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頭你被算計了 閱讀_曰本真人性做爰全過程視頻

CH1-1 不允許哭泣(3) 經過急救之后,黃先生的病情總算穩定下來。
穿著高中制服的女孩,著急的詢問:「我爸爸不會有事吧?」
「食道靜脈瘤合併大量出血,是酒精性肝硬化末期… …」顏凱微微驟眉,「黃先生已經出現凝血功能異常、感染等癥狀。這次當然不比平常做腹水引流術就可以回家,建議馬上住院觀察和做更密切的治療。」
「一定要住院嗎?」女孩欲言又止的表示家里沒有足夠的錢讓爸爸住院。
「妳是他唯一的家屬,而醫生只能提供建議。」顏凱在診療記錄上寫字,連頭都沒抬。
「住院之后就會好嗎?」女孩問。
「不一定,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但是,妳必須要有最壞的心理準備。」他口氣清淡,好像談論的不是一個人的生死,「身為急診室總醫師,最后我再確認一次,要讓你父親住院接受治療嗎?」
這樣的人,這樣的父親… …也配活著嗎?
不對!這不是一位醫生該有的私人情緒。
我緊緊咬住下唇,把答案留給那女孩。
「要還是不要?」顏凱逼問,聲音顯得有些冷酷。
女孩緊握拳頭又倏地放開,無措的年輕臉龐漸漸變得堅毅,彷彿下了決心,「要!不管什么代價,我都想救我爸爸!」
「嗯,好。」顏凱在診療紀錄上簽名交給護士,交代著后續事項。
「爸,你一定要趕快好起來。」女孩喃喃喚著,拿起一條毛巾,沾了水仔細擦拭她爸爸身上的血漬及髒汙,動作輕柔而小心,畫面讓人鼻酸。
顏凱走近,點點女孩的肩,像是隨口一問:「我記得妳是念護專的吧?」
「嗯。」女孩輕輕點頭。
「最近醫院人手不足,妳放學之后可以來擔任實習生嗎?」
「實習生?」女孩仰起臉,小心翼翼的問:「可是我… …我才專一,這樣可以嗎?而且爸的醫療費… …」
「我會請護理站的護士教妳,工作內容不會太複雜。不過這不是醫院正規的編制,算是工讀性質,也不能算在學校的實習分數里,但我會給妳工讀費,這樣,我想多少可以補貼一點妳的生活費… …」顏凱的目光停在病人身上,接著說:「至于醫療費的部分,可能會是一筆可觀的數目,不過因為妳尚未成年,我會請院方通知社工單位協助處理… …,總會有辦法的。」
「謝謝醫生,謝謝… …」女孩眼睛燃起希望的光芒,不停跟顏凱道謝。
有顏凱這位總醫師親自坐鎮,短短兩個小時大家被他操慘了,但是看到急診室從原本兵荒馬亂的滿床狀態到現在只剩三三兩兩吊點滴的病人,我也不禁鬆一口氣,緊繃的情緒稍微獲得緩解,趴在桌上有些昏昏欲睡。
「沈子茉,手伸出來。」顏凱突然說。
「什么?」我驚醒,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以為自己哪里做錯了,硬著頭皮慢慢把手伸出去。
幾顆薄荷糖落在手心,燈光下透出澄藍如水滴般的光,我驚訝地抬起頭,對上他帶笑的眼睛。
「妳的血糖太低,吃點甜的比較不容易疲倦。」
「其實,總醫師你算好人,雖然兇了一點嚴格了一點龜毛了一點… …。」我感動的說,剝開透明糖紙,丟一顆到嘴里,突然想到:「對了,你哪來的經費付黃先生女兒工讀費?」
只見他從口袋掏出一本小筆記,嘴角抿出笑意:「R1沈子茉,醫病溝通不良,罰三仟元!」
「疑?我什么時候醫病溝通不良?」含著糖果,我有些口齒不清。
「兩個小時前,檢傷四級的那個阿伯。」他斜斜睨了我一眼:「沈子茉對病患說:『這種小傷住院簡直是浪費床位… …』」
「那是阿伯先無理取鬧好不好?」我不服氣,稍微提高了點音量。
「在急診室喧嘩吵鬧,又罰一仟!」
「我哪有喧嘩吵鬧?」
「不服總醫師教導,再罰一仟!」
好!停!
「哪有這樣… …」我欲哭無淚,總算知道顏凱的經費是怎么來了。
「其實,我真的是好人,只是… …」顏凱豎起食指放在唇邊,一笑:「善良的程度有限。」

CH1-2 末日咖啡館(1) 「總醫生去哪了?這些是他要的心臟超音波和頸動脈超音波資料,那位盧姓病人的。」醫檢室送來一份資料。
「沒看到,不在急診室就是去巡房了吧?」我把佔據桌面的醫學期刊推到旁邊,勉強清出一小塊空間,「先放這好了,我再轉交給他。」
看看墻壁上的大掛鐘,已經接丫頭你被算計了 閱讀_曰本真人性做爰全過程視頻近清晨六點。
脫下白袍,我對另一位R2學姐陸展妍說:「我出去買杯咖啡,很快就回來。」
展妍學姐從成堆的病歷表中抬起頭來,很快看我一眼,雙手仍飛快的鍵入資料:「可以幫我買杯熱巧克力嗎?」
我點頭,轉身離去時,她又喊住我:「沈子茉?」
「嗯?」我回頭。
「順便幫顏醫師帶一杯黑咖啡回來,不加糖不加奶精… …」她語帶關心的說:「他早上還有一臺刀要開,我怕他撐不住。」
我對她笑了笑表示知道。
玻璃門一滑開,冷空氣夾著點點細雨迎面而來,我不禁打個寒顫,正考慮要不要回去披件外套,幾秒過后,決定大步朝對街奔去。
街上很安靜,點點雨絲與將亮未亮的天光交錯成一片濛濛白霧,幾乎快要看不見天空的顏色。
急診室斜對面是一家全天候營業的咖啡店。
到底是不是二十四小時營業,其實我也不是很確定,印象中不論何時想喝咖啡總不會撲空就是。
這家咖啡店有大片明亮的落地窗,深色系的木質裝潢彷彿透出咖啡香,翅膀造型的鏤空鐵鑄招牌從底層打上暖黃色的光,彷彿是一雙飛鳥羽翼朝旅人招手—快來我身邊棲息吧!
像是漫漫長夜里的救贖。
每天夜晚從急診室大門望出去,總覺得那雙翅膀懸浮在黑暗中振翅欲飛,彷彿可以帶著我飛到很遠很遠的地方。
可是,這樣的咖啡館卻偏偏有個聽起來像黑店的名字 —『End Day Café』(末日咖啡館)。
老闆不是瘋了,就是個怪咖。
『末日咖啡館』剛開幕時,著實被我們取笑好一陣子,誰會來急診室附近喝咖啡啊?而且是一家取名為『末日』的咖啡店?
誰都希望出了急診室看到的是『重生』,而不是『末日』吧!
弔詭的是,大家似乎不介意這個黑色幽默,沒多久這家咖啡店就把醫院大大小小工作人員變成常客,連偶爾來探病的家屬親友,上演完一幕幕祝你早日康復不然早死早超生的戲碼后,離去之前也不忘外帶一杯『末日咖啡』當伴手禮。
某位病人曾在部落格上寫了這樣的感想:『… …走出急診室,喝杯咖啡,覺得能活下來真好… …』。從此,『末日咖啡館』生意越來越好,還吸引不少觀光客慕名前來拍照。
真是夠了。
點好咖啡,等在吧臺前。
『末日咖啡館』有兩個老闆,一個是身材魁梧的鬍子大叔,另一個『聽說』是極品正太般的年輕男子。
原諒我用『聽說』這個不負責任的字眼,以及『極品正太』這種讓人充滿遐想卻又無從想像的形容詞,雖然我常常閑暇之余自告奮勇幫大家跑腿買咖啡,大概因為某種未知的詛咒,我從未見過那位年輕老闆。
儘管有些人信誓旦旦說拍到了照片,但身為一位冷靜、自制、自律、專業的急診室醫師,要我說出:「唷?有帥哥照片啊,我要看!」、「我也想喝帥老闆親手泡的咖啡!」還附帶雙手交疊全身扭動的動作… …那樣花癡少女般行徑,門都沒有!
所以,好啦,毫無意外,在我面前動作俐索泡咖啡的仍是這位鬍子老闆。
鬍子老闆胸前掛著一條粗大的金屬十字架,穿著黑色長袖襯衫,袖口捲起到手肘上方處,隱隱露出手臂肌肉處的刺青,如果撤去吧臺、咖啡機、鍋碗杯盤,換個氣勢磅礡的背景音樂,這樣的角色應該是出現在電視影集『監獄風云』的場景里。
聽說,對,又只是『聽說』… …,鬍子老闆曾經是黑道大哥,在一次幫派械斗的過程中,心愛的女人用自己的身體為他擋掉了子彈,鬍子老闆抱著渾身是血的女子沖進急診室,拿槍威脅醫生為她急救,后來女子死了,鬍子老闆也被警察抓走,關了十幾年出獄后,就在急診室對面開了這家咖啡館… …。
當年急救女子的醫師是誰?又是誰報的警?鬍子老闆為什么要在急診室對面開咖啡店?是為了尋仇?還是單純懷念女子不忍離去?
種種疑問,宛如八點檔般的狗血劇情,當然不可能去求證,也不可能當真,聽過之后,大家只是一笑置之,當作苦悶醫院生活的一件點綴。
所以,你知道的,急診室多的是生離死別的故事,更多不負責任的八卦流言。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73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