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根巨物一起塞進后面_晚上總是想摸下面流水

9-20 畢業旅行第三天(五) 齊雋澤一踏出室內游樂場就看見了瓜小紀被兩個男生是纏住了,看上去是拉拉扯扯,他的冰也掉到了地上,樣子是慘不忍睹,一旁幾個人在圍觀,可惜的就是沒人敢上前制止,但少說也有人在一旁錄影,只是兩個大男人根本一點也不理會。
太悲哀!兩個大男人居然看上一個蠢妞,眼睛簡直瞎了。齊雋澤心裏這樣想,一個箭步就沖上前,一個奮力就把抓住瓜小紀的手給打掉,快速地就把瓜小紀給護到自己身后,樣子著實霸氣。
只可惜沒人掌聲,大家都因為齊雋澤跳出來而嚇了一大跳,兩個大男人看了也不免先愣了一下,好險齊雋澤還沒到不理智的動拳頭,不然這兩個愣的時間就足夠被打趴了,真是好險。
「請問你們兩個有事嗎?」齊雋澤首先出聲,聲音不難聽出動了肝火,眼神可以說是兇狠啊,根本跟痞流氓沒甚么兩樣,實在恐怖。
人家都馬說男人愛面子呀,兩個男人在當眾就這樣被羞辱他們怎么可能嚥的下這口氣?正當兩個男人要出聲時,驚地,兩個女生走回了他們身邊。
兩個女生吃驚地神情看去,這不是她們剛剛搭訕的男生不?怎么世界這么巧,她們朋友居然搭訕到了他的女朋友……
哎呀,簡直不可思議,但剛剛兩個女生也才被兇完啊,于是也不敢說些甚么話,于是就趕緊扯了扯男生的衣服,悄悄地對他們說了句這男人很兇后,就趕緊拉著走了。
……著實鬧劇。
****
最后一晚的瓜小紀堅決一定要養精蓄銳。
但可惜的是,雖然她想要養精蓄銳但陳伊卻還是毅然決然的把她給拖出去逛夜市。
她們三人趁著小來口渴去買東西的時候鉆過他的眼皮底下,然后偷偷地溜出飯店大門,坐上計程車一路就開溜。
瓜小紀多怕齊雋澤會氣炸啊!但陳伊蠻力真的好可怕的,一拖二拉就把她和李芷書給抓出來了。
于是她們現在玩瘋了。
她們手上全都是小吃,烤肉、滷味、地瓜球、拔絲地瓜……總之樣樣全都來,幸福的跟甚么一樣,她們把瑞豐夜市全逛過兩輪以后才肯愿意收手回去,回去時,她們想要在坐計程車回去,可惜夜市附近轉了幾圈后卻依然不見計程車的光影啊,于是她們決定上網查一查計程車電話。
陳伊和李芷書沒有帶手機出門,唯一有帶的就只有瓜小紀,瓜小紀只得無奈,從后背包里掏出手機,不掏還好,一掏就差點挫賽,十幾通的未接來電還好,讓她嚇得漏尿的原因是這十幾通全都是齊雋澤打的呀,她還真沒膽子打給齊雋澤,十幾通的未接來電她怎敢回撥呀,于是她就選擇開啟網路想傳訊息跟齊雋澤說的,但一開網路,她的APP就多了好幾則訊息,外加幾通的未接來電,媽呀,驚得她手機都差點掉地板。
「怎么辦!我完蛋了!」瓜小紀手里緊掐著手機,她一臉慌張,她手心都不斷的冒汗啊,她望了望陳伊,又望了望李芷書,兩人都一臉茫然。
她們可從沒想到齊雋澤會發現啊,尤其是陳伊最為害怕,是她帶著瓜小紀出門的啊,到時候被砍頭的話一定也有她的份,早知道就別帶瓜小紀出門了啊,真是失算!
「不如我們先趕快回去,回到飯店在回打給他,如果他問為什么沒接電話或跑去哪妳就說妳睡著了手機關震動放包里。」陳伊靈機一動,想到的辦法著實有用,感覺上應該是挺常被抓包的樣子,「現在先趕快回去。」
于是她們就趕緊撥了小黃的電話,二話不說就叫小黃趕緊把油門踩到底飆回去。
只可惜的是,一個冷若冰霜堪稱兇神惡煞的班長就在大廳門口等著她們三個人的凱旋歸來。

9-21 畢業旅行第三天(六) 「瓜小紀,妳完蛋了……」陳伊在她耳邊悄悄地說道,她早就想好了,雖然說把好友推去著實沒品,出賣朋友這件事情她沒干過,但是對方是齊雋澤,她實在沒戰斗力和他對質,她規劃好了,等等把瓜小紀拱出去之后就拔腿狂奔,奔到天涯海角,奔到無人角落,她是說這飯店的房間。
「妳聽過一首歌嗎?傻瓜,我們都一樣……都一樣死定了啦!」瓜小紀這小妞還有時間哼歌呢,她們三人推推擠擠、拉拉扯扯的總算是到了齊雋澤的面前,這么比喻吧,三人就如同看到帥哥般那樣子的扭扭捏捏,只差沒有臉紅,不然同樣都是心跳加速、不敢直視呀。
「瓜小紀,妳還知道要回來不錯啊!」齊雋澤的臉色可以說是陰暗啊,三人就如同是正被媽媽訓斥著的小孩一番,頭低低地,抓著自己的衣角,現在沒人膽敢應話,好可怕的。
這根本魔鬼。
「知道就寢時間溜出去的逞罰是甚么嗎?」
「知道……」三人答,答的齊雋澤差點都要爆青筋了,知道!知道個鬼!知道還敢給他跑,跑個屁啊!
「知道還敢跑?是都想被記大過是不是?還是都不想考大學了?瓜小紀,妳抬起頭來看我!」齊雋澤沒有到大聲斥喝,但還是很嚴厲的,還好平常有在脾氣方面下功夫,不然現在鐵定是罵人罵到整間樓都掀掉了,著實恐怖,恐怖到瓜小紀都猶豫了。
瓜小紀現在著實矛盾。
她心里來回掙扎,這廝火爆份子現在根本正在燃燒,她要是不聽話鐵定是死無全尸,但要是一抬頭被他那眼神狠殺也同樣是掛點,好可怕,現在她根本就是一只小兔子,而他就是一只恐龍,他就正準備要進食呀。她最后橫豎一想,反正抬頭也是死,不抬頭也得死,那不如抬頭看著俊臉死吧,這樣也比較幸兩根巨物一起塞進后面_晚上總是想摸下面流水福。
于是一個抬頭,她心臟一縮,好俊的,可惜就是太兇了……。
「瓜小紀,妳是想把以前班長的小功全都抵掉是不是?還是以前說要跟我上同一所大學是講唬爛的?」
……怎么可能?于是瓜小紀開口。
「我沒唬爛。我是認真的。」瓜小紀眼角閃著淚光,雖然知道現在不能哭,但齊雋澤這廝人兇起來還真像只雪怪,人見人怕,「我是真的想跟你上同一所大學。」
看著瓜小紀被嚇哭,陳伊是著實愧疚,當初瓜小紀是真的的確說不要去,是她硬拖拉扯的才把她拽出來的,確實是她的錯。
「是我硬把瓜小紀抓出去的,不是她的錯……」陳伊雖然志氣很高,但說出口的話卻依舊細小,沒辦法,現在她就是一只小蝦咪對上一條食人鯊,她能開口就算鎮定了,不過還好,還好耳尖的齊雋澤是真的著實聽見了陳伊的話了,于是砲火轉攻,就像代罪羔羊那番可憐。
「我不像妳一樣白癡,不用想也知道瓜小紀沒那么膽大不跟我報備就跑走,不用問就知道妳肯定就是始作俑者,我還沒罵妳妳倒是跳出來扛責任了啊,好啊,要扛責任是吧?那回去學校就給我把全校的廁所掃一遍,要不要?不要就給我閉上嘴站好,要是再讓我聽見妳吭一聲,我鐵定就讓妳之后的每天都到學校廁所報到,看我不整死妳。」
齊雋澤是越說越火大,敢把瓜小紀從他眼皮子底下帶走的除了她之外也沒了其他人,對瓜小紀或許他還有那么點耐心還有忍讓,但對陳伊他可就沒這么心軟了,一開口就罵人,一開口就把人KO,還好齊雋澤夠有修養,不然鐵定是連髒話參雜著一起罵進去,真是還好,沒說些甚么重話,沒說些甚么傷人的話呀。
哎,這段話簡直是讓陳伊真閉上嘴了,雖然知道齊雋澤正在氣頭上說的說不定是氣話,但依那性格,說的可能也是真的呀,也是,這廝人不像會對她開玩笑的樣子。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1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