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可以同時啪嗎_暗網活人娃娃

Chapter 2 – 風。(8) 這些日子不見,讓這對姊妹一相聚,就忍不住聊到三更半夜,到了隔天上午九點多,兩人就一塊到爺爺的家去。
晴伊的爺爺住在另一區,騎車過去需要十五分鐘,當她們提著幾袋食材走到門口,柯苡芯忽然停下,鼻子一嗅,下一秒立刻沖進屋內喊︰「阿公,你又抽菸!」
原本坐在客廳悠閑喝茶的男子,一聽到孫女的吼聲,嚇得手立刻抖了一下,接著連忙否認,「沒有,沒有,阿公沒有抽啦!」
「少來,我都聞到菸味了,還說沒抽!」
「不是,不是,那是青仔伯抽的。對,是他剛剛來找阿公的時候抽的啦!」聽到這熟悉的對談,晴伊不禁笑了,隨后也進屋子里喚︰「阿公。」
「喔,我的寶貝孫女回來了啊?」柯爺爺睜大眼,一改剛才的慌亂,笑容立刻堆滿面。
「是啊,回來陪阿公過中秋節的,你的身體還好嗎?腰還會不會痛?」
「唉,早就不痛了,芯芯有帶阿公去看醫生了,沒事沒事。」他拍拍腰,「有沒有跟妳爸爸媽媽說妳回來了?」
晴伊莞爾點頭。
「阿公,你醬油用完了嗎?」柯苡芯的聲音從廚房傳來,「醬油桶已經空了喔!」
「好,阿公去買。」柯爺爺回道,晴伊聞言便也說,「阿公,我陪你去。」
「唉,不用了,外面很熱,阿公買就好,妳就在家吹電風扇,喝涼茶,阿公煮了很多放在冰箱……」還沒說完,柯苡芯的聲音又傳來︰「晴伊,若阿公說要自己去,妳就跟他一起去,記得監督他不準抽菸喔!」
聞言,晴伊和柯爺爺兩人互望一眼,之后便笑笑地勾住他的手走出大門,柯爺爺則忍不住失望的嘆一口氣。
當他們往雜貨店的方向走去,路途中有不少人和柯爺爺打招呼,都是他的鄰居朋友,由于有很多都是看著晴伊長大的,因此幾個伯伯阿姨一見她回來,都紛紛上前和她閑聊幾句。
「阿滿姨說,今天晚上他們要烤肉,一聽到妳們回來,就準備了好多東西說要給妳們吃。」柯爺爺笑道,「然后青仔伯也說明天晚上烤肉,所以叫我不用準備了,哈哈。」
阿滿姨和青仔伯都是柯爺爺的老鄰居,分別住在他的左右棟,因為他們的孩子跟孫子都搬到別處住,所以這些長輩們平時就會互相照應,到處串門子,每天下田種種蔬菜水果,就是他們的休閑娛樂,而柯爺爺最大的興趣是喝茶跟種茶,以及收集各式各樣的茶葉,由于他愛茶是出了名的,因此這里的長輩都叫他「茶仔」,年輕人和小孩則是稱呼他「茶伯」跟「茶伯伯」,甚至還有不少人會特地跑來跟他買茶。
柯爺爺除了對茶十分講究,泡一手好茶也是他的專長,晴伊從小看著他泡,不知不覺也將他的泡茶技巧給學習起來,只要不在阿公家的時候,泡茶給家人喝也就變成她的工作,甚至將這技巧沿用到其他的茶類上,并依照家人的喜好泡給他們喝。父親跟阿公都喜歡高山烏龍茶,母親喜歡茉莉花茶和東方美人茶,但姐姐苡芯就比較偏愛酸酸甜甜的茶類,像是蜂蜜柚子茶或是金桔檸檬茶。
晴伊還記得,父親曾在一次喝她泡的烏龍茶時,對她說了一句︰「我們晴伊的泡茶手藝,已經好到可以開一家店了。」
「真的嗎?」她眨眨眼,語帶喜悅,「那……如果我以后真的開一家店,你會來喝嗎?」
「當然。」他輕撫她的頭,面露莞爾,「爸爸會第一個光顧。」
即便在多年以后,父親當時的笑臉,都不曾在她心中消失,甚至模糊半分。
只要是關于他們的一切一切,就算只是暫時忘記一秒,她都不想。
「我們晴伊去上大學,開心嗎?」買完醬油的回程中,柯爺爺問。
「嗯,很開心。」
「有沒有交到新朋友?」
「有,我交到很多朋友,他們都對我很好。」她笑說。
「那就好,那就好。」柯爺爺輕輕拍她勾在他手肘上的手,「這樣阿公就不擔心了。」
晴伊看著他那雙滿是皺紋的手,既乾瘦又纖細,已經七十歲的他,儘管身子依舊相當硬朗,然而當晴伊勾著他,卻還是感覺得到那雙手臂一年比一年瘦,因此忍不住說︰「阿公,我去念書,沒辦法經常來,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身體喔。」
「放心,阿公一定會撐到看見我兩個孫女結婚,不會那么快就倒下。」他呵呵笑,「要是阿公沒做到,會被妳阿嬤罵的!」
「阿嬤?」
「對啊,以前阿公答應妳阿嬤,要照顧妳們到長大,現在呢,則是希望看妳們結婚。」他又笑,「當初阿公要跟妳阿嬤結婚的時候,我告訴她,絕對不會比她早走一步,因為要是我先死了,妳阿嬤天天到我墳上哭,那阿公怎么受得了?她聽到我這樣講,才答應嫁給我的。結果妳看,阿公是不是有遵守約定?」
「有。」她微笑。
「妳爸爸小的時候,阿公就天天告訴他,做人要說話算話,只要是答應人家的事,就一定要做到!」柯爺爺用著堅定的口吻說︰「我們柯家人不管發生什么事,都不可以欺騙別人,更不可以做出傷害別人家的事!」
「嗯。」這些話雖然晴伊從小就聽他天天說,但看到阿公這一生真的都在堅守這個原則,心里總會涌起一絲的感動和敬佩。
這一天,柯苡芯特地下廚煮中餐,祖孫三人吃完飯后,隔壁的青仔伯就跑來找柯爺爺泡茶聊天,柯爺爺也因此要她們出去走一走,別老在屋內悶著,只要在晚上烤肉前回來就好,因此晴伊又和姊姊坐上摩托車到其它地方。最后,兩人到一家有二十年歷史的冰店光顧。
在她們還小的時候,每年夏天,柯爸爸柯媽媽都會帶她們來吃冰,即便長大后,只要人在彰化,夏天一到,姊妹倆還是會經常跑來,多年下來的習慣始終不曾變過。這家店陪伴她們成長,對她們而言,更是具有重要意義的一家店。
當兩人坐在店門口的長椅上一邊吃冰,一邊看著在空地踢球玩耍的小孩,沒多久柯苡芯忽而說,「晴伊,給妳看看一個人。」
「誰?」晴伊一轉眸,就見她拿出手機,并點出一張照片到她眼前,問︰「妳覺得這個人怎么樣?」
照片上的人是一名男子,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讓晴伊不禁好奇,「他是誰?」
「我同事的哥哥,上個月才認識的,最近經常邀我出去。」
「他在追妳嗎?」她有些訝異。苡芯聳聳肩,「好像是,他現在每天都會傳簡訊給我,說一些噓寒問暖的話,而且我同事也曾偷偷告訴我,他哥對我很有好感。」
「他幾歲呀?」
「今年剛好三十,大我四歲,現在在一家百貨公司上班。」
「那妳喜歡他嗎?」
「我也不知道,雖然人有點傻傻的,但個性不錯,也很會照顧人,我是滿欣賞他的。」柯苡芯笑了笑,眼神卻流露出些許靦腆,「妳覺得呢?」
「雖然我不認識他,但從照片上來看,我覺得他還挺適合妳的。」晴伊面露喜悅,「姊,恭喜妳唷。」
「恭喜什么呀?八字都還沒一撇呢,三八!」柯苡兩男一女可以同時啪嗎_暗網活人娃娃芯失笑,輕推她的頭,臉卻還是微微紅了起來。
當她們彼此嘻笑吃完冰,之后又到其它地方逛一逛,兩個小時之后就回到阿公家,卻發現阿公居然在跟幾個鄰居伯伯們打麻將,氣得柯苡芯立刻奔上前罵︰「阿公,我不是說這幾天不準打麻將嗎?」
由于沒想到她們會這么快回來,那些伯伯全都驚得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尤其柯爺爺更是一臉慌張,趕緊搖頭揮手說︰「沒有沒有,阿公剛打,剛打的!」
「之前醫生就說你因為打麻將坐太久手跟腰才會痛,所以才叫你暫時不要打,要是變得更嚴重那怎么辦啊?」
「好好好,阿公不打,不打!」柯爺爺一邊說,一邊連忙收起麻將,只是在收拾的同時卻還是不忘偷偷跟他們說︰「沒關係沒關係,今天就先收著吧,晚上我孫女就回去了,明天早上我們再……」
「阿公!」這一吼立刻又讓柯爺爺「哇喔」了一聲。

Chapter 2 – 風。(9) End 今年的中秋,除了晴伊和苡芯,伯伯阿姨們的孩子孫子也全跑回來過節。天色才剛暗下,肉才剛開始烤,門口就已經變得相當熱鬧。
一群長輩喝茶啃瓜子,阿滿姨和兒子媳婦幫忙準備烤肉,晴伊則和姊姊一起陪他們的小孩子玩耍,她們坐在柯爺爺搭建在門口的木頭椅上,除了陪小朋友玩,還要餵東西給他們吃。
「蓉蓉,亞亞,月餅等一下再吃,不然等等烤肉跟炒麵會吃不下喔。」柯苡芯哄著阿滿姨那分別八歲和十歲的孫女,沒多久又迅速拎回青仔伯的一對雙胞胎孫子,「喂,你們兩個不可以上去,快點下來!」兩個五歲小男生一皮,居然異想天開,搬出小板凳后爬到圍墻上準備翻墻出去。
當大家一邊享烤肉一邊玩樂,最后青仔伯也把家里的卡拉OK搬出來,和柯爺爺一塊盡情高歌,當唱完后所有人給予熱烈掌聲,柯苡芯也忽然開口,「對了,晴伊,妳昨天晚上告訴我,說妳加入了天文社,對吧?」
「對呀。」
「好玩嗎?有沒有認識到什么有趣的人?」
「嗯,很多學長姊都很有趣,而且也對我很好。」
「那,有沒有跟妳感情特別好的?」她眨眨眼,「我是指男生唷。」
姊姊這一問,讓晴伊不禁停頓片刻,沒有立刻回答,反而回:「為什么這么問?」
「沒什么,只是突然想到,老爸老媽當年就是在妳那間學校相遇然后結婚的,所以我在想,妳會不會也像老媽一樣,在那里找到一個適合妳的對象?」她邊說邊笑,將兩顆柚子皮放在蓉蓉跟亞亞的頭上給她們當帽子。
「我從沒想過這種事。」晴伊說。
「這種事的確不用急啦,我只是想知道,妳在那里有沒有遇到會讓妳想對他傾吐心事的對象?因為妳從前接觸的朋友幾乎都是女生,加上妳的個性,也讓妳只習慣當一個傾聽者,而不是傾訴者,所以我就想,要是有一個男孩子,可以讓妳愿意百分之百的信任他,甚至讓妳有想對他傾訴心事的念頭,那就是非常難得可貴的一件事。」她拿起另一顆柚子,莞爾,「如果妳在爸媽從前念的學校,能夠擁有這樣的一個『知心朋友』,那么,或許妳在那里的日子,也會變得特別不一樣。」
柯苡芯的話,讓晴伊有一段時間沒有回應,就在這時柯爺爺突然朝她們喊,要苡芯過去陪他一起唱歌。姊姊離開后,晴伊才漸漸從她的話中回神,然后繼續剝柚子給女孩們吃。沒多久,她的手機響起,拿出一看,發現是蕭亦呈打來的。
「蓉蓉,亞亞,妳們先吃,姊姊等等就回來。」她對女孩們說,隨即也離開座位,由于音樂和交談聲幾乎蓋過她的鈴聲,因此她只好拿著手機快步繞到屋子后門。
「喂?晴伊?」一接起電話,蕭亦呈充滿朝氣的聲音就立刻傳來︰「妳現在方便通電話嗎?」
「可以,沒關係。」當聽到對方那也有些吵雜,她捂起另一只耳朵,想聽清楚他的聲音,「找我有什么事嗎?」
「喔,沒有,我只是想跟妳說一聲中秋節快樂啦。我跟社長他們現在在學校附近的郊區烤肉,晚點還準備放煙火咧。而且皓然學長喝醉了,現在正在發酒瘋,啊,等等喔,他說有話要跟妳講……」還沒說完,皓然學長的聲就突然打岔進來,他開心大喊︰「親愛的小草學妹,中秋節快樂呀,妳怎么沒有來跟我們一起烤肉?學長很想妳耶,妳什么時候回來啊?」
「明天,明天晚上我就回去了。」聽到他濃濃醉意的語氣,想必一定喝了不少酒,「也祝你中秋節快樂,學長。」
「嘿嘿,那個啊,我跟妳說,回來的時候,記得帶妳高中的制服回來,一定要帶回來--」
晴伊一愣,還來不及問為何要帶制服,就發現對方手機似乎又被搶走,聽不到陳皓然的聲音,只聽得見葉如欣罵了他幾句。
另一頭的熱鬧,讓晴伊聽著聽著,不自覺露出了微笑,然而對方吵了一陣后,卻始終不見其他人接手機,只隱約聽到蕭亦呈似乎要誰幫忙接聽,五秒鐘后,原本十分吵雜的另一頭,逐漸變得安靜下來,彷彿那些聲音全飄到了遠方。靜默片刻后,晴伊不禁再度喚了聲︰「喂?」
「晴伊嗎?」一陣淡淡嗓音傳來,「抱歉,剛才很吵吧?」
突然聽到大樹學長的聲音,讓她登時愣了一下。
「皓然學長現在在發酒瘋,一直要搶亦呈的手機,吵著要跟妳講話,所以亦呈就急著把手機塞給我。」他語帶笑意,「妳現在在家里嗎?」
「沒有……我在我爺爺家,和附近鄰居一塊烤肉。」
「那應該也很熱鬧喔,我好像有隱約聽到有人在唱歌的聲音。」他輕聲笑著,下一秒又道,「晴伊,不好意思,我先掛斷,妳等我一下。」
「好。」
當她的通話被切掉,幾秒鐘后手機再度響起,螢幕上卻顯示一串陌生號碼,一接,就聽見孫黎說︰「抱歉,我直接用我的手機打給妳,因為不好意思一直占用亦呈的手機。」
「嗯,沒關係。」
「現在正和家人在一起吧?」
「嗯。」她低應,「學長今年就和大家一起,沒有和家人一起過嗎?」
「我的家人正忙著呢,而且我的父母目前也不在身邊。妳呢?妳和妳媽媽感情那么好,昨天才回去跟她團圓,她一定很高興吧?」
聞言,晴伊忽而不語,拿著手機頓時一動也不動,而這陣沉默,也讓孫黎不禁開口︰「怎么了?」
「有一件事,之前我沒有跟學長你說過。」她輕輕抿唇,一會兒后才輕語︰「其實我爸媽……在我國中的時候,就已經去世了。」
語落,另一頭陷入沉默。
許久之后,她才聽見孫黎低聲說︰「對不起。」
「學長你不必道歉,是我自己沒有告訴你,所以才讓你誤會。」她立刻說,「我現在和我爺爺還有姊姊一起,也很開心的!」
當孫黎又安靜片刻,晴伊以為他依然為此介意,正想再說些什么,他卻先開口了。
「晴伊。」他低問,「妳有聽到煙火聲嗎?」
「咦?」
「亦呈他們開始放煙火了。」他說,「有聽見嗎?」
經他這一問,晴伊才開始聚精會神地仔細凝聽,果真隱約聽到手機另一頭傳來煙火打在天空上的聲音。
「我這邊的月亮,現在四周都是煙火,很漂亮。妳的父母現在應該也看得到。」
當晴伊愣住,他又語帶笑意地說:「中秋節快樂,晴伊。」
孫黎的溫暖嗓音,讓她的內心不自覺涌起一股暖意,逐漸地,緩慢地,一片片渲染到她的胸口。
「中秋節快樂。」她說,喉嚨卻莫名乾澀。
「嗯,那么,我們下個禮拜見啰。」他語氣溫柔,「晚安。」
「晚安,大樹學長。」和孫黎通完電話后,晴伊仍呆站一會兒,最后緩緩坐在一旁的小板凳上。望著眼前遼闊的田,吹著涼風,沉浸在無人的夜色中。
沒多久,手機響起。晴伊打開一看,發現大樹學長傳了一張照片給她。
皎潔的滿月,在四周煙火的簇擁下顯得更加燦爛,而照片底下,還有一段文字:「這里的月亮,很熱鬧。」
晴伊看著照片與文字半晌,之后不自覺仰頭,望著頭頂上的月亮。
沒有煙火,只有幾顆星星點綴。
同一個月亮,在此刻彼此的眼中,卻是完全截然不同的美。
片刻后,她舉起手機,開啟相機功能,將鏡頭瞄向明月,并且讓被月光照亮的田園風光一同入鏡。按下快門后,她也在照片下打上了一句話:「這里的月亮,很寧靜。」
將訊息回傳給孫黎后,她不禁再次望著明月。
當徐徐微風吹起她的頭髮,也同時輕輕吹起了她的嘴角。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5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