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肉肉書籍_暮靄沉沉番外雁過也

第六章 噩夢開始 第六章 噩夢開始
半年后,莫卿坐在去嵐國的馬車上,她沒有想到時隔半年,她會再次回到這里。只是,這次她的身份卻不同。原來,兩個月前,嵐國使者前來提出和親的要求,瑞親王想要求一名墨國貴族女子做自己的王妃。墨國和嵐國早在幾十年前就簽下了百年停戰合約,自此之后,兩國和親、通商等交往不斷,兩國沒有再爆發過戰爭,百姓也因此生活富足,安居樂業。
這次提親的瑞親王,是嵐國當今皇帝的弟弟,二皇子趙淳。兩年前,先皇駕崩,趙淳的皇兄趙澈即位。新皇即位,根基不穩,趙淳輔佐皇兄排除異己,穩定政局,年輕有為又俊朗不凡,真可謂是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天之驕子。這些事情,莫卿當時在天香樓里也早有耳聞,京城里的貴族名媛更是個個都想嫁給這樣一個優秀的郎君。
莫聹昊對趙淳也是有些了解的,作為同齡人,他在心里也是暗暗佩服欣賞趙淳的。所以,當他知道趙淳要娶王妃之后,便有了將莫卿嫁給趙淳的想法。在莫聹昊看來,趙淳年輕有為前途無量,是個值得託付終身的物件,而且莫卿貴為公主身份高貴,做了王妃以后,趙家人自然也不會委屈怠慢了她。
可是,他卻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這種想法并沒有錯,而且為莫卿考慮的也非常周到,但是,他的這個決定還是給莫卿的命運帶來了曲折和坎坷。
瑞王府
書房里,瑞王爺趙淳的臉色非常難看,正在聽著他的貼身侍衛孫進帶回來的消息。
只聽得孫進說道:「王爺,屬下已經查清楚了,確實如之前王爺所說,體貌特徵都完全一致,就連身上的那塊……」
「嘭」的一聲,趙淳的鐵拳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打斷了孫進的話。「可惡,我倒要看看他在和我耍什么把戲。」
紅紅的喜字彩綢和燈籠,將瑞王府布置的十分喜慶,可是今天府里的奴才們卻個個都小心翼翼的,因為他們的主子心情非常不好,有些不滿意今日婚禮,不,不是有些,而是非常不滿意。
早已在大門口守候多時的孫進,匆匆跑進大廳,對早就等的有些不耐煩的趙淳回稟道:「王爺,已經到了。」
轉眼間,趙淳已是一臉的喜色,嘴角一揚,「我們走!」,說著大踏步向門口走去。
孫進雖然從小就跟在二皇子身邊,可是二皇子的變臉實在是太快了,快的他也越來越摸不清主子到底是什么心情了,只得緊走幾步跟了過去。
經過了複雜的婚禮程式,莫卿被人攙扶著走進了新房。連日的路途勞累加上今天婚禮上的緊張,莫卿坐在床上的身子才稍稍得到了放鬆。蘭姨知道我嫁人了以后一定會很高興吧,雖然之前莫聹昊已經派人給蘭姨送去了消息,可是蘭姨依然臥病在床,不能來參加婚禮。莫卿心里暗暗打算著,等過幾日,一定要向王爺請求出府,親自去探望蘭姨。
從早上開始,經過這一番折騰,等安靜下來,莫卿這才想起,這一天自己還滴水未進,于是便吩咐道:「來人,去給我倒杯水來。」
屋里靜悄悄的,并沒有人回應。也許是奴才們在外面伺候,自己聲音太小了,他們沒聽見吧。想到這里,莫卿又提高了聲音叫了一遍,可仍然沒有回應。整個屋子里異常安靜,莫卿只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這個芳菲園,莫卿知道這是二皇子為了專門迎娶自己而挑選的一處遠離前院,清幽淡雅的地方,完全沒有前院那人來人往的熱鬧,想必這個瑞王爺是不喜歡生活被別人打擾的吧。
夜越來越深,新房內只剩下莫卿一人獨自靠在床邊打起瞌睡來。此時的她并不知道今夜安靜的有些不尋常,不僅房間里只有她一個人,整個芳菲園里也只有她一個人。
門被推開,莫卿驚醒,等莫卿坐好,那人已經立在她的面前,一雙青色皂靴走進了她的視線。莫卿心中暗自納悶,皇親貴族不是應該穿麒麟靴,尤其是像今天婚禮這樣的場合。
莫卿心里正想著,一只手直接掀起了她的紅蓋頭,而并沒有用放在一旁的秤桿。
莫卿驚訝的抬頭,心中隱隱不安起來。為什么眼前這個男子沒有穿喜服,而是一身青色衣衫。莫卿并沒有見過二皇子,而眼前這個人究竟是不是他呢?能到這新房里來的,除了當今的瑞王爺趙淳,又會有誰呢?
莫卿只感覺心里亂亂的,似乎感覺有些不對勁,可是又說不出是哪里不對勁。那男子并沒有理會她的發呆,而是一把摘去了莫卿頭上的鳳冠。
「你要做什么?」一時慌亂說出嘴的話,讓莫卿自己都后悔。
那男子冷笑一聲:「你說我想干什么?」
莫卿不由倒吸一口冷氣,顫抖著向后挪了挪,儘量穩住自己的聲音說道,「王爺,我們還沒有喝交杯酒。」
那男子向前逼近一步,不屑的說道:「我覺得沒這個必要。」
話音還未落,就聽見「嘶 ̄」的一聲,莫卿身上那大紅的嫁衣已被一把撕開。
「啊 ̄」,感到胸前一陣涼意,莫卿驚慌失措下,抱緊胸前已經敞開的衣物。
「王妃,怎么了?害羞?」那男子冷笑著又逼近一步。
「我……,」莫卿支吾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難道是等不及了?」那雙手又伸向了莫卿的衣物。
莫卿嚇得緊閉雙眼,緊緊的咬著下唇,雙手緊握成拳,指甲已經陷入了肉里。
不一會,莫卿身上就只剩下一件粉紅色肚兜和一條白色裹褲。雪白的肌膚裸露在冰冷的空氣中,引起了身體微微的顫抖。
她不明白為什么素未謀面的瑞王爺為何會在新婚之夜如此羞辱她,她那清澈的眼眸與那男子直視著,仿佛發出冷冷的質問。
那男子完全沒有想到面前這個如此弱小的女子居然敢直射他的眼眸,心中在一瞬間有一絲動搖,有一絲不忍,他趕忙袖子一揮,熄滅了屋內的燭火,也熄滅了腦中那奇怪的想法,他不能同情她啊。
黑暗中,那男子右手一伸,緊抓莫卿的玉臂,用力一甩,將她拋到床中央。
「你放開我。為什么?為什么要這么對我?」在那男子撲到她身上的時候,莫卿拼命的掙扎著,可面對他高大的身軀,無疑是雞蛋碰石頭,毫無作用。
「為什么?這恐怕就要問你自己了,蝶舞姑娘!」男子陰冷的聲音仿佛從地獄中傳出。

第七章 洞房泣淚 第七章 洞房泣淚
聽到「蝶舞」這兩個字的時候,莫卿愣在那里,忘記了掙扎。她終于明白這一切是為什么了。雖然她不知道瑞王爺是如何知道她就是蝶舞的,但是她是蝶舞,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她最不想面對的過去還是回來了,就連她想要清清白白的嫁人也是不可能的了,現在只希望這件事情不要鬧大,不要影響墨國的聲譽和兩國的關係才好。
見莫卿愣在那里,停止了掙扎,那男子便肯定了心中的答案,一手直掀了莫卿的裹褲,莫卿看著他褪去他自己的衣物,她沒有反抗,因為那是無用的。
那人用膝蓋打開莫卿緊合的雙腿,沒有任何前奏,直接刺入她的身體。
突如其來的撕痛讓莫卿閉上眼睛,緊咬下唇,眼淚還是順著眼角淌了下來,她沒有叫喊。
那男子感到下身受到了阻礙,便停了下來,臉上閃過一絲不可思議的神情,眼中的不捨與懊悔一閃而過,只可惜現在的莫卿看不到。
莫卿感到身上的男子只是停頓了一下便毫不留情的沖刺起來,她只是死死的抓著身下的床單,咬著下唇,不讓自己叫出聲來。
不知過了多久,身上的男子發出一聲低吼,退出莫卿的身子,轉身穿上衣物開門離去。
莫卿伸手拉了拉被子蓋在身上,身痛、心痛,讓她蒙頭大哭起來,今夜使她的身心受到了莫大的恥辱。
第二日的清晨,瑞王府里傳的沸沸揚揚,二皇子昨夜前半夜在新房摔門而去,后半夜傳了玉簫姑娘伺候的。
莫卿在一陣敲門聲中驚醒,只見一個老嬤嬤推門而入,后面跟著一位十三四歲摸樣的小丫鬟端著梳洗水,這兩個人并不是莫卿帶來的陪嫁的嬤嬤丫鬟,而是瑞王府的人。
那老嬤嬤手里捧了一碗黑乎乎的藥汁來到莫卿的面前說道:「請王妃用藥。」
莫卿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仿佛又回到了天香樓,后院那間破舊的小房間里,蘭姨每天早上接客回來都會喝上一碗,就是這一碗一碗的藥汁,讓蘭姨永遠的失去了做母親的權利。
想想也知道,瑞王爺是不會那么好心送什么補藥給她喝的。
莫卿并沒有問什么說什么,到了這個時候再說什么也是沒用的了,她平靜的端過藥碗,一飲而盡。身旁的小丫鬟趕緊遞上一枚蜜餞,甜膩的蜜餞含在嘴里,卻怎么也掩蓋不了心中的苦澀。
小丫鬟伺候莫卿沐浴梳洗,而老嬤嬤則將昨晚的床單收走了。莫卿看著老嬤嬤將床單抱了出去,她希望趙淳能看見這床單上的血跡,能夠證明她的清白。
「王妃,熱水已經準備好了,讓奴婢伺候您沐浴吧。」
莫卿這才發現自己已經盯著老嬤嬤離開的方向很久了,連忙回過頭來,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王妃,奴婢名叫荔香。」
莫卿輕輕點頭,便由荔香伺候沐浴了。荔香幫莫卿梳妝打扮之后,便傳了早膳,就在莫卿準備用早膳的時候,外面的一個小丫鬟進來稟報說王府后院的侍妾們過來給王妃請安了。
莫卿淡淡一笑,雖說以前瑞親王沒有娶正妃,可是皇親貴族的深宅大院里,哪家不是美人如云呢。
「出去告訴她們,王妃正在用膳,用完了自會傳她們進來。」莫卿一臉平靜的說道。
兩男一女肉肉書籍_暮靄沉沉番外雁過也那小丫鬟領命下去了。
莫卿又對荔香說道:「把這些個都撤下去吧,讓廚房重新做些清淡的清粥小菜過來。」
就這樣,莫卿用了重新做的早膳,用重新梳妝打扮了一番,才讓早早就等候在門口的那些人進來。
隨著一股濃濃的胭脂水粉的味道飄入屋內,莫卿便知是趙淳的那些個侍妾進來了。
她們中間任何一個人的姿色都比不上莫卿,論氣質就更是天壤之別了。
高貴的氣質是與生俱來,莫卿雖是在青樓長大,可是她生在皇家的公主,那種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高雅氣質,是她們強裝不出的。
莫卿并沒有急著開口,也沒有抬眼看底下的人一眼,而是輕輕的品了一口茶,清茶入口如同一道清泉,使人心情大好,莫卿抿嘴一笑放下茶杯。
那些人見莫卿的姿態,心中便已經有了答案,相互使了個眼色,福身下拜,道:「賤妾們見過王妃,給王妃請安。」
莫卿用牙籤扎起一小塊芙蓉酥放入嘴中,細細的嚼著,慢慢的品著。
美人們不見王妃開口,一個個行禮的腰都彎著,頭都低著。
點心吃完了,莫卿又漱了漱口,拿起手帕拭了拭嘴角,這才說道:「坐了這么久我也悶了,荔香,扶我出去走走。」說罷,站起身來,將手搭在荔香的胳膊上,朝外走去。
走過人群,莫卿突然停了下來,回頭看了一眼那些美人,手一揮,「都散了吧。」說完頭也不回的離去。
在瑞王府里,她是王妃,她牢牢的記住在這兒自己是主子。就算是別人都把自己看扁,她也不能輕看了自己,她本不想這樣,只是現在的情形要求她必須要立威,否則她便無法在王府立足。本以為只有皇帝的后宮才會這樣,沒想到有女人的地方就會有戰爭,只是這是不見血的戰爭。想必聹昊哥哥也沒有想到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吧,既然已經嫁到這里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想到這里,莫卿不禁深深的歎了口氣。
美人們看著她漸漸離去的背影,相互一望,便都散了。
走在路上,一陣陣春風迎面吹來,清涼中帶著一絲暖意,路邊的桃花正開得茂盛,莫卿停下了腳步望著這一片粉紅的花海,這是蘭姨最喜歡的桃花,要是蘭姨也在該多好啊。只可惜以自己現在的處境,出府恐怕是遙遙無期吧。
想到這些,眼淚不禁奪眶而出,連有人走過來也全然不知。
「奴婢參見王爺。」
聽到荔香略顯慌張的聲音,莫卿這才緩過神來,慌忙的擦掉臉上的淚水,迎上了對面來人那冷冷的目光。
荔香剛才叫他王爺!莫卿只覺得仿佛全身的血液一下子涌到了腦子里,她想極力控制著讓自己不要顫抖,可是她卻控制不住自己。如果這個人是王爺,那昨晚的那個人有事誰,她只覺得自己已經陷進了一個漩渦,越陷越深,甚至會萬劫不復。
「王妃的臉色怎么這么差啊,莫非是昨晚太累了,沒休息好嗎?」趙淳冷笑著說道。
昨晚?!莫卿只感覺天旋地轉,險些摔倒,幸好荔香在身后扶住了她搖搖欲墜的身子。
看來昨晚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了,難道是他派人這樣做的嗎?莫卿不敢再想下去,她只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深不可測,不知道他還會做出什么樣的事情來。
「荔香,趕快回去給你家主子更衣,王妃待會要和本王進宮。」趙淳并沒有理會愣在原地的莫卿,轉身離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6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