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腿發軟沒勁暈怎么回事_暴露小說系列公共場合

第五十六章 回到原點(上) 第五十六章 回到原點(上)
拂袖一聽是讓自己做丫鬟,心中不由鬆了口氣。剛才在門外,她發現自己又回到天香樓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一死保清白的決定。以前和蘭姨一起生活在這里,是出于無奈,那時候她喝蘭姨在一起相依為命,她們彼此就是對方生存下去的支柱。可是,現在不同了,蘭姨已經永遠的離開她了,她用真心去愛的人卻一直在騙她,就連自己的孩子她都沒能保住。這個世上她已經沒有什么好留戀的了,如果再讓她過著那樣骯髒的生活,她寧愿去死。
金媽媽聽了臉上樂開了花,「牡丹你可真是越來越精明啦。這丫頭臉是丑了點,以后你就在后廚老實干活,別到處亂跑省得嚇著客人,明白嗎?」金媽媽沖著拂袖訓斥道。
「是,金媽媽,以后奴婢會好好干活的。」拂袖低著頭,儘量吧自己的聲音壓低放粗,恐怕金媽媽會聽出自己的聲音來。
「嗯,嘴倒是蠻甜的,以后手腳麻利點你的日子就會好過。吳媽,去把她領到后廚那邊去吧。」金媽媽對身后的一個老媽子吩咐道。
天香樓后院的西南角有一排低矮破舊的瓦房,它們掩蓋在一片竹林后面,是那么的不起眼,這就是天香樓里干髒活累活的最低等的下人們住的地方。
這里對拂袖來說并不陌生,她就是在那里長大的,她的童年的時光都是在那里度過的。
小時候,蘭姨沒有太多的時間照顧她,她只能自己待在那小小的房間里,她的童年時沒有玩伴,更沒有歡樂可言的。
后來,到她長到六七歲的時候,金媽媽便把她領出了竹林,當時蘭姨百般阻攔,可是最終還是沒能保護當時小小的卿兒。當時的卿兒并不理解蘭姨眼中深深的擔憂,她只知道離開了低矮破舊的房子,裝上了鮮豔的衣服,吃著精緻的點心,她就很滿足了。但是,這只是開始,隨之而來的便是琴棋書畫和歌舞的訓練,金媽媽見她的身段柔軟,便重點培養她的舞技,而那時的卿兒只想要憑著自己的能力舞出一片天地,讓自己和蘭姨不用再受苦。所以,她學的很刻苦很認真,短短幾年,她就被看作是天香樓花魁的接班人。
然而,隨著卿兒年齡的增長,她的容貌越來越美,身段越來越好,蘭姨眼中的擔憂也就越來越重。卿兒也漸漸開始明白了蘭姨的憂慮,可是生在青樓,身不由己,從她第一天登臺開始她就已經把一切都看淡了,把自己賣個好價錢也好,至少可以給蘭姨治病,可以讓她安享晚年。誰知,后來的事情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控制和預想,而在經歷過人生的起起落落后,她卻又回到了原點,難道這一年來發生的一切真的只是一個夢?
罷了,罷了,夢也好,現實也罷,對于拂袖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對于一個心已死,情已斷的人來說,沒有什么能再她心里激起漣漪了。雖然自己現在是個下人,但是至少身子是安全的,看來有時候容貌也會給人帶來很大麻煩呢。這次多虧了這張人皮面具,也多虧了小澄。想到小澄,雖然現在他們同在京城,但是以后恐怕很難再見面了吧。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能從天香樓出去,現在也只能暫且安身,走一步算一步了。
又是一夜華燈初上,又是一夜紙醉金迷。
天香樓里又迎來了一天中最熱鬧的時刻。在金媽媽的房間里,她和紅牡丹正在一本美人畫冊中尋找著未來的花魁人選。
紅牡丹一邊給金媽媽翻著畫冊,一邊說道:「媽媽,自從您說要著手培養新的花魁之后,我就一直在留意著呢。這些個可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才女呢。」
說著,紅牡丹翻開了第一頁給金媽媽解說道:「媽媽,您看,這是白依依,以琴擅長,是出了名的冷美人,不茍言笑,目下無塵。可越是這樣男人越愛,不知道每天有多少王公貴族愿意千金博得美人一笑呢。」
「您再看這個,這是鄭靈玉,天生的一副好嗓子,歌美人也美。」紅牡丹邊說,邊把畫冊往下翻了一頁。
「這是袁思妍,詩詞歌賦樣樣精通,天文地理更是無所不知,京城的才子都要找她來會一會。」
「還有這個,馮曼霜,不但棋藝精湛而且酒量驚人,真正是千杯不醉的美酒西施啊。」
……
紅牡丹一直在滔滔不絕地講著,可是一旁的金媽媽臉色卻有些難看,最終她實在是聽不下去了,打斷了紅牡丹。
「好了,你說的這些平時我也都注意到了,就沒別的了嗎?就沒有新人了嗎?個個聽起來還都不錯,可是卻又個個都差了那么一點。」
「哎,可不是嗎?要說花魁啊,還真是非蝶舞莫屬。可是人家命好啊,遇上個肯出錢的主兒,五千兩啊,都趕上三四個花魁的價錢了。」紅牡丹在一旁陪笑道。
金媽媽點了點頭,感歎道:「嗯,那可是我一手培養出來的,要不是因為價錢高,我也不會捨得出手啊。如今看來,天香樓里還真是唯獨少了個善舞之人啊。」

第五十七章 回到原點(中) 第五十七章 回到原點(中)
說起舞,整個天香樓沒人能比的過蝶舞,當初蝶舞被人贖身帶走,天香樓還真少了不少的客人呢。
想到這里,金媽媽不禁又皺了皺眉頭,「這么大個天香樓,百十來號姑娘,就找不出個善舞的嗎?你到底有沒有用心啊?」
紅牡丹急忙解釋道:「媽媽,您別急啊。這人選嘛,有倒是有一個,您看這個,司徒顏,不但舞跳的好,身段也好,人長得又清秀。」
金媽媽拿起畫冊,仔細地看了一陣子,撇撇嘴道:「很一般嘛。」
紅牡丹陪笑道:「媽媽說的是,她的舞跳得不錯,但也不是最好的,要說姿色倒算的上是上等。您有所不知,這一個多月來,天容商盟的陸大公子成了她的常客,隔三差五的就帶出場不說,有幾次還險些跟其他的客人大打出手。所以,現在司徒顏的身價倍增,不少客人點名要她呢。」
「哦?有這么厲害啊?」金媽媽對這事有所耳聞,但是今天聽紅牡丹詳細一說,倒是提起了興趣,「那陸大少倒是我們這的常客,以往他看上的姑娘也不少,沒想到這次他是下了大手筆,要動真格的了。能讓他這么動心的姑娘一定有什么特別之處吧。」說著,金媽媽又看了看畫冊,許久,她笑道:「呵,我說呢,剛才就覺得有點眼熟。牡丹,你來看看,她那眉眼之間是不是與林丞相的千金有些相似?」
紅牡丹湊到近前看了看,「可不是嗎,媽媽這么一提醒,我還真覺得挺像的。這陸大少別看他平日里做事心狠手辣,沒想到還真是個癡情種子。那林大小姐心里只有瑞王爺一人,他卻還是癡心不改。」
金媽媽笑著將畫冊遞給紅牡丹,「既然如此,那這個司徒顏咱們就特別對待。至于最后她能不能成為天香樓的新花魁,就要靠她自己的造化了,一切就看下個月的斗舞大會花落誰家吧。」
斗舞大會是天香樓每年都要舉辦的一個比賽,以舞為主,為的就是選拔有才藝的姑娘,提高天香樓的名氣,招攬更多的生意。
每年的斗舞大會上都會有不少的姑娘脫穎而出,一夜成名,身價倍增。更有一些會被豪門貴族的老爺少爺門看中,從此便可脫離苦海,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所以,每年都會有許多的姑娘想要參加這個斗舞大會,想要在自己身上實現麻雀變鳳凰的童話。
可是,近幾年天香樓里善舞的人才有些青黃不接,舞的好的姿色不夠,身段好的舞技又不行。所以,金媽媽才會急于找一個配得上花魁稱號的姑娘。
已是初冬時節,冷風如刀子一般打在臉上生疼生疼的。上午是天香樓一天中最清凈的時候,拂袖匆匆地往廚房走著,進了門她連忙轉身放下簾子,灶膛火嗶剝有聲,她走過去拿火鉗撥火,不想火鉗碰到炭灰堆里,卻有個硬硬的東西觸不動,不由笑著說:「這必又是小舞那丫頭打下的埋伏,成日里只知道嘴饞。」
話音未落,卻聽門外有人問:「拂袖這又是在罵誰呢?」跟著簾子一挑,進來個人,穿一身青衣袍子,進了屋子笑著說道:「這一大清早的還說別人,你不是也到這來烤火取暖嘛。」
后廚下人們住的屋子里沒有炭火,偏偏拂袖兩腿發軟沒勁暈怎么回事_暴露小說系列公共場合又是個怕冷的人。這些日子天氣驟冷,她的腳上都長了凍瘡,只好趁著上午廚房沒人的時候過來在灶膛邊烤烤火,讓自己暖和暖和。
拂袖不用抬頭便知來人是誰,她用火鉗掏出灶膛里的地瓜,用鉗子夾著遞到來人面前。「小饞貓,就知道是你的地瓜。」
來人名叫小舞,是個被賣到天香樓的苦命孩子,今年才十三歲,因為與拂袖年齡相仿,所以她很快就成了拂袖在這里的第一個朋友,于是唯一的一個朋友。
「呵呵,還是拂袖好,一大早就來幫我看著我的地瓜。」說著便伸手接過地瓜去剝皮,那地瓜剛從火里挾出來,燙得她直甩手叫哎喲。坐在一旁烤火的拂袖一笑,說:「活該!」
小舞捧著那燙手的地瓜,咬了一口,燙得在舌尖上打個滾就胡亂吞下去,對拂袖說道:「告訴你哦,我昨天終于見到傳說中的陸大少啦!」
拂袖聽了這話不由心頭一驚,還好帶了人皮面具外人看不到她臉色的變化,她故作鎮定地說道:「什么陸大少啊,我怎么沒聽說過啊。」
小舞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拂袖,「不會吧,京城首富陸震天的大公子啊,你竟然沒聽說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8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