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3p真實事例_暴力強奷短篇小說大全

第十八章 興師問罪 第十八章 興師問罪
莫卿只感覺左邊臉頰火辣辣的疼,嘴里也嘗到了一絲血腥,她心里不禁苦笑一下,林若彩的目的還真是達到了呢。
想來昨晚在芳菲園里,陸辰翊還對她百般溫柔,甜言蜜語說盡,現在確實一副恨不得殺之而后快的樣子,看來她真的如林若彩所說是個泄欲工具而已。
跟在陸辰翊身后的春桃添油加醋道:「下午王妃端了一盤點心給小姐吃,還和小姐談了很久,后來小姐就一直說腹痛難忍。」
陸辰翊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氣:「原來如此!」
莫卿并沒有說什么,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她已經懶得再解釋了。即使林若彩的謊話再拙劣,趙淳和陸辰翊也會選擇相信她,更何況那點心本來就是她做的。只可惜了她辛辛苦苦一下午做的點心,林若彩一塊都沒吃,全給砸在了地上。
陸辰翊見莫卿沒有說話,以為她是默認了,便粗暴的將她拖出園子,來到趙淳的房間。
趙淳的臥室連她這個王妃都沒有進來過,可是林若彩現在卻躺在趙淳的床上,頭倚在趙淳的懷里,臉色蒼白,頭髮淩亂,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完全看不出她下午的潑辣狠毒。趙淳看她的眼神溫柔的能滴出水來。
「看看吧,這就是你干的好事。」陸辰翊儘量壓抑著自己的憤怒,怕打擾到林若彩休息。
林若彩見陸辰翊粗暴的把莫卿推進房間,便略帶一絲責怪的對他說:「辰翊,你怎么能對王妃這般無禮,我都說了不關王妃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吃了不乾凈的東西……」話還未說完,就又捂著肚子柳眉緊鎖的呻吟著。
「若彩,你怎么樣,再堅持一下,一會太醫就會來給你診治了。」趙淳一臉焦急,輕柔的說道。
趙淳的聲音低沉而略帶沙啞,輕柔關切的語氣讓他的聲音充滿了磁性,再加之他溫柔的眼神,莫卿竟有一瞬間的恍惚,有些著迷的看著趙淳,心中竟然產生了一個奇怪的想法,如果此刻躺在他懷里的人是自己,那么即使下一刻就讓她死去,她也愿意。可是當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趙淳在用冰冷的眼神看著她,那一刻莫卿只感覺自己痛到無法呼吸。
林若彩勉強笑道:「我沒事的,休息一會就好了,你別擔心了。」
太醫終于來了,那位白鬍子的太醫給林若彩診過脈后,說她并無大礙,只是吃了生冷的食物才導致腹痛的,開幾幅藥調理一下,再多喝些熱水就沒事了。
原來只是虛驚一場。趙淳讓陸辰翊送林若彩回去了,房間里就只剩下趙淳和莫卿兩個人了。莫卿不想再和趙淳這個危險人物待在一起,「既然林若彩沒事,那我也可以回去了吧。」說罷,她不等趙淳回答便要轉身離去。
「還記不記得我以前和你說過什么?」趙淳走上前,摸著莫卿微微腫起的臉頰說道。
莫卿下意識的問道:「什么?」
趙淳捏著莫卿的下巴,讓她抬頭正視著他的眼睛:「我說過讓你不要去招惹若彩,可是沒想到你還是那么不乖,竟然把我的話當耳旁風。」
莫卿一把撥開了趙淳鉗制住自己的手,毫不畏懼的說道:「這件事與我無關。那點心原本是要做給你吃兩男一女3p真實事例_暴力強奷短篇小說大全的,我把它放在廚房里卻被春桃拿走了。那點心林若彩一塊都沒吃,全都砸在了地上,我不知道她為什么會腹痛,但是這件事絕對不是我做的。信不信由你。」連莫卿自己也不知道她哪來的這么大的勇氣。
趙淳并沒有說什么,只是靜靜注視眼前的這個女子,看不出任何感情和想法。許久,趙淳才緩緩開口:「這次姑且饒過你一次,下次我決不會放過你。還有,我早晚都會給若彩一個名分的,無論付出任何代價,我都不會讓她受委屈的。」

第十九章 出府遭拒 第十九章 出府遭拒
回到芳菲園的莫卿自從那天,就沒有再見過趙淳和陸辰翊。那二人不來,莫卿自是高興,她自己待在芳菲園里也樂得輕鬆自在,只是她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蘭姨,不知道蘭姨現在的情況怎么樣,有沒有醒過來。她這些天打算再出府一趟,只是以現在的情形看來,趙淳多半會不同意,但是她還是決定去找他試試看。
「荔香,替我梳妝。」 莫卿臉上略施粉黛,一身鵝黃色鏤金百蝶紗衣,下身是純白的片錦邊琵琶裙。頭上斜簪一柄小小的檀香扇,略作裝飾。今日的莫卿純潔而清澈,卻不乏與生俱來的高雅絕倫,貴氣天成,宛若一只出水芙蓉。
「荔香,陪我出去走走吧。」雖然自己機會渺茫,可是莫卿還是想去試試。
「是,主子。」荔香急忙放下手中的牛角梳子,隨著莫卿出了芳菲園。見主子這幾日都待在芳菲園里,荔香真擔心她會悶出什么病來。
莫卿來到了書房前,卻不像以往一樣看見孫進守在門外,只有一個家丁在門前打掃。
「奴才見過王妃,給王妃請安。」那家丁放下了手里的掃把,低頭行禮道。
「起來吧。王爺在書房嗎?」莫卿問道。
那家丁恭敬的答道:「回王妃,王爺早朝還沒回來。」
莫卿點點頭,她決定在府門口等趙淳回來。
不一會,一身朝服的趙淳便回來了。
「臣妾見過王爺。」莫卿對著趙淳勉強露出個笑容,福了福身子。
趙淳看見莫卿在這里等他,不禁有些意外。「王妃是特意等在這里是想待會伺候本王更衣嗎?」莫卿若不是親耳聽見是怎么也不會相信一個看起來不茍言笑的王爺,竟然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此調侃她。
莫卿別無選擇,只有跟著趙淳來到他的臥室,伺候他脫掉一身繁瑣的朝服,換上一身舒適的黑色長衫。
「王妃今天恐怕不是專門來伺候本王更衣的吧?」聽見趙淳的問話,莫卿正在給他整理衣領的手不由頓住。
「回王爺,臣妾想要出府。」莫卿緊盯著趙淳的唇,希望待會從他的嘴唇里傳出的是肯定的答案。
趙淳劍眉一挑,「哦?你覺得本王會同意嗎?」
莫卿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臣妾希望王爺能夠答應。」她狠下心來,拋棄了那僅有的一點點自尊和驕傲,懇求道。
「只可惜,你的希望是不可能實現的了。」趙淳的眼眸冷的讓人發寒。
莫卿知道前些天的事情是真的惹惱趙淳了,她不知道該怎么讓他消氣,或者趙淳還在氣頭上根本就不會消氣。而她現在想到的唯一的辦法就是求他。莫卿「噗通」一聲跪在了趙淳的面前,可是趙淳只是瞥了她一眼,便徑直朝門外走去。「王爺。」莫卿急忙叫住了趙淳。趙淳只是停住腳步,但是并沒有回頭。
「王爺,我求求你了,就這一次,希望你能答應我。」莫卿跪在冰冷的地面上苦苦哀求。
「我再說一遍,決不答應!」趙淳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看著趙淳離去的背影,莫卿像是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氣,癱坐在地上。她能做的已經都做了,為什么會是這樣的結果,她到底該怎么辦才好?眼淚如決堤般涌出眼眶,她一直以為她可以很堅強,可是她還是忍不住那潮水般涌出的淚水。
莫卿獨自來到后院的假山后面,她不想讓別人看見她的脆弱,尤其是趙淳。
既然今天已經哭出來,那就讓她一次哭個痛快吧,過了今天她也許會變得更堅強。
積攢在心底的委屈、痛苦隨著淚水一涌而出,淚水肆意的流著,這一刻,莫卿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地點,忘記了周圍的一切一切,就讓她真真正正的為自己痛快哭一場吧。
不知過了多久,莫卿的眼淚哭乾了,她用帕子拭了拭臉上殘留的淚水,又理了理略顯淩亂的髮髻,抬頭看了看天色。已經接近晌午了,看來她要快些回去了,荔香并不知道她到哪去了,現在肯定急著要尋她呢。
莫卿匆匆地往芳菲園走去,走到回廊的轉彎處時,莫卿裝上了一個人。
「哎呦,哪個不長眼的奴才!」莫卿聽見了一個她最不想聽見的聲音。
對方此時也看清了撞她的人,輕蔑的笑容立刻爬上了嘴角:「哼,我還以為是誰有這么大膽子敢撞我,原來是瑞王妃啊。」林若彩陰陽怪氣的邊說邊打量著墨卿哭的紅腫的眼睛和蒼白的面容。
莫卿經過前兩次的事情,知道林若彩是個危險人物,她不想再惹禍上身了,于是便邁開腳步繼續向前走去。
可是,林若彩并不想輕易放過她,向前一步攔住了她的去路,「民女還沒有向王妃請安,王妃怎么就急著走啊。」
「你的大禮我可受不起,還麻煩你讓開。」莫卿耐著性子說道。本來她今天心里就很亂,又遇上了這個胡攪蠻纏的林大小姐,莫卿只感覺自己的怒火已經開始在心里燃燒了。
「哈哈……」林若彩張狂的大笑道,「我叫你一聲王妃你還真以為自己是王妃啊?你憑什么命令我。」
莫卿緊緊的攥著拳頭,把頭撇向一邊,極力克制著不去搭理這個瘋女人。
林若彩步步緊逼,繼續說道:「嘖嘖,是誰這么大膽子敢欺負我們的瑞王妃啊,竟然把我們的王妃氣得眼睛都哭腫了。讓我來猜猜,這瑞王府里能讓你這么傷心的人恐怕也只有瑞王爺了吧?你不會是愛上他了吧,啊?一個暖床的工具竟然也癡心妄想的要得到愛,哈哈,多么可笑啊……」
「啪!」一個清脆的響聲打斷了林若彩的嘲諷。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6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