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腿發軟無力是怎么回事_暴露女友之長途大巴

第四十章 天翻地覆(上) 第四十章 天翻地覆(上)
林若彩和陸辰翊回來了,在莫卿最幸福的時候,他們回來了,這讓莫卿感到很不安該來的終究是來了,該面對的永遠也逃不過去。
從林若彩回來的那天起,她就沒有再見過趙淳的影子,很顯然,這并不是忙公事那么簡單的。他應該是每天和林若彩在一起吧,之前他就算再忙每天也會來芳菲園看看她的。
莫卿已經好幾天沒有見到趙淳了,前一段時間每天都見面,每天都在黏在一起,而現在突然一下子變成了她一個人孤零零的,這樣的落差太大了,讓莫卿一時難以接受。她的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只是覺得思念已經快把她折磨的瘋掉了。
今天,前院的奴才過來傳話,說是晚上王爺要辦家宴,請王妃過去赴宴。
莫卿心中苦笑,只怕這宴會的主角不是她這個王妃,而是為林若彩接風洗塵的吧。她去了也只是自討沒趣罷了,看見趙淳和別人親熱,她只會更傷心,就算晚上不去也不會有人在意她的吧。
荔香倒很是高興,從中午就開始就在為莫卿準備首飾、衣服,每隔一會就拿上來一套讓莫卿過目看合不合適。最后,莫卿實在看不下去了,「好了,荔香,你還是安靜會兒吧,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替我高興。可是晚上的宴會我并不想去。」
荔香聽聞,一臉的失望,「主子,奴婢知道這些天來王爺沒來看您,您心里不痛快。可是今天,王爺這不派人來請您了嗎?說明王爺心里還是惦記著您的呀。主子,您可千萬別和王爺慪氣了,萬一您撥了王爺的面子,到時候王爺要是發起火來,那后果……」荔香是知道王爺的脾氣的,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莫卿只是淡淡一笑,那樣卑微祈求得來的愛不是她想要的,因為那對她來說根本就不是愛,只是一種施捨罷了。
夕陽西下,不知不覺中,莫卿已經在窗邊坐了一下午。不時地有三五成群的丫鬟往前院走去,好像所有人都在為今晚的宴會做準備。而她,如今真的成了那閨中怨婦了么?
在她的心底里,她是很想見到趙淳的,這些天來,她因為思念而寢食難安。但是,她卻不想看到林若彩依偎在那個曾經給她溫暖的懷抱里。以前,她不在乎他和哪個女人親熱,即使是她親眼看到,她的心里也不會產生半點漣漪,因為那時的她并不愛趙淳,而且甚至是恨他的。但是,現在一切都不同了,她已經徹底的沉淪,她現在真的一無所有了,連她的心都已經毫無保留地給了他。她現在是拿自己的幸福在做賭注,賭的便是趙淳對她的愛,對她的不捨,而這一切,在林若彩出現以后,就變得不堪一擊了。
最終,她還是忍不住對趙淳的思念,她顧不得許多,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那便是,見他。
「荔香,替我梳妝。」
「是,主子。」荔香高興地不得了。
今晚,莫卿特意挑選了一件大紅色鏤金挑線紗裙,發間簪的是云腳珍珠卷鬚簪,配以一對累絲嵌紅寶石雙鸞點翠步搖,今日的她一改往日的清秀,打扮得極為華貴。她雖然不想與林若彩正面相對,但是她深知林若彩的性格,到時候只怕她又會故意找麻煩吧。雖然她知道趙淳不會站在她這邊,但是她還是要盡力保住自己那份尊嚴和驕傲。
莫卿到達前院的時候,宴會已經開始多時,臺上絲竹聲陣陣,水袖舞翩翩。臺下,林若彩就坐在趙淳的旁邊,儼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態。趙淳不時地往林若彩的碗里面夾著菜,二人還時不時地碰杯暢飲,眉目間傳遞的滿是溫情與甜蜜。
莫卿就站在不遠處的陰影下,看著二人親密的樣子,心里一陣刺痛,寬大的袍袖底下,她緊緊握拳,長長的指甲深深地刺進手心里,身體的疼痛讓她清醒了許多。果然,自己的出現與否對他們來說沒有絲毫的影響。自己不就是為了看他才來的嗎?看了又能如何?只不過是自尋煩惱罷了。
就在莫卿想要轉身離去的時候,身后傳來了那個令人生厭的聲音:「王爺,您看那邊那個可是王妃?」
莫卿知道麻煩找上門來了,自己自然兩腿發軟無力是怎么回事_暴露女友之長途大巴是走不了了。于是便來到席間,福身一拜,「臣妾見過王爺。臣妾今晚身子有些不適,所以來遲了,還請王爺恕罪。」
趙淳笑著點了點頭,示意他入座,臉上看不出一絲的喜怒。

第四十一章 天翻地覆(中) 第四十一章 天翻地覆(中)
莫卿坐在了趙淳的另一側,她不想去看身旁卿卿我我的兩人,無奈只好看著臺上的歌舞。忽覺旁邊一道目光向她射來,扭頭一看,旁邊的那張桌子上,陸辰翊正一動不動地盯著她,見她轉過頭來,便舉起酒杯,做了個要與她碰杯的動作,然后不懷好意地一笑,仰頭將酒喝下。
莫卿見是陸辰翊,急忙把頭扭過去,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口喝下,然后慢慢平息著自己的心跳。自從愛上趙淳以后,她便刻意回避她與陸辰翊之間的事情,雖然這都是趙淳一手造成的,但受到傷害最大的卻是她,她不知道有朝一日她該如何面對他們兩個,她更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他們三人之間的關係。
正在這時,林若彩站起身來,對趙淳說:「王爺,若彩想要獻上一只舞蹈為在座的各位助興,不知王爺愿不愿意為若彩撫琴伴奏呢?」
「當然愿意。」趙淳站起身,和林若彩并肩走到臺上。趙淳琴聲響起,林若彩的衣袂隨清風起舞,曼妙的身姿和著趙淳的琴聲,時而淩空躍起,時而足下輕移。
所有人的心,都跟著趙淳的琴聲和林若彩的舞姿起起落落。
琴聲時急時緩,林若彩的舞步也隨之時起時落,宛如從天而降的仙女。
琴聲歇下,臺上掌聲如雷,許多人都在叫好,還有不少人在一旁感歎。
「瑞王爺和林小姐可真是郎才女貌啊。」
「是啊,可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他們可真是般配呀!」
……
莫卿不禁自嘲地笑了笑,自己今天跑來到底是為了什么啊,來看他們是如何般配,如何的相親相愛嗎?她現在感覺自己像個小丑一樣,真的好像快點逃離這個地方。
林若彩滿面春風地挽著趙淳的一只胳膊走下臺來,「淳,你說我剛剛舞的如何?」
趙淳抬手理了理她額前的碎發,笑道:「那還用問嗎?比前段時間紅遍京城的蝶舞跳的還好。」
林若彩一記粉拳打在趙淳的肩頭,「你可真壞,又拿人家開玩笑。」
蝶舞。莫卿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這個名字了,這個曾經屬于她的名字。如今他又提起,是在提醒她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嗎?
莫卿再也坐不住了,她站起身對趙淳說道:「王爺,臣妾感到身體不適,還請王爺容許臣妾先行告退。」
趙淳依舊是一臉淺笑,讓人看不透他心中的喜怒:「既然如此,那你便退下吧。」
莫卿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前院,回到自己的臥房,莫卿把門關上。她并沒有點燈,而是賭氣一般的想先脫掉身上那華麗的衣裳。
脫掉身上繁瑣的華服,摘掉頭上沉重的首飾,莫卿身上只剩下一層薄薄的中衣。她長長的出了口氣,身上的重量減輕了不少,心情也放鬆了許多。
黑暗中,她摸索著來到桌前想要點燃蠟燭,可是一轉身,借著清冷的月光,她看見一個人正斜靠在軟榻上,悄無聲息地,仿佛一直在注視著她。
「啊!」莫卿被嚇了一跳,但是轉念一想,以前趙淳經常會這樣悄悄地進入自己的房間,「爺,您可嚇死我了。」
不對!趙淳不時在前院陪林若彩嗎?那這個是誰……想到這,莫卿趕快撿起剛才丟在地上的衣服,披在身上。
「穿什么衣服啊?你身上哪里我沒看過,沒摸過呢?」這個聲音的主人,莫卿一輩子也不會忘記,陸辰翊!
莫卿想要趕快點亮蠟燭,她快速地摸索到桌子近前。與此同時,陸辰翊也到了桌子跟前,莫卿不小心被旁邊的凳子絆了一下,身子向前倒去,剛好倒在陸辰翊的身上。
陸辰翊伸手把她接住,「怎么?這么快就等不急要投懷送抱了嗎?」
莫卿抬起手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陸辰翊沒想到莫卿會打他,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愣在了原地。
莫卿趁他還沒回過神來,迅速地點亮了蠟燭,屋里頓時明亮了起來。
此時的陸辰翊已經火冒三丈了,他咬牙切齒地說道:「好,很好,你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從小到大他還沒被人打過,尤其是女人。
他一把掐住莫卿的脖子,把她抵到墻上。莫卿只感覺他手上的力氣越來越大,他掐的越來越緊,她自己已經快要不能呼吸了。但是,她依然毫不畏懼地冷冷的和他對視,「有種,你就掐死我吧!」
陸辰翊眼中閃過一絲恨絕,他的手迅速地收緊,在這一刻,莫卿感覺自己的脖子馬上就要斷掉了,他隨時都會在這里結束自己的生命。莫卿并不怕死,也許現在死去對她來說是一種解脫。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8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