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根粗大撞擊花液_晚上睡覺被老頭吸奶了

10-7 永永遠遠都在齊雋澤的身上打轉 三人,更正,正確來說應該是兩人的計畫是失敗的很徹底,瓜小紀求救實在無門,只好轉而去找了生物老師。所以當她腦袋一通電的時候,她也就顧不得現在還是白天,現在還是在學校,一轉呀就轉去找了生物老師把他給拽到了校園隱密的角落訴苦了,實在是有點像在談師生戀似地,好躲躲藏藏。
當她跟生物老師講完這一切的時候她還真的被狠狠的數落了一番,也是,這種白癡計畫也只有夠笨的人才想得出來,于是生物老師也沒嘴下留情,絲毫不顧面子的痛斥了一頓。
這可不是么?齊雋澤的醋勁是不容人挑戰的,那東西有沒有跳蚤大都還不知道呢,那種即使用放大鏡照都可能照不出的東西還是別去小看才是,生物老師搖了搖頭,對于此事要善后可真沒法子。
「那你說,我要怎么辦?」瓜小紀倔嘴,「他現在連個眼神都不肯給我,我難過啊。」
她實在委屈了,她承認最近齊雋澤對她好些她就有些得意忘形了,所以她的心臟也就脆弱些了,有些禁不起這種莫名來的脾氣,她就覺得有些無辜,她也承認最近是愛哭了些、白目了些,但只要齊雋澤一開口,哪次她不是馬上就改了?哪次不是笑著就趕緊賠罪了?
上次齊雋澤罵她脾氣很胡來,對他亂發脾氣,她還不就改掉了?倒是他,自己也不看看自己,說生氣就生氣也不想想自己之前才和她說過些甚么。
而且她最近真心覺得事情還有些多,她沒有力氣也沒戰斗力去抗爭呀,即使再堅強、再怎么的銅墻鐵壁也是要有休息的時候吧。
瓜小紀大抵就是碰上了充電期,結果這電線還鬧脾氣壞掉呢,于是瓜小紀現在已經到了尾端,閃紅燈了,打個總結就是瓜小紀的眼眶又凝積出淚水了。
瓜小紀就是越想就越覺得委屈,她就一個人單刀赴敵,結果就被砍得滿身是傷,這也不會留情一點,大手一揮就把她的心給揮到地上,這讓她情何以堪。
「喂,瓜小紀妳哭甚么哭啊,我跟妳說話還不到十分鐘耶妳就哭,妳就每次哭哭哭的,妳讓我怎么放心?」生物老師輕嘆一口氣,他抽出口袋內備用的衛生紙遞給了瓜小紀,「妳剛才沒分青紅皂白的就把我給拽到這里,要是被人發現怎么辦?我們在學校可是很普通的師生。」
瓜小紀這一聽是哭得更兇了,這當然的,一個人都哭了結果還被罵,這多可憐呀,于是瓜小紀就不想聽這些罵人話,就把哭的聲音給調大了,大到蓋過生物老師的聲音呀,但她就一想,再過不久以后就沒人可以這樣哭訴依賴了,她這樣一想就又難過了,于是她一個心生不滿,往前一撲就撲進生物老師的懷里,想把鼻涕用力的給蹭到他的白襯衫上去,讓他得到一些逞罰逞罰,誰叫他要拋下她。
生物老師拿她沒法,于是只好大手一攬,把她給攬進自己懷里,他心里實在很猶豫,看著瓜小紀這樣,他真沒法放心離開臺灣,但他又不能不離開,于是他動了一個小念頭,其實也不算,從當初知道要回去的時候他就想過了,既兩根粗大撞擊花液_晚上睡覺被老頭吸奶了然他放不下心她,而他又不能不離開,那他不如就帶著她一起離開?
但一有這個念頭的時候他就把它給否決到底了,畢竟這是不可能的,瓜小紀這么愛齊雋澤,怎么可能會和他一起去國外?別傻了。
生物老師一想到這就不免有些苦澀,老實說吧,他從以前就一直默默的守在她身邊,默默的支持她,默默的陪伴她,默默的保護她,在她傷心的時候第一時間安慰她,從以前到現在都不曾變過,所以明眼人大抵都是能看出他對她的心意,唯獨瓜小紀沒有而已。
因為瓜小紀始終眼神都不在他的身上,永永遠遠都在齊雋澤的身上打轉著。

10-8 妳要是現在不跟我走,我們就斷交 但這樣也好,生物老師心里是這樣想的,畢竟他從以前就沒有想要讓瓜小紀知道的意思,因為就算知道了她也不可能會給予他他內心所渴望、所想要的答案,那倒不如乾脆就一直放在心里,這么說吧,有時候遺憾會比現實來的更美。
「好了,別哭了,不就是吵個架?之前又不是沒吵過,吵再兇的都經歷了,妳還有甚么好怕的?」生物老師輕撫她的背脊,一種屬于他的溫度傳進了瓜小紀的身體里,讓瓜小紀的心微微一顫,讓她有些更加難過,「拿妳那厚臉皮去纏著他,他不就理妳了?」
「我現在哭的點是你要離開啊,我多難過你還說我厚臉皮,你多沒良心啊你。」濃濃的鼻音竄出,讓生物老師又無語的皺了皺眉頭,他還真汗顏啊,他可從沒想過她這么重情義啊。
「妳這樣會讓我沒辦法離開,妳總該獨立。」生物老師無奈,這多像是爸爸會和女兒說的話啊,她不奇怪,他都為自己的矯情給感到不恥了。
這話一出口,讓瓜小紀原本收進去的眼淚又給逼出來了,哇哇地就嚎啕大哭起來了,拽住他衣角的力量又加大,「那你就不要走啊!」
于是生物老師內心隱形的悲催又上了一層,原本正想回話的同時,他眼尾無意間地撇到了站在一旁冷眼地看著他倆摟摟又抱抱的齊雋澤。
哇賽,這一瞥是讓他嚇得不輕,那眼神可以堪稱是冷若冰霜呀,那陰陰暗暗的表情真是讓人不寒而慄,但生物老師只是震驚了一下,接著又低下頭看了看正在自己懷里拿他襯衫抹鼻涕的瓜小紀。
生物老師與那對冰冷雙眼對視,他就有些不甘心了,從以前到現在吧,他就從沒看過齊雋澤安慰過、安撫過瓜小紀的心情,反倒是他每次都在關心她,到底憑甚么瓜小紀喜歡的是那面攤男而不是他?
于是生物老師心底竄出了一種壞心念頭,他對齊雋澤露出了招牌笑容,接著低下頭看著瓜小紀的小腦袋瓜,他的手輕輕地覆在了瓜小紀的頭頂上,異常溫柔的嗓音在瓜小紀的頭上響起,「小紀別哭了,我會一直在妳身邊陪妳的,不管發生多大的事情,我都會一直在妳身邊保護妳。」
瓜小紀一聽是先傻了,甚么陪呢,說場面話啊,明明知道自己是已經要離開的人還這樣說,這不催淚哪個才催淚啊……他可是她追齊雋澤從以前到現在的盟友啊,沒有了他,她以后要想辦法要找誰啊,越洋電話很貴的。
生物老師挑釁地也回抱住了瓜小紀,這一抱不得了了,讓齊雋澤那原本就火大的心情又是澆上了一層油。
于是邁出步伐一個大跨,箭步地,根本就用飛的就把原本相擁在一起的兩人給扯開,這齊雋澤就是理智線斷了,一拳就往生物老師的左臉頰揮去,力道之大,大的瓜小紀整個人尖叫了。
多暴力的場面啊這是。
但這也不能怪齊雋澤了,齊雋澤從小就醋勁大,沒有任何一點的容忍力,這大家公認的,所以這幾日瓜小紀不斷的在齊雋澤身邊提著生物老師,一開口就生物老師,結尾也生物老師,這讓他容忍的極限已經達到滿點了,現在又看著他們兩人摟摟抱抱,生物老師又這樣一個挑釁,原本不常斷的理智線也會瞬間斷裂,所以在沒有理智的情況下,只剩下拳頭了。
生物老師被這樣一揍,平衡不了,一連退后了幾步,結果還是跌坐到了地上。
「齊雋澤!你瘋了嗎!」瓜小紀尖叫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推開站在生物老師面前的齊雋澤,她蹲下身去看了看生物老師的傷口,嘴角都被打破了,這讓瓜小紀給嚇著了,不假思索的從牙縫中吐出這一句會讓齊雋澤更加憤怒的話。
「瓜小紀,妳要是現在不跟我走,我們就斷交!」齊雋澤吼聲,他扯著瓜小紀的手腕就想走,一點也沒想關心生物老師的樣子讓瓜小紀看得是更火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2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