦躁的感覺就不斷地浮現,不管怎么樣都讓他的耐性徹底磨光了,更何況正朝這奔來的小紀已經遲到了近十五分鐘了。
瓜小紀氣喘吁吁的喘氣聲蓋過了蟬鳴聲,她也知道自己遲到了,現在的齊雋澤肯定是火冒三丈,她水靈地雙眸悄悄地凝視著齊雋澤那陰沉又不耐煩的側臉,好可怕呀……
「瓜小紀,時間是妳說的,地點是妳選的,妳有甚么臉好意思遲到?」齊雋澤在見到了瓜小紀后,理智線或許還在,但耐心肯定是「啪」的一聲斷掉,口氣很兇狠,就像是想揍人那樣的口吻。
「我今天早上不小心跟啊母吵了一架,所以就遲到了……」瓜小紀搔搔頭,腦袋很努力的運轉,正思考著該怎么樣讓齊雋澤消氣,哎呀,最近撒嬌很有用,不如就撒個嬌吧,「哎呀,親愛的,你就別氣了唄,我也不是故意遲到的呀!」
「走了,妳不是說想看筆記本嗎?」齊雋澤臉雖然還是很陰沉,但也不算是會耍任性的人,他想了想,反正這瓜小紀也不是睡過頭,跟家人吵架也就罷了,突發狀況呀,不能怪她。
「好,親愛的最好了。」瓜小紀揚起大大地燦爛的笑容,她牽起齊雋澤的手,前晃后晃,那樣子是很小孩子呀,但小孩子好滿足呀,她光牽著齊雋澤的大手走在路上她就滿足了,呵呵。
「瓜小紀,妳和阿姨在吵甚么?」
「我以為今天是中秋節啊……」瓜小紀含些哀怨,有些委屈,她想起今早的事情她就欲哭無淚,她也只不過把日期和節日搞錯而已呀,用得著吵架嗎……

「啊母,今天是甚么節日啊?」她從樓梯上下來,她已經梳妝完畢正準備要出門找雋澤,她覺得奇怪,她總忘記今天是甚么節日,她講了腦海中最有可能的答案,「是中秋節嗎?」
「夭壽喔,今天是中秋節?」瓜媽原本正坐在沙發上吃著粽子看著電視,聽見瓜小紀的發問她頓時都覺得自己可能還在作夢,天啊!
「不然呢?今天不是中秋節嗎?」
「不是!」瓜媽用著那充滿丹田的吼聲回復,「今天不是中秋節!」
「那就是元宵節啰?」瓜小紀二度地提問,氣得瓜媽差點沒朝她扔遙控器,真是夠了!她怎么可能會生出一個這么傻、這么白癡的孩子?
「今天是端午節!」瓜媽二吼,她在心里默默地嘆了一口氣,她是真心的無奈,所謂眼不見為凈,還是趕緊把瓜小紀趕出門,她自己冷靜一下好了,「算了、算了,妳不是要出門?快點出去!」
「喔!」瓜小紀不大明白自己的媽媽到底在氣些甚么,不就是搞錯節日么?用得著那么生氣不?但總歸好像也是因為自己才把她給惹生氣的,于是她也就不大好意思吵回去,轉身就想走去穿鞋。
正當瓜媽以為她真的能清凈的冷靜冷靜時,瓜小紀又踏著腳上穿好的帆布鞋回到客廳,先不說這有多么的不禮貌時,瓜小紀這又開口問了一句她真的差點會腦中風的話——
「那為甚么今天沒吃月餅?」
「……瓜小紀,為甚么今天要吃月餅?」瓜媽無言,她連吼都吼不出來,她已經徹底放棄了也死心了,或許她的女兒就天生這么蠢,她也沒辦法。
「不然呢?今天就只能吃粽子嗎?為甚么沒有月餅可以吃?」瓜小紀是徹底不解呀,她期待今天吃月餅已經好久了呀,為甚么今天沒吃月餅呢?她想吃呀!
就在瓜小紀說完的下一秒鐘,她的頭瞬間感到一種疼痛感,她痛得摀著頭翻回去看敲她的頭的兇手。只看見自己的爸爸冷著臉用著鄙視的眼神看著自己。
「中秋節才吃月餅。」爸爸邊說邊走到自家老婆身邊,「快點出門,不然妳真的會把妳媽氣到送醫院。」
「那……」瓜小紀懦懦地開口,她還有問題想問呀,但她才剛開口而已,瓜媽就已經拿起抱枕往她這兒丟了,她明白她好像已經把自家媽媽氣到瘋了,「啊!掰掰!」
「差不多就是這樣,」瓜小紀聳肩,她到現在還是不懂自己的媽媽在氣甚么,「對了!親愛的,那我問你哦,如果端午節吃月餅,中秋節吃粽子,那元宵節要吃甚么?」
瓜小紀用著一臉期待的目光看向齊雋澤,她也不知道自己說出來的話到底有哪里不妥,也不知道一旁經過的人也都在笑她呢,她還以為自己講得很對呢。
「瓜小紀,」齊雋澤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嘴角,忍不住的就扯開了笑容,「端午節是吃粽子,中秋節吃月餅,元宵節吃元宵。」
他的傻小紀啊,怎么會傻成這樣呢?
齊雋澤笑著笑著心情也就不自覺得好了,他掃去了原本沉在心中的躁郁,他低頭凝視正興奮地想著吃的瓜小紀,眼眸里不禁閃過一絲疼惜,那是專屬于瓜小紀的。
只有在瓜小紀身邊才會出現的眼神。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0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