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頭躺好我要進去了_曾經愛你若塵埃 小說

CH2-1 不抗拒恨你(3) 「欸,妳們聽說了嗎?展妍學姐想提名沈子茉當儀隊隊長…。」
「沈子茉?一年忠班的班長嗎?那女生一入學我就注意到她了,長得還蠻漂亮的… …」
嗯,謝謝。
「普普而已吧,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讓人看了就討厭。」
討厭我的理由可不可以換一個?我不跩只是不常對人笑而已。
我微微牽起嘴角,左手舉起手機當作鏡子,右手撥了撥額前瀏海,鏡面玻璃反射出一張清秀卻掛淡漠表情的臉龐。
我那是氣質啊,氣質。
「人家當然有高傲的本錢啊,誰不知道她是榜首成績考進來的… …」
「僥倖而已啦,我之前跟她念同一所國中,她每次模考排名都還在謝旻勛跟林苡茜之后… …」
「欸,聽說她跟謝旻勛在一起了耶,好不要臉!明明是苡茜先喜歡謝旻勛的… …」
「真的?謝旻勛到底看上她哪一點了啊?那個做作女… …」
大概… …,他就是看上我的『做作』吧。
「上個禮拜體育課自由活動的時候,苡茜叫沈子茉來跟大家打排球,她理都不理,跩得要死一點都不給我們面子!」
「我還記得有次我請她吃金莎,她居然說她不喜歡吃,不喜歡吃干嘛還收一堆男生的巧克力收得那么高興!」
有嗎?什么時候的事?
莫名其妙被討厭了呢,沈子茉。
我無聲無息的輕笑一聲,其實無所謂,早就習慣了。
扎起馬尾,深吸一口氣,推開更衣室的門,隨著我故意弄出的乒砰聲,門外窸窸窣窣的碎語瞬間靜止。
滴水不漏的安靜,其實只是漏洞百出的欲蓋彌彰,遮掩和平假象下的撕裂。
短短幾秒,這個世界就被粉飾的風景明媚,彷彿所有裂隙不曾存在。
「子茉,妳這個手機吊飾好漂亮,在哪里買的?」
「對了,學校附近新開了一家鬆餅店,巧克力口味看起來超好吃的樣子,練習完之后,大家去吃吃看好不好?」剛剛說曾請我吃巧克力卻被我回絕的女生,現在正用熱絡的口氣詢問我:「子茉,要不要一起去?」
「好,」我直視林苡茜的眼睛,語氣真誠:「我最喜歡吃巧克力了!」
附送一個甜美笑容,明顯感到林苡茜表情一僵。
女中儀隊是學姊學妹制,主要由高二學姐指導,每個禮拜六下午在體育館練習。
體育館每級樓梯的轉角處開著一扇小小的氣窗,露出一方藍色的天空,天氣晴朗的時候,陽光就從氣窗投下一塊塊金黃色的光磚。
我踩著光磚前進,跟著大家走下樓梯,不著痕跡落在一群吱吱喳喳對伍的后面,這樣不再受人注目的位置讓我暗暗鬆了一口氣。
高二的陸展妍學姐緩慢走在我后面,像故意在等我。
人群終于從門口散去,而我們還剩幾級階梯,學姐輕聲對我說:「子茉,我跟老師提名妳當下任儀隊隊長。」
我驀地停下腳步,假裝很驚訝的樣子。其實,剛剛早就聽那些八卦女說過了。
「謝謝學姐,」我還是回了一句很『做作』的話:「我怕我沒那么好,會讓師長們失望。」
「能當上女中儀隊隊長是莫大的光榮,表演時是眾人矚目的焦點,將來還有很多機會代表學校出國或接待外賓,」學姐拍拍我的肩膀,像是要說服我般,「是很多女中學生夢寐以求的機會。」
展妍學姐是現任儀隊的隊長,也是所有女生『夢寐以求』的『形象』,亮麗的五官,高挑勻稱如模特兒般的身材,齊耳短髮露出弧線優美的頸項,健康的小麥膚色,雖然是美女,笑起來毫無不做作扭捏,讓她就算各種光環加身,也不遭人忌妒。
陽光般閃亮、坦蕩、『被期待』的存在。
其實,我忌妒她,忌妒她從來不被人忌妒。
「林苡茜的呼聲比我還高,而且她人緣比我好,選她應該是『眾望所歸』… …」『眾望所歸』這句成語說出來時,我都想笑了,卻奇怪自己為什么沒有笑出來。
倒是學姐噗斥一笑,「哎呀,我管她是不是『眾望所歸』!現任隊長有權決定下屆儀隊隊長。」
「沈子茉,我可是看好妳!」她俏皮的朝我眨眼,「別忘了我們的交情可不是一般般!」
我爸跟展妍學姐的爸爸都是同家醫院的主治醫師,是老同學、好朋友也是鄰居,說起來,我跟學姐的交情果然不丫頭躺好我要進去了_曾經愛你若塵埃 小說淺。
「我相信妳可以的!」學姐說:「沈爸爸和沈媽媽一定會很高興的!」

CH2-2 閉上眼睛(1) 走出鬆餅店,已經接近黃昏,鉛藍色的濃云低沉懸浮在城市上方,天色逐漸黯淡下去,只在地平線流淌出一抹血紅色的光,一群飛鳥拍振著翅膀擦過高樓邊緣,朝不知名的遠方飛去。
「子茉,妳的長髮真漂亮… …」林苡茜經過我時,伸手摸了摸我的髮梢,近乎耳語說:「聽說儀隊隊長要剪成短髮呢。」
「苡茜走了啦。」
「好。」她向前跑了幾步,又回過頭來朝我揮手,聲音清脆甜美:「子茉,禮拜一學校見!」
「再見。」真虛偽。
我抬起頭望向天空,好希望能有一雙翅膀,能夠飛的高高,逃的遠遠… …。
可是… …,要逃去哪里呢?
「子茉,妳要去補習嗎?」展妍學姊問:「還是回家?」
「回家。」我說。
『家』這個字念起來我有些猶豫,彷彿要把尾音那個『ㄚ』拖的長長,才能說的肯定,不讓別人懷疑。
一道閃光無聲無息畫過天空,又迅速隱去,好像快下雨了。
還是,回家吧。
雖然,我現在不太確定常常只剩我一個人在的那幢建筑物,算不算一個『家』。
目的地快到了,腳步卻越來越沉重,到了離家不遠的距離,我慢慢停下腳步。
平日總是隱沒在夜色里那幢豪宅,意外的,今天居然以滿屋的光亮迎接我!我懷疑的揉揉眼睛,摸出鑰匙打開門—
「子茉,愣在那干嘛?趕快去放書包,手洗一洗來吃飯了。」媽端著湯,從廚房走出來,笑容可掬的對我招呼。
其實,我不餓。
「好。」
「今天吃什么?」坐在餐桌旁,我故作輕快的問。
「是子茉最喜歡的白醬培根義大利麵,還有玉米濃湯喔。」媽說,盛了一碗湯放在爸面前,爸用湯匙喝了幾口,湯熱騰騰冒著白煙,爸的表情卻始終冰冷。
吃了幾口飯,我問:「媽,妳覺得我剪短頭髮會不會好看?」說完,還把髮尾往上折起,模擬剪完短髮后的樣子。
「工作室接了一個國外電視臺的大企畫,」媽說,這句話顯然不是針對我的問題,「媽必須要跟著出國工作,這次要拍攝的地點橫跨五大洲,但是經費有限,所以我可能好一陣子沒辦法回臺灣… …」
「我們為了這次的企畫,可是準備了好幾年,現下好不容易所有資金都到位了,」媽興高采烈的說:「說不定還有機會拍到極光,所有的過程都會製作成紀錄片,我們還預計在世界各地舉辦攝影展… …」
「子茉會為媽高興吧?」
嗯,很高興。
「子茉長大了,都念高一了,自己照顧自己應該可以吧?」
嗯,可以。
「院子里媽種的那株茉莉花,也要拜託子茉幫忙照顧啰!」
好像一去不回似的,我乖巧的點點頭,卻偷偷打了一個寒顫。
「好一陣子,是多久?」爸終于開口。
「幾年吧!」媽隨口說,把一塊肉夾到我碗里,「多吃點,子茉這陣子好像瘦了很多… …。」
匡一聲,爸的湯匙重重喀在瓷碗邊緣,我跟媽抬起頭來。
看不出任何情緒,他淡淡的說:「秀理,我們聊聊吧。」『秀理』是媽的名字。
我近乎粗魯的把碗筷往旁一推,站起身說:「我吃飽了。」
回到房里,把書包里的課本倒出來,胡亂塞幾本到大包包里,把手機、鑰匙、筆袋全部丟進去,把包包甩在肩膀上彷彿那是我全部的家當,關上房門,還沒接近客廳,耳朵似乎又開始嗡嗡作響,看到爸和媽還各自坐在餐桌兩端聊天,或談話,或爭吵,算了,我把耳機塞進兩邊耳廓,盡可能貼緊,直到五月天狂野又溫柔的歌聲占滿耳內。
帶走迴蕩的回憶 你像流浪的流星 把我丟在黑夜 想著你
你要離開的黎明 我的眼淚在眼睛
下定決心我決定 用恆星的恆心 等你 等你
五月天《恒星的恆心》
在主唱阿信略帶嘶吼的嗓音中,我朝他們大聲喊:「爸媽,我去圖書館念書了。」
轉過身去,關上耳朵,沒看到沒聽到,討厭的事就不會存在了,對吧?
還有,媽,其實我討厭白醬培根義大利麵上面的黑橄欖。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73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