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 三明治h_暮靄沉沉雁過也百度云

第八章 進宮面圣 第八章 進宮面圣
莫卿從首飾盒中挑出了一支龍鳳步搖和一支七彩珍珠簪子,吩咐荔香將她的頭髮梳成反綰髻。頭上收拾妥了,又穿上一件月白色累絲嵌寶羽紗緞宮裝,高貴端莊卻不顯招搖。
「主子,馬車已經在門口候著了。」
「那走吧。」站起身子,一身繁瑣的宮裝讓莫卿覺得有些不自在。
莫卿上了馬車,見趙淳早已坐在車里,此時正在閉目養神。莫卿輕輕的舒了口氣,坐在了離趙淳較遠的地方。
趙淳突然睜開了眼睛,冷冷的對視著莫卿的雙眼,冷漠、狠毒、輕蔑充斥了他的雙眼,一眨也不眨的死死盯著她。
「蝶舞」,趙淳終于開口,聲音低沉而又略帶磁性,「墨王把你派來到底有什么目的,說!」
沒想到這個趙淳竟然這樣多疑自負,他竟以為自己是聹昊哥哥派來的棋子。莫卿想到昨夜在洞房時的種種,袖子下的雙手不由緊緊的握成了拳頭,如果昨夜不是他派人來那樣羞辱她,她也許還會試著和他解釋,與他坦誠自己的過去。可是現在,面對這樣的處境,面對這樣一個男人,就算她再怎么解釋,也會被看做是謊言。事到如今,莫卿能做到的也只有堅強,她能留住的也只有自己的尊嚴,她不能向趙淳低頭,她骨子里有著那份與生俱來的驕傲。
莫卿緩緩的抬起頭,盡可能的控制著讓自己的聲音不顫抖,「王爺,貧妾出生卑賤,只是想成為王妃,享受榮華富貴罷了。」
趙淳愣了一下,冷笑道,「我希望你明白你自己在說什么,我還真是有點佩服你的勇氣。我只給你這一次機會,既然你不說,那么我就如你所愿。」他將臉冷冷的逼近莫卿的面前,「放心,我的王妃,我們以后的時間還長著呢,我會好好讓你享受的。」
馬車在宮門口停下,外邊的侍女恭下身子上前,「請瑞王爺和瑞王妃下車。」
趙淳先一步下了馬車,隨后,在侍女的扶持下,莫卿下了馬車。
兩行的宮女太監身后跟著兩頂轎子向趙淳和莫卿走來,整齊的給他們跪下行禮,「奴才見過瑞王爺、瑞王妃,請王爺王妃上轎。」
趙淳徑直走進前面一頂轎子,莫卿則向后面一頂轎子走去。看見身邊的宮女和太監依然跪在地上,「各位免禮。」說完莫卿進入轎中,誰也看不出她以前卑微的生活,此時在奴才們的眼中她是高高在上的王妃。
轎子緩緩的向前走去,過了許久,轎子緩緩的停了下來。
「請瑞王妃下轎。」宮女彎著腰掀起轎簾。
莫卿下了轎子立在原地抬頭看著門上面的牌匾,安坤宮。
站在前面的趙淳轉過頭來望著莫卿,揚眉一笑。
一張冰冷的俊顏此刻卻是如此從容,莫卿感覺心跳加速,有些不知所措。
「我們該去見皇上了。」說著伸手將莫卿那冰涼的小手抓在自己寬厚溫暖的大手中。
不知所措更加讓她有些遲鈍,腳步隨著走去,一切都太不可思議了,一路上莫卿低著頭看著自己腳下走的路。
這個瑞王爺還真是不簡單啊,如此深藏不露,連聹昊哥哥都沒有把他看透。
趙淳看了一下莫卿的表情,拉著她繼續繼續向前走去。
當兩人跨入安坤宮宮門之時,門口的宮女們早就站在門口恭候了。
「臣弟給皇兄請安。」趙淳的手一直沒有放開莫卿。
「二弟不必多禮。」皇帝趙澈說道。
「莫卿給皇上請安。」 莫卿偷偷用眼角的余光打量著眼前坐著的身穿明黃色龍袍,濃眉大眼,眉宇之間英氣勃發,身材修長健壯的英俊男子,正是嵐國皇帝趙澈。雖然不過二十的年紀,卻是公認的有勇有謀,乃治國之才。其執政以來,舉國上下風調雨順,政治清明。朝上朝下,也都稱讚皇上治國有道,是史上難得的明君。
「弟妹不用如此見外,都是一家人,以后叫我皇兄便是。」趙澈說道。
「謝皇兄。」莫卿恭敬的答道。
趙澈點頭道:「來人,賜坐。」
「謝皇上。」趙淳拉著莫卿坐在宮女們搬來的椅子上面。
「昨日二弟大喜,為兄我沒能參加,改日是否給為兄補上這頓酒呢?」趙澈微笑著問道。
「喝酒,臣弟自是歡迎。」
這兄弟兩個聊的十分親熱,可對于莫卿來說卻是煎熬,終于熬出了時間,走出安坤宮,莫卿深深的吸了一口自由的空氣。
當他們的轎子到了宮門口,換上馬車的時候,莫卿覺得宮外與宮中的空氣格外的不一樣。
可是當莫卿的目光轉到趙淳的臉上的時候,心中一驚,此時的趙淳滿臉陰暗,如即將爆發的火藥,一觸即爆。
莫卿突然覺得現在的馬車里面才是最危險的地方,她可不想被炸的尸骨無存。
兩人在馬車里面一言不發,莫卿小心翼翼的坐在馬車里,身體輕輕是往旁邊挪一挪,與趙淳拉開一些距離,雙手緊扣在一起。
正在此時,一匹快馬迎面而來,車夫猛的一拉韁繩,避開了那匹發驚的馬。
可是車內,莫卿身體向前沖了出去,眼看就要撞到車廂上。
趙淳伸手一攬,將她攬入懷中。
睜大眼睛的莫卿本想對趙淳說聲謝謝,可還沒有等她開口,趙淳便一臉厭惡的放開了她,像丟棄髒東西一樣將她扔在了旁邊的座位上。
隨后趙淳便下了馬車,只留下驚魂未定的莫卿一個人坐在馬車里面。
「王妃,主子他有事先行離去了,主子讓奴才先送您回府。」車夫在馬車外回稟道。
「好。」莫卿撩開車簾,看著趙淳離去的背影有些恍惚。
晚上,莫卿料想趙淳是不會過來找她的,于是便早早的睡下了。
恍惚之間,莫卿好像聽見有人推門而入,「沙沙」的腳步聲離自己越來越近。
忽然之間,莫卿感到一個身體重重的壓在了她的身上,一雙堅實有力的手緊緊的環抱住她的腰,并且像毒蛇一般探入她的衣服,「嘶」的一下,將她的衣服撕開。
「不要……放開我」,莫卿拼命的掙扎著,「你是誰?快放開我……」雖然莫卿已經猜到這個人就是昨晚的那個,但是昨晚她并不知道這個人不是瑞王爺,如今她是絕不會讓他侵犯自己第二次了。
莫卿的手在黑暗中拼命的揮著,長長的指甲劃在那個人的身上臉上,那人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緊接著,一巴掌毫不留情的重重的落在了莫卿的臉上。
莫卿只感覺左邊的臉頰火辣辣的疼,嘴角黏黏的,肯定是流血了。
那個人的手狠狠的掐住了莫卿的脖子,嘴巴湊到她的耳邊,用力的咬住她的耳垂說道:「你就算喊破喉嚨也無濟于事,還不如乖乖就範,這樣你也好過些,否則我就掐死你。」
此時的莫卿只感覺呼吸困難,早已經沒有了掙扎的力氣。
「這才乖嘛。」那人的聲音中帶著興奮與低喘,迅速的除去了莫卿身上的衣服。
他的一只手用力的蹂躪著那雪白的柔軟,一邊瘋狂的啃咬著她粉嫩的面頰和脖子,留下一個個鮮紅的記號。
他的身體重重的壓在莫卿的身上,使她無力反抗,一邊又脫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莫卿想要掙扎,可是那人狠狠的掰開她的大腿,沖進她的身體。
疼痛迫使莫卿的手指緊緊的抓著身下的床單,死死的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而她身上的男子卻十分興奮,一遍又一遍的發起進攻。
莫卿感覺渾身的骨頭都要散架了,她只希望這樣的折磨能早點結束。
這時,身上的男人突然停了下來,不滿的說道:「怎么一點反應,一點聲音都沒有呢,這是天香樓里出來的姑娘嗎?金媽媽就是這么交你對待客人的嗎?」
莫卿此時并不想理會他,也沒有力氣去理會他。
那人的手輕輕撫上莫卿左肩長有胎記的地方,幽幽的說道:「這么美的身體,這么美的臉,隱在黑暗中真是可惜了,淳,還是把燈點起來吧。」
莫卿聽到這話,只感覺心臟漏跳了一拍。
她沒有想到趙淳竟然也在,雖然知道是他讓人這樣做的,可是一想到自己在他的面前被羞辱,莫卿的心仿佛掉進了萬丈深淵。
他們究竟還要做些什么?莫卿不敢想像。
蠟燭被點亮了。
屋子里頓時亮了起來。一切黑暗和骯髒無處遁形。
莫卿一時無法適應這刺眼的光亮,她閉了一下眼睛,又緩緩的掙開。
映入眼睛的果然是昨晚那張臉,冷冰冰的眼睛,輕蔑的眼神。
那男子微微一笑,輕輕撫上莫卿的臉,說道:「還真是個美人呢,怪不得才登臺三個月就紅遍京城了。」他回過頭對趙淳說道:「如此的美人竟然讓你娶回家了,你還真是走了桃花運啊。不僅娶了個大美人,還能順便得到莫國的兵馬支持,你這個瑞王爺可真是如日中天啊。」
那人邊說邊加大了沖刺的力度和速度,一雙手也繼續蹂躪著墨卿的身體,「淳,你看看,這臉蛋,這腰身,這腿,這皮膚,真是讓人不捨得放手啊。」
「哈哈,此等尤物還不是讓陸大少先享用?」趙淳斜靠在一旁的軟榻上,衣襟鬆鬆垮垮的束在腰間,露出胸前大片小麥色的肌膚。
「辰翊,這次你可是賺到了呢。我還真沒想到她竟然是個處子,說吧,你要怎么謝我?」趙淳站起身,走到桌前,給自己倒了杯酒,悠閑的品著。
「哈,我們還分什么彼此啊,再說又不是第一次享用同一個女人了。」辰翊狠狠的抓住莫卿的腰,滿足的發出一聲低吼,趴在莫卿的身上低喘著。

第九章 慘遭羞辱 第九章 慘遭羞辱
辰翊終于離開了莫卿的身體,翻身下床,將衣衫隨意的披在身上,給自己倒了杯酒,一飲而盡。
然后,他又走到床邊,盯著莫卿邪邪的說道:「美人怎么還不起來,難道我還沒有滿足你嗎?」
莫卿緊咬銀牙,強忍的全身的疼痛,穿起了已被撕的破爛的衣服。
辰翊一直兩男一女 三明治h_暮靄沉沉雁過也百度云色迷迷的盯著莫卿的動作,調侃道:「美人,我的眼睛都離不開你了呢,怎么辦,跟了我如何啊?」
此時,莫卿正冷眼看著他,一雙桃花眼微微瞇著,眼角略微上挑,臉龐白皙清秀,
額頭上還留有激情過后的汗珠,眼神輕佻,儼然一副花花公子的樣子。
如果莫卿沒有記錯的話,她以前在天香樓里聽說過這個名字,眼前的這個被趙淳叫做辰翊的人,應該就是京城首富陸震天的公子,陸辰翊。此人吃喝嫖賭,無惡不作,惡名昭彰,手段狠毒,可卻是個經商的天才,如今陸方已經將大部分生意都交給他這個寶貝兒子來管理。別看他外表風流倜儻,做起事情來可是毒辣狠決,絕對是個危險人物。如果可能的話,莫卿是決不想與這種人有什么交集的。
而趙淳正坐在一旁悠閑的品著美酒,顯得很是自在。
一杯酒下肚,趙淳緩緩的開口了:「我的王妃,今天你很不乖,沒有乖乖的回答我的問題,所以這便是對你的一點小小的懲罰。以后你最好乖乖待在這芳菲園里,否則把我惹怒了,我可不知道還會做出什么事情來。」趙淳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莫卿知道解釋是沒用的,她也不想在去解釋,只是冷冷的說道:「你放心好了,我會老老實實的做我的王妃的,其他的事情我不會去管,也不想去管。」
趙淳似乎沒有料到莫卿會這樣回答,怔了一下,說道:「哼,這最好不過。」說完,便和陸辰翊一起離去。
房間里一下子安靜下來,莫卿忽然意識到一件事,趙淳娶了自己,已經嚴重傷害了他作為男人的自尊。一個叱咤風云,征戰沙場,立下赫赫戰功的王爺,本應該娶一位與他的身份地位都相配的公主,可是卻想不到這個公主有著如此不堪的身世,雖然外人并不知情,但是對于這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瑞王爺來說,這已經是一種莫大的恥辱了。
正如陸辰翊所說,趙淳向墨國提親,是處于對嵐國利益的考慮,是想借助墨國的兵馬力量,這種政治聯姻是司空見慣的,而趙淳是為自己的國家考慮,也并沒有什么錯。
對趙淳來說,以他的身份,他的驕傲,明明已經知道她是出身青樓,可是卻要他裝做不知道娶她回家,這恐怕早已突破他的男人底線了吧。
而對于莫卿來說,作為一個柔弱的女子,她只是想找一個好的歸宿,找一個強大的依靠,來託付自己的終身。可是她沒有想到趙淳會如此多疑自負,她那不堪的過去在他面前展露無疑,甚至連溝通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并且還對她百般防備和羞辱。
原本以為能嫁給一個年輕有為的夫君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可是沒有想到卻會是如此的結果,身在青樓并不是她的錯,可是為什么一切的惡果卻都要由她來承受,她也是受害者啊。或許,她真的是個災星,根本就不該來到這個世上。
但是,既然已經做了王妃便要一直這樣做下去。這幾日的日子還算平靜,趙淳和陸辰翊都沒有再來過。莫卿也正樂得如此,每日看看書寫寫字撫撫琴,在芳菲園里沒人打擾,過的很是輕鬆自在。
這一日,荔香伺候莫卿用過早膳,便對莫卿說道:「主子,這些日子您都待在芳菲園里,還是讓奴婢陪您到院子里逛逛吧。」其實這是管家吩咐的,怕這個新來的王妃會悶。
莫卿點點頭,她沒有必要把自己關在這個芳菲園里面。
走出芳菲園,跨入后園里面,才幾日沒有出來,前些天還開得茂盛的桃花,如今已經凋謝,淡粉色的花瓣隨風紛紛散落,帶著一種別樣的凄美。
這樣的景色,讓莫卿的心隱隱抽痛,不由加快了腳步,離開了這條路。再往前面走就盡是些高大的合歡,還有朵朵妖冶的牡丹花兒,姹紫嫣紅,爭奇斗豔,朵朵都驕傲的揚著,不負花中之王的美稱。美則美矣,卻多了股張揚的味道,惟有間或點綴的幾株暗香隱隱的丁香花,時不時地吸引著幾只蜂兒去采蜜。
這樣的景色看了一會便厭了,剛好前面不遠處的池塘邊有個八角涼亭,莫卿決定在那里坐一會。
荔香在石凳上鋪好了軟墊扶莫卿坐下,又命人傳來了茶點擺在了石桌上。
莫卿平日打扮的很是素凈,今日是一件白色淡紋對襟羽紗衣,下身是一條鵝黃色紗裙。如云的長髮以純白的絲帶略略一挽作個扁髻,一只白玉簪子插于發間,聊作裝飾。此時的莫卿正倚在亭子的欄桿上,單手托腮,一雙黑亮的眼睛正癡癡地望向池塘里自由自在游泳的魚兒。魚兒游得歡暢,美人的嘴角也帶上了淺淺的笑。
遠處傳來一陣清脆的笑聲,打破了這幅美麗的畫面。
莫卿明顯的感覺到身后的荔香的身子在微微的顫抖,不由心中納悶,轉過頭去想要看清楚來人。
只見不遠處的這個女子額頭圓潤飽滿,乃有福之相,雙目晶瑩剔透,鼻子挺拔俊秀,紅唇也是嬌豔欲滴。這五官合在一起,真真是美人一個。再加上她體態苗條輕盈,一身大紅色衣裙,頭上簪著五彩玉石簪,雙耳邊墜下一對紅寶石墜子,真可謂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她身后還跟著兩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莫卿看著眼熟,好像在那天給她請安的侍妾們中,見過這兩個人。看那兩人巴結的模樣,莫非前面那女子是趙淳新晉得寵的侍妾不成。
美人越來越近,莫卿端坐在石凳上面,面迎來人。
荔香的嘴唇微微的張開似乎想說些什么,可看著來人越來越近又閉上了,只是站在莫卿的身后,底下了頭。
步道人前,美人們的嬉笑也打住了,紅衣美人身后的兩個人躬身行禮道:「賤妾參見王妃。」
莫卿并沒有理會那二人,而是對那紅衣女子正色說道:「你是何人,為何見了本王妃卻不行禮?」
那女子沒有回答,而是臉上閃過一絲冷笑,雙膝彎曲,像是要行禮的樣子,可是卻身子前傾往莫卿身上倒去。莫卿下意識的伸出雙手要攔住她倒下的身子,可是手還沒有碰到那人,那女子便向一旁的臺階倒去,一下子從四五節臺階上滾了下去。
「啊!」那兩個侍妾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得尖叫起來。
莫卿還沒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下子愣在那里,手還保持著剛才要推人的姿勢。
這時,一道白色身影閃過,是陸辰翊。他憐惜的將紅衣女子扶起,攬在懷中,皺著眉頭對莫卿說道:「你這是做什么?你搶走了她的愛人還不夠嗎?還要這樣對她!」
莫卿心中不禁苦笑,愛人?看來我竟比不上一個侍妾。
莫卿懶得與他爭辯,正欲轉身離開,忽然手腕一緊,被人大力的拉住。
「趙淳,你要做什么,你,你快放開我。」莫卿想要甩掉他的手,怎奈他的手如鐵鉗一般牢牢的抓著她的手腕。
趙淳并沒有說話,而是一臉鐵青的將她拖回了芳菲園。
趙淳將莫卿拖進臥房,把門插上,然后用力的將她丟到床上。
「你,你要做什么?」莫卿感覺到怒火正在趙淳的眼中燃燒,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后退縮著。
趙淳冷冷的盯著她,解下腰間那鑲著玉石的腰帶,狠狠的抽在莫卿的臉上,然后開始脫衣服。
莫卿意識到他要做什么,翻身跳下床,想要逃出去。
趙淳一把將她抓住,壓在了身子底下。
莫卿拼命的掙扎喊叫,「你放開我,不要啊。我什么都沒做,不關我的事啊。」
趙淳抓住她胡亂揮舞的雙手,對她說道:「你沒做錯?哼,就算你沒有推倒若彩,就算不是因為你讓我無法娶若彩做王妃,就算你不是青樓女子……」他脫下自己的外衫,緊緊的困住了莫卿的雙手,讓她無法再掙扎。然后他的手扳過她的下巴,讓莫卿直視他的眼睛,冰冷的眼神讓莫卿不禁哆嗦了一下,「就算這一切都不是你的錯,可是今天你惹惱了我,我快要被氣瘋了,我從小到大都沒有這樣生氣過,也沒有人敢讓我這樣生氣。所以,一定要有一個人來讓我發洩我的怒氣,誰讓你是我的王妃呢,這件事自然是非你莫屬了。」說罷,便開始撕扯莫卿的衣服。
趙淳的手勁很大,動作又很野蠻粗暴,莫卿雪白的肌膚上被勒出了一道道血痕。
趙淳眼中的欲望和氣憤讓莫卿感到恐懼,她只能徒勞的蹬著雙腿,趙淳正在脫褲子,忽然被摸卿的腳踢到,他抬手就是一巴掌,但是落下時卻只是輕輕的撫上她的臉,然后一把提起她的頭髮,讓她的臉對著自己,「我趙淳從不打女人,但是對于那些不識時務的賤人,我從來不會手下留情。還有,我警告你,以后離若彩遠一點,不要去招惹她,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6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