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頭放松點別夾那么緊_曼娜回憶錄 全文無刪

CH1-3 心墻(1) 我回想了一下,冷靜的說:「雖然昨天晚上急診人數比平時多,但整個流程都很順暢,我不覺得我有哪里做錯了!」
「是嗎?那看看這份報告。」他抬手指向桌上一份資料。
我打開看,目光落在那些不尋常的數據。
原來,那位我以為只是輕微跌傷卻吵著要住院的盧阿伯,檢查出來的結果居然是暫時性腦缺血發作(TransientIschemicAttack,TIA),也就是俗稱小中風(ministroke),是發生嚴重腦中風的重要警訊,如果沒有及時診斷出來并給予治療,就會有永久性中風的危險。
「這個病人表面上是跌倒造成小腿擦傷,但身為一位專業的醫療人員,更要追究的是跌傷原因!」院長盯著我,目光慍怒,「病人因為突然暈眩、失去平衡、四肢不協調造成跌倒,這些妳連問都不問就輕易作了診斷,還拒絕病人的住院要求,沈子茉妳未免太過草率了!」
「我以后會注意。」沒有辯解,確實是我的錯,我道歉:「對不起。」
「還好總醫生及時發現,要是妳就這么讓病人回家,若再度發生意外… …」
「對不起,這次事件我會寫份報告送過來。」我不甚禮貌的打斷他的話:「請問院長還別的事要交代嗎?如果沒有,我交班時間到了。」
「很多事不是妳表面上看的那么簡單。」他揮一揮手: 「轉科吧!牙科、皮膚科、家醫科… …隨便哪科都好。子茉,妳不適合待在急診。」
這才是你的目地吧!
「說來說去,你只是想勸退我吧!」我幾乎快冷笑出聲:「分科考試還沒到呢,院長關心這個是不是太早了?」
沉默了許久,他站起身,走到窗前拉開窗簾,陽光從長窗斜曳進室內,試圖帶來光亮與溫暖。
我竟分不清是因為光線還是因為歲月,讓他的頭髮蒼白了許多。
這個人,有很多頭銜:『臨床醫學博士』、『主治醫師』、『醫學院教授兼院長』、『醫療典範』、『心臟外科權威』… …。
但,這些頭銜換不到我喊他一聲:「爸爸!」
或許他也不在乎,從來不在乎。
「不是以『院長』的身分,我要怎么說妳才會懂… …」他緩緩開口,隱隱含著嘆息:「急診很辛苦,我不希望妳太辛苦… …」
「別假惺惺,」我咬著下唇,「你明明知道我進急診的原因!」
你明明知道我進急診的原因!
「有人生,就有人死,不是每個送進急診室的人都有機會被救活,醫學是有極限的… …。」
「但是,為什么偏偏被放棄急救的是媽媽?你為什么放棄?你不是上帝憑什么隨便決定別人的生死?更何況她不是別人!」咬出下唇的血痕,一抹血腥味在舌尖化開,好痛,「她是我的媽媽!你的結髮妻子!」
「如果當時妳是我,也會跟我作同樣的決定。」
「我會證明你是錯的!」直視眼前這個人,我應該叫他『爸爸』的這個人,想在他臉上看到懊悔不已的神情。
沒有懊悔,他只是一臉平靜,坦然的、憂傷的凝視著我,說:「不要再追究這件事了,子茉,繼續追究下去不會有好處!」
「好處?」抓住他的話尾,我雙手抱胸,冷哼:「沈大院長,是對你沒有好處?還是對我沒有好處?」
「妳到現在還在恨我?」
「我不恨你,爸,『恨』這個字太嚴重了,」我提醒他,「我只是永遠不會原諒你,別忘了小海也是你逼走的… …。」
最后一句話落下,我明顯看出爸的身子微微顫抖,彷彿壓抑住極大的情緒。
這是個巨大的傷,傷在我們心口,永遠無法痊癒,明明知道一碰就會痛得撕心裂肺,為什么還要來拉扯?
離去之前,爸突然問了一句,確認似的:「妳這幾天有休假吧?」
知道他想提醒什么,我說:「我會找時間去看媽,你別擔心丫頭放松點別夾那么緊_曼娜回憶錄 全文無刪,我從來沒忘記!」
還想說什么,最后爸只是微微一笑,扯起眼角皺紋像秋葉乾枯的脈絡般明顯。
曾經意氣風發,彷彿能擊敗一切的父親,竟然也變老了。
「嗯。」爸輕輕點頭,揮手趕我:「妳走吧。」
「那里風大,去的時候記得多穿件外套。」離去之前,他叮嚀著。
嘩啦一聲,快要抵擋不住,有什么熱熱的東西從心里奔流出來,我只能趕緊轉過身,給他一個冷淡的背影。

CH1-3 心墻(2) 護士欣雅從走道另一頭跑來,神色慌張,「沈醫師不好了!」
「發生什么事了?」我打起精神。
「急診有個病患指名要找妳… …」
「指名我?」沈子茉何時變名醫了?居然有病患指名找我?
一定沒好事!
「主訴是什么?」掩飾心里的忐忑,我問。
「燒…燒燙傷,大面積燒燙傷… …」欣雅支支唔唔。
「燒燙中心的人來會診了嗎?」
「還… …還沒,病人說一定要找沈子茉醫師… …」欣雅低下頭捏捏手指,回避我銳利的眼神,「還在急診室大吵大鬧,說別的醫生都不要… …」
「大面積燒燙傷的病人能夠大吵大鬧?」我懷疑。
她推著我走,表情扭扭捏捏,「哎呀,反正妳來就對了… …」
「就他啦!」到了急診室,欣雅指著一個半躺在推床,臉上罩著呼吸器的男性病人,病人身上覆蓋著外套,不停顫抖,似呼痛得很厲害。
一時之間我心軟了下來,忘了計較病人的臉似乎有點眼熟,瞄了一眼病歷表就開始問診:「開水燙傷?」
病人緩緩的點頭,露在呼吸器外兩只眼睛虛弱的半瞇著。
「剪刀!」
我戴上橡膠手套,拿起欣雅遞給我的剪刀,輕輕掀開病人身上的外套,白色襯衫濕答答黏糊糊緊貼他的胸膛,隱約可見衣服底下的粉紅色肌膚。
「看樣子應該是淺真皮燒傷。」我皺眉,「奇怪,怎么沒起水泡… …。」
小心翼翼沿著他的肌肉線條剪開襯衫,邊撕邊剪再加上病人很不配合的不停扭動身體,分散我的注意力,剪了幾刀才赫然發現里面是一件紅色貼身衣服!
我愕然,瞬間熱氣上涌,臉紅的說不出話來。
衣服上居然還寫著—I LOVE YOU!
這啥鬼啊!我被耍了!
我凌厲瞪向欣雅,后者半撒嬌半委屈的解釋:「我是被謝醫生逼的嘛。為求逼真,我還特地借他這件貼身紅色牛奶絲內衣,還有人建議說要灑點假血在上面… …」
… …假血?!
這告白挺有創意,但是… …未免也太噁爛了吧!雖然外科醫師是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職業,不代表我沒有浪漫少女心啊!
「情人節快樂!」謝旻勛拔下呼吸器,不知道從哪變出一束玫瑰花,「子茉,我們重新交往吧!」
「謝旻勛你發什么瘋?這里是急診室耶!」我低吼,突然想到顏凱定下的戒律之一『不準在急診室喧嘩』,立刻閉上嘴巴。
「誰叫妳老是避著我,電話不接、簡訊不回,連班都故意跟我錯開!」謝旻勛說得如泣如訴,給他一頂漁夫帽就可以開記者會了。
我左右張望,發現躺在床上的病人紛紛撐起身體、來來去去的醫護人員刻意放慢動作,鄉民看好戲的模樣簡直讓我窘到極點。
「我不是故意把班跟你錯開… …」我氣弱的哼。拜託,我根本沒注意你上哪些班好嗎?
「不是故意… …啊!」他一點都沒聽出我的言外之音,喜出望外的說:「那我立刻找總醫師顏凱調班。」
你乾脆找死比較快。我在心里默默接話。
謝旻勛跟我一樣,都是今年剛進醫院的R1,是我的國中同學,也是我的—
「… …初戀,雖然之后各自都有男女朋友,但很快又分手了,兜兜轉轉那么多年,沒想到醫學院畢業后居然能在同一家醫院工作,我相信一定是冥冥中的緣分… …」看到眾人圍觀,謝旻勛表情更加楚楚可憐,硬把玫瑰花硬塞進我手里。
沈子茉妳當年是怎么了?怎么會看上那男人?好想把高中時的我拖出來搖晃肩膀。
「子茉,我發現我仍然愛妳… …」
「… …」那是你自己的事。
「子茉,我們在一起,讓我照顧妳好嗎?」謝旻勛伸出手,手指輕輕撥開我額前的瀏海,附在我耳邊低聲說:「李海澄離開那么久了,他不會回來了… …」
本來想推開他,一聽到那個名字,我瞬間僵硬在他懷里。
「謝旻勛你太閑了嗎?」終于有人看不過去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73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