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的三p在線電影_暮淺淺北軒墨小說叫什么名字

Chapter 3 – 花。(9) End
葉如欣騎車載她到一家便利商店門口,一下車就馬上走進店里一口氣買了十二罐臺灣啤酒,然后十分有魄力的放到柜檯上,冷冷道:「結帳!」
此一舉動讓店員和后方排隊的人都不禁愣愣瞧她一會兒,最后她又把酒搬到店門口的椅子上,直接坐在那喝了起來。晴伊先是靜靜身邊看著她喝,她喝得很快,沒有多久幾個空罐子就出現在腳邊,看到最后晴伊也大概猜出為何學姊不去大樹學長打工的那家店買,可能就是因為學長不會讓她這樣喝吧?
喝完第六罐后,葉如欣才終于停了下來。
見她深深吐一口氣,晴伊輕輕開口,「學姊,妳還好嗎?」
她伸手抹抹嘴角,幾秒鐘后,一顆顆眼淚就從她眼中撲簌簌掉下,直到臉上滿是淚痕,她才伸手擦臉,然后再度用力吐一口氣,第一次見她這樣的晴伊,不禁湊近她,將手放在她的手腕上,「學姊,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
葉如欣先是閉上眼睛動也不動,良久才睜開,最后面無表情的盯著前方,平靜地說:「我要結婚了。」
晴伊嚇了一跳,整個人登時呆住!
「就在剛才,我男友跟我求婚了,他要我大學一畢業,就馬上嫁給他。」她繼續喝酒,依舊沒有半點表情,眼淚卻再度滴了下來,「至于現在,就先訂婚,連他爸媽那邊都說好了。」
晴伊怔怔然,望著她許久,喉嚨一澀,「學姊已經答應了?」
「我還沒回答他,不過現在,我已經決定了。」葉如欣說得平淡,然而晴伊卻沒有從她臉上看到半點喜悅,因此擔心道:「學姊不開心嗎?妳的男朋友……是怎樣的人呢?」
「他啊,是個王八蛋!」她輕笑,吸吸鼻子,「我們是在以前打工的地方認識的,當時我才高三,而他整整大我九歲,到現在已經在一起五年了,只不過中間也分分合合了很多次,但到底是幾次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了,就連孫黎也早就見怪不怪。而且在我男友今天打來之前,兩人才又鬧分手一次。」
「那為什么最后會決定答應呢?」晴伊不禁問。
「還不就是因為那噁心巴拉的愛?」葉如欣又笑,眼角泛淚,「不管之前怎么吵,怎么鬧,兩人還是怎么分都分不開,老實說,我已經認了,連剛剛吵架吵到一半他都還可以突然跟我求婚,我想我這輩子是真的贏不了他,也注定要栽在他手上了!」
聞言,晴伊久久沒有出聲,最后從包包里拿出面紙給她,葉如欣擦乾眼淚,鼻子紅紅,哽咽的問:「妳會不會覺得我很蠢啊?居然為這種事哭成這樣。」
「不會,我可以理解學姊現在的心情一定很複雜,但不管妳的決定是什么,我只希望學姊可以幸福。」晴伊握住她的手,又說了一次,「我真的希望學姊能夠幸福。」
葉如欣無語片刻,沒多久又再度掉下眼淚,而且這一次是徹底的哭出聲。因為酒精加持,讓她此刻就像個小女孩一樣仰頭嚎啕大哭了起來,也讓身旁幾個經過的路人都跟著朝她們一望,但她依舊不顧旁人目光繼續哭,直至哭累了,漸漸冷靜下來了,才用微微抽噎的聲音說,「小草……妳之前曾有一次說我很可愛,對吧?」
「嗯。」她點頭。
「那妳還會喜歡我這種可愛嗎?」
晴伊聞言先是偏頭,下一秒便回:「我一直都很喜歡如欣學姊啊。」由于她答得非常認真,也非常誠懇,讓葉如欣立刻破涕為笑,伸出雙手緊緊抱住她,「謝謝。」
在晴伊愣住的同時,她又低喃,「謝謝妳……謝謝妳。」
「學姊,妳太客氣了,我什么事都沒幫上--」
「小草,妳不知道,其實這三個字,我老早就想跟妳說了。」她一邊拍著晴伊的背,一邊閉上眼睛滿足的笑,「我想說……謝謝妳來到這里念書,謝謝妳進到天文社。尤其那家伙……謝謝妳在最后這一年,出現在他的眼前……」
晴伊還來不及弄清最后一句話的意思,就發現葉如欣已將頭靠在她的肩上,一動也不動。完全喝醉的她,很快就昏昏欲睡,而擔心她們狀況的陳皓然,此時也正好打給晴伊,得知如欣已經醉倒,便說要開車過來送她們回去。
晴伊不曉得后來如欣學姊有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大樹學長或是其他人,但即便是在大樹學長的面前,她也不敢輕易跟他提起,因此還是決定先為如欣守住這個秘密。
圣誕節過后,接下來要迎接的活動,就是跨年。
第一學期最后一場的社課日期,正好是三十一日,因此天文社舉辦了一場期末火鍋大會,所有社員擠在社辦里吃火鍋,氣氛熱鬧洋溢,中間陳皓然和蕭亦呈還特地模仿韓國團體跳舞給大家看,讓四周的掌聲跟歡笑聲不斷。今年的結尾,晴伊就和天文社的大家在一片歡樂中度過,對她而言,是十分難忘而且珍貴的美好回憶。
「晴伊,妳來一下。」
當大家繼續被陳皓然和蕭亦呈逗得哈哈大笑,孫黎忽然走到晴伊身邊將她叫出去。兩人站在長廊上,孫黎從包包里拿出一份小資料夾,「這是給妳的新年禮物。」
晴伊微怔,緩緩接過并打開資料夾,最后從里頭抽出一張紙,發現居然是一張畫!
一朵朵用水彩畫上的白晶菊綻開在紙上,無論是葉子或是花蕊都畫得相當栩栩如生,甚至逼真到完全不像是畫,彷彿此刻真的就在她的眼前盛開一樣!
晴伊盯著畫,頓時驚訝到完全說不出話。孫黎微笑︰「前天晚上我在一間美術教室打工,負責教一群小朋友畫畫,這張畫就是在教他們的空檔中畫出來的,之后我又拿回家補了一下,完成后,我就想說送給妳當紀念。」見晴伊依舊呆愣,他又體貼的說:「不過,如果妳不喜歡那也沒關係,不用勉強……」
「沒有,我不討厭!」晴伊用力搖頭,心里一陣激動,「我很喜歡,真的非常喜歡,大樹學長畫得很漂亮,而且漂亮到我有點不敢相信……這真的是用筆畫出來的。」
「謝謝妳。」孫黎臉上的笑意變得更深。「其實,若能送妳真的白晶菊那是最好的,只可惜它冬天不是它的生長季。」
「沒關係,可以收到學長的畫,我就很開心了。」她胸口一暖,臉上不禁漾起笑容,「大樹學長,謝謝你,我會好好珍惜的。」
「嗯。」孫黎輕撫她的頭,沒多久淡淡說︰「我還有一個禮物要給妳。」
「咦?」她抬眸,隨即又見他拿出一樣東西到她手中,晴伊低頭一瞧,發現是一個御守,上頭用日文寫著祝考試合格。
「這個寒假,我會帶我姊到大阪去,到那個時候,我再幫妳帶一個御守回來。」他莞爾,「祝妳下個月的期末考可以順利。」
晴伊怔怔然,大樹學長的溫柔和體貼讓她感動不已,許久后才能再度回一句謝謝。
當一月的期末考結束,沒有幾天,第一學期也宣告結束,學校正式進入寒假。
所有住宿生都開開心心地提著行李回家,晴伊也回到彰化和姊姊苡芯及爺爺團聚。而在準備過年的前幾天,晴伊在上午收到大樹學長傳給她的簡訊,除了祝她新年快樂,也告訴她隔天中午他就要和孫彤出發去日本,要她期待他帶回來的禮物。
晴伊看完簡訊后不禁莞爾,之后也回傳新年快樂,并祝他們在大阪玩得開心。
然而,最后孫黎并沒有帶禮物回來。
甚至,就連日本都沒有去。
直到大年初三的那天晚上,晴伊才從陳皓然打來的緊急電話中,得知這件讓她的心臟瞬間停止跳動的噩耗--
在他們出國的前一天晚上,大樹的姊姊孫彤,就已經在家中自殺身亡。


第一章 翩翩蝶舞 第一章 翩翩蝶舞
天香樓是嵐國京城最大最豪華的煙花之地,這里并非什么樣的人都可以進去,出入此地的客人非富即貴,全是京城的達官貴人和王公貴族,有些人甚至把能夠進出天香樓看作是一種身份的象徵。天香樓的姑娘更是個個才貌雙全,令人驚豔。對大多數人來說,天香樓的姑娘個個如天上的星星一般,光燦耀眼,卻是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即,可遇而不可求。只有花出大把大把的銀子才能博得美人一笑。只要你出得起銀子,無論是高雅的還是低俗的,甚至是特別的要求和嗜好,天香樓也都會滿足你。
哪怕是出了人命,只要你肯出銀子,天香樓也會幫你擺平一切。這是一個只重金錢和權勢的地方,良心和正義是行不通的。
夜晚,天香樓迎來了一天中最熱鬧最繁華的時候。一輛輛豪華的轎子馬車都往天香樓的方向行去。蝶舞此刻正在天香樓大廳的舞臺上,扭動著曼妙的身姿,舞動著手中那長長的白紗,對著臺下的達官貴人們回眸一笑,白色水袖婉轉纏繞,宛如一只白色蝴蝶翩翩起舞,舉手投足間風情萬種,臺下的看客們更是鴉雀無聲癡癡的看著臺上的美人。身上那層輕薄的白紗遮不住風情萬種的身段和雪白的肌膚,美人左肩上那塊蝶形胎記在白紗下若隱若現,更是平添了一種媚骨風情,引得臺下的人個個血脈噴張,恨不得立刻將臺上的人兒擁入懷中。
一曲舞罷,蝶兩男一女的三p在線電影_暮淺淺北軒墨小說叫什么名字舞向臺下眾人盈盈一拜,便如一只蝶一般輕輕走向后臺。而臺下眾人卻依舊沉醉其中,臉上盡是癡迷之色。
不一會,從天香樓的后院小門走出一個曼妙身影,一身青色布衣,一頭長長的黑髮用髮帶鬆鬆的束在腦后。此時的蝶舞已經洗去了一臉的濃妝豔抹,走在街上如同溫婉的小家碧玉。
蝶舞快步的向城東的一條小胡同走去,胡同的盡頭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民居小院,這里就是蝶舞的家。剛走到院門口,蝶舞就聽見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她急忙推開院門,跑進屋里。走進里屋一看,一位中年婦人正坐在桌前縫衣服,昏暗的燈光下顯得那婦人的身影更加的憔悴單薄。
「蘭姨,你怎么又下床了呢?不是讓你在床上好好休息嗎?」蝶舞的聲音中透著擔心和責怪。
「哦,是卿兒回來啦。我沒事,天天躺在床上都快不會走路了,今天感覺精神不錯,剛好一邊縫衣服一邊等你回來啊。」蘭姨一邊說著,一邊慌忙地往袖子里藏著什么。
「蘭姨,快拿出來吧,我都看到了。」蝶舞將手伸到蘭姨面前。
蘭姨的手微微顫抖著從袖子里掏出一條白色手帕,蝶舞一把搶到手中,展開一看,上面果然有著刺目的點點鮮紅。
「蘭姨,你又咯血了!還說沒事,怎么這么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呢?」蝶舞的口中透著責怪,但更多的是焦急和擔心。
「卿兒,我……」蝶舞并沒有聽蘭姨繼續說下去,而是快步走到柜子前,在里面找藥。并沒有找到藥,蝶舞不由怔在那里,敲了一下自己的頭懊惱的說:「蘭姨,我真該死,我竟然不知道你的已經吃完了。我明天就去給你抓藥,你為什么不告訴我呢?」
「卿兒,這不怪你,你每天練舞已經夠累的了,就不要在替我操心了。要不是因為給我治病,你也不用到哪天香樓去。是我拖累了你啊,我不要再吃什么藥了,我只希望你離開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鬼地方,去找一個疼你愛你的人,過平平淡淡的生活。」蘭姨聲音哽咽,眼里已噙滿淚水。
「不,」蝶舞一把將蘭姨抱在懷里,眼淚不禁流了下來,「蘭姨,如果沒有你,就不會有今天的我,你為了把我養大……」
蘭姨的手擋在了蝶舞的嘴邊,沒有讓她再繼續說下去,「以前的事情不要再說了,我這一輩子已經是這樣子了,我不希望你重蹈覆轍,我希望你能夠幸福,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蘭姨,你放心,我會保護好自己的,我也決不會拋下你不管,我做不到。」蝶舞此時已是泣不成聲。
蘭姨見此情景,急忙抬手拭去蝶舞臉上的淚水,「好了,好了,快別哭了,都怪我,好端端的怎么又扯到這上面來了呢?不說這些了,你知道蘭姨最見不得你哭了,我們明天就去抓藥,好不好?」
聽到這句話,蝶舞終于破涕為笑,點點頭,「好,那蘭姨你早點休息吧,我明天一早就去給你抓藥。」
蘭姨也點點頭,脫下鞋子和外衣躺在床上。蝶舞走過去將被子幫她蓋好,聽她呼吸聲逐漸變得均勻,才吹熄燭火,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間。
躺在床上,蝶舞的眼睛呆呆的盯著天花板,怎么也睡不著,腦子里面想著剛才和蘭姨的對話。白天,在家里,她是那個普普通通的女孩,莫卿;晚上,在天香樓,她卻是這三個月來名震京城的舞姬,蝶舞。之所以叫蝶舞,是因為她的左肩上有一塊與生俱來的蝶形胎記。一般的女孩子都會認為自己身上的胎記會影響美觀,而蝶舞身上這塊紅褐色胎記,不但不會影響美觀,跳舞時在紗衣下若隱若現,給她平添了幾分獨特的嫵媚。雖說剛才蝶舞對蘭姨說她可以保護好自己,但是在天香樓那種地方,她能堅持三個月已經很不容易,如果不是因為她初葵未至,也許登臺不出三天,她就已經失了身。她現在名聲越來越大,一定會有越來越多的達官貴人想要得到她。想必到時候金媽媽一定會將她賣個好價錢吧。
但是,從一開始,或者說從她來到這世上的那天起就已經注定了她今天的命運。這十五年來,蝶舞一直都這樣認為。她從小就是在天香樓里面長大,蘭姨在十幾年前,也是天香樓里數一數二的頭牌。她從小就是由蘭姨帶大的,她一直以為蘭姨是她的娘親,可是蘭姨卻告訴她不是,卻有不告訴她有關親生父母的消息。但是,一個青樓女子又怎么會收養一個孩子做累贅呢,而且蘭姨從小到大一直對她非常寵愛,把她保護的好好的。蝶舞幾乎百分之百的肯定自己就是蘭姨的女兒,而她的爹也許就是某位恩客吧。在青樓里長大的蝶舞比一般的小孩都要早熟懂事,她從來不問蘭姨關于自己的身世問題,因為她怕蘭姨會傷心生氣,更怕自己在知道答案后會更加的自卑和失望。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6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