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攻一受強迫受 寢室_晚上偷偷脫她內褲

9-8 畢業旅行第一天(五)之關于霸凌 「怎么啦?親愛的你怎么生氣了?別氣呀,我們畢旅呢,要開開心心呀!」瓜小紀一看這齊雋澤又因不明原因憤怒后是趕緊黏了過去降火,雖然不知道她又哪里惹他了,但理由總是百百種,或許看她表情太蠢他也可能會生氣,于是她也不過問理由了,反正問了他也不會說。
齊雋澤看著看莫名是覺得有點惆悵,但他也不知道為甚么,每次看到瓜小紀這么卑躬屈膝他心里就亂不舒服,雖然對象是對他。或許是他每看見一次這樣的瓜小紀,他就不免想到每次她被霸凌時,她眼底的那抹失落和隱忍,他就是難過。
他就不明白她為甚么每次都要忍下來,忍下這股委屈,明明都眼紅了卻還是不肯哭,堅持不掉眼淚,妳不哭,我也不能替妳擦眼淚,也不能抱住妳安慰妳啊……齊雋澤是這樣想的。
齊雋澤橫豎一想,他就不由自主的心疼了,「為甚么妳都不肯哭?」
這問法還問的真莫名其妙……突然問甚么為甚么不肯哭還真的有點像傾暴者的問法。
「甚么?」瓜小紀被這天外飛來一問還真問迷糊了,她一臉茫然,奇怪兩攻一受強迫受 寢室_晚上偷偷脫她內褲呀。
「瓜小紀我肚量沒妳那么大,但是因為妳忍了所以我也跟著忍了,妳不想鬧大我也就不跟他們計較,我選擇無視但不代表我沒看見。」齊雋澤道出他始終不表態的理由,他不是不保護,他只是因為看著她都忍著,他太明白她了,包括國中那件事情也一樣,她在乎別人的眼光,在乎別人的理會,所以他也就不插手,但是不插手不表示他不生氣,「但是我突然轉個念頭,我忽然一想,他們都不怕鬧大我為甚么還得這么退讓?他們都不會忍一下自己的幼稚我為甚么要隱忍自己的憤怒?他們都選擇無視我為甚么還必須裝作沒看見?」
周圍沒有其他聲音也沒有其他人,很安靜,安靜到彼此都能聽見彼此的呼吸聲,瓜小紀靜靜地聽著齊雋澤的話,她一字一字的聽著,一個字一個字的嚼著,她的腦海不自覺的就一直重複播放著他說過的話,就一瞬間,一瞬間她的眼眶就盈滿了淚水。
她吸了吸鼻子,想把自己的眼淚也給吸回去,但徒勞無功,她一直以為他根本沒看見她被霸凌、她被欺負,但沒想到他是因為她所以才裝作沒看見,但她卻還一直誤會他,她真傻,齊雋澤對她多好,她會不知道么?齊雋澤多聰明,她會不知道么?
齊雋澤看著她哭了他這才卸下自己的擔心,他傾下前,他展開雙臂抱住了她。
他難受地擁住她顫抖的身軀,眼眸泛滿了心疼,他一直都心疼她的委屈、她的受傷,但是她始終都不找他哭訴,就連提口都不提口,她明明知道即使他再怎么不理她也不會放任她這樣被欺負,但是她卻從不跟他吱一聲。
她太堅強了,堅強的脆弱,堅強的令人難過。
「妳終于哭了。」齊雋澤喃喃自語,聲音在瓜小紀頭上方響起,齊雋澤正緊緊地抱著她,用著她熟悉的溫度,想念的懷抱,擁抱著她。
她用力的哭,用力的哭出自己的委屈,用力的哭出自己的難受,用力哭出自己的失落,用力哭出自己的心情,也用力的拽住了他的衣裳,也用力的把頭埋進了他的胸膛裏。
「我以為、以為你根本沒發現……」瓜小紀哭喊,抽抽噎噎地,斷斷續續的,但不管怎么樣,齊雋澤還是很有耐心的聽著,沒有絲毫的抱怨,「其實我好委屈……真的覺得好委屈,我又沒得罪他們,他們為甚么總要欺負我?」
瓜小紀是自然把她忍在心里多時的委屈全都哭了出來,哭的稀哩嘩啦,樣子著實滑稽。
但齊雋澤倒也沒嫌棄,「我怎么會沒發現?我不是說過以后不管發生大事還是小事都要告訴我?妳不是答應過我說好?」
「我只是、我只是不想要把場面鬧得太難看呀。」瓜小紀哭著說,這是她一直以來的希望,因為欺負她的人比不欺負她的人還多,如果真把話攤開來講,難免會尷尬,畢竟勢均力敵,即使現在警告他們別欺負她,他們用著冷漠的態度或是無視的心態對付她,依舊是綽綽有余,仍然會把她給打趴,逼上壓力的絕境。
「我知道,所以我才也裝作不知道。」齊雋澤拍著她的背,很有規律,輕柔地,很具安撫效果,「但是妳裝久了也會累,忍久了也忍不下去,到時候妳怎么辦?」
「有你就夠了。」瓜小紀是真心這么想的,所以也就說了,說完了也沒覺得有甚么好奇怪的,倒是齊雋澤彆扭了。
他停下拍撫的手,她的話清晰的傳進了他的腦裏,這種下意識說出的話是最真實的話,和酒后吐真言沒甚么兩樣,于是他也就覺得好像哪里怪了,例如他覺得自己的耳朵很燙很紅之類的。
「好了,把眼淚擦一擦,再不逛就來不及了。」齊雋澤是帶著淡淡地駝紅推開瓜小紀的,被推開的瓜小紀還覺得莫名其妙呢,但也總不能這時厚著臉埋回去,于是也就真乖乖聽話的擦了眼淚,說來神奇,跟齊雋澤哭完她就瞬間覺得好多了,感覺難題都不是難題了,反正就是她的心舒坦多了。
瓜小紀又牽起齊雋澤的手,她知道再怎樣的親密齊雋澤也不會主動牽她的手,于是這種事兒還是她來干吧,想著想也就牽了。
最后的齊雋澤意外的沒反抗,倒是也緊緊握住了她的手,這讓她有些意外,還記得他們第一次會牽手是因為那件地下道事件,這么和平的狀況下倒還是第一次,她欣喜的說親愛的該不會終于愛上我了之類的話,而齊雋澤只是撇開了頭,冷著嗓說道:「我這是怕妳走丟,記住,牽住了以后就別再亂放開了,知道么?」……尤其是別再為了一只魟魚放開他的手。

9-9畢業旅行第二天(一) 第二天的他們一早被挖起床,來到了旗津。
大家決定先到旗津逛逛,接著再到西子灣,然后再繞回英國領事館,行程很滿,但是大家卻對這行程很滿意。
大家一下游覽車就樂的想橫沖直撞,但瓜小紀卻滿臉慘白。
「小紀,妳怎么了?」陳伊擔心兩字全映在臉上,她是真的很擔心小紀呀,從在車上看她人就癱在那兒,明明出飯店時還好好的,誰知半路就開始安靜了,她們還以為是昨天太晚睡的關係,但貌似不是,看著那一臉鐵青,看著看呀她都憂郁了。
「我沒事……」瓜小紀有氣無力的回答,這讓陳伊和李芷書是更擔心的了,怎么看怎么聽都是有事啊,有事為甚么偏要說沒事?真是令人更擔心呀。
「瓜小紀,妳是提早來月了?妳離經期日子還有兩天。」齊雋澤想到她在車上就抱著腹部,也不煩他也沒找他講話,他渾身就知道這人不是又生氣了就是又犯甚么鳥毛病了。
這一問,問的可讓陳伊和李芷書兩人害羞了,她倆和齊雋澤同班了近兩年了,還第一次聽他問出這種話,雖然對象不是她們自己,但還是讓她倆著實羞紅了臉呀。
瓜小紀被這一問可刷白了臉,可惡,這到底該開心還是該懊惱呀!到底該開心齊雋澤都有在記自己的血崩日子還是該懊惱自己月事亂掉瞞不過他?
她上回因為痛的受不了,加上要上空手道,于是她就偷偷吃了一粒止痛藥,雖然她是從婦產科那兒拿到的,但副作用依舊太強,不只讓她提早來事還讓她痛不欲生,而且現在她還想拉肚子……
「我只是提早兩天,不算亂掉。」瓜小紀堅持,堅持的莫名其妙。齊雋澤聽的也莫名其妙,她都要痛到往生了她還在那裏亂不亂,現在誰還管她亂不亂?
旗津放眼望去那么大,也沒間婦產科,現在即使痛到升天也沒個婦產科能去,這還管甚么亂經不亂經?能有個醫院就算不錯了好不。
「小伊,妳耳朵過來一下……」瓜小紀額前冒起冷汗,她疼的彎下腰去,她沙啞地開口,陳伊也就乖乖地耳朵遞了過去,她聽著瓜小紀那痛的虛弱的聲音,「小伊,我肚子疼,能替我問問導游有廁所嗎……?」
「那有甚么問題?等我!」陳伊一聽見立刻板起一副有我妳放心的臉色,她一把話說完就溜去前頭還在宣布事情的導游,第一天在車上他說過他自己叫張小來,可以叫他小來,雖然很像狗的名字,又很像便利商店,但既然他都這么講了,于是大家也就這么叫了,「小來!有沒有廁所?我們很急!」
有如十萬火急,上下萬急,總之就是很急,陳伊的口吻很慌張,或許是看瓜小紀要撐不下去了,于是也就亂了,是說腦袋亂了,于是導游小來也就跟著亂了,他手指一指,猶如在指一塊風水似地,但在瓜小紀眼裏還真的像塊風水寶地,總之對她來說就是一個很珍貴的地方,誰都阻擋不了她進去的決心。
瓜小紀眼看就要洩了,不對,用錯修辭,她想就要不行了,于是橫落落地看見小來神來一指,她橫豎一想,不,她連想也沒想,拔腿就開始狂奔,后頭就好像有一只恐龍在追她似的,總之就是跑吧!跑吧!終點廁所就在前方的一種概念,就連李芷書都想,這該不會是音速小子的轉世吧?
于是陳伊看見瓜小紀一奔,她也就跟著狂奔,這根本就是反射動作,而李芷書看著她們兩個前前后后都沖出去之后也就跟著撒腿一起沖,只有齊雋澤是冷靜的。
與其說冷靜,他根本就是冷眼旁觀,三個人風風火火的奔出去可是讓班上其他人還有小來都傻了眼,大家愣在原地,只有齊雋澤是唯一還有神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0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