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3p做法步驟_暮靄沉沉byviburnum百度云

第十章 初遇趙澄 第十章 初遇趙澄
莫卿此時已分不清是身痛還是心痛,一滴眼淚不爭氣的順著眼角流下。
她早該知道,她在他的心中有多么的低賤,不然他也不會讓陸辰翊那樣的對她。
她之前還竟然天真的以為,畢竟已經做了他的王妃,總有那么一天他會理解她,接納她。
可是現在看來,這也只是自己的妄想吧。
趙淳此時已將衣衫除盡,壓在她的身上。「聽辰翊跟我說你的滋味很不錯,我今天就也來嘗嘗。辰翊還一直吵著要再來,不如哪天我們三個一起?」說罷,他毫無預兆的沖進了莫卿的身體。
莫卿無法抵御這突如其來的疼痛,喉嚨里嘶啞的呻吟出聲。
趙淳并沒有理會她的反應,而是自顧自的在莫卿體內橫沖直撞。
莫卿只感覺身體像要被撕裂開來,想要逃卻逃不掉,只能忍痛承受。現在她只希望這種折磨能早點結束。
可是趙淳并沒有打算輕易放過她。
不知是汗水還是淚水模糊了她的眼睛,被汗水打濕的頭髮黏黏的貼在臉頰和脖子上。莫卿只感覺天旋地轉,她已經看不清趙淳的臉,可是身體的疼痛在時刻提醒著她趙淳的存在。他的唇親吻著我,他的手揉搓著她,她的耳中只有他的喘息和低吼,她的身體只感覺到他的撕咬和沖擊。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無休無止,把她推向那無盡的深淵。
直到最后莫卿失去意識,才終于得到了解脫。
不知過了多久,莫卿終于醒了過來,她緩緩的睜開眼睛。
聽到荔香興奮的叫道:「主子,你終于醒了。」
莫卿轉過頭看見荔香的眼圈紅紅的含著淚花,莫卿想要開口安慰她,可是發現自己的喉嚨乾渴的說不出話來。
荔香見狀,急忙倒了杯水給莫卿。莫卿感覺心里暖暖的,原來在這里還是有人關心她的。
一杯水下肚,莫卿頓時覺得喉嚨舒服了許多,「我睡了多久了?」莫卿問道。
一提到這個,荔香還是忍不住落淚了。「主子,你已經昏睡了三天了。前兩天您發熱了,燒的厲害,奴婢去求王爺讓人給您請大夫,可是王爺這兩天在氣頭上,把奴婢給趕了出來。還好主子您福大命大,總算醒過來了,這兩天可把奴婢急壞了呢。」
莫卿苦笑了一下,果然他是不管自己的死活了。
荔香擦了擦眼淚繼續說道:「主子,奴婢求您以后不要再和王爺作對了,您這樣和王爺頂撞只會激怒王爺,到頭來吃苦的還是主子您自己啊。林若彩小姐是當朝林宰相的女兒,她從小就和王爺還有陸少爺一起長大,又是京城有名的才女,王爺和陸少爺都對她有愛慕之情。只是林小姐喜歡的是瑞王爺,本來王爺是要娶林小姐做王妃的,可是前段時間漓蒼國進犯,邊境戰事緊張,皇上登基不久,兵力尚且不足,所以就需要墨國的軍事力量做后盾,為了對墨國示好,皇上才命令王爺提親的。所以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莫卿終于明白那天發生的事,林若彩一定很恨自己搶了她的愛人吧,所以那天她看到趙淳和陸辰翊在附近,才在他們面前演了那出戲。怪不得趙淳會那么生氣,陸辰翊又是一副很緊張林若彩的樣子。
莫卿的身體慢慢的恢復起來了,又恢復了之前的日子。
經過上次的事情,莫卿是害怕見到趙淳的。她本以為趙淳是不會再出現,不會再管她的死活,可是自從她身體好了之后,趙淳會經常到這里來過夜,只是單純的發洩,他看莫卿的眼睛里不含半點感情,也從來不會吻她的唇。有點時候莫卿真的會覺得自己有些下賤,竟然會安然的過著這樣的生活,也許這只是因為她沒有選擇的權利。
前些天,趙淳到南方去籌集邊境戰事所用的糧草去了,少則半個月多則一個月才能回來。莫卿終于可以恢復輕鬆自在的日子了。一日午后,她依舊坐在池塘邊的涼亭里,將點心捏碎丟在水里喂魚兒。
忽然,她發現水中倒影多出了一張臉,不由得下了一跳,趕緊回頭朝身后看去。剛好對上了一雙清澈的眼眸。
眼前的這個少年十四五歲的樣子,身形高挑,面龐清秀。
「你是誰?」少年紅著臉感覺有些尷尬。
莫卿并沒有回答,經過上次林若彩的事情之后,她對陌生人都存有戒心。
「我叫趙澄。」少年笑著說道,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
「我叫莫卿。」莫卿淡淡的答道。
「莫卿,」趙澄指了兩男一女3p做法步驟_暮靄沉沉byviburnum百度云指放在桌上的琴,說道,「這琴是你的嗎?」
莫卿輕輕的點點頭,這些天來,她飯后閑來無事都會在這撫上一會琴。這個時候,她會遣走身邊的下人們,自己一個人獨享這份寧靜。
趙澄伸出手去,手指輕輕劃過琴幫、琴弦、甚至琴座,又用雙手撥了幾下弦,琴聲即刻響起,悠遠清長,回味十足。趙淳不禁點頭道:「果然是把好琴。」
莫卿聽聞此言,心里稍稍閃過一絲驚喜,「你懂音律?」
趙澄輕笑道:「略懂。」
「要彈奏出好的樂曲,不在于琴的好壞,而在于撫琴人的心。」莫卿輕啟朱唇道。
「哦?那可否讓在下彈奏一曲,以表我心呢?」趙澄眉毛輕挑問道。
莫卿點了點頭。
舒緩哀婉的樂曲從趙澄的指尖流出,混合著庭院里淡淡的花香,讓莫卿仿佛回到了蘭姨的身邊,一顆漂泊太久的心終于得到了釋放和解脫。
一曲終了,莫卿緩緩的睜開眼睛,眼角竟有些濕潤。
「莫小姐,可曾聽到在下的心聲?」趙澄輕聲問道。
「趙公子的心漂泊太久了,需要一個歸處。」莫卿盯著水中的魚兒說道。
趙澄會心一笑,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那盤玫瑰酥上。「在下方才彈奏了一曲給莫小姐,不知莫小姐可否賞一塊玫瑰酥給在下一品呢?」
「公子不必客氣,只是以后叫我卿兒便可。」經過方才的一曲,莫卿已經決定交這個朋友了。
「那卿兒以后也不要叫我公子了,直接叫我趙澄就好。」說罷,便拿起一塊玫瑰酥放在嘴里。
「難道瑞王府換廚師了不成?」趙澄自言自語道。
莫卿不明所以,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以前的那個廚師放的糖太多,總是會遮住玫瑰的香氣。這次這個糖放的少了,玫瑰的香味便出來了,我喜歡。」說著,又拿起一塊放進嘴里。
看他滿口塞滿,吃的香甜,莫卿忍不住掩面而笑,「這哪里是什么廚師做的,是我做的。」
「哦?你用了什么秘方,竟然這般美味?」趙澄繼續往嘴里塞了一塊。
「其實也并無什么秘方,我只是每日清晨去采些沾有露水含苞待放的玫瑰回來晾乾,然后研成細細的粉末做成點心。若是非要說有什么特別之處,那便是多了一份誠意吧。」莫卿不疾不徐的說道。
「想不到竟如此麻煩。」趙澄感歎道。
「反正我平日里也沒什么事做,剛好做這個還能打發時間。你若是喜歡我下次還可以做些的。」莫卿笑著說道。
「如此甚好。我還想吃翠玉豆糕、栗子糕、蕓豆卷、杏仁佛手……」聽見趙澄嘴里說出這一連串的名字,莫卿不禁輕笑出聲,「你說的這些啊,我可不是全都會做,不過我可以試著學學,改天有時間你便過來嘗嘗,不過你也不能白吃,我可是要聽曲子的。」
莫卿從一開始聽到趙澄這個名字,便已知道他是當今的三皇子,趙淳的弟弟,新皇登基后新晉冊封的廉親王。他是先皇的老來子,年紀比趙淳和趙澈要小很多,卻深得先皇的喜歡,趙淳和趙澈也對他十分照顧。莫卿從他的身上能夠感覺到一種親切和陽光,不像趙淳和陸辰翊身上散發著陰郁和冷漠。
自從那天起,趙澄便隔三差五的來找莫卿,或撫琴品茗,或聊天賞景,最快樂的便是一起做點心,不知從何時起莫卿臉上的笑容多了起來,緊鎖的眉頭也舒展開來。
在這些充滿笑聲的日子里,莫卿忘記了所有的傷,所有的痛,真真正正的做回了自己。
今日一大早,莫卿便提著一只竹籃來到花園,因為她昨天和趙澄約好要一起來采些玫瑰,做玫瑰酥來吃。
可是,今天趙澄卻看起來悶悶不樂的樣子,總是唉聲歎氣。
「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這么不高興?」莫卿終于忍不住問道。
「再過幾天我就要帶兵去邊城與漓蒼國作戰了。」趙澄蔫蔫的說道。
「這不是很好嗎?男子漢保家衛國建功立業是件光榮的好事啊。」莫卿勸說道。
「你覺得是好事?」趙澄一臉的失落。
「對啊。」莫卿正專注的摘著花骨朵,并沒有看到他的表情。
「你是不是很希望我走,不想在看到我?」趙澄激動的一把抓住莫卿的手腕,莫卿的手一抖,白嫩的手指被玫瑰刺刺破。
「啊!」莫卿疼的叫出了聲。
趙澄急忙拉過莫卿的手指放在嘴里吸著流出來的血,莫卿一把將手抽回。趙澄說道:「卿兒,對不起……」他猛地抬頭,看見陸辰翊和趙淳就站在不遠處,不知已經看了他們多久。

第十一章 受到懲罰 第十一章 受到懲罰
趙澄這才發現趙淳和陸辰翊好像已經看了他們很久了。
「二哥,陸大哥,你們什么時候來的?」趙澄問道。
趙淳臉色鐵青的說道:「就從你說不想上戰場開始,是你們太投入了,我們站了這么久你們都沒發現。」
莫卿聽到趙淳的聲音,感到一陣心虛,不敢看他的眼睛。
「小澄,你不在京郊大營練兵,來我府上干嘛?」聽得出趙淳有些生氣。
「前些日子我染了風寒,皇兄特許我會京修養的。」趙澄解釋道。
「我看你現在已經恢復的很好了嘛,也該回去了,過幾日便要到邊境戰場上去了。辰翊,送他出去。」趙澄還想再說些什么,但卻被陸辰翊拉走了。
「跟我走。」趙淳冷冷的命令道。
莫卿小心翼翼的跟在趙淳的身后回到了芳菲園。
趙淳走進臥房,一屁股坐在床上,看著站在墻邊的莫卿說道:「莫卿,你真不愧是天香樓出身啊,待在王府里還天天勾三搭四。我才出門不到一個月,你就忘了規矩嗎,你還真是不乖啊,看來不懲罰懲罰你是不行了。」
趙淳站起身來,脫下身上的外衫,似笑非笑的說道:「卿兒?叫的可真親熱啊。」
他又重新坐回床上,拍了拍身邊的位置對莫卿說:「過來,坐到我身邊來。」
莫卿的頭垂的低低的不敢看他。
「是我離開太久了嗎,你竟然認生了?」趙淳調侃道。
莫卿硬著頭皮一步步挪到他身邊,趙淳伸手一拉,將她攬在懷里按坐在他的腿上。
趙淳抓起她刺破的手指,放在嘴里輕輕的舔著吸著。莫卿只感覺到一陣酥麻通過手指傳遍全身。她想要撤回自己的手,可是無奈卻被趙淳死死的抓住。趙淳從未對她如此溫柔過,這讓她感覺到一絲不安,仿佛暴風雨前的寧靜一般。
趙淳終于放下了她的手,一下吻上了她的唇。這是他第一次吻莫卿,他蜻蜓點水般的勾勒著她美麗的唇形,輕輕的啃咬著,然后用舌尖撬開她的貝齒,舌尖靈活的乘虛而入,尋覓著她的丁香小舌。
莫卿只感覺頭暈暈的呼吸困難,早已沒有了招架之力,身子癱軟在他懷里,雙臂只得攬住他的脖子不讓自己滑下去。他把莫卿緊緊的摟在懷里,舌尖探索著她口腔的每一個角落,一遍又一遍的攫取著她的美好。
他的吻又一點點的灑落在她的臉頰和脖子上,留下一個又一個屬于他的印記。
趙淳輕輕的舔著她的耳垂,溫熱的氣息搞得她耳朵癢癢的。「卿兒,可真是個好聽的名字。」趙淳的聲音低啞而又帶著一絲情欲,「不過你記住,你以后給我離小澄遠點,不然,你是想讓我來懲罰你,還是讓辰翊呢,或者你想要我們兩個一起懲罰你?」
莫卿急忙保證不會再和趙澄有任何瓜葛,可是趙淳又怎么會放過她。
這一夜注定無眠。
從第二天起,莫卿便被禁足在芳菲園里。
越是不能出去的時候,越是想出去。近幾日總是陰雨綿綿的,莫卿想起每到這個時候,蘭姨的哮喘都會發作的厲害。所以,她現在每天都很擔心蘭姨,想要見到她。趙淳這些日子都在忙著處理邊疆戰事的事情,已經很多天沒有到她這里來了,她見不到趙淳自然也就沒辦法求他出府的事情。
這天清晨,莫卿又在噩夢中驚醒。已經三天了,她都做了同一個夢,她夢見蘭姨的病已經無藥可醫,最終離她而去。她覺得蘭姨一定是出事了,雖然她以前并不相信什么神鬼之說,但是這次她信了。她不能再等下去了,她必須要馬上見到蘭姨才能安心。
莫卿匆匆的穿上衣服,躡手躡腳的走出臥房。在外屋值夜的荔香此時正睡的香甜。莫卿輕輕的溜出芳菲園,逃也似的從后門跑出去,直奔蘭姨住的小院。
莫卿頭也不回的飛快向前跑著,她現在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要快點見到蘭姨。
她現在只聽得到耳邊呼呼的風聲,早已顧不得趙淳的警告和懲罰。
終于來到了那個她熟悉的小院門前,院子里靜悄悄的,站在門前,莫卿想要推開門的手抬起來,卻又遲遲不敢用力去推開那扇門。她怕推開以后她再也看不到蘭姨開心的笑容,她怕走進以后再也聽不到蘭姨關切的話語。但最終她還是忐忑不安的推門走了進去。
推開蘭姨的房門,「吱呀」一聲驚醒了正趴在桌子上打盹的一個小丫鬟。
小丫鬟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待看清來人后,不由驚喜的叫道:「你,你是莫卿小姐嗎?小姐,你總算回來了。」
莫卿對這個小丫鬟有些印象,此人是她和聹昊哥哥回墨國之前專門請來服侍蘭姨的丫鬟,名叫杏兒。
「你怎么睡在這里,蘭姨她還好嗎?」莫卿心里最記掛的只有蘭姨。
杏兒聽到她提起蘭姨,眼圈立刻紅了,聲音中也帶了哭腔,她把莫卿引到蘭姨的床前。只見床上,蘭姨雙目緊閉,臉色蒼白的躺在那里,如果不是見她還有微弱的呼吸,莫卿有一瞬間真的以為蘭姨已經離她而去了。
杏兒在一旁邊抹眼淚邊說道:「最近幾天連日陰雨,夫人的哮喘癥發作的越發厲害,三天前便昏迷不醒了。莫公子給夫人請來的那個郎中見夫人不省人事,竟然卷走了莫公子留下的錢財逃之夭夭,其他的下人見夫人昏迷,錢又被人卷走,便也陸陸續續的離開了這里。如今只剩奴婢一人守著夫人,因為沒錢請郎中給夫人看病,奴婢就每天給夫人喂些水和米湯之類的東西來勉強維持,也不知道這樣下去夫人還能堅持多久。不過,幸好小姐您回來了,我就知道夫人吉人天相,這下總算有救了。」
莫卿此時真的好恨自己,三天,蘭姨已經昏迷三天了,自己的噩夢也做了三天了。如果她能早一天來看蘭姨,蘭姨就可能早一天得救,就可能少受一天的苦。只要蘭姨還有一口氣在,她就會不惜一切代價讓蘭姨醒過來。
莫卿摸了摸身上的口袋,她身上沒有一文錢,因為在王府里生活的她,從來都不需要錢。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6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