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頭真緊h_曾經深愛成灰燼 小說

【第二章】破碎 CH2-1 不抗拒恨你(1) 【第二章】破碎
*謊言不是最殘酷的事,最殘酷的是踩著這些碎片前進卻要假裝不疼痛。
Breaking the truth is not the most cruel thing, the most cruel is stepping on these fragments and keeping going to pretend not pain.
CH2-1 不抗拒恨你(1)
「李海澄?」
「嗯,」我仰起頭,假裝把視線投向遠方的地平線,其實只是不想讓眼淚流下,「他曾說不管我在哪里,就算是在天涯海角,他都會回來找我。」
「顏凱,相信這樣的諾言,我是不是很傻?」我問。
「不傻,」顏凱揉揉我的頭髮,動作像在安撫一個孩子,嘴里卻不客氣的批評,「是笨的可以!男人的承諾十條里有九條是善意的謊言。」
我懊惱的撇過臉,「至少還有一條是真的… …。」
「如果他不回來呢?」眼前男人的聲音好溫柔,幾乎快要瓦解我的意志力,他問:「妳就這樣一直等嗎?」
「不會,就等到世界末日那天!」我沖口而出,這樣孩子氣的話連自己都想笑。
「世界末日?」
「嗯,我曾經想放棄等待,可是卻又忍不住想,會不會放棄的隔天他就出現了,這樣的思緒一直反覆循環實在很煎熬,所以我給自己一個期限,就到『世界末日』那天!在那天來臨之前,我可以盡情的想他、等他、為他哭泣,在那之后,」加重語氣,彷彿在提醒自己,我說的十分狠絕,「我就永遠把他從我心中趕走!」
「聽起來,我好像被一個期限是『世界末日』的『承諾』給打敗了。」顏凱說,含在嘴邊的笑容帶著難解深意。
「不過,算你幸運,12月21日就是世界末日了,」我想用開玩笑的口氣,可是不知道為什么聽起來卻可憐兮兮,像在拜託顏凱,「所以在那天到來之前,請你要努力、堅持、絕對不要愛上我,也不要讓我愛上你!」
「這意思是我被發『好人卡』了嗎?」
「不是,」我搖頭,表情認真,「我這是在向你告白。」
「好『沈子茉』的告白。」
他的手指輕輕從我的臉頰滑過,為我拉緊了圍巾,淺淺的微笑起來,「不過,妳跟他到底是怎樣的故事呢?說來聽聽,或許我可以幫妳… …」
「怎么幫我?」
「幫妳找到他,這樣妳就不用等到『世界末日』那天了,」顏凱真善良,「再幫妳狠狠揍他!」
「找到李海澄嗎?」我閉上眼睛,感覺左胸肋骨底下有個器官在隱隱作痛,「嗯,好主意,找到他之后,我要狠狠揍他一頓,然后問他… …」
然后問他… …。
問他… …當年那個破碎的真相。
是的,我等他,不是因為那幼稚愚蠢的愛情,就算有,也沒辦法支撐我走過這長長十年光陰流轉。
如果恨他,就可以永遠不忘記他,那我寧愿恨他。
同等的愛與同等的恨,界線已然模糊,再也看不清原貌。
那么,故事要從哪說起呢?
既然這個故事已經碎裂的徹底,從哪開始都沒差了吧。

CH2-1 不抗拒恨你(2) 十年前的沈子茉,十六歲,品學兼優,是女中學生。
爸爸總是忙著教學研究,還有『救人』。
『救人』這個字眼,我不知道該定義為動詞還是名詞,總之加在以醫師為職業的父親身上,還不算太突兀,讓我從小對爸爸有種英雄般的崇敬感。
所以,英雄不需要常常窩在家里,英雄是受人敬仰愛戴的,不是讓人撒嬌摩蹭的,即使那個英雄是我爸爸也一樣。
媽媽的工作很特別,雜誌圖像編輯、攝影經紀或SOHO藝術家之類,我始終搞不清楚,只知道她的房間掛滿她從世界各地收集來的攝影作品,媽曾說她賣的是『人們心中想到達卻無法到達的風景』,對小時候的我而言,那是個太抽象的解釋,所以,最后我只能在學校調查父母職業欄的表單填上『家庭主婦』。
我家,那個占地百坪整潔光亮在同學眼中丫頭真緊h_曾經深愛成灰燼 小說算是豪宅的家,有個近乎荒蕪的小后院,除了一株媽媽悉心照顧的茉莉花之外,再也沒有別的植物。
媽媽有時接連好幾天在家,有時一離開就是十天半個月,每當清晨她要出遠門工作,就會摘下幾朵茉莉花放在我的床頭,上學的時候,我會把花瓣小心翼翼放進制服上衣口袋,彷彿心臟每一下跳動都能伴隨茉莉花香。
「子茉,子茉,妳的名字是茉莉花的意思。」小時候,媽總是抱著我這樣說, 她教我唱兒歌,還說她最愛的花是茉莉花。
當時我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小孩。
然后,我漸漸長大,爸爸媽媽的工作也越來越忙碌,雖然不能天天陪在我身邊,但我生日時從來沒忘送我生日禮物,『偶爾』也會抽出一兩個周末,全家一起外出吃大餐,『偶爾』也會帶我出國度假。
若是以日子為分母,那個『偶爾』的次數,發生的機率越來越低。
就像電視新聞里的模範夫妻那樣,爸爸媽媽總是溫文優雅、進退合宜,更難能可貴的是從不吵架,除了我知道的那一次… …。
羨慕嗎?
可是,當我去國中同學林苡茜家住過幾天后,我突然很羨慕她家那個充滿油煙味的狹小廚房、爸媽每天在家吃晚餐、看電視互相搶遙控器的模樣。
說不上來為什么,就是很羨慕。
應該是我太不知足了吧,有這樣完美的父母、衣食無憂的生活、堪稱富裕的家庭背景,再奢求什么的就太貪心了。
唯一給他們的回報,就是讓他們有個『完美』的女兒。
讓他們不后悔生下我!
我知道這句話聽起來很怪,天底下哪對父母會后悔生下自己的親生骨肉呢?
有的。當這對父母還沒成為夫婦,卻發現女方懷孕而不得不結婚的時候。
跟你說,沈子茉很聰明,還沒上小學就發現了,隔壁阿姨說小寶寶要在媽媽的肚子里住上十個月,可是爸媽是在一月結婚,我的出生日卻在同年四月,三個月大的早產兒是不可能生存下來的。
再加上,六歲時爸媽吵架吵得很兇那次,媽哭著說她后悔了,早知道打掉了、不應該生下我、不應該跟爸結婚,有誰知道當時小小的我躲在衣柜里,害怕得渾身顫抖。
原來我的出生是不被期待的!
好怕被丟棄,好怕被后悔!
可是,這不是我的錯啊,我能怎么辦?
只要努力念書、乖巧聽話,讓爸媽為我驕傲,這樣,他們就不會吵架,就不會覺得后悔了,對吧?
于是,我考上女中,高一下學期時,更成為學校儀隊隊長候選人。
女中儀隊隊長選拔從來不馬虎,不但在校成績要名列前茅,儀態、動作要求嚴格、以及需具備領導統馭能力。
所以,你知道的,當時我的小小人生是如何努力維持驕傲與完美。
這樣的人生是如何腐壞的呢?
喔,或許不能說腐壞,應該說披覆在外層的完美假象何時被戳破的呢?
像泡泡一樣,啵,一聲。
魔法消失。
什么美好都不剩,只留下不堪的原形。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73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