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條光滑的玉腿盤在我的腰_晚上聽到樓上的女人叫床聲

9-10 畢業旅行第二天(二) 齊雋澤把自己的后背包卸下,從裏頭拿出一包小衛生紙,是可以放口袋的那種,他緩緩地走向廁所門口外。
他還很有品德的走草地上建造的石步走道,一路走過很優雅,撇除他的臉色,可以算是一個紳士,畢竟臉色太過冰冷,于是也就別算在內好了。
瓜小紀沖進廁所關起廁所門就開始猛拉,該怎么說呢,不知道是月事來的關係還是昨晚吃那個甚么該死的香草巧克力灑上椰子粉的奶油冰,雖然名字冗長又難聽,看上去難吃但吃起來還真不錯,總之她也不知道是怎樣了,但她現在想起來只覺得……夭壽,她那個來還吃冰!簡直是自殺。
……這下是真的挫賽,她只想著要幫馬桶製造巧克力蛋糕,忘了帶奶油。沒衛生紙是要怎么擦屁股。
「小伊,幫我去拿衛生紙可以嗎?」瓜小紀對著門外大喊,音量不大也不小,就剛剛好落入陳伊的耳裏,陳伊應了聲好,接著就踏出廁所外,留下瓜小紀製造蛋糕和李芷書一人和糞便味奮斗。
哇賽,還真的是賽!李芷書還真是自作虐,她干甚么也跟上來啊?聞這令人痛不欲生的便味……
也不知道是怎樣,陳伊剛踏出廁所沒踩幾步路就遇上了表情冷酷眼神兇狠的齊雋澤,她停下腳步,嚇得愣了一下,但忽地一想,她做甚么要嚇到呀,她又沒得罪他,怎么著怕他。
但陳伊多多少少也就臉紅了一些,畢竟她也挺愛慕他的,打從高一的時候,她就覺得齊雋澤很帥,雖然有時候表情很冰冷,但也算是個帥哥,臉部輪廓鮮明,要不是他皮膚沒到一種黑,她都還以為他是原住民呢。
「陳伊。」齊雋澤看見陳伊見到自己后停下腳步他走向前,他停在陳伊面前,拿出衛生紙,「把這給瓜小紀。」
陳伊傻愣愣地接過,她抬頭看向逆著陽光的齊雋澤,她其實不高,她大多要一五七而已,面對一八三的齊雋澤是頭要抬很高的,她也因為刺眼的陽光而瞇起了眼,她覺得自己貌似看的清齊雋澤的容貌卻又感覺好像看不清。
但是她卻很清楚的在齊雋澤的眼裏讀到他的擔心和他的無奈,她下意識地開口:「是在擔心小紀嗎?」
齊雋澤抿起薄唇,原本是不想跟她多廢話的,但礙于瓜小紀在女廁,于是也就真開口了,「她還好嗎?」
「還好。」陳伊回答。陳伊讀懂了他的擔心和無奈,她也知道那是對于瓜小紀的,她從旁人的角度看,就算沒搞懂他們之間,但也至少能懂一半他們的關係,她知道瓜小紀很喜歡他,但她也知道他貌似從不給瓜小紀正面答案,她不明白他對瓜小紀到底是怎樣的感覺,但起碼能把握的就是他對瓜小紀是在乎的。
但她的腦袋卻莫名的閃過一個問號,即使她把瓜小紀當朋友,即使她真沒不想想這個問題,但她的腦袋卻還是會不自覺得閃過這個問號。
瓜小紀到底憑甚么讓齊雋澤這么在乎?
「你不會覺得瓜小紀很笨嗎?」陳伊真覺得瓜小紀是笨到一種無可救藥的地步,她都難以忍受瓜小紀的傻,她真不懂齊雋澤是怎么走過來的。
「她不笨,只是比較慢半拍比較單純,比較不想和別人爭。」齊雋澤不大滿意陳伊的問法和口吻,他蹙起眉,不大明白陳伊突然這么問的用意,對于陳伊他提起了警戒心。之前已經有了一個程怡希案例了,他也就開始不大相信瓜小紀身邊的朋友了。
「你都不會厭倦瓜小紀嗎?我在旁邊看都覺得纏人。」陳伊又問,不知道是被太陽曬昏了還是怎樣,總之她也就不經腦袋的就問了,也沒想過自己這樣問了以后會被別人怎么想,但她其實并沒有惡意兩條光滑的玉腿盤在我的腰_晚上聽到樓上的女人叫床聲,就只是單純疑惑罷了。
齊雋澤板起臉孔,對于陳伊的話他是不悅了起來,原本是想說她是瓜小紀的朋友所以才回個幾句,但沒想到她卻這樣口出惡言,他冷冰冰的回:「妳到底想說什么?」
「我沒有想說甚么,我只是覺得你可以選擇更好的,瓜小紀配你有點貶了你的身價。」
……這話進了齊雋澤耳裏后是讓齊雋澤著實火了,該怎么形容呢,大概就是火冒三丈的等級,他承認最近比較敏感,對于聽見有人說瓜小紀的壞話他就容易動怒,但陳伊的話他覺得是更鄙視,明明是瓜小紀的朋友,卻還這樣私底下說她的壞話,這種不要臉的程度到底是要練多久才能這樣臉不紅氣不喘的講出口?
「另一半就是要填滿自己所缺損的,她多話、她熱情、她單純、她天真、她善解人意、她熱心、她擅于付出、她替人著想,這些都是我沒有的她剛好能替補,我不曾覺得瓜小紀不好,也從不覺得她會貶低我的身價,她所有的優點都是一般人身上沒有的,當她被霸凌的時候她卻還是一句不吭,她傻,但她替妳們著想,她不想最后鬧的難看,我從不覺得厭煩,即使她天天吵吵鬧鬧、嘰嘰喳喳,但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個性,這就是她的個性,既然接納了就要包容。」
齊雋澤一口氣講了一大串,他講了一堆關于瓜小紀的事情,也有意無意的提起關于霸凌的事,他就想從中觀察陳伊的反應,他想看看陳伊有沒有參與這霸凌,也想看看陳伊有沒有心虛,但還好貌似是沒有,這也讓齊雋澤放下一些顧慮,但他卻依然氣憤陳伊說出的那些話。
「我不知道妳到底有沒有把瓜小紀當朋友,但瓜小紀是真心接納了妳,她單純、善解人意、替人著想,但是并不代表我也是,我可以直接跟妳說我心機、我冷酷、我無情,而且我并沒有甚么良心,也沒有不打女人的習慣,所以對于傷害了瓜小紀的人我不會很輕易的放過。」

9-11 畢業旅行第二天(三) 齊雋澤犀利冰冷的眼神瞟了一眼陳伊后就轉身離開,他說的都是事實,他不需要一個很聰明的女人,那也只會兩人自相殘殺、互賣聰明。他知道自己的個性很難搞,所以就算來了一個多漂亮多完美的女人,但只要這個女人曾埋怨過他的冷淡或個性,那勢必以后兩人也只是會愈走愈遠,所以他所想要的就只是一個能待在他身邊,儘管多吵、多傻,那都無所謂。
陳伊有些嚇到,她沒想到齊雋澤反應會這么激烈,她基本其實是毫無惡意的,只是隨口想到隨口一說而已,她這人向來就是有話直說,但她沒有歧視瓜小紀的意思,她把小紀當朋友,她怎么可能會討厭她?她只是覺得齊雋澤太帥、太完美,完美到似乎誰也都配不上,她就只是這樣覺得而已。
陳伊走回廁所內,把衛生紙從底下縫隙遞了進去,瓜小紀這才得以解救,嗯,還好廁所內間只適合一個人待,不然這么丟人的動作被其他人看見,她也就真要跳海去了。
****
瓜小紀上完廁所是舒服多了,原來她肚疼不是經痛害的,是昨晚的椰子冰害的呀。當他們出廁所的時候大家早就解散了,就連小來都不見蹤影了,她們三個人可納悶了,小來沒跟她們說哪裏集合也沒說什么時間呀,就這樣跑了未免也太不負責任,該不會是哪個冒牌貨來著的吧。
正當瓜小紀以為小來是真跑路時,她就看見一抹熟悉的人影就佇立在走道上,他正眺望凝視遠方的風景,瓜小紀看啊看,想都沒想就奔上去了歡歡喜喜的抱住了,「親愛的!你在等我嗎?」
「導游要我留下來跟妳們說時間而已。」齊雋澤這才回過神來,他掰開瓜小紀環住自己腰的手,「妳很慢。」
…‥你騙誰呀?哪會有導游因為自己想逛旗津就把事情丟給別人的?瓜小紀是這樣想的。呵呵,齊雋澤好可愛呀,等她就等她呀,用得著這樣強辯不?
「走吧,走吧,我們一起去逛旗津!」瓜小紀牽起齊雋澤的大掌,她每每牽起來都總覺得這手怎么這么大呀,每次想要包覆他的手沒辦法,真是令人煩惱。但因為大又厚實,惹得她每次都覺得好心安。
瓜小紀回過頭去看向陳伊和李芷書,兩人正笑的無奈,沒法,這瓜小紀就像只小狗,看到主人就會飛奔,這才是她們的瓜小紀呀。
「小伊,芷書,我們一起逛旗津呀!走吧!」瓜小紀大喊,喊得是人人都知道了他們的行程了,喊完就拉著齊雋澤便也很興奮的往前準備要大開殺逛。
李芷書聞言便扯開無奈的笑容笑了下,她提起步伐正準備跟上前頭兩人的步調,但看呀看的,只見陳伊一人愣在原地。
「怎么了?換妳不舒服嗎?」李芷書疑惑的目光映在陳伊的眼裏,她這才回過神來,她連忙解釋:「沒事啦,只是太陽大有點昏頭而已,我們去逛逛吧。」
老實說,她方才還在想自己到底要不要跟上,她剛才其實有特別觀察齊雋澤,但齊雋澤的目光始終都在瓜小紀身上,連看自己一眼都沒有,好像他們之間不曾發生過爭吵之類的,這讓她很意外,但卻又不知從何說起,要是正常的人來說的話,應該都會特別排斥彼此吧?可卻不見如此。
一路上,陳伊的目光是一直追隨著眼前的兩人,她就是搞不太懂齊雋澤的心態到底是什么,但問了卻又惹人生氣,她也不明白齊雋澤到底是不是喜歡瓜小紀,一切都太疑惑。
她看見瓜小紀會抓著齊雋澤到處吃吃喝喝,但齊雋澤卻不會有什么樣的特殊反應,例如開心什么的,她看見瓜小紀會把自己買的東西遞到齊雋澤嘴前,但齊雋澤卻也不會張口吃下,這不像是喜歡小紀的舉動,她看見瓜小紀一路上說說笑笑,但齊雋澤卻依舊是那張冰冷的臉色,根本不像高興的樣子。
這樣子的齊雋澤是真的喜歡瓜小紀么?
這樣子的齊雋澤是真的有把瓜小紀看在眼裏么?
這樣子算什么喜歡?什么心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0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