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書法的文化意義_最刺激男女摸下面細節小說

Ch3-3 不能猜測的(1) 「白色很適合妳。」阿遙讚美我。
「可惜被濺到髒水了… …」我拿著面紙,低頭擦去洋裝上的汙漬,那點點黑色仍舊頑強的沾附在白色上,提醒我這件白色雪紡紗洋裝已經不若初時潔凈無瑕。
那些黑色的汙點還在逐步擴散,隨著毛細現象滲透進肌膚,經過血液循環到心臟,彷彿連自己也變的骯髒不堪。
「沒關係啦,看不出來就好。」阿遙毫不在意,遞給我一頂安全帽。
「阿遙你從哪里找來這個清純學生妹?」跟阿遙同行的朋友說。
「妹妹妳幾歲?」他看看我身上的書包,「嘩,女中的耶!現在不是上課時間嗎?逃學出來玩不好吧?」
「哥哥帶妳去不會被學校老師發現的地方玩,好不好哇?」
他伸手想摸我的臉,一道金屬光芒從空氣中劃過,一把瑞士刀就橫在他的鼻尖,距離幾釐米幾乎就要戳中他鼻尖。
這把小小的、功能簡單的瑞士刀是展妍學姊送我的禮物,儀隊練習時表演槍總免不了掉落而四分五裂,此時用瑞士刀附的螺絲起子就可以進行簡單維修,我總是隨身攜帶,沒想到居然在校外可以派上用場。
「滾開!」我冷冷的說。
「唷,看不出來還挺兇的!」他摸摸鼻子,自討沒趣的離開。
「今天想去哪里玩?」阿遙問我。
「去看海。」我說。
城市的天空終于不再流淚,只是仍舊灰撲撲的,被交錯的電線切割成一片一片,像破抹布般拼湊在天上,還隱隱發出久雨過后的霉味。
不下雨了,但太陽躲到哪里去了呢?
坐在阿遙重機后座,所有的景色不停往后退,由清晰漸次模糊。
沿著濱海公路疾馳而去,我們停在海邊。
阿遙似乎說了幾個笑話,我連敷衍的笑容都懶得給,逕自朝前方走去。
海浪拍打岸邊礁石,水氣似乎沾濕睫毛,只要一眨動眼睫就會模糊成一圈一圈淡金色的光暈。
夕陽逐漸淹沒在海平面上,海天交界之處漸漸變得朦朧而不真實,倒影在海面上,被海浪扯出細碎的金光。
突然聽到一聲快門喀擦聲,我收回視線,看到一個男孩站在我右前方,手上的相機還沒從他臉上移開,相機鏡頭里的虹光清楚映出我的倒影。
想到剛剛某處有一雙眼睛正盯著自己,不由得一股怒火涌上心頭,瞬間燒紅雙頰。
「喂,你在拍誰?」我問了一句廢話。
「妳。」那男孩說。

Ch3-3 不能猜測的(2) 男孩移開遮住大半張臉上的單眼相機,藏在凌亂瀏海后的濃黑眉毛斜斜挑起,讓他臉上的表情多了桀驁不馴的味道。
男孩有張極俊美的臉,白皙臉龐透出清冷的氣質,細長眉眼蘊著清澈的眼神,高挺鼻樑下兩瓣弧形飽滿的唇,連夕陽都為他輪廓分明的五官描摹上金邊,獵獵海風吹得他身上的白色外套像翅膀般不停飄動,襯著大片藍色海洋,真像個掉落人間的天使。
當他的目光對上我的,微微一笑時,我就像一只突然被強光照射下的小動物,一動也不動,只能瞪眼直視他。
笑起來有顆小虎牙、看起來跟我同齡,頂多大我一、兩歲,這張臉孔似乎似曾相識,我卻想不起來在哪曾經看過。
趁我發愣,他舉起相機,又按了幾下快門。
沈子茉妳耍花癡啊,我霎時驚醒,冷下臉質問他:「你為什么拍我?」
「不可以嗎?」他一臉無辜地反問,說話的同時一顆潔白可愛的小虎牙若隱若現。
「你是變態嗎?當然不可以!」我又羞又惱,「快點把相片刪掉!」
「只是測光而已,有必要這么生氣嗎?」沒有要道歉的意思,他低下頭中國書法的文化意義_最刺激男女摸下面細節小說察看相機螢幕,「為什么要刪掉?我覺得拍的很好啊。」
「干,叫你刪就刪,啰嗦什么!」阿遙生氣的飆出髒話,握著拳頭向前一步。
男孩輕巧地后退幾步,舉起相機自賣自夸:「不然大哥你跟她合拍一張吧,我的拍照技術很不錯唷!」
他漫不經心的態度一下子就激怒了我,我趁隙奪過男孩手中的相機,本來只是想刪掉相片,沒料到力道過猛,單眼相機瞬間從我手中脫飛出去,狠狠撞在礁石上,碎裂成好幾塊!
慘了。
我彷彿聽到我的心喀噔了一聲:單眼相機很貴吧?
不是我的錯,誰叫你要偷拍我!
我瞄了一眼男孩微怔的表情,既然已經決定要當不良少女,此時我只能裝流氓,假裝我是故意摔壞他相機,再惡狠狠的補上幾腳,說:「這是給你的教訓!以后別再惹我!」
阿遙撲向那男孩,朝他揮去一拳,「干,就叫你別亂拍老子的女人!」
阿遙的拳頭擦過男孩的臉龐,他頭一偏,覆蓋住耳朵的黑色髮絲飛揚起的瞬間,我看到一抹銀光閃過。
男孩倒在礁石上,嘴角流出一絲血液,他用舌頭拭去,宛如小獸般自我療傷,然后歪歪頭,嘴角勾出一抹淺淺笑容,那笑容稀薄的幾乎沒有任何溫度,更像一種嘲笑,嘲笑我的張牙舞爪。
為了掩飾自己心底的不安,我從他臉上移開視線,冷哼:「活該!」
男孩不發一言,蹲在地上摸索著,最后在一堆相機殘骸中找出一片記憶卡。
小心翼翼拂去記憶卡上面的塵土,他站起身說:「還好這沒壞。」說完把記憶卡放進放進外套口袋。
阿遙還想沖上揍他,卻被我拉住了。
「算了,」突然覺得很疲憊,我說:「算了,不過是被拍了幾張照片,別理他。」
「我們走吧。」我拉著阿遙離開。
回程的時候下了一場雨。
一回到租屋處,我立刻鉆進浴室,看著鏡子里狼狽的自己,服貼在耳際的短髮滴滴答答滴著雨水,白色洋裝已經濕透,薄如蠶翼般緊裹著日漸發育成熟的身體,有些難受,索性脫掉衣服準備洗澡。
我把亂髮撥到耳后,棲息在左耳上那只孤單的翅膀,在浴室昏黃的燈光下,隱隱發出清冷的光芒。
腦海中不斷重複彷彿電影畫面停格在那一瞬間,海邊那男孩被打倒在地,飛揚起髮絲,露出他右耳上的耳環,也是一只翅膀的形狀。
跟媽留給我的那只耳環,似乎,一模一樣。
打開蓮蓬頭,熱水不斷沖刷下來,我仍然冷得渾身止不住顫抖。
或許是我看錯了,畢竟那一瞬間太過短暫,我只隱隱約約看出耳環模糊的輪廓。
就算一樣,說不定只是巧合!
沈子茉,別想太多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74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