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前后夾擊h文_暖婚似火:顧少,輕輕寵

Chapter 1 – 夏。(3) 開學一週后,熱鬧的社團招募正式開始。當天的排課,柯晴伊只有下午一點到三點是空堂,之后還要繼續上課到晚上七點,于是蕭亦呈便跟她約一點,在教學大樓下的電梯前碰面。
一群學生背著包包來來去去,到處都是聲音,說話聲、音樂聲、腳步聲、笑鬧聲,環繞在整個校園里。在等待蕭亦呈的同時,晴伊直接坐在電梯對面的木椅上,翻開一本小冊子,低頭默默地背誦上頭的五十音表跟單字。
就像學英文要先從ABC開始一樣,學日文的人,也得先從五十音開始,這是最基本的第一步,卻也是讓所有日文初學者常頭痛的第一步,繼平假名之后,還有另一組片假名,就像是英文的小寫,若把大小寫全部加起來,英文字母就只有52個字,但日文卻有一百多個字,要在短期間內全部背起來就已經不太容易,更何況還要運用自如,不產生混淆,因此剛開學的那幾天,經常可以看到許多第一次學日文的同學,紛紛皺起眉頭,瞪著課本,努力把那恐怖五十音塞進腦袋瓜里的痛苦模樣。
晴伊就這么背著背著,直到有人拍她的肩,她才抬起頭來,背著黑色背包的蕭亦呈,一臉笑笑的看著她,「我剛剛有叫妳,但這里實在太吵了,而且看妳讀得那么專心,應該是沒聽到,所以只好直接過來打擾妳啰!」
「不會打擾。」晴伊莞爾,立刻將小冊子收起來,兩人一起離開。
當他們走到校園一處的廣場,各式各樣的攤子已經擺設在那,并大大地標示不同社團的名字,一群學長姐也熱烈地跟學弟妹們不斷介紹,不過由于天氣實在太熱,不少人都是一邊流汗一邊宣傳的。
「你們上一堂是什么課?」蕭亦呈問。
「日語聽講實習。」晴伊說。
「啊,是雪乃先生的課對吧?她人很有趣,對不對?」
中村雪乃,今年三十七歲,老家住在大阪,在日文系一年級中負責教導日語聽力及矯正發音,她的個子不高,體型卻豐滿,有著十分和藹可親的笑容,個性也十分活潑可愛,完全沒有老師的架子,非常親近學生。
在這日文系中,所有學生都一律稱師長為先生(SENSEI),也就是日語中「老師」的意思,而在大一的課程中,光是從日本來的老師就有三位,個性都很隨和有趣。
「我記得一年級的時候,她的第一堂課,就是先幫我們取日文名字,你們也是嗎?」見晴伊點頭,蕭亦呈便又問︰「那妳取什么名字?」
「HARU。」
「HARU?春天的春?」
她點頭。
「我叫YUSUKE,用漢字寫的話,就是佑介,妳以后也可以直接這樣叫我喔!」
兩人聊著聊著,最后他們在其中一個攤子前停下,有一名綁著馬尾的女生就坐在那,一手拿著扇子搧風,看到蕭亦呈時,立刻挑了挑眉,「唷,小鬼,怎么跑來了?」
「來探班啊,我還特地帶了我的直系學妹來喔,想跟她介紹一下我們天文社!」蕭亦呈笑得燦爛,望望四周。「嗯?就只有如欣學姊妳一個人嗎?」
「當然,現在輪到我值班啊,既然你來了,就先幫我顧一下攤子吧,我去上個廁所。」她緩緩站起來,聲音聽起來懶洋洋的,柯晴伊這時也發現這位學姊的臉色有些蒼白。
「OK,交給我吧!」蕭亦呈跑進攤子里坐下,學姊離開后,他便立刻將桌上的幾份宣傳單交給晴伊,「來,妳看一下,這是每學期天文社都會舉辦的活動,除了有天文觀測營,還有Star Party,真的很好玩,我們還會跟別校一起舉辦活動喔!」
蕭亦呈既熱心又詳細的跟晴伊介紹,幾分鐘后,那位學姊回來了,臉色依舊蒼白,也沒什么表情,直接就把蕭亦呈從坐位上趕跑,甩甩手說︰「好了,別光只顧著說話,讓學妹站在這曬太陽,我看你就乾脆直接帶她去社團看一看,讓人家了解一下環境,這樣應該會比較好。」
「可是社團離這里很遠耶。」
「我的腳踏車就在后面,你直接騎過去吧。」學姊又甩手,眉頭微微皺起,音量比剛才小,像是已經快沒力氣說話。
「喔,好吧,那我就借用一下腳踏車,晚點再騎回來給妳喔!」蕭亦呈直接跑到攤子后面,牽出一臺白色腳踏車,接著立刻對柯晴伊笑說︰「上來吧,我直接載你到社團看看!」
當晴伊走向他,并坐上后座,在車子被騎走的那刻,她不禁回頭望了那位學姊一眼。
在前往社團的路程中,徐徐微風吹起了晴伊的頭髮,撥下臉上的髮絲的同時,她仰頭一看,樹的光影在她的眸里閃過,深呼吸時,她甚至還可以聞到道路兩側的草坪,隨風飄散過來的淡淡青草香。
蕭亦呈說的沒錯,社團教室確實跟剛才的地方有點距離,將近十分鐘,他才終于停下腳踏車,晴伊一下車,就站在階梯前,看著眼前那一整排的教室,外觀有些老舊,屋頂甚至快被樹木給蓋住,四周也長滿了草,附近學生加起來不到十個,除了那些此起彼落的蟬叫聲,兩男一女前后夾擊h文_暖婚似火:顧少,輕輕寵幾乎沒有其他聲音。
「就在那里,走吧!」蕭亦呈說,隨即跨上階梯,站在走廊上時,他指指那一整排的教室說︰「這一區都是老教室了,據說有三十幾年的歷史,不過現在已經沒有學生在這里上課,所以大部分的教室都沒再用了,只有少數幾間給學生辦活動用,或是拿來設立社團教室,除了天文社,也有不少社團在這里喔。」
柯晴伊一邊聽,一邊望望那些教室,深咖啡色的屋檐,白色的墻壁,可以看到不少剝落的痕跡,空氣中也有老屋子的味道。而他們現在站的走廊,還是用木頭做的,每走一步,就可以聽見那些木頭因承載重量而吱吱作響的聲音。
就在這時,一陣音樂聲突然打斷了蕭亦呈的話,他從口袋抽出手機接聽,沒多久睜大眼睛,接著連聲講了幾句好好好,立刻將手機掛斷,歉然地看著她慌忙說︰「抱歉,晴伊,我突然有點事要處理,現在必須到別的地方,妳先到社團教室去吧,我等一下就回來,真的,很快就回來!」他伸手指著前方走廊的盡頭,「從這邊走到底,然后右轉,最后一間就是天文社,我們門口有設招牌,妳走過去就可以看到了!」
「好,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晴伊說。
「真的不好意思,我馬上就回來了,抱歉抱歉!」語畢,蕭亦呈急急忙忙跑下階梯,跨上腳踏車后迅速離開。直到看不見他,柯晴伊才回頭再次望望教室,然后自己往走廊盡頭走去。
她一邊緩步地走,一邊探頭往每間教室里頭一望,大部分的門都沒關,也依舊看不到半個人在。到了走廊盡頭,她右轉,只剩一小段路,走到一半,她就已經看得到最后一間教室外頭,掛著一塊長長的木板,上頭還大大寫著「天文社」三個字。
柯晴伊走近仔細凝視,板子上有不少用筆寫上去的名字,似乎都是天文社社員的名字。盯了一會兒后,她發現天文社的門也沒關,于是準備進去,然而在踏進教室的那一瞬間,突然又停住了腳步!
原以為沒有人的她,卻意外在教室里頭,看見了一個身影。

Chapter 1 – 夏。(4)
黑板的右邊角落,有兩層鐵灰色的書柜。
一名男子就站在書柜前,低著頭,動也不動的看著手里的書。這個角度正好可以讓晴伊清楚看見那個人的側臉。他身材高挑,穿著休閑,一件白色T恤,以及深色牛仔褲。他讀得專心,完全沒注意到附近有人。
晴伊停頓一會兒,最后不自覺將已踏進去的一只腳緩緩收回,然而腳一落地,木頭地板就發出了聲響,男子一聽見,便從書中抬頭,將視線移向門口。
那一刻,他們兩人就這么靜靜互望彼此幾秒。
直到男子揚起一抹微笑,用著淡淡且低穩的嗓音問:「妳是新生?」
他的笑容與聲音讓晴伊微微一愣,隨即點頭。男子將書放進書柜,并走到她面前,這一近,又讓晴伊不禁抬起頭來。
「妳是來參觀的嗎?」他問。
她點頭。
「歡迎,請進。」男子又笑,往墻邊一站,讓她進去。
當晴伊走進教室,發現空氣中的木頭味和青草味變得更重了些,但四周整理得算是整齊,擺設也很簡單。黑板、白板、書柜、置物柜,以及兩個辦公桌,和有些破舊的米色沙發,都將這小小空間充分利用,其中幾面墻壁上的可愛布置,也讓這里增添了幾許溫馨氣氛。
她四處張望,沒多久走到書柜前,里頭幾乎都是天文期刊以及其它相關的書籍,而那男子這時也到她身邊,「妳對天文學有興趣嗎?」
柯晴伊頓了一頓,緩緩道:「……還好,其實我之前并沒有太常接觸這一塊。但有人跟我推薦這里,所以就來看一看。」
「這樣啊?」他點頭,「那么,妳有研究星座嗎?」
晴伊搖頭,立刻又換來他的一抹笑,「這就稀奇了,我認識的女生幾乎都對星座有興趣,在這社團里,還有不少女社員是專門研究這個的,不管是十二星座的個性,還是其它方面的占卜,幾乎都了若指掌,很有一套。」語落,他指指書柜里的書,「如果妳有興趣的話,里面的書可以隨意翻閱,不用客氣。」
晴伊一聽,再度將視線轉向書柜中,挑了一會兒后,她抽出一本天文雜誌,封面上的圖是土星,背后一片璀璨星光。
而這張圖,也漸漸勾起了她的回憶。
她想起,小二的時候,父親曾經從國外買了一組小小的,還會發光的太陽系模型玩具給她當生日禮物,卻在她和姊姊某次的玩鬧中,土星模型被弄壞,環也斷成好幾片,怎么修都修不好,當時父親雖然沒有生氣,反而還笑笑的安慰她,卻還是讓晴伊自責且難過不已。
從此,只要在自己的房里,看到那少了土星的太陽系模型,晴伊的心里就會涌起一陣失落跟愧疚,忍不住怪起自己沒有好好珍惜父親給她的禮物。
曾幾何時,那已經是好久以前的往事了。
站在她身后的男子,發現晴伊十分專注地盯著雜誌封面動也不動,于是問:「妳喜歡土星?」
「……」晴伊默然,還沒回答,就又聽見他淡淡說:「還是,對太陽系有興趣?」
這一問讓她啞口,一時之間既沒承認也沒否認,而這反應也讓男子以為她默認,卻沒說什么,只是走到黑板面前,手插著腰,沉默了一陣。
「太陽系啊……」他望著黑板半晌,便拿起板槽的白色粉筆,在黑板中央畫了一個圓圈,這舉動立刻引起晴伊的注意,她看著看著,最后甚至忍不住緩緩走到黑板前,靜靜看著他畫。
當男子畫完中間的大圓圈,還特地在側邊及底部上了陰影,讓那個圓看起來變得更立體,像是一顆球。接著他以球為中心,在外圍畫上一條扁扁的橢圓線將它包圍住,又在那條橢圓線上畫了一顆體積較小的球。
當同一種畫法連續重複幾次,橢圓越來越大,間隔越來越寬,距離中心也越來越遠,而且每一條橢圓線上的球,彼此的位置跟大小都不一樣,晴伊這才訝異發現,他居然在畫太陽系。
男子的筆調順暢且熟練,畫出來的線條也乾凈俐落,不只將圓畫得很完美,就連空間距離也都拿捏得宜,沒有絲毫混亂,彷彿他的手就是一副圓規、一把尺,讓整個畫面都變得相當工整而且漂亮,這樣的畫法和技巧讓柯晴伊睜大眼睛,一時之間不禁看得呆了。
她從未見過有人可以直接用粉筆畫出這樣精緻的圖,甚至如此精準地控制每個線條的粗細,晴伊一邊木然的注視,一邊看著粉筆灰如雪般輕輕飄下,只見他的動作依舊不疾不徐,一臉從容,彷彿畫這個圖,對他而言只是一件再輕鬆不過的小事。
「妳是哪一個科系的新生?」畫到一半時,男子開口。
晴伊立即從專注中回神,應道:「日文系。」
「喔?難得可以碰到日文系的學妹。」他語帶笑意,盯著黑板,「若不介意,可以順便告訴我妳的日文名字嗎?」
晴伊靜默片刻,最后用中文回答︰「春。」
「HARU……」他沉沉唸著,沒多久嘴角微揚,讚美道︰「很美的名字。」
柯晴伊一愣,沒想到他居然會知道這名字的唸法。
「為什么會想取這個名字?」他又問。
晴伊再度陷入沉默,看著他畫畫的手許久,低應:「……因為我媽媽。」
「媽媽?」
「嗯,她以前也是日文系的學生,當時她的名字叫做春子(HARUKO),所以,我就想取一個與她名字相像的名字。」
「原來如此。」他露出了然的笑,「妳和妳的母親,感情一定很好。」
聞言,晴伊沒有回應,目光卻落在他身上。
她深感詫異,想不到自己居然會將這些事告訴一個剛見面不久的陌生人。
最后,還不到十分鐘,男子便放下了粉筆,并退后幾步檢查著。一顆太陽,以及八大行星,就這樣呈現在他們眼前,幾乎占滿整個黑板。明明只是簡單的白色線條,卻也能夠變成如此震撼人心的圖,這讓晴伊的視線又停留在黑板上一段時間。
「來。」他將一只藍色粉筆給晴伊,她卻一時沒反應過來,「一起畫吧,隨妳怎么涂都可以,開心就好。」
晴伊怔住,慢慢接過粉筆后,卻沒有馬上動作,直到看見他用黃色粉筆幫太陽上色,她才握住筆,站在第三顆行星的位置,也就是地球的面前,開始涂上顏色。
兩人就這么站在黑板前靜靜地畫,當男子也替土星上完色,忽然停了下來,「土星的環,妳來畫吧。」
「咦?」晴伊睜大眼睛。
「這顆行星的最后,就交給妳完成。」他莞爾,「沒關係,妳只要隨意畫就好。」
柯晴伊看著他,再看著黑板上的那顆土星,遲疑半晌才從他手上接過黃色粉筆,在土星外圍畫上一個圓環,她畫得十分專注,而且謹慎,就怕一不小心就會將它畫壞,甚至破壞了整幅圖。
最后,當她終于放下粉筆,男子輕輕一笑,說:「妳畫得很好啊。」
晴伊不自覺鬆了一口氣,視線仍在那顆土星上,只是不知為何,在畫完那道環之后,一陣莫名情緒卻突然涌上她的心頭,讓她發不出聲,只能沉默。
「剩天王星跟海王星,就大功告成了,加油。」男子說完,便繼續將剩下的圖完成,畫了一會兒后,晴伊的手卻漸漸變慢,視線也再度悄悄落在那名男子身上。
從窗外灑落進來的和煦陽光照亮他的身影,也照亮他的側臉。晴伊發現,這個人有著很好看的笑容,就連望著人的眼神也充滿了溫和,而他那淡然且乾凈的語調,更是讓人聽了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是會讓人不自禁放鬆,甚至卸下心防的聲音。
「好,完成了。」他放下粉筆,并將手上的粉筆灰拍掉。「這畫就先留在這里,這樣也比較有天文社的感覺,等到明天再擦掉就好。」
晴伊一聽,忍不住又看著太陽系一會兒,然后開口:「請問……」
「嗯?」
「我可以,把你的畫拍下來嗎?」
他看著她,似乎沒想到她會這樣要求,莞爾,「當然可以。」
「謝謝。」晴伊立刻從包包里拿出手機,而男子也緩緩退到黑板旁的另一邊辦公桌上,晴伊走到教室后方,發現鏡頭已經可以容納整個太陽系時,立刻拍下幾張,只是當她再退后一步,那位男子便也入了鏡。
鏡頭里的他,身子幾乎是半坐在辦公桌上,面向黑板望著太陽系動也不動,雖然這角度無法看清楚他的臉,晴伊卻還是可以隱約從側臉發現一絲神情。
他專注,而且平靜,徐徐微風不時吹起他的瀏海,坐在窗前的身影也因陽光包圍而發亮。
那一刻,晴伊不禁被眼前這畫面吸引住。
半晌后再次舉起手機,調好焦距,輕輕地按下了快門……
「沒想到會有人想拍我的畫,真感動。」當兩人再度回到黑板前,他笑了笑,「希望不會害妳對天文社有壞印象,因為莫名其妙被抓來畫畫。」
「不會,當然不會。」晴伊搖頭。
「那就好。」男子嘴角再度一揚,正當晴伊忍不住想開口問他一些事,下一秒卻突然聽到有人大喊:「大樹學長!」當他們回頭,就看見蕭亦呈滿頭大汗的出現在門邊,一臉虛脫喘吁吁地說:「終于找到你了,原來你就在社辦,害我還跑去教室找你,你的手機怎么打不通啦?」
「抱歉抱歉,昨晚半夜我手機沒電,早上還來不及充電就到學校來了。」他歉然笑笑,「怎么了?有急事嗎?」
「嗯,剛剛皓然學長打給我,說如欣學姊身體不舒服,必須回去休息,所以叫我通知你,請你先去幫忙顧一下天文社的攤子!」
「如欣哪里不舒服?」
「呃……聽說是生理痛。」蕭亦呈尷尬的搔搔臉。
「好,我知道了,我現在過去。」他走過去拍拍蕭亦呈的肩,「不好意思,還讓你到處跑。」
「哎呀,沒關係啦,能找到你就好了,不然其他人要上課,沒人顧攤子的話就麻煩了!」蕭亦呈笑道,呼吸漸漸平穩下來,便看看他們兩人,「所以,學長,你已經跟晴伊打過招呼了?」
聞言,大樹學長看著她一會兒,問︰「妳叫晴伊?」
「對啊,柯晴伊,晴天的晴,秋水伊人的伊,她是我的直系學妹,今天特地帶她來參觀一下社團的!」蕭亦呈立刻說,也開始對晴伊介紹,「晴伊,他是我們天文社的副社長,孫黎,孫子的孫,黎明的黎,但是我們都叫他大樹,現在是資管系四年級!」
晴伊忍不住再度望他一眼,只見大樹學長依舊莞爾,淡淡說:「我看,晴伊學妹也已經參觀得差不多了,等會兒我鎖個門就走,亦呈,你先帶她離開吧。」
「OK,沒問題。晴伊,我們走吧!」當蕭亦呈立刻跳出教室,晴伊也向大樹學長道謝,只是在轉身離開的那刻卻突然被他叫住。大樹學長把那本印有土星封面的雜誌給了她,然后將食指覆在唇上。
「誰にも言わないでください。」他說。
晴伊一愣,不禁抬頭望他。
「也請替我向雪乃老師問好。」
學長的微笑,讓晴伊一時無法反應,但他的眼神和動作,卻還是讓她很快就會意過來,那句日文的意思,是要她別告訴任何人有關雜誌的事。
之后,大樹學長便沒再開口,只是對她揮揮手,表示再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4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