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厲的調教師主人懲罰私奴_暴露自我系列辣文

第七十四章 小舞遇險 第七十四章 小舞遇險
自從那晚以后,趙淳和陸辰翊二人就頻繁地光顧天香樓,拂袖基本上每晚都能看到他們。有時是趙淳,有時是陸辰翊,還有時是二人一起。
他們會故意叫拂袖送酒菜進房間,然后就一直讓拂袖站在旁邊等著伺候。其實,拂袖站在那里大部分時間都是沒事做的,只是看著他們在那些溫香暖玉中,喝酒、劃拳、卿卿我我、說說笑笑。
有時候,不經意間,拂袖會看見趙淳嘴邊那似是而非的笑,還有陸辰翊那灼熱的眼神。
慕容寒知道以后,便讓她待在楚天居里,不用再到前院去了。可是,拂袖卻拒絕了。她沒有做錯什么,她不想躲,她更不會害怕。這些天來,即使站在他們身邊斟酒布菜,她也都是面色如常,鎮定自若的。拂袖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成熟了,以前她對他們都是唯唯諾諾的,而現在卻能做到把他們當空氣一樣。
慕容寒是尊重她的選擇的,畢竟在他的地盤,一切都是在他的掌握之中的。
事情的當事人能做到從容淡定,而那些旁觀者卻安靜不下來了。
瑞王爺和陸大少的頻繁光顧,在天香樓掀起了軒然大波,姑娘們個個憋足了勁兒,想要找個機會在兩位貴人面前好好表現一番。
離斗舞大會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姑娘們都抓緊了時間在準備著。
天香樓的后院里,有一處專門供人練習歌舞的練功房,近些天,越來越多的姑娘都到那去練舞。
一日中午,管事的讓拂袖去練功房給幾位姑娘送飯。能得到如此照顧的,自然是此次大會奪魁呼聲最高的幾位美人了。
拂袖覺得這份工作蠻好的,至少不用看到趙淳和陸辰翊二人那陰陽怪氣的臉。
拂袖將飯菜擺好,放在桌上,然后就退到一邊的角落里,等著那些美人們吃完以后再將餐具收走。
拂袖縮在墻角,守在炭盆旁邊,一邊閉目養神,一邊聽著那鶯聲燕語在耳邊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
只聽得鄭靈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她的聲音輕柔甜美,不愧是一副天生唱歌的好嗓子,「你們知道嗎?我昨晚見到天容商盟的陸大少爺了,他就從我身邊擦肩而過,我總算是瞧見他的廬山真面目了。真人更加的帥氣,比傳說中的可要俊美多了。」
「哎呀,這又算得了什么?你是沒見過瑞王爺,比那個陸大少不知道要強多少倍呢。只要他一個眼神,沒有哪個女子不被他迷住的。」袁思妍一副少見多怪的樣子看著鄭靈玉說道。
「喲!」一旁的馮曼霜也湊了過來,「我說靈玉啊,人家陸大少可是一直都傾心于那司徒顏,你的心還是收一收吧。」
「哎。」鄭靈玉有些無奈地探了口氣,「不過說道司徒顏,她最近怎么都沒有來練舞啊?」
「人家有陸大少在背后撐腰,哪還用得著練習啊,只要把陸大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那舞魁還不是她的囊中之物嗎?」 袁思妍介面道。
馮曼霜搖了搖頭道:「你說陸大少一表人才,相貌出眾,家境殷實,怎么就看上司徒顏了呢?」
鄭靈玉搖了搖馮曼霜的肩膀,「好啦,好啦!眼下咱們的任務是斗舞大會,若是真的在斗舞大會上一鳴驚人,你還愁找不到個好歸宿嗎?」
袁思妍忙在一旁補充道:「就是,就是,那陸大少素來以風流成性,心狠手辣而聞名,有什么好的。」
「嗯,我聽說他今晚又會來找司徒顏,三樓一號房已經被他包下了呢。」鄭靈玉神秘兮兮地說道。
拂袖在一旁漫不經心地聽著她們的談話,心中不禁苦笑了一下,若她們知道陸辰翊是怎么樣的人以后,看她們還會不會這樣傾心于他。不過晚上陸辰翊又要過來,看來自己又要被叫去伺候了吧。
晚上,拂袖果然被派到了陸辰翊那里,她正端著酒菜往三樓走,忽然身邊閃過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人穿了一件單薄的鵝黃色紗衣,臉上略施粉黛,頭髮也高高的挽起,雖然她這樣打扮,但是拂袖還是一眼便認出了她,這不是和自己在后廚相處了一個多月的小舞嗎?
而看她今晚的打扮,拂袖心里一下子明白了。在天香樓里,有些不甘總是屈居下等被人使喚的丫鬟,會買通前院的一些管事的丫鬟婆子,把她們放進某位達官貴人的房間,然后使出渾身解數來引起客人的注意,以達到飛上枝頭變鳳凰的目的。但是,這種行為是明令禁止的,一旦被發現,輕則毒打一頓,重則小命不保。
拂袖沒有想到小舞也會這樣冒險,她今年才十三歲啊,她還那么小,自己又怎么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往火坑里跳而坐視不管呢?想想自己如今已經不帶人皮面具了,小舞不會認識自己了,冒然上前勸阻也不好。所以拂袖悄悄地跟在她的身后,想混進她要去的房間,然后阻止小舞做傻事。
而跟著跟著,她發現小舞進的不就是三樓的一號房嗎?拂袖的腦中又想起原來小舞和她講過自己是如何地傾慕陸辰翊,又是如何幾次三番地混到前院偷看他。天哪,拂袖真的沒有想到小舞竟然會這樣的荒唐,為了引起陸辰翊的注意竟然不顧規矩,不顧自己的安慰,做出這樣的傻事。
拂袖走進房間放下酒菜,然后便退到一邊的角落里。她偷偷地抬眼看了看屋內的情形,陸辰翊懷里抱著司徒顏,和幾個客人一起坐在桌前。小舞混在花枝招展的姑娘們當中,和她們一起站在一旁,她的眼睛始終都沒有離開過陸辰翊,只可惜陸辰翊正忙著和懷中的美人調笑,完全沒有注意到她。
陸辰翊見酒菜已擺好,便讓司徒顏給他倒了杯酒,司徒顏粲然一笑,又露出了那兩個可人的酒窩,陸辰翊見了便俯下頭,在她的酒窩里舔了一口,然后喝下杯中的酒,嘴對嘴的喂給了懷中的美人。
和陸辰翊一起來的客人見他已經開始,便也找了和自己相熟的姑娘,喝起酒來。
唯獨只剩下小舞一個人站在那里,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才好,急的快要哭出來了。
拂袖趁大家都在說說笑笑,喝酒劃拳之際,走到小舞身邊,對她低聲說道:「快走吧,你不該來這,被人發現就完了。」
說著,拂袖便要拉著小舞的手往外走,可是小舞卻還不死心,掙扎著不想走。拂袖只好連推帶拉,好說歹說地把她拽到門口。就在拂袖要鬆一口氣的時候,身后卻傳來了一個聲音,「哎,叫你呢,那個穿黃衣服的別走啊,過來陪陪爺!」

第七十五章 險象環生 第七十五章 險象環生
拂袖聽見身后的聲音只得停住腳步,回頭一看,只見坐在陸辰翊旁邊的一個胖子正在朝小舞嚴厲的調教師主人懲罰私奴_暴露自我系列辣文招手。
靠在那胖子懷里的姑娘小嘴一撅,說道:「爺,露露不是在這陪著您呢嗎?您還叫她干嘛啊?」
那胖子臉色一沉,一把將懷中的美人推開,「滾,爺高興怎樣就怎樣,要你管?不要臉的東西!」
那美人識趣地退到了一旁。
「哎,說你呢,還杵在那干嘛?」那胖子高聲叫道。
他這一聲,把整個屋子里的人都驚動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門口。
拂袖自知今天是走不了了,無奈只好拉著小舞又回到屋內。
而小舞此時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她跟在拂袖的身后,慢慢地踱步到那胖子近前。
胖子一直色迷迷地盯著小舞,見她走到了近前,便一把拉過她的手,將她扯進懷中,按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他扳過小舞的下巴,仔細地打量著她的臉,然后得意地大笑道:「哈哈,你們看我今天發現了什么?這丫頭看著面生,定是個新人,看這羞澀的樣子,想必還是個雛兒吧!哈哈哈……」
此時的小舞真的意識到了危險和害怕,她在胖子懷里拼命地掙扎著:「放開我,我不要,不要……」
拂袖見狀,急忙上前賠笑道:「爺,這位姑娘是新來的,難免有些怕生,也不懂得怎么伺候人。爺,您今天就先放她一馬,等金媽媽將她調教好了,定會讓她好好補償您的。」
胖子很不耐煩地瞥了拂袖一眼,「去你媽的,爺今兒晚上就讓她陪了,不相干的人都給我滾一邊去,別掃了爺的興。」
陸辰翊抬眼看了看拂袖,冷冷地一笑:「魏大哥,人家是新人,難免會害羞嘛,你也不用急,這長夜漫漫,你可以慢慢調教她,誰不知道你一向是最懂得憐香惜玉的呢?」
胖子一聽這話,頓時淫笑道:「哈哈,還是陸賢弟最了解我啊。哥哥我最喜歡這種帶點野性的,今晚就不信我馴服不了她。」說著,他那肥厚的嘴唇就要往小舞臉上貼。
小舞被嚇得哭了起來,臉上的妝容也花掉了。
而一旁的拂袖情急之下一把扳住了魏胖子的肩膀,「爺,您先別急,她不懂規矩沖撞了您,就讓奴婢帶她給您賠個不是,成嗎?」
魏胖子眼見好事被人打斷,正要大發雷霆,可是當他抬頭看見面前那張笑臉時,不禁愣在那里。
拂袖的滿頭青絲依舊是用一根白玉簪子鬆鬆地固定在腦后,露出了光潔的額頭和粉嫩的笑臉,不知是不是因為屋子里的炭火太旺的緣故,她的臉上泛起了一層紅潤,更顯嬌俏可人。再加上那鮮紅嬌嫩的小嘴,還有那婀娜的身段,纖細的柳腰,以及落在魏胖子肩上的那芊芊玉指,看得魏胖子長大了嘴巴,險些流出口水來。
魏胖子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拂袖,一把推開了懷里的小舞,抓住肩上那只白嫩的小手,笑道:「我今晚可真是交了桃花運啊,兩個小美人主動送上門來。你倒是跟爺說說,要怎么給爺賠不是啊?」他一邊說一邊攬住拂袖的纖腰就往自己的懷里帶。
那肥胖的爪子剛攀上拂袖的腰,卻被另一只手狠狠地抓住。魏胖子回頭一看,原來是陸辰翊,他正冷冷地盯著拂袖,咬著牙說道,「莫卿,你少在這里多管閑事!」
拂袖自始至終都沒有瞧他一眼,仿佛陸辰翊根本就不存在一樣,她給自己倒了杯酒,然后舉到魏胖子面前,甜甜一笑,柔聲道:「爺,奴婢敬您一杯。」
魏胖子看著拂袖臉上甜甜的笑容,還有兩頰邊那俏皮的酒窩,又低頭看了看那杯酒,他可不甘心到嘴的肥肉就這樣飛走。但是,他又偷偷用余光瞥了瞥坐在身邊的陸辰翊,只見他手里把玩著一只青瓷酒杯,目光一直落在酒杯上面,好像身邊的事情與他完全無關一樣。
可越是這樣,魏胖子的心里越沒底,這個陸大少的脾氣他是知道的,總是那樣陰晴不定,讓人琢磨不透。想想剛才他竟然為了這樣一個小丫鬟出頭,可見他們之間必定有什么關係,若真是這樣,那自己可一定得小心,千萬不能一時貪歡而得罪了這位大少爺。
想到這里,他接過拂袖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隨后放聲一笑,「哈哈,我魏某人怎么會難為你們這些小妮子呢?姑娘這個朋友,我可是交定了哦。」
「爺,您真是個爽快人,奴婢佩服。」說罷,拂袖福身一拜,端起桌上的一杯酒回敬了過去。
放下酒杯,拂袖拉著還愣在一旁的小舞的手,對屋內眾人微微一笑,「各位爺,奴婢先行告退。」說罷,便拉著小舞走出房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72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