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根碩大挺進他的身體3p_晚上睡就耳嗚是什么

9-26 畢業旅行第四天(四) 下午的行程意外沒有李予苡的攪局,瓜小紀是多想這樣說呀,可惜,李予苡還是出現了。
當齊雋澤回到她身邊時,臉色一如往常的很冷酷,但瓜小紀貌似卻看見了他眼眸底下的不高興,但瓜小紀沒膽子問,她怕一問齊雋澤會更不開心,于是她就識貨的安靜下來了。
李予苡約莫過了三十分鐘后也回來了,瓜小紀和她沒什么深交,但就連沒深交也都看的出來她剛哭過,眼睛紅紅腫腫的,樣子實在有些可憐,瓜小紀有些同情,她大概能知道李予苡的眼淚跟齊雋澤八成脫不了干係,但她哪有臉去問?即便是問了李予苡也不見得會跟她說,更何況李予苡還這么討厭她,她實在沒甚么興趣做自討沒趣的事情。
瓜小紀勾著齊雋澤的胳膊這舉動或許再旁人看來是一件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但在李予苡眼裏是異常的刺眼,不管是多屁點小的事情在她眼裏都會自動放大,不管是齊雋澤低下頭看了瓜小紀一眼又或者是瓜小紀笑了一下,在她眼裏都是諷刺。
到底為甚么瓜小紀就能待在齊雋澤的身邊?明明就是瓜小紀先欺負她的,為甚么齊雋澤的眼裏卻還是容的下她?
為甚么每個大家都要認為瓜小紀是無辜的?是可憐的?她明明一點也不可憐。
為甚么瓜小紀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待在齊雋澤的身邊?明明她為齊雋澤付出那么多,為甚么最后被趕走的、被拒絕的卻是她?
這一點也不公平。
「妳握拳是很不開心?」陳伊走到了李予苡身邊,她開門見山的就問了,音量不大也不小,就只有她倆聽的到的聲音。
「沒有呀怎么會。」李予苡遮掩過了她自己內心的忌妒心,她揚起一抹笑容,但眼神總會出賣,她始終盯著瓜小紀黏著齊雋澤的那手,那眼瞪得挺大的,著實像只貓咪。
「其實我也認為瓜小紀配不上齊雋澤。」陳伊納納地開口,口吻很平淡但卻有種說不出來的感嘆,「我覺得齊雋澤身邊就應該要跟著一個漂亮、聰明的女生還要很有氣質的那一種,瓜小紀連一樣都沒有,甚至聯想都聯想不到,我就想,如果今天就連瓜小紀這種平凡到不行的笨女生都能當上齊雋澤的女朋友,那其他女生也可以才對,所以我始終不看好瓜小紀,甚至是覺得齊雋澤也一定不可能喜歡她。」
「我不是歧視瓜小紀,而是我把齊雋澤當成了一個太完美的人。」
「雋澤本來就不可能會喜歡小紀。」李予苡補了一句,眼神充滿了不屑,口吻充滿了諷刺和滿滿的不相信,她心里有些得意,沒想到瓜小紀做人如此的失敗,她身邊的朋友也都覺得她配不上齊雋澤,到底是要有多可悲才能落得如此的下場?讓人人都鄙視她。
「但是在我這幾天的觀察下來,我發現其實齊雋澤也不是那么的完美,而瓜小紀也不是這么的平凡兩根碩大挺進他的身體3p_晚上睡就耳嗚是什么。」陳伊扯開笑,笑容就像是一種認同,她的目光也追隨著前頭的兩人,「我發現齊雋澤排斥著別人的靠近但卻不排斥瓜小紀的接近,我發現齊雋澤其實也沒有想像中的冷酷,他對瓜小紀表面上裝冷漠但一些小舉動卻還是會透露出他對她的那一種另類溫柔,我發現雖然齊雋澤很無情,但只要關于瓜小紀的事情他卻都會一手包辦,雖然嘴上唸著、罵著,但卻還是會默默的替她解決。」
「妳知道么?瓜小紀喝醉的時候曾打給齊雋澤一通電話,我也喝醉了沒聽清楚瓜小紀說了些甚么,但是我卻能聽出瓜小紀的心痛,雖然沒聽到字句,但卻還是能聽出瓜小紀對齊雋澤的愛有多深,那已經超越了喜歡。」
「我當時就在想,就算愛的深那又怎樣?齊雋澤也不會喜歡她。但當瓜小紀吐的時候齊雋澤卻還愿意忍受著那種惡臭味替瓜小紀善后,我就覺得好了不起,但是我卻還是不想承認,我不想承認齊雋澤居然會喜歡這種缺點一把抓的女生,所以我就硬是說服自己這只是齊雋澤的責任心。」
「于是我越來越排斥,不對,應該說越來越反對齊雋澤和瓜小紀互相喜歡的這件事,因為如果真的喜歡的話那他們怎么可能沒在一起?瓜小紀又怎么可能會這么傷心?昨天晚上我帶著瓜小紀偷跑去夜市,其實里面含了一點故意的成分在,因為我想如果瓜小紀做出讓齊雋澤勃然大怒的事情那齊雋澤應該就會開始討厭起瓜小紀吧?但我發現我錯了。」陳伊嚥了一口口水,她已經很久沒說過這么多話了,「齊雋澤不吭一聲的就替瓜小紀擋下了麻煩,這已經超越了班長的責任範圍了,雖然還是把我們痛罵,但與其說是痛罵,不如說是擔心小紀,他罵人很兇,但我想他根本一點也不擔心我,因為他每字每句都透露出了他只擔心小紀。如果今天我沒有把小紀一起拖著去夜市,我想我應該就已經被記過了,齊雋澤是不可能會維護我的。不管是他開口吼甚么、罵甚么,但全都是在罵我為甚么要把瓜小紀帶著一起走。」
「我那時候很氣,到底憑甚么他不敢罵瓜小紀就跑來找我當出氣筒?難道他怕瓜小紀就不怕我哭嗎?不過今天想一想覺得自己真的很白癡,齊雋澤哪有可能會怕我哭?我就算是暈倒了他也不會理我吧?然后我發現,其實只有瓜小紀才能牽動齊雋澤的心情,或許在我們的眼裏瓜小紀很平凡,但在齊雋澤的眼裏或許瓜小紀是個很特別的存在吧。」
陳伊拍了拍李予苡的肩,她輕嘆了一口氣,即使內心多么不想相信但卻還是接受了,她能懂李予苡的心情,或許她說的再多李予苡也不可能釋懷,畢竟也是,李予苡多喜歡齊雋澤她也是多少能看的出來,所以不免同情,但身為瓜小紀的朋友,她還是只能拍拍李予苡的肩膀給她安慰,她沒有辦法說出加油,不過就算今天說的出加油,李予苡也不一定能得到齊雋澤心中的一席位置,因為她們都知道瓜小紀是不可能讓出那個位置的。

10-1 說謊 瓜小紀從畢業旅行回來第一件煩惱的事情就是梁浩杰。
「老師,你說我該怎么辦?我到底該赴約還是不要赴約好?」
「赴約啊干嘛不赴約?」生物老師一臉莫名其妙,干嘛不赴約去?這事當然要赴約了!生物老師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啃著瓜小紀替他削好的蘋果,愜意的令人想揍。
瓜小紀可煩惱的,瓜小紀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啊,她是那樣的煩惱,但他卻還如此悠閑,這根本形成對比呀,瓜小紀可就更怒了。
「可是我又沒打算接受他,我赴約不是很尷尬嗎?」
「神經病,妳就是要赴約然后拒絕他啊,妳一直拖著不理他只會自以為有希望好嗎?」生物老師連眼皮都沒抬個一下,他打開電視就自逕地看了起來,一點也沒想理會瓜小紀的煩惱,也是,這種小事情也沒甚么好煩惱的,該煩惱的是另一件事才對,他把電視轉到了新聞臺,要專心不專心的看著,著實是浪費電。
「瓜小紀,」生物老師放下了遙控器,說來矛盾,才剛拿起來就又放下,這人怎么這么的容易反悔呀,真是壞,「妳不能總依賴我。」
「我哪有依賴你?你少臭美。」瓜小紀那一聽是覺得嫌棄呀,這人怎么這樣?甚么不要依賴他?太自戀了,說他依賴她還差不多呢,但總歸生物老師還是說了出口,所謂先發制人就是這樣,讓瓜小紀著實就像是在辯解。罷了,全世界也就只有瓜小紀不知道自己其實是挺依賴人的,說那話實在沒說服力。
「沒有就好。」生物老師意外的沒有使嘴壞,他嘴角上揚了一些,樣子看上去實在迷人,他的大掌落在瓜小紀的頭頂上,他輕輕的拍了拍她的頭,力道之大,大的瓜小紀的頭都隨著他的拍打而一點一點的,「我這學期教完就要出國了。」
猶如雷雨交加、晴天霹靂,生物老師的話就像一個塞子一般堵住了瓜小紀的嘴,原本要從喉嚨間竄出的字句全都被這話給噎住了,哎呀,這就好如午后雷陣雨一樣突地下了起來一樣,這好可怕的,她差點就要被這話給嗆著了,好險,她只是愣住沒嗆到。
「你騙鬼啊?」瓜小紀好不容易才從牙縫中擠出這幾句話,她一回神就立刻抓起一旁的抱枕朝他身上砸去,開甚么玩笑?就算是騙人也要有個限度,結果這廝壞家伙連個度都沒有,著實欠揍。
「瓜小紀妳有病啊!」生物老師一把搶過抱枕,講個正經事還被抱枕砸實在火大,「妳也知道妳自己長的像鬼是不?老子甚么時候跟妳開玩笑了?老子說的是認真的!」
「我爸本來就長期在國外工作,我會在臺灣教書是興趣,我爸最近身體越來越差,他想退休把身子給養好,所以要我過去接替他的工作。」生物老師蹙起眉解釋,口吻挺平淡的就是眼神透露出了他的擔心還有不安,挺讓人心疼,瓜小紀就靜靜地難得沒聒噪聽他說話,空氣中流露出一股沉默的氛圍,不尷尬但卻讓人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良久,原本沉浸在生物老師側臉漩渦中的瓜小紀才開口,「喔。」
****
禮拜五可是說是晴空萬里呀,沒有任何一朵烏云,太陽挺乖的就佇足在那兒,可能因為畢業旅行的時候閃耀太多,現在沒有多余的力氣在發亮,于是今天太陽不大,曬上去就是挺溫暖。
「瓜小紀,我媽問妳禮拜六要不要來家裏敘舊。」齊雋澤一口像是再問天氣好不好似地口吻之淡呀,旁人這一聽就還以為是見家長了呢,不過都說敘舊了,難不成可好了,齊媽把瓜小紀當媳婦去了?好勁爆的。
「哎呀,阿姨好熱情呀,我也好久沒看到丈母娘了,那就去……不行。」瓜小紀腦海閃過一件事兒,原本要答應的見風一個轉舵就給她扭了個答案,那彎彎曲曲的回覆讓人聽的好無厘頭的。
「妳要干甚么?禮拜六妳要去哪?」齊雋澤這可就不悅了,這他難得約瓜小紀呢,結果她居然不給他領情,明明要是以前就算有事也都給他排到沒事,現在是越來越大膽了,難道是翅膀硬了想飛了?
「哎呀沒有啦,我禮拜六跟陳伊約好了要去逛一逛買買女人的東西。」瓜小紀隨口搪塞,她才不敢跟齊雋澤說學長要單獨見她要告白呢,她沒這么膽大,要是被齊雋澤知道,齊雋澤鐵定要她不去,她才不干,她既然都答應要赴約了這當然要去了。
但就是說謊總是不對的,瓜小紀說的好心虛呀,好在齊雋澤也沒再多加追問,真是萬幸。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1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