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好漲好深還長_曰本免費一級a做爰視頻

第八十四章 悔恨萬分(下) 第八十四章 悔恨萬分(下)
一直默默不語的拂袖慢慢地抬起了頭,卻早已是淚流滿面。
「卿兒,別哭好嗎?你知道我最怕你哭了,一看見你的眼淚我就會心痛。」趙淳將拂袖攬在懷中,臉上又驚又喜,有一種失而復得的喜悅。他輕輕地吻掉拂袖眼中的淚水,情不自禁地說道:「卿兒,不要再哭了,一切都過去了,讓我們重新開始吧。真是太好了,我們又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拂袖在趙淳的懷里放聲大哭,其實剛才她一直在強忍著眼中的淚水,但是最后還是在趙淳的懷里釋放了出來。今晚的趙淳是那樣坦誠,那樣深情地對自己吐露著心聲,他的言語中有些一種痛徹心扉的悔恨與乞求。趙淳,是她這一生唯一愛過的男人,她深知,一向驕傲的他是不會輕易對任何人用這樣的語氣說話,更不會這樣主動地去請求一個人的原諒。只有這一點就足夠了,這就足以撫平她心中的傷痛,就足以證明趙淳是深深地愛著自己的。
她好想對他傾吐自己的心事,她好想告訴他自己的冷漠只是一種偽裝,這都是源于對他的愛,她好想告訴他如果有可能她真的想讓時間停留在他們一起在別院的美好時光,為此就算付出生命她也心甘情愿,管它什么陰謀,什么陷阱,她都可以毫不在乎。
可是,她不能這樣做。
拂袖狠了狠心,推開了那個讓她貪戀的溫暖的懷抱。
「趙淳,我說過了,我們不可能回到過去了。」
拂袖直視著趙淳,決堤的淚水卻依舊掩蓋不了眼中的怒火,她反問道:「趙淳,你覺得你對我做了那么多傷天害理的事,就可以這么簡單的憑你幾句話就一筆勾銷了嗎?」
趙淳錯愕地看著拂袖,這一切仿佛都來的太突然,讓他有些措手不及。趙淳表情僵硬地說道:「我不是說過會好好補償你的嗎?」
「哼,補償?」拂袖輕蔑地一笑,「好啊,你不是要補償我嗎?那就麻煩你讓陸辰翊以后不要再來騷擾我,我已經不是供你們泄欲的工具了!」
趙淳眉頭一皺,眼里閃過一絲無以名狀的陰狠。
「你們不是兄弟情深嗎?也不是第一次分享同一個女人了吧。其實我要是真的跟了陸辰翊也沒什么不好的,最起碼他那么的有錢,保我下半輩子衣食無憂肯定是沒問題的了。他要是真找棟宅子把我養起來,我倒也能過幾天清凈日子,不像在瑞王府里,你那些個鶯鶯燕燕的天天來找我麻煩,我還要擔心如何自保。」拂袖直言不諱道。
趙淳發瘋了一樣扳過拂袖的身子,讓她面對著自己,他的眼睛里分明有一團怒火在燃燒,「為什么你要這樣作踐自己?這樣折磨我你很高興嗎?」
折磨他,看他痛苦的同時,拂袖自己的心里也滴血,她強忍著心底的刺痛,臉上卻滿不在乎地一笑,「對啊,我就是要折磨你,報復你,你不知道看你抓狂的樣子心里有多高興。但是這比起你對我的傷害來講根本不算什么,不是嗎?」
趙淳仿佛挨了當頭一棒,愣在那里,眼神也黯淡下來,「告訴我,你還是從前那個溫柔善良,靦腆羞澀的小姑娘嗎?」
拂袖冷冷一笑:「從前的那個莫卿不是被你親手殺死了嗎?」
趙淳臉色慘白,沉默了許久,才個好漲好深還長_曰本免費一級a做爰視頻幽幽開口道:「卿兒,你到底有沒有真正愛過我?」
拂袖蓋在被子下面的手一下子收緊了,死死地抓著身下的床單,她微微地仰起頭,把想要流出的淚水生生地逼了回去。那個「有」字就要脫口而出,卻被她重新壓抑在了心底。云淡風輕地一笑,聲音中帶著一絲嘲諷:「從來都沒有過,我只是不甘心,你們那樣對我,我自然也不能讓你們太如意,話又說回來,我嫁到嵐國來,不就是為了做王妃的嗎?自然不會那么輕易地放棄。」
趙淳點了點頭,「好,很好,我明白了。」他站起身,平靜而又冷漠地說道,「原來你能毫不猶豫地離開,你能對我如此冷漠無情都是因為你根本就沒有愛過我。所以,你選擇再次回到天香樓,想要再釣個金龜婿是嗎?那么陸辰翊也是你的目標之一嘍。」
拂袖呵呵一笑:「沒錯,你還是挺了解我的嘛。你現在早已不是我的目標了,所以麻煩你下次離我遠一點!」
「放心好了。」趙淳輕蔑地看了拂袖一眼,「我再也不會被你的表面所蒙蔽了,下次即使你走到我對面,我也不會再正眼瞧你一眼。至于陸辰翊那里,我也會告訴他,還有小澄,我知道他來找過你,不過你最好離他們都遠一點,還是把精力都放在你那個慕容少爺身上吧。」說罷,他袍袖一甩,便頭也不回地走掉了。

第八十五章 又見故人(上) 第八十五章 又見故人(上)
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結果嗎?可是為什么看他轉身離去的背影,心還是會痛。看著他的離去,這一刻,淚水再也止不住地奪眶而出。
拂袖將被子蒙在頭上,讓淚水肆意地浸濕了枕頭……
李忠一直等候在門外,見趙淳生氣地摔門而出,他趕忙湊上去在趙淳耳邊說道:「王爺,沈將軍他們還都在等著您呢,您還是快些趕回去吧。」
「嗯。」趙淳鐵青著臉應了一聲,頭也不回地下了樓。
李忠見他臉色不好,不敢多說,只是緊跟在他身后,心中暗道:王爺很少這樣失態,這幾天王爺本來在京郊大營做督軍,可是今晚一個安排在天象樓的眼線傳話過來,好像是莫姑娘出了事情。王爺一聽立刻奪門而出,騎上汗血寶馬就朝京城奔來。本來,從京郊到京城要一個時辰,可王爺快馬加鞭還不到半個時辰就趕到了。要說王爺不在乎莫姑娘,他可不信。哎,不過看今天的情形王爺一定又是被拒絕了,軍營里的各位將軍還等著他議事呢,只希望王爺能快點恢復過來才好。
拂袖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終于累了,昏睡了過去。慢慢轉醒,睜開眼睛刺眼的陽光讓拂袖感覺很不適應,她又把眼睛閉上了一會兒,再慢慢睜開。這才發現,原來自己身在楚天居的房間里,身上也換上了乾凈的中衣。
「你醒啦?」一旁的桌前,傳來了慕容寒的聲音。他聽見床上有動靜,便放下手中的書,走了過來。
慕容寒在床邊坐定,「我只不過一天不在,你怎么把自己搞成這樣?」他看著拂袖,微微的皺了皺眉,眼中滿是疼惜。
「我,我怎么了?」拂袖有些緊張的問道,可卻被自己嘶啞的聲音嚇了一跳。
「來,先喝杯水,潤潤喉嚨吧。」慕容寒倒了杯熱茶遞到拂袖手中。
拂袖接過茶杯一飲而盡,乾澀的喉嚨頓時感覺舒服了許多。昨晚哭了太久連嗓子都哭啞了,不難想像自己的眼睛一定紅腫的不成樣子了,難怪慕容寒會那樣說。
「你這又是何苦呢?」慕容寒突然這樣沒頭沒尾地冒出來一句。
不過拂袖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在天香樓里發生的事情,自然是瞞不過他的。
「呵。」拂袖苦笑了一下,「我真的沒有辦法原諒他,為了他,我失去了太多太多。以前的我,可以什么都不去管,我只知道一心一意地去愛他,甚至已經到了自欺欺人的地步,總是幻想著他是愛我的。可是,直到現在我才發現,那時的自己是多么的無知,多么的可笑,做了那么多的傻事,讓我現在回想起來都無法原諒我自己。為了這份我要不起的愛情,我失去了很多珍貴的東西,那些我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再得到的東西。我真的好恨好恨他,每次一看到他,我就會想到之前所受的傷害,我的痛就會加深一分,我對他的恨也會加深一分。那些傷害已經造成了,我是永遠也無法坦然地面對他了。」
慕容寒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開口道,「這次也是我一時疏忽,臨走時沒有交代好,才讓你又受到這么大的傷害,你放心吧,我不會讓這種事再發生第二次。」
拂袖連忙搖了搖頭,「少爺,您能收留我,我就已經很感激了,每次都是給你惹麻煩,我真的很過意不去。」
「好了,這些不愉快的事情就讓她過去吧,你也不要想太多,先安心養好身體,過些日子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再等著你。」慕容寒臉上又露出了一貫溫文爾雅的笑容。
「重要的事?」拂袖有些疑惑。
「現在你先別想別的事情了,等養好了身體,我自會告訴你的。」慕容寒有些神秘地一笑。
現在拂袖終于知道慕容寒所說的是什么事了。原來,他安排了金媽媽來給自己教習舞蹈,雖然拂袖是從小被金媽媽教大的,早已不是第一次見她,可是這一次她比任何一次都緊張。因為她知道,就算天香樓里所有的人都認不得,記不得她,但是金媽媽是從小看著她長大的,一定會認出她來,真不知道到時候該怎么面對,又該如何解釋。
慕容寒早就看出了她的不安于擔心,他輕輕地拍了拍拂袖的肩膀,柔聲說道:「放心吧,一切有我,我都已經安排好了,你只要放心大膽的去做就好了,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的。」
一切有我?曾經有一個人也是這樣對她說的,可如今呢?拂袖甩了甩頭,想要甩掉腦中那些奇怪的想法。
慕容寒見狀,輕輕一笑,「好了,不要胡思亂想了,待會金媽媽就快到了,你一心一意練舞便是。我還有些事要處理,記得要給我準備晚飯哦。」說罷,便轉身出門。
為了方便拂袖練舞,慕容寒特意命人在楚天居里收拾出一間比較寬敞的房間,專門留作拂袖練舞之用。
正當拂袖一個人在房間里忐忑不安之際,金媽媽推門走了進來,拂袖緊張地把頭壓的低低的。
「你,就是拂袖?」金媽媽在拂袖面前站定,沉著臉問道。
「是。」拂袖的聲音小的連自己都快聽不見了。
「好了,把頭抬起來吧。我知道你是誰。」金媽媽直截了當地說道。
拂袖心里一驚,更是不敢抬頭面對金媽媽了。
「怎么?這樣就被嚇到了嗎?以后還怎么做天香樓的花魁,怎么獨當一面?」金媽媽很是不悅地說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72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