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歌笑著抱起小綠芽,問道:「小綠芽有沒有乖?”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五 10.吃味

「嘖嘖,別有企圖!太做作了!」

眾人之中,唯獨千曜看似心情不佳,盤著胸在旁冷哼一聲。

這個信,根本是赤裸裸的情書!

千曜不在意刑歌與前公會保持聯繫,可那不代表他能接受情書這東西存在,于是吃醋的某人決定視德里克為敵人。

刑歌身為一個女人,理所當然會喜歡禮物,刑歌馬上準備戴起耳環,隱形貓自告奮勇幫刑歌拿鏡子喬適當位置,并推薦哪個角度自拍起來比較好看。

由于信件還在持續傳送中,刑歌交代隊友稍微顧一下,便專心去弄耳環、拍照。

千曜面無表情接過刑歌的個人介面板,點擊開正準備發送的信件。

「干你屁事!以后不要再寄訊息過來了,混帳!」

趁著刑歌不注意,迅速的刪除掉之前的曖昧對話,輸入完一行字,寄出。

德里克的訊息不到五秒回傳:「誰?」句尾附帶一個笑臉。

不愧是多年好友,馬上分辨出此話并非出自刑歌之手,那笑臉雖然只是普通的表情符號,但總覺得蘊含著其他成分在,怎么看怎么欠扁。

這家伙,給我記住了!

千曜忿忿的刪除訊息,湮滅證據。

「怎么了?有新訊息嗎?」刑歌戴好耳環探頭過來,敲擊著指令回應訊息。

德里克也沒再追問,繼續閑話家常,收到刑歌戴耳環的照片后立刻夸獎之,風度翩翩,氣質高雅,彷彿剛才什么也沒發生。

「雙面,陰險!」千曜斷定。

血霧傭兵團其余三人,默默觀看在眼里。

隱形貓摀著嘴壞笑,白淵雙手盤胸,一臉「小子你敵人很多,好自為之吧」的無奈表情,席維斯特則是饒有興致的看戲。

寄信的插曲暫時告一段落。

大概五分鐘后,刑歌結束私訊,將個人介面關掉,雙手輕輕懸空掃過,不遠處地面浮起一道粉綠色的身影。

血霧傭兵團的招牌寵物——小綠芽,召喚出現。

「爸爸,媽媽,小綠芽想你們~~」

“刑歌笑著抱起小綠芽,問道:「小綠芽有沒有乖?”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伴隨著圓滾滾的身體出現,小綠芽專屬稚嫩的聲音傳來,一蹦一跳蹭著刑歌撒嬌,可愛的模樣讓眾人心都軟了。

血霧傭兵團相當寵小綠芽,為避免這孩子受傷,平時牠是仔細地收在主人刑歌的寵物欄位,到安全領域才會放出溜搭。

他們最近忙于委託,進行危險性極高的活動,比較少和小綠芽互動,許久不見,這孩子還是一樣黏人。

刑歌笑著抱起小綠芽,問道:「小綠芽有沒有乖?待在寵物欄中會不會無聊?」

小綠芽奶聲奶氣的說:「小綠芽遵守約定,乖乖待在寵物欄中睡覺,等著爸爸媽媽召喚,不亂跑出來,小綠芽很乖!」

「你做的很好。」刑歌摸摸牠的頭。

有鑒于小綠芽是靈魂之刃唯一會說話的神獸寵物,刑歌曾一時興起問過小綠芽,待在寵物欄位中是什么感覺?

根據小綠芽描述,主人沒有召喚時,牠總是待在一個黑漆漆的的地方,身體軟軟的完全動彈不得,只覺得很睏很想睡覺,雖然處于迷濛的睡眠狀態,牠還是有點意識,知道自己來到這個地方。

刑歌一聽大概明白了,黑漆漆的地方應該是系統制式的寵物欄位,系統規定寵物非召喚狀態只能強制睡眠,限制寵物行動,若主人沒召喚牠,小綠芽就只能一直處于睡眠狀態,不得動彈。

刑歌有些心疼抱住小綠芽蹭蹭,頭髮癢癢的觸感逗的這孩子笑出聲。

小綠芽笑著說:「沒關係,小綠芽不在意,因為能看到刑歌爸爸、千曜媽媽、白淵媽媽,小綠芽喜歡!」

小綠芽還是維持之前的習慣,稱呼她為「爸爸」,千曜和白淵為「媽媽」,性別整個顛倒,先前千曜還會忍不住糾正一下,試圖教導這孩子正常觀念,不過小綠芽唸的順改不回來了,久而久之,血霧傭兵團其他人就聽習慣,見怪不怪了。

卷五 11.被嫌棄了

「小綠芽表現的很好,來,爸爸講故事給你聽。」

白淵或千曜這兩個媽媽還沒說話,刑歌主動纜下說故事責任。

這次,輪到她來講正常故事了。

刑歌給小綠芽挑一本喜歡的故事書,這孩子選了「賣火柴的小女孩」。

傭兵們難得沒當說書人,個個充滿興趣的坐在旁邊準備聆聽,刑歌輕咳一聲,拿起故事書唸道。

「從前從前,在一個寒冷下雪天,有一位小女孩在街上兜售著火柴,可是一整天也沒賣出一根火柴,女孩沒賺到錢,不敢回家,因為害怕繼父的打罵,街上的人忙著準備過新年,都假裝沒看見小女孩。」

「時間越來越晚,小女孩的火柴還是賣不出去。她雙手快要凍僵,所以她決定用火柴來取暖,當她點燃第一根火柴,看見了暖爐,接著她點了第二根,她看見了燒鵝大餐,緊接著點燃第三根,看見了有著華麗裝飾的圣誕樹,雖然只有短暫的瞬間,但是她看見了許多他想要但卻未曾擁有的事物。圣誕樹消失時,樹上的燭光昇上天,彷如天上的星星。她看到有顆流星墜落。她想起唯一疼愛她的人,就是她死去的奶奶對她說過,流星墜落時就有靈魂飛到上帝那裏。此時,小女孩心想如果能看見奶奶就好了。」

「當她點燃下一根火柴時,她見到了她最希望看見的奶奶。為了不讓奶奶消失,小女孩焦急地把所有的火柴都點燃了,只見奶奶對著小女孩微笑,伸出溫暖的雙臂,抱著小女孩,帶著她一起飛往充滿亮光和歡樂的天上,再無寒冷困苦,因為她們與上帝同在。」

「隔天一大早,人們發現小女孩倒在街上緊抱著燃燒過的火柴堆,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已經沒有了氣息。他們不知道小女孩所看到的美麗景象,也不知道她在何等的光輝中,和奶奶進到另一個歡樂世界了。」

刑歌一口氣把故事全部唸完,在進入重點劇情時,將抑揚頓挫發揮至極致,聽的小綠芽和旁邊觀眾一愣愣的,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把故事結尾收完,刑歌唸出血霧傭兵團第一個正常故事,滿意的闔上故事書,聽啊,這才是童話故事應該有的樣子,她堅持不惡搞,忠于原著!

本來以為小綠芽會開心,可這孩子卻搖了搖頭,說道:「我覺得故事不好……嗚嗚……」

竟然哭了!

「哪里不好?結局太悲傷嗎?還是不夠精彩?」刑歌驚訝。

「都不是,不知道為什么,我覺得故事很無趣!」這孩子要求很嚴苛,用一句模糊的「無趣」,否定掉整個故事。

刑歌大囧,很無趣?到底哪里出的差錯?

難道小綠芽聽習慣血霧傭兵團那亂七八糟的接力式童話,所以聽到正常童話故事,反而聽不進去嗎?這是什么道理!

「唉呀,老大,妳怎么把小綠芽弄哭了。」白淵媽媽愛子心切,立刻抱起小綠芽,輕聲安撫。

「不哭不哭,笑一個!」千曜媽媽也拋下手邊事,去逗小綠芽開心。

「來來,姊姊來唸下一本故事書,保證不無趣,!」隱形貓阿姨已經拿起下一本故事書,蓄勢待發。

傭兵們個個上前安撫小綠芽。

「老大,妳第一次下海來唸故事,小綠芽居然不喜歡聽,妳內心沒受傷吧?」席維斯特用手指摳了摳臉頰,似乎顧慮到刑歌心情,慎選委婉用詞。

可惜席維斯特的關心,刑歌并沒有聽進去。

「這是為什么、為什么……」

刑歌受了打擊,正呈現放空狀態,到角落耍憂郁去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3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