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前后都被塞滿_暖婚百分百惡魔帝少無限寵

Chapter 1 – 夏。(7) 九月二十號晚上七點,一群加入社團的新生全坐在教室里頭,看著站在臺上所有天文社的干部一邊拿麥克風,一邊利用PPT跟大家自我介紹,氣氛融洽,也相當歡樂,尤其當副社長孫黎一上臺跟學弟妹們打招呼,立刻就有幾個女生開始竊竊私語,語氣還帶著些許興奮及雀躍。
這一晚的迎新,除了讓大家知道天文社的宗旨以及干部成員,還特別舉辦團康活動,也有準備好幾份的飲料和披薩要給大家享用,一到各個社員開始交流的時間,大家便立刻跑去拿食物吃了。正當柯晴伊也準備去拿飲料喝,卻發現葉如欣一手托著下巴,獨自坐在講臺上喝在便利商店的熱飲,她面無表情,眼神渙散,像在發呆。
晴伊看著她一會兒,最后緩緩走上前去,在她身旁輕喚:「如欣學姊。」
「……什么事?」她懶懶問。
「妳是不是還是不太舒服?」
聞言,葉如欣將目光落向她,晴伊一看到她的眼神,立刻接著說:「因為我前幾天看到學姊,就發現妳的氣色很不好,后來就聽說妳因為生理痛回去休息。所以我想,妳是不是還是覺得很痛?」這樣近距離一看,還能發現她的額上冒出些許汗珠。
「還好,只是恨不得把子宮拖出我體內罷了,不然誰會在大熱天喝這種東西?」葉如欣晃晃手中的杯子,一陣香甜的可可味立刻往晴伊飄去。「我到外頭去吹吹風,學妹,妳也快去拿披薩吃吧,不然會被亦呈那小子吃光光喔。」
葉如欣說完,就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出教室,而這時蕭亦呈和趙雅芬學姐也剛好跑來找晴伊,把她抓去聊天。當一群學弟坐在一起,蕭亦呈便一手拿著披薩,一邊熱絡的不斷講笑話,逗得他們哈哈大笑;另一群學妹,則是將趙雅芬學姊團團包圍住,開始玩起塔羅牌游戲或是星座占卜,看到學妹們一個個因為占卜結果而紛紛瞪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就知道她的占卜又做出了口碑,其他學妹搶著要玩,這也讓趙雅芬立刻變成最受學妹歡迎的人物。
看著他們玩一段時間,晴伊不禁望望教室四周,發現其他的學長跟學姊也在一旁吃東西聊天,卻不見葉如欣回來。最后,她從包包里拿出一樣東西,再倒一杯水,然后離開教室。
教室外頭幾乎沒人,只看得見幾盞夜燈的光。四處張望了一會兒,晴伊才發現葉如欣的身影,而且還有一個人坐在她的身旁。雖然燈光昏暗,視線也不佳,柯晴伊卻還是很快就認出那個背影,是孫黎。
他們兩人肩并肩,坐在花臺前動也不動。夜晚的風,隱約將兩人的交談聲緩緩吹來,低沉模糊,而且小聲,宛如呢喃。
最后,柯晴伊看見葉如欣緩緩將頭倚在孫黎的肩上。
一頭美麗長髮,如絲綢般垂落在他的背上。這畫面讓晴伊不禁一怔,頓時站在原地不動,最后才意識到這時似乎不該過去打擾,因此悄悄轉身,只是她沒想到,前腳才一離開,她就被孫黎發現,出現在眼角余光中的光影讓他立即轉過頭來。
「晴伊。」他喚道。
她怔住,然后回頭,一張和煦笑臉立刻映入眼簾。
「怎么了?」他溫柔問。
「不……不好意思,我只是有樣東西,想要拿給如欣學姊。」因為完全沒料到會被他發現,晴伊一時還無法完全反應過來。而她這番話,也讓葉如欣跟著往晴伊方向望去,坐在燈光下的她,神情依舊寫滿了疲倦。
「這樣啊?好,那我先離開。」孫黎說完,便直接起身,還拍了拍葉如欣的肩。晴伊原本想告訴他不必離開,但孫黎還是從前門回到教室去。最后,她只好拿著水走向葉如欣。
「什么事?」學姊的聲音低沉乾啞,臉上也沒什么表情。晴伊攤開另一雙手,輕輕說︰「……我想要請學姊吃這個。」
聞言,葉如欣一看,發現她的手心上有一顆茶色膠囊。
「這個是月見草,女生吃這個的話很好。希望學姊吃了,可以舒緩身體的不適。」語落,晴伊又將水杯拿到她的眼前。
葉如欣呆兩男一女前后都被塞滿_暖婚百分百惡魔帝少無限寵了片刻,看著她小心翼翼地拿著膠囊,還用面紙墊著,許久后忽而笑了聲,接過膠囊和水,立刻吞了下去。
「謝謝。」她緩緩吁一口氣。
就在這時,晴伊卻發現她的眼眶有些泛紅,儘管她始終面露平靜,但還是可以感覺到她的心情不太好。只是面對學妹突然打擾到她跟孫黎兩人,葉如欣也沒有表現出半點不悅,反而還邀晴伊坐在旁邊和她一起乘涼。在這片寧靜中,柯晴伊還來不及繼續思考方才看到的畫面,葉如欣就已先開口,「學妹。」
「是。」她立刻說。
「不用這么拘謹,我現在又沒力氣兇人,只是想問妳一件事而已。」她呵呵笑,望著遠方天空,「妳有喜歡的人嗎?」
這一問,讓柯晴伊登時愣了下,沒想到學姊會突然這樣問她,因此好一會兒才出聲否認。
「那么,曾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
葉如欣望向她,眼神流露出不可思議,「一個都沒有?」
她搖頭。
「哇,真是沒想到,虧妳長得這么可愛,居然完全沒有戀愛經驗!」她噗嗤一聲,再度展開笑顏,而這又讓晴伊一時不知如何回應,最后只能問︰「如欣學姊……發生什么事了嗎?」
「沒什么。」她莞爾,低喃︰「只是突然覺得,談戀愛很累而已。」
語畢,兩人又是一陣靜默。
莫非,如欣學姊已經有喜歡的人,甚至是交往的對象?從剛才撞見的那一幕來看,難道對方就是大樹學長?
正當晴伊忍不住開始猜測,葉如欣突然看著她,問︰「妳是不是以為我跟孫黎在一起?」
她有些嚇一跳。
「我跟那小子是高中同學,差不多已經認識七年,要是我們之間有什么,也老早就有了,不可能會拖到現在,所以妳放心,我跟他完全不來電的啦!」說到這,她突然又緊盯著晴伊,「妳該不會對那家伙有感覺了吧?」
她連忙搖頭。
「那就好,喜歡誰都可以,就是孫黎不行,要是妳沒辦法保證自己不會喜歡上他,就絕對要離他遠一點,明白嗎?」她將手中的水一飲而盡。
「大樹學長……很壞嗎?」晴伊愣愣,忍不住問,卻反而惹得對方一陣笑。
「就某種程度來說,算吧。不過為了妳好,妳還是別知道會比較好。在所有的學妹中,我就只告訴妳一個,別被那家伙的笑容給迷惑,也千萬不能對他有學長以外的感情。」
語落,葉如欣嘆一口氣,并淡淡補上一句︰「孫黎這個人,愛不得的。」


Chapter 1 – 夏。(8)
天文社的迎新活動結束后,大家各自回去,趙雅芬也已經先帶身體不適的葉如欣離開,而從頭到尾都未在場的陳皓然,卻在最后忽然出現,他跟大家打招呼,接著幫忙清理環境,整理得差不多后,才要與孫黎一塊離開。
正當柯晴伊和蕭亦呈也走出教室,并從他們兩人身旁經過,陳皓然立刻問晴伊,「怎么樣?學妹,迎新無不無聊?會不會想要退出了?」
「拜託,學長,哪有人這樣問的啊?」蕭亦呈瞪大眼睛,而晴伊則是搖頭,「不會,很有趣,而且聽完社長的介紹,也覺得之后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真是個好孩子。」陳皓然低語,隨即便呵呵笑了起來。
「晴伊。」孫黎開口,語氣平淡,「不好意思,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聞言,蕭亦呈跟陳皓然都不禁望了他一眼,只見他莞爾看著晴伊,她先是一頓,接著很快就點頭。
他們走到靠近樓梯口的陽臺處,離教室有些距離,從這個地方可以眺望到遠方天空的星星,靜謐地一閃一閃,像在眨眼。
「剛才如欣有跟妳說什么嗎?」
當孫黎一問,柯晴伊又愣了下,一抬眸,就對上他的眼睛。「她有沒有罵妳?」
「沒有。」她搖頭,有些詫異,「學姊她沒有罵我,為什么學長要這么問?」
「因為我剛剛看妳突然說要找她,覺得有些意外,而且如欣今天的情緒不太好,所以我擔心妳是不是挨罵了?」
晴伊又搖頭,立即說,「沒有,學姊她沒有罵我。因為我看她的身體一直不太舒服,所以拿些藥給她吃。」
「是嗎?原來如此。」他點點頭,接著微笑,「這樣的話,那如欣應該很高興,她的心腸很軟,看到妳這么關心她,一定很感動。」
晴伊一聽,忍不住抬起眸。一發現她的視線,孫黎問︰「怎么了?」
『孫黎這個人,愛不得的。』
「沒有,沒什么。」晴伊說,「只是剛才有聽學姊說,你跟她是高中同學,已經認識很久了。」
「喔?」他語調微揚,似乎對葉如欣會跟她說這些而略感訝異,除此之外也沒什么太大反應,「是啊,所以我們對彼此的個性都還挺清楚的。她會把這件事告訴妳,就代表她對妳已經有某種程度的信任了吧。」語落,他又問︰「她還有說什么嗎?」
『要是妳沒辦法保證自己不會喜歡上他,就絕對要離他遠一點,明白嗎?』
「沒有了。」晴伊搖頭。
「嗯,知道她沒有罵妳,我就放心了。」他莞爾,「大一的課業比較繁重,謝謝妳還愿意抽出時間來,早點回去休息吧,晚安。」
當孫黎直接往陳皓然走去,蕭亦呈一見,也走到晴伊的身邊。這時陳皓然忽然喊了她一聲,然后朝她揮手道別,而他臉上那滿是喜悅,讓人猜不透的笑容,卻讓晴伊不禁有些困惑。
「大樹學長剛剛跟妳說了什么啊?」在回宿舍的路途中,蕭亦呈開口問道。柯晴伊沉默幾秒,最后應︰「學長說,謝謝我今晚抽出時間參加迎新活動。」
「就這樣?」蕭亦呈張大眼,「剛看他特地把妳叫走,我還以為是要說什么重要的事呢!」
柯晴伊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走,卻又忍不住想起葉如欣剛才說的話。
對于孫黎,她并沒有太多的想法,只覺得他是一個個性好,善解人意,卻又有點神秘的學長,直到葉如欣忽然對她那樣叮嚀,讓她不禁回憶起第一次在社團教室遇見他的時候,無論怎么想,怎么看,他都不像學姊說的那樣,是一個「危險人物」。
正因為她所看到的,所接觸到的,是那樣溫柔的大樹學長,或多或少,心里還是會覺得困惑。
對于大樹學長的好奇,也變得越來越深。
周六上午,柯晴伊沒有多睡一會兒,反而很早就起床。
她溫習了一下功課后,看看時間,發現已經十點半,便背著柯苡芯送她的購物袋,準備到學校附近的大賣場添購一些生活用品。
正當她提著籃子,站在文具區專心挑選原子筆跟筆袋,沒多久身旁就傳來一聲呼喚︰「小草學妹!」
熟悉的聲音讓柯晴伊登時一怔,轉過頭去,竟見陳皓然就站在不遠處,并朝這里揮手。「來買東西啊?小草學妹。」
晴伊先是訝異看著他,接著忍不住望望身邊四周,這時陳皓然推著推車走近她,笑笑說,「別懷疑,妳沒聽錯,我是在叫妳。」
「請問……為什么學長要這么叫我?」她愣愣。
「妳不喜歡別人這樣叫妳?」他問。
「不是,我只是不懂為什么學長要叫我小草?」
「因為我覺得妳很適合這個名字啊。還是,妳不喜歡這個綽號?」
「沒有不喜歡,只是第一次有人幫我取綽號,所以我有點驚訝。」
「真的?」他眨眨眼,似乎很開心,「那不介意我這么叫妳吧?」
晴伊頓了一會兒,「……嗯。」
陳皓然又笑了,接著轉頭看看架子上的東西,「妳要買筆袋嗎?」
「對,之前的筆袋拉鍊斷掉了,想要換一個新的。」
「喔……」他仔細將架上的筆袋看過一遍,沒多久視線突然停住,立刻伸手拿下其中一個,說︰「這個,很漂亮,很符合小草妳的氣質!」
柯晴伊看他手上拿的筆袋,淺淺的粉紅色,方格圖案,風格簡單且淡雅,只是一看到價錢,晴伊立刻搖頭,「學長,這個要三百多塊,太貴了。」
「可是這真的很適合妳耶。」
「沒關係,只要能用就行了,我不需要買這么好的。」
陳皓然看著筆袋沉默一會兒,最后說︰「中秋節快到了吧?」
「咦?」
「這個筆袋,學長就送給妳了,當作是妳的中秋節禮物啰!」他對她莞爾一笑,柯晴伊卻傻了,連忙道︰「不行,學長,那個太貴了,我真的不需要用這么好的--」
「可是我是真的很想送這個筆袋給妳。」他看著她,忽然露出可憐兮兮,滿是哀怨的表情。「妳不愿意完成學長的愿望嗎?」
一見他的神情,晴伊頓時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沒想到下一秒他又拿走她手上的籃子,然后放進他的推車里,「學長幫妳提,女生提太重的東西不好唷。」
語畢,陳皓然就吹著口哨,神情愉悅地將車推走,晴伊先是愣在原地看他半晌,最后才跟了上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5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