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3p 詳細描寫_暴力牛魔王

第二十四章 討好趙淳 第二十四章 討好趙淳
莫卿回過神來,急忙低下頭掩飾自己的心痛。
「王爺忘記了么?王爺之前吩咐臣妾來負責您的飲食啊,前些日子臣妾的身子不好,所以沒能伺候王爺,如今臣妾身子已大好了,自然要盡心盡力伺候王爺才是。還是讓臣妾快些給您更衣吧,王爺若是著了涼,臣妾可就成了罪人了。」莫卿恭敬的答道。
「嗯。」趙淳重新轉過身,讓莫卿幫他穿衣服。
因為此刻的趙淳上身不著寸縷,因此為他更衣的時候,手不時的會碰著他的身子,雖然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在她的面前赤裸相對了,可如今讓她睜眼為他更衣,著實是一件苦差事。
而趙淳看著莫卿通紅的臉頰,嘴角掛上了一絲淡笑,心下竟然一個悸動,頭在下一刻便已經緩緩的俯下。
終于為他穿好了中衣,莫卿長出了一口氣,然后又抬頭為他系頸間的盤扣,卻不想正好迎上趙淳俯下的雙唇,驚嚇之余,他的霸道的舌已經靈活的滑入她的唇間。
莫卿正要掙扎,趙淳卻并沒有深入,只在她的紅唇上印下淺淺的一吻。
莫卿更加的害羞了,加快速度伺候趙淳穿上那身繁瑣的朝服。然后,莫卿便拿出食盒中點心和粥,擺在桌上,對趙淳說道:「臣妾為王爺準備了些清淡的早點,請王爺嘗嘗合不合口味。」
趙淳坐在桌前,他吃東西的舉止很優雅,但是可以看出他吃的很香甜,不一會,桌上就只剩下空空的碟碗。
看著趙淳如此的喜歡自己的手藝,莫卿的心里竟然會想,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他,他會不會在吃飯的時候偶爾想起我做的食物,會不會偶爾的想起她。
「怎么了?你今天怎么總是發呆?」趙淳放下手中的筷子,看著盯著自己失神的莫卿說道。
「啊,沒事。」莫卿急忙搖搖頭,想要甩掉腦中那奇怪的想法。
趙淳微微一笑,伸手拉住莫卿的手腕,讓莫卿坐在他的大腿上,輕輕的攬著她的腰,讓她靠在自己的懷中。
他捏著莫卿下巴,讓她的臉面對自己,趙淳把自己的臉湊到莫卿的近前,「剛才怎么盯著我身上看了那么久,怎么,你想要了嗎?也想在我的身上留下痕跡嗎?」
莫卿聽了這話,只感覺臉上發燙,心也撲通撲通的跳著,雖然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有這種親密的舉動,也不是第一次聽趙淳說這種話。但是,莫卿今天就像個被大人看穿心事的小孩子一樣,只想找個地縫鉆進去。
莫卿的反應,反而勾起了趙淳的興趣。
不容莫卿多想,趙淳已經將她放在軟榻之上,身子重重的壓了下來。
莫卿有些慌亂的應付著,忽然瞥見窗外的天色,靈機一動,抓住了那只正在撕扯自己衣服的手。「王爺,時候不早了,您該去上朝了。」
趙淳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看了看窗外。他永遠都是一個理智大于情感的人,從來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而耽誤了公事。
趙淳起身,斜靠在榻上平靜了一會,然后邪邪的一笑,調侃道:「這榻太窄了,等換了寬的我們再試試也不遲。」
莫卿小臉通紅,頭已經低的不能再低了,她不敢看趙淳的眼睛,只是自顧自的整理著自己的衣裳,然后開始收拾桌上的餐具。
趙淳站起身,整了整朝服上的褶皺,然后飛快地在莫卿的臉上印上一吻,輕笑著轉身出門。
莫卿呆呆的看著他離去的方向,過來好一會兒,才收拾好東西,默默離開。
看得出今天趙淳的心情不錯,莫卿準備趁熱打鐵,中午又做了趙淳最愛吃的糖醋排骨。
剛剛荔香打聽消息回來說,趙淳下了早朝就一直在書房里處理公務。于是莫卿便提著食盒朝書房走去。
來到書房門前,依舊是孫進守在門口。
見莫卿走到近前,忙躬身施禮道:「屬下參見王妃。」
「孫侍衛不必多禮。王爺在里面嗎?」莫卿抬手理了理鬢角的碎發。
「回王妃,王爺在里面,只是……現在王爺情緒不好,您還是請回吧。」孫進提醒道。
莫卿并沒有理會他的話,只是淡淡一笑,伸手去推門。
「王妃,這……」孫進上前想要攔住莫卿。
「放心吧,一切事情都由我擔著,不會連累到你的。」莫卿上前一步,推開了門,走入屋內。
孫進無可奈何,只好幫她把門關上。
「滾!你聽不懂……」趙淳怒吼著,他抬起頭看清了來人,語氣稍微緩和了下來,「怎么又是你?」
莫卿將食盒放到桌上,「臣妾來看看自己的夫君也不可以嗎?」莫卿一邊說著,一邊將飯菜擺在桌上。
趙淳瞥了一眼桌上的菜肴,都是自己喜歡吃的,「你今天是在討好我嗎?」
莫卿甜甜一笑,看著趙淳說道:「這樣不好嗎?」
「哼,你還是省省吧。」趙淳知道莫卿是不會平白無故討好他的,知道她又要耍什么把戲。
面對趙淳的冷漠,莫卿只能裝作沒聽到,拿起筷子遞給趙淳,「王爺,嘗嘗看吧。臣妾做了你最喜歡吃的糖醋排骨,趁熱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趙淳確實感覺有些餓了,他接過筷子,夾了一塊排骨放在嘴里,他不得不承認莫卿的手藝已經深深的抓住了他的味覺。
桌上不僅有油膩的葷菜,還搭配了清新爽口的時令蔬菜,趙淳不知道究竟是莫卿對他的了解太多了,還是他對莫卿了解的太少了,連自己喜歡清淡口味的習慣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你也坐下吧,陪我一起用膳。」趙淳吃的很香。
莫卿坐在他的對面,二人都靜靜的沒有言語,埋頭吃著飯,同時也想著心事。
用好膳后,莫卿又沏了一壺普洱茶,來去除油膩。
趙淳喝了口茶,對莫卿說道:「過來。」
莫卿感覺到一絲莫名的危險,但還是放下手中的茶杯,站到趙淳的身邊。
趙淳臉上掛著一絲淺笑,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來,坐。」
莫卿只好輕輕的坐在他的大腿上,趙淳這樣突然的溫柔,讓莫卿有點受寵若驚。
趙淳溫柔的攬著她的纖腰,嘴唇湊到莫卿的耳兩男一女3p 詳細描寫_暴力牛魔王邊,輕聲問道:「今天為什么對我這么好,嗯?」
莫卿感覺自己被趙淳抱在懷里就好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感覺到腦子里一片空白,心狂跳不止,手心里也滿是汗水。「我……」在趙淳的面前,莫卿就像一個不會說謊的孩子。
「怎么了?」趙淳盯著莫卿的眼睛,「不急,我陪著你,你慢慢說便是。」
「王爺,臣妾感到不好意思,實在是說不出口。」莫卿紅著臉,低聲說道。
「哦?夫妻之間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你到底對我是一種什么感情呢?」趙淳做出一副很好奇的表情。
「臣妾自然是喜歡王爺,愛慕王爺的了。」莫卿不敢去想這句話到底是真是假,因為她剛才完全是脫口而出,沒有經過考慮的。
「喜歡我?」趙淳的語氣中充滿了懷疑。
莫卿現在才意識到自己到底說了什么,她心中很是不安,一動不動的盯著趙淳,擔心趙淳下一步會做出什么舉動來。
趙淳讓莫卿靠在自己的懷里,嘴唇輕輕的觸碰著她的耳垂,聲音極富磁性,「這句話我很受用呢,你可以考慮以后經常拿出來說說,搞不好我會什么要求都答應你呢。」

第二十五章 對酒當歌 第二十五章 對酒當歌
莫卿并沒有再說什么,只是就這樣默默的注視著趙淳,緩緩的吻上了他的唇。這是莫卿第一次主動取悅趙淳,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該怎么解釋自己的舉動,有時候我們只能承認,情,這個字真的妙不可言,偶爾有一次,就讓情做主,讓心做主吧。
趙淳緊緊的抱著莫卿,加深了這個吻……
「王爺,前線八百里急報!」門外,非常煞風景的傳來了孫進的聲音。
莫卿急忙推開了趙淳,站起身整理著自己的衣領。
趙淳則是一臉的不悅,「進來吧!」
孫進推門進屋,看見屋內二人的神色,他心中便猜出了一二,不覺有些尷尬,站在那里,一時不知該說些什么。「王爺……」
趙淳陰沉著臉,一把奪過孫進手中的信封,「有事快報,沒事還不快出去!」
「是,屬下告退。」孫進急忙退了出去。
莫卿把餐具收拾好放入食盒中,「王爺公務在身,臣妾就不打擾了。」
趙淳點點頭,嘴角一揚,「晚上我一定不會放過你了。」
莫卿聞言,臉上又是一陣發熱,緊忙離開了書房。
不久后的幾天,莫卿聽說了那天讓趙淳火冒三丈的原因,是前線上的一個官員克扣糧餉,中飽私囊,被任職督軍的趙澄給查了出來。前些天,趙澄已經押解著那個貪官回京受審了。趙淳也因為這件事變得忙了起來,并且不許莫卿再到前院去。不要說出府了,就連想見上趙淳一面都很困難,莫卿對蘭姨的記掛也只能暫時深深的藏在心底了。
想到趙澄,莫卿真的很想見見他,不知道經過這么長時間的軍旅生活,他會變成什么樣子。只是,趙淳是一定不會同意讓她見小澄的。
不能去前院的莫卿,就只能每天在花園里走走,又恢復了以前在八角亭中,撫琴聽風,賞花觀景的日子。
一日傍晚,莫卿結束了一下午的發呆,準備回芳菲園用晚膳,忽聽得身后有人叫道:「二皇嫂。」
莫卿聽出了那個聲音是誰,她心中暗自高興,卻又不敢回頭,只是愣愣的站在那里。
「怎么?看來我還是不能叫你皇嫂,叫了你都不理我,你還是喜歡我叫你卿兒的,對吧?」說話間,趙澄已經走到了莫卿面前。
戰場上的風餐露宿,使他的皮膚變成了健康的古銅色,整個人也瘦了許多,但是卻多了幾分男子漢特有的野性與豪氣。
「小澄。」莫卿難掩臉上的興奮,卻又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卿兒,我今天可是專程來嘗你的手藝的,不要拒絕我哦。你不知道,我在軍營里有多想你做的點心和小菜。」前線的艱苦是可想而知的,趙澄卻這樣輕輕鬆鬆的一句話帶過,看來經過這次的磨練,他真的成熟了不少。
莫卿沒辦法拒絕他的要求,她知道趙澄只是暫時回京,過不了多久,又要返回前線。她點點頭,微笑著問道:「說吧,你想吃什么,我今晚都做給你吃。」
「好啊,我要東坡肉、筍乾老鴨湯、板栗燒雞……」聽著趙澄滔滔不絕的念叨著,莫卿無奈的搖搖頭,他還是保留著小孩子氣的一面啊。
今晚的八角亭里不僅有花香,更多了菜香和酒香。趙澄看著滿滿一桌子菜肴,眼睛有些發直,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趙澄坐在桌前,如風捲殘云般消滅著桌上的美食,莫卿則在一旁時不時的給他夾些菜。
幾杯酒下肚,菜也吃的差不多了,趙澄放下筷子,問道:「卿兒,我真的沒想到堂堂的墨國公主,竟然能做的一手好菜。吃你做的菜,讓我想起了我的母妃,我母妃做的菜就是這個味道。」
「呵呵。」莫卿臉上扯出了一個苦澀的笑,趙澄他又可曾知道她心中的苦楚。「你喜歡就好,我會做的不止這些,以后我可以慢慢做給你吃。」莫卿今晚喝了幾杯黃酒,感覺頭暈暈的,這樣也好,能夠讓她暫時忘記趙淳對她的警告,她可以拋開一切真誠的對待小澄這個朋友。
趙澄點點頭,鄭重其事的說:「好,一言為定。來,我們乾杯!」
莫卿笑得十分開心,她已經不記得上次這樣發自內心的笑是什么時候了,手中的酒杯與趙澄的相碰,發生清脆的響聲。「乾杯!」莫卿仰頭將酒喝下。
趙澄盯著手中的酒杯,沉默了一會,仰頭灌下杯中酒,「其實,我喜歡的不是你做的菜,而是你。」
莫卿感覺頭很重,腦子里嗡嗡的響,她真的是不勝酒力,才喝了不過五六杯酒,就已經醉了。她只看見趙澄的嘴一張一合的好像在說些什么,可是卻又聽不清他在說什么。
「小澄,你,你說什么?」莫卿使勁睜大眼睛才看清了趙淳的臉。
趙澄看得出她時真的醉了,淡淡一笑,道,「我在說,我喜歡上了一個人。可是她卻不喜歡我,我也只能永遠做她的弟弟。」
莫卿現在頭昏腦脹,根本就沒能力思考趙澄話里的意思,她只是覺得有人跟她同病相憐,她要一吐為快。「我又何嘗不是呢?我喜歡的人,他會喜歡我嗎?他又把我當什么呢?妻子?王妃?情人?不是,都不是,我什么都不是。」莫卿使勁的搖著頭。
趙澄聽了這話,神色一下子嚴肅起來。他默默的注視著莫卿,把她痛苦的神情深深的記在了心里。他拿起酒壺,把自己和莫卿的杯子斟滿,「來,同是天涯淪落人,我們再乾一杯。」說罷,便一飲而盡。
自古便有借酒消愁一說,莫卿倒想試試是不是醉了就真的能忘記憂愁。
那一晚,他們兩個人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后來發生了什么,莫卿已經記不清楚了。她只感覺到有人將她攔腰抱起,最后放到一張柔軟的床上。那人又幫她脫掉了滿是酒氣的衣服,還倒了杯水讓她喝下,然后,莫卿就抓住了那只胳膊抱在懷里,沉沉的睡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7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