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3p真實口述_暴力強奷系列在線觀看

第二十章 再起沖突 第二十章 再起沖突
「啪!」莫卿揚起手,狠狠的扇了林若彩一巴掌。暖床工具?林若彩的話再一次深深的刺痛了莫卿的心。她時愛上趙淳了,但是她一直都不敢面對這個事實,尤其是這事實從林若彩的嘴里說出來,是最讓她無法接受的。莫卿不要再聽林若彩說下去,她打了林若彩,但是她不后悔。
「你,你竟敢打我?」林若彩眼里閃著淚花,可憐楚楚的說道,視線卻朝著莫卿的身后看去。
莫卿感覺到脊背一陣寒涼,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她慢慢的回過頭去,心中一片凄然,沒想到還是讓林若彩給算計了。
趙淳就站在她身后不遠處,目睹了剛才莫卿打人的一幕。
趙淳陰沉著臉向莫卿走去,二人的距離越來越近,但是莫卿這次沒有害怕,迎上了他的目光。
「趙淳……」梨花帶雨的林若彩一下子撲到了趙淳的懷里,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趙淳溫柔的拍著她的背,輕輕的安慰著她。莫卿再一次迷失在這溫馨的一幕中。趙淳看著莫卿,眼中閃過一絲狠決,突然伸出一只手,重重的扇在了莫卿的臉上。
趙淳的這一巴掌用了十成的力氣,莫卿的身體站立不穩,撞到了一旁的柱子上。
血,順著額頭流下來,流過莫卿蒼白的臉頰,沿著她尖尖的下巴,滴在雪白的衣裙上,滴在冰冷的地面上。
站在趙淳身后的下人,沒有一個人敢過來攙扶莫卿一把,因為他們知道,瑞王爺在盛怒之下什么事都做的出來。莫卿緩緩的站了起來,走到趙淳的面前說道:「讓我出府。」
趙淳冷冷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子,一旁的下人們嚇得都屏住了呼吸,至今還沒有人敢如此挑戰瑞王爺的權威。「哼,這是不可能的。」同樣冰冷的回答讓莫卿絕望。「如果,我一定要出去呢?」不等趙淳的回答,因為她本來就沒打算聽他的回答,莫卿轉身離去。
看著莫卿獨自離去的背影,趙淳感覺到一陣莫名的心痛。但是一向驕傲的瑞王爺怎么可能向一個弱女子低頭呢?他的命令絕不允許有人違抗。「來人,去給我守著芳菲園,任何人都不能隨意進出!」
「是,王爺!」幾名家丁隨著莫卿離去。
莫卿就這么恍恍惚惚的向前走著,唯有心里的疼痛讓她知道自己還是真實的存在著的。
忽然感覺手背上有一絲冰涼,哭了嗎?指尖輕觸眼角,果然已經濕潤。
莫卿抬起手背,迎著耀眼的陽光,那一滴小小的晶瑩剔透的淚珠,竟也能折射出七彩的光。莫卿輕輕一笑,只牽動苦澀的嘴角,為什么又要哭呢?她根本就不該去奢望愛情,這份愛情帶給她的只會有痛苦和傷害。哭過就讓她過去吧,痛過的淚水也能折射出七彩的光,她又有什么理由不好好過自己的生活呢?
回到芳菲園,早已等莫卿等的著急的荔香看見王妃這個樣子回來,把她給嚇壞了。
「王妃,您這是怎么了啊?你們還不快去請大夫!」荔香對守在門口的家丁叫道。
那些家丁互相看了看,沒有一個人動彈,依舊目不斜視的像門神一樣站在門外。
莫卿知道沒有趙淳的命令,他們是不會動的。況且,現在大夫肯定在給林若彩診治,雖然她只是挨了莫卿一巴掌,但是依她的性格肯定會小題大做來博得趙淳的同情的,同時也會讓趙淳更加的討厭自己。「算了,荔香,不要難為他們了。只不過是一點小傷而已,我房間的柜子里有金瘡藥和紗布,你去拿來幫我包扎一下就好了。」
「可是,王妃你傷在了額頭,要是現在不好好診治包扎的話,將來萬一要是留下疤痕可怎么辦啊?」荔香眼圈紅紅的說道。
莫卿凄然一笑,她還真沒想到容貌問題。自古以來,都是「女為悅己者兩男一女3p真實口述_暴力強奷系列在線觀看容」,容貌對一個女子來說是十分重要的。可是,她的良人又在哪里?留著這姣好的容貌又有何用?趙淳和陸辰翊也無非是看上了自己的這幅皮囊,如果留下傷疤讓自己變丑的話,趙淳和陸辰翊也許就不會再糾纏她、折磨她了吧,這樣她也就可以安靜的生活了。留下傷疤也好,這樣她就可以時刻提醒自己去恨這個給她留下傷疤、造成傷害的人,就再也不用擔心會愛上他了。

第二十一章 進宮赴宴 第二十一章 進宮赴宴
銅鏡前,荔香正在給莫卿梳妝打扮。
莫卿伸手撩起額前的劉海,輕輕的摸著額頭上那道淡淡的疤痕,已經一個多月了,趙淳沒有派大夫給莫卿診治,甚至都沒有派人來詢問過她的情況。莫卿只能靠著一些最普通的金瘡藥來癒合傷口,留下傷疤也是自然的。為了掩蓋住這塊傷疤,荔香想了個辦法,就是將莫卿的額前剪出一些劉海,這樣就看不見傷疤了。莫卿倒覺得沒有必要,時常看見這塊傷疤,可以提醒她趙淳對她的傷害,可以讓她不再去在意他,關心他。
莫卿緩緩的站起身,這一個多月來她沒有踏出芳菲園一步。而今天是因為慶祝小公主滿月,皇上趙澈特舉辦家宴,莫卿作為王妃自然是要去參加的了。
莫卿踏出瑞王府的門,見兩頂轎子已經等在那里,莫卿徑直走過去,坐進了后面一頂轎子。不一會,轎子搖搖晃晃的開始前行了,自始至終莫卿都沒有見到趙淳,她已經不愿去想到底是她自己在躲著趙淳,還是趙淳不想見到她。
今日的皇宮里一片喜慶,御花園中更是熱鬧,小姐名媛,公子貴族更是隨處可見。
一身紅衣宮裝,云鬢高綰的莫卿踱著蓮步跟在趙淳的身后,顯得十分的高雅端莊,與英俊瀟灑的趙淳站在一起,儼然天造地設的一對金童玉女,那些待字閨中的小姐們又羨慕又嫉妒。
在那人群中,莫卿果然看見了林若彩,她見林若彩氣得發瘋的樣子,臉上不禁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而趙淳一直都在和那些王公貴族寒暄著,自始至終都沒有看過莫卿一眼。
莫卿本就不喜歡熱鬧,于是便悄悄退出人群,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待一會。
莫卿在一個湖邊停下了腳步,因為她喜歡看那水中自由自在游泳的魚兒。
「瑞王妃,怎么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這啊,看來傳聞說瑞王妃不得寵倒是真的嘍!」莫卿聽見身后那個令人生厭的聲音,不禁皺了皺眉頭,剛才的好興致全被林若彩給破壞了。
莫卿優雅的轉過身,不怒反笑,「本宮就算再不受寵也是瑞王妃,有些人做夢都想做王妃,卻偏偏做不成,真不知道心里會是個什么滋味呀,林小姐?」
林若彩氣得渾身發抖,「你,你竟敢……」
莫卿不想和她再糾纏下去,「讓開,好狗不擋道,再敢如此無禮,休怪本宮對你不客氣!」
莫卿將林若彩拉到一邊,徑直向前走去。
沿著湖邊漫步,此時正值初夏,整個御花園里都是綠意盎然,各種各樣的花花草草已是爭奇斗豔,湖中一湖碧玉蓮葉搖曳。岸邊,三三兩兩的野花,小家碧玉般的羞澀,偷偷的點綴著那碧綠的草坪,煞是好看。
看著眼前賞心悅目的美景,莫卿的心情又逐漸恢復了平靜,忘記了剛才的不愉快,但是她并沒有注意到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一直跟在她的身后。那身影朝莫卿的后腰重重踹了一腳,「啊…」莫卿還沒反應過來時怎么回事,整個人就掉進了湖里。
那踹人的身影一口氣飛快的跑到了一個較為隱蔽的樹叢后面,此人正是剛剛和莫卿發生口角的林若彩,她心想:哼,叫你剛才羞辱我,這下我叫你好看,你要是會游泳就算你命大,若是不會游泳那這御花園便是你的葬身之地,誰也不能搶走我的趙淳!
很不幸,莫卿真的不會游泳,不通水性的莫卿沉下又伏上,冰冷的水浸濕了她的髮髻,并且快速的濕透了莫卿那一層層繁瑣厚重的宮裝,加速了她身體的下沉速度。雖然現在已是初夏,但是湖水還是很涼。冰冷的湖水侵泡著她的肌膚讓莫卿一下子清醒的意識到發生了什么,求生的本能讓她拼命的掙扎并大聲呼喊著救命。
「咳咳…」莫卿不小心喝了好幾口水,嗆得她咳了起來。
水中的掙扎讓莫卿的氣力越來越弱,她的意識也開始模糊。難道她就要這樣離開這個世界了嗎?這樣也好,這樣她就可以永遠的解脫,還可以去天上和父母團聚。只是這樣就便宜了那個推她下水的人,莫卿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那個人回事誰。只是現在沒有證據,即使有證據趙淳也會袒護她的。一想到趙淳,莫卿覺得自己離開也好,這樣便能剪斷對他的留戀了。想到這里,莫卿含笑的閉上眼睛,也停止了掙扎,任自己的身體下沉。就讓她在這里結束一切的痛苦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7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