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free性群交_最喜歡冬天把冰手伸進男朋友

霍陳宅邸【18】 印刷廠的空氣中充滿油墨味及不同材質的紙香味,一邊的大型印刷機不停作響,熱騰騰的紙一張張從出口疊高,安允詩跟老闆再三確定好印刷樣本后,才安心步出印刷廠。
夏天炎熱,過了日正當中的中午,氣溫還是高得嚇人,沒人敢待站在人行道上,人們能在陰影下走動,就絕不探身照耀太陽半步。
她轉入星巴克內,打算點杯夏季新推出的星冰樂口味來消暑。
冷空氣和咖啡香安撫客人體內的燥熱,柜檯的服務生一位忙著替客人點餐,兩位在后忙著做飲品,在輪到她點餐時,旁邊的服務生大聲喊著客人姓氏:「梁先生,您的冰美式好啰!」
刀削般的身影走來,安允詩覺得熟悉,不經意瞥眼來人,她杏瞳閃爍,朱唇露出潔白皓齒。
「梁仲棋!」她驚喜的喊。
梁仲棋似乎被她突如其來的熱情喊聲嚇到,黑眸慢半拍地打出瑩瑩光亮。
「哇嗚……安允詩,通常對我大叫的只有兩種,一種是開心,一種是驚嚇。不過,妳的聽起來還不錯。」梁仲棋拍打她的頭。
安允詩不好意思的笑笑,方才太驚喜,沒注意到自己的音量吸引周遭的客人觀看。
待安允詩的星冰樂好了后,梁仲棋陪她往捷運方向走,太陽逼他脫下西裝外套掛在手臂上。
「你要調職回臺灣!?」安允詩不敢置信的睜大雙眼。
他在那間公司待遇不錯,又屬新加坡總公司的重要人物,怎么會調職了?
這次他回臺灣只是出差,但也是為之后的調職做一些準備。
「嗯。」
「你怎么了?是不是揍了大股東?」
梁仲棋斜眼瞪她。
「其實是不小心上了他女兒,又發現他運毒,然后夫人其實是男人,才打算逃回臺灣的。」
「噁,你少騙我。」
「那妳怎么會把我的調職原因想得那么狼狽──」梁仲棋野蠻地勾住她的脖子,以做懲罰。
懲罰原因:不信任朋友人品。
「哈哈哈哈哈……好了,頭髮都亂了。」安允詩掙脫后,抓一抓瀏海,梁仲棋伸手將分錯邊的長髮勾回。
「說,實話,發生什么事了?」安允詩小小抬起下巴,手指著他。
梁仲棋抓住她的手指作勢要咬她的模樣,又逗得她閃躲。
「想妳了,所以回來,信不信?」他伸手將她攬回,唇靠在她耳上說。
安允詩回頭望入他明亮輕狂的眸,倏然雙手捧住他的臉。
「你不會也失戀了吧……」她憂心問。
梁仲棋對她翻白眼。
「不要自己失戀就拖人下水,蠢貨。」梁仲棋除揮開她的手外,一方面還要用自制力,不讓自己失手掐死這蠢女人。
「好啦,別這樣,快跟我說。」安允詩拉著他的手臂,知錯的對他軟聲。
「反正我想回臺灣了,順利的話,可能下個月回來。」
他初到新加坡時,公司才成立三年,他跟朋友還有大股東有多辛苦拼命,他這輩子都忘不了那陣子投入的心血,及存簿里低到他制定的最后限度,他不服輸的個性,咬牙撐到最后,這一次調職雖是靠著一股沖動,僅因為他怕等自己冷靜后,又會再次錯過。
「好,你調職回臺后,把事情處理好我們再來慶祝慶祝!」
「嗯,我安定好后再聯絡妳,臺灣的分公司很期待我的到來。」
「他們當然很期待你!你工作能力強,又可以兼法律顧問,還可以兼打手!」安允詩比出拳擊姿勢。
「看樣子我在妳眼里還是那個壞家伙啊。」梁仲棋拿咖啡杯冰她臉。
安允詩驚叫一聲,跳開。
「梁仲棋!」
她怒視的神情,他看得開懷大笑。
太好了,她變回以前的安允詩,連唇角的笑容角度也回復了。
他前陣子忙著交接,一直沒空與她聯繫,只能偶爾傳個訊息,從她的訊息文字里猜測她情緒的復原狀況,好在,她很好,不愧是樂觀堅強的安允詩。
安允詩見梁仲棋心情正好,本卡在喉嚨間的話,又吞回肚,怕開口問了,會打擾他現在的心情。
她想知道他跟薛仲臨的情況,雖然已經對薛仲臨無感,也可以大大方方說起過去的事,但,畢竟梁仲棋跟薛仲臨是兄弟,她還是不希望梁仲棋因為她的關係,跟親哥哥鬧失和。
「梁仲棋,我們今晚──」安允詩話才說到一半,猝然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支開!
她感覺到自己的頸被人粗暴地勒住,眼前的景象混亂,她聽見梁仲棋喊她的名字,腳步凌亂的硬是被對方轉了一圈,暴亂的動作下,她嘴里嚐到血腥味。
一名滿臉鬍渣的中年男子,穿著白汗衫和沾汙的卡其外套,他手臂粗魯地緊勒住安允詩的頸,她漸漸感覺到嘴唇的疼痛,是剛才被他強硬勒住頸時,不小心咬破嘴唇,造成的傷口。
遠方街角跑來三名持槍的刑警,大響警鳴的警車也不顧單行道而逆向駛入。
該死,這什么情形!?
梁仲棋神色嚴厲,神經緊繃,握緊的拳頭迫使手臂冒出青筋,安允詩臉色脹紅,那渾蛋男人是要把她勒死嘛!
安允詩頭昏腦脹,從眼前的狀況來看,這男子應該是通緝犯,被警方追捕后,從逃跑路途中看到她毫無防備的站在街上,心慌下出此急策,以無辜的她做人質。
男子亮出一把瑞士刀,銳利的刀口抵在安允詩雪白的頸上。
梁仲棋舉步向前,被一旁的刑警伸手擋住。
「先生請你遠離現場,別靠近!我們會保護你女友!」
「開什么玩笑!有我離開的道理嗎!?」梁仲棋這枚不安分的炸彈,終于爆炸怒吼。
他的眼專注在那把瑞士刀上。
不行,太貼近了!
這渾蛋情緒蹙悚,手上那把刀死死貼在安允詩的脖子上!
「走開!都別靠近有沒有聽到!」男子拖著安允詩往后退步,手拿刀亂揮,嚇唬警方。
安允詩被他駕得難以呼吸,他進一步,警方退一步;他退一步,警方進一步,穩定維持著七步之距。
「沒聽懂嘛!別再靠近了!」
「放開人質。」中間的刑警大聲說。這家伙過去有偷竊前科,對警方白目無禮的態度,甚是成名,早讓他們受不住,再加上前面的追捕已經耗掉體力,緩刑這種話,前面一次開導過就夠了,接下來廢話不多說,人質安全即可。
男子眼見自己被警方鎖在範圍內,前闖無用,后逃可行,但現下四面楚歌,三警持槍,外加這女人的男友死不退下!他逃跑勝算根本近于零!
除非……另有意外,拖住警方。
通緝男子開始盤算逃跑計畫,主要在警方對空鳴槍警示前,他逃出巷口直往街道去,逃入人群中,警方定不敢開槍,行人擾亂他們的執行時,便是逃跑大好機會!
梁仲棋注意到男子的眼神,通緝男子那陰暗卻惶恐的眼偷偷看往安允詩的頸,又不安的注視著警方,不停在他們及安允詩之間來回看了三、四次,梁仲棋猜測出他的計畫,暗道不妙。
男子捏握刀柄的手指,有緊捏動作時,梁仲棋注意到后方有名刑警躡足屏息的接近,在刑警到達偷襲佳點前,突然間通緝男子眼神發狠,梁仲棋緊握拳,不顧身份,迅速發話。
「掩護我!」語末,梁仲棋沖向前。
警方愣眼,可卻不由自主的聽令,尊嚴何在……稍晚檢討,眼前營救行動為主,才是最重要的!
梁仲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男子手腕狠擊!
瑞士刀掉落地面,發出清脆聲響。
男子沒料到會突然遭受攻擊,右手傳來痛楚,但他仍不忘手上這根救命草,安允詩被他勒得悶聲痛吟,梁仲棋鷹視狼步的襲來,又往對方的下顎力毆上去。
「找死!」梁仲棋低啞怒罵。
男子吃痛瞪向梁仲棋,受挨打的怒氣淹過理智,他偷抽出藏于身上的小刀,后方待命偷襲的刑警見狀,不遲疑的上前協助壓制!
男子失去理智,瘋狂激動得亂揮拳,腳踹向前來的警察,梁仲棋管誰挨打,乾他屁事!他首要將臉色發白的安允詩從男子手中奪回,護在懷里,肩膀傳來利器劃傷的疼痛,他咬牙默聲。
其中一個刑警前來帶安允詩到一邊的安全處,在安置好她后,正要回身拉住那名命令刑警的先生時,居然不見他人影!
梁仲棋伸手輕觸左后肩上的傷,輕視的瞧瞧流出的血,邪惡又優雅的輕慢歛眼,接著睨向被警方逮住的通緝男子。
「你媽的……」梁仲棋半瞇眼怒視。
逮住通緝男子的刑警,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畫面。
梁仲棋跨步走來,二話不說抬腳擊通緝男子的腹部,由于男子左右手臂正被警方架住,毫無防備之舉,硬生生吃了一記棋哥膝擊!
刑警們傻眼,這畫面怎么看都像當街私刑啊……
左右兩邊的刑警勸道:「先生請你住手!你這是傷害罪!」
刑警費盡口舌,使盡力阻止梁仲棋的暴力行為,提醒他動作上的可能罪刑后,梁仲棋扯扯領帶,勉強壓下怒氣離開,快步趕到站在角落的安允詩。
安允詩環抱住自己,這動作讓她像只受驚的小麻雀。
梁仲棋看到這畫面,怒氣被心疼取代,暴火般的厲眸瞬然冷卻,他動作小心輕慢的扶住她的肩,怕突然的動作會嚇到她。
安允詩感覺到肩上的觸碰,她微微驚然的仰頭,梁仲棋不安得蹙眉。
「我在,沒事了。」
「我知道,」安允詩環緊自己,在經過剛才情況下,她努力扯出笑臉,「有你在,我知道一定安全。」
因為她還沒聽過梁仲棋的失敗紀錄……
梁仲棋的脾氣和拳頭,兇暴到可以避開一切沾有邪氣的家伙,恰巧今天的男子沒睜眼……穿西裝的,不一定是軟拳頭,他跟秦邵便是個上好例子。
梁仲棋撥開她的髮,仔細檢查她的頸,溫熱的指勾起她小巧的下顎,銳眸掃過她臉的每一處。
還好,沒傷。
明明知道她安全了,但他卻還是感到惴惴不安,五臟六腑懸空似的,難以回歸安寧。
安允詩蒼白緊咬唇的臉色,加深他的鎖眉,銳利的眸突地盯著她環抱的手臂。
「把手放開。」他盯著她的左手臂。
安允詩不動作,也不出聲,像在堅持什么。
「我說,放開。」他加重語氣。
「沒事,走吧,等等還要作筆錄呢。」安允詩笑道。
她堅持不聽令的模樣,引起梁仲棋的不悅,他抓住住她的手,安允詩抵不過梁仲棋強猛的力氣,逼她不得不放,雙手被迫放開后,他清楚的看見她左手臂有被刀劃出的傷口,傷口因沒了壓力又開始流血,原本緊護手臂的右手掌,同樣沾滿著深紅的血。
梁仲棋瞠大雙眼。
「妳什么時候受傷的!?」他暴怒。
他的怒吼嚇得她縮肩,比較起來,梁仲棋的爆炸比剛才她作人質的情況還要恐怖。
「在他拿出偷藏的小刀時。」
梁仲棋瞪著那傷口,心里到底是心疼還是憤怒他已經無法形容,此刻的他只清楚一件事──
梁仲棋轉身,單手抓著其中一個刑警的衣領。
「把救護車給我叫來。」
安允詩緊抿唇,她并不是想逞強不讓她知道自己受傷,而是為了防範一位魔王的甦醒。
刑警回頭驚見安允詩手臂上的傷口,趕緊呼叫──
「不……這其實不用叫救護車,只要壓住止血,然后坐警車去──」
梁仲棋大大翻起白眼,命他替安允詩做緊急處理。
正要將通緝男子押上警車的兩名刑警,猛然感覺到一股螫人的怒火蔓延在周遭,待他們一回頭看,梁仲棋已經距離他們三尺,他每接近一步,那螫人的氣息更加真實,明曉得梁仲棋針對的并不是他們,可那魔王戾氣的狠樣,任誰看都寒毛豎起!
「先生,夠了!別再接近!」其中一名刑警吶喊。
方才他趁機私刑的事,不能再發生了啊!
「先生、先生──請不要再接近!不要啊──」一名菜鳥刑警慘白著臉喊。
他,梁仲棋,這輩子最狂妄得意的不是很耐打,而是可以打得忘我!

霍陳宅邸【19】 醫院急診區,每天重複的聲音大略是老人呻吟、病人咳嗽、小孩哭鬧還有護士互相的呼叫,有時會有一些特殊情況,譬如醉漢亂鬧、不肯聽勸的頑固老人、耍大牌的奧病人諸如此類,當然再麻煩的情況也是有,想必今天安允詩在醫院的情況,也讓急診的護士和醫生們印象深刻。
「安!」熟悉的驚叫聲一路從急診門口沿路過來。
媽呀,這不是她們范小爺的難聽高音嗎?他情緒失控時,音調總莫名得高,像用尖銳的指甲劃黑板一樣,正當安允詩被這尖銳的高音搞得雞皮疙瘩之時,面前綠色隔簾被人拉開。
「安!」范及工作室的同仁們大喊。
安允詩舉起右手輕揮,他們忐忑不安的神情,透露萬分擔心,范甚至額上冒汗。
「哪里傷了?」雁珊眼睛紅腫的問,她在來的路上擔心得胡思亂想到哭了。
「是槍傷還是刀傷啊?」小宛心慌得繞在病床左右。
「記得把帳記下來,跟他要索賠!」楊楊皺眉,面色不安。
「那個傷妳的渾蛋呢!?把他帶來,我要剁碎他的小老二!」范還無法退下高漲失控的情緒,繼續用他破壞形象的男高音嘶喊。
「沒事了、沒事了,那個男的已經被帶去警局,我的傷也沒你們想的嚴重啦……就手臂這里被劃一刀,剛才已經先用食鹽水清過了。」她略微轉動身子,放開壓在傷口上的紗布。
他們驚見傷口,同時倒抽一口氣,傷口長度約六公分,深度零點二。
「我要剝了他的皮!」范爺怒火中燒,又開始他的高音嘶喊。
怎么可以在那無暇的美人手臂上劃刀!
雁珊看到傷口上的血,頭開始暈眩,楊楊和小宛在旁扶住她,雁珊昏昏欲絕中,嘴里含糊唸著詛咒:「剝皮、去骨、剁雞雞……」
別床的急診病人被他們驚駭的反應感到好奇,一個個想聽八卦,到底什么事吵轟轟?急診處老是有許多八卦可聽,不少人朝安允詩探頭看,安允詩不好意思的點頭致歉。
她才剛向四面八方的病人道歉完,一陣狂暴怒吼震爆一樓急診處。
「拿來!我用!」梁仲棋從鐵製的小推車上擅自拿了幾個的醫療用品。
這該死麻煩的新手小護士,等她的時間里,別的護士都處理好三個人了!等她能到安允詩那處理,皮都復原了!
他步伐大且迅速,身后的小護士推著小推車要跟上,但急診處的病人眾多,她還得左閃右閃,根本跟不上這位暴躁先生。
梁仲棋只瞥看范他們一眼,便直接坐在床沿邊,一系列粗蠻舉動在觸碰到安允詩的手后,自動性停止。
梁仲棋開始溫柔的替她處理傷口。
「忍著,會有點痛。」他說。
處理傷口這些事他算擅長,畢竟他曾經輕狂過一段時間。
安允詩緊抓被單,咬牙撇開眼想轉移注意力,雁珊走過去握住她的手,她的動作很暖心,安允詩感激她的動作。
「那、那、那那那個先生,這交給我吧。」小護士怯怯地說。
「這程度需不需要打破傷風?」梁仲棋沒停下動作,反問護士。
「你等等,這個我請另一名醫生來看,我立刻來。」小護士趕緊拔腿去找醫生,破傷風是要看傷口狀況才能決定該不該施打,并不是每個外傷都需要,剛才她的慢動作已經惹怒暴躁先生,她不能再慢了,要趕緊請學長來才行。
「欸我說梁仲棋啊,你剛剛是怎么對護士的,她怎么嚇成這樣?」范往他的肩拍下去,梁仲棋突地瑟縮,但很快又挺直背。
他的動作沒逃過范犀利的注視。
他在顫抖什么?難道肩膀有傷?
「梁仲棋你不熱嗎?」范故意問,伸手要脫下他的西裝外套。
梁仲棋握住他的手,阻止他的雞婆。
「冷氣挺強的不是嗎?」
范揚起眉,這是在裝酷嗎小子?
「你就是火,冷氣吹不凍你的。」范更故意的手搭在他肩,施力一捏。
梁仲棋微微蹙眉隱忍著,臉色微微泛白,額邊冒出些許冷汗。
該死!他真想扭斷這騷包男人的脖子!
范半瞇眼,想不到他還真能撐。
「給我脫下!」范扯下他的外套。
楊楊跟小宛睜大眼,他們范哥饑渴了嗎?可是這里是醫院啊!
西裝外套被范扒下后,清楚可見白襯衫右肩處染著深色鮮血,梁仲棋無奈地吐氣。
「梁仲棋!」安允詩驚呼。
她怎么會忘了梁仲棋有傷這件事?他居然還沒去處理傷口,反而先處理她的,這傷再怎么看都比她嚴重啊!
「別忘了我很耐打。」看安允詩如此失慌,他出言提及自己并不一般。
「老天的梁仲棋,你當你是美國隊長嗎?傷成這樣你還忍得住!」范再次尖叫。
「我還得多謝你讓它又出血了。」梁仲棋斜眼瞪他。
范微笑聳肩:「恭喜升等。」
「好了,你先去處理你的傷口,我的等醫生來就好。」安允詩催促他。
「我要先確保妳的傷先處理好。」
「我的血都止了,你先用你的!」
安允詩不敢相信,他忍這傷忍了多久。
「欸,有男人比女人先處理傷口的嗎?多沒尊嚴。」梁仲棋嗤聲。
「這跟男女無關,是傷的輕重問題。」
「妳優先,只要妳的傷沒問題了,我就去處理自己的。」
范他們站在一旁看他們不停為傷口處理的事斗嘴著,他翻起白眼,張開手阻擋他們。
小護士正好領著醫生過來,而且她領來的還不是急診的實習醫生,從銀灰色的髮,及手上錶的品牌來推測,資歷應該不淺,待醫生走近,梁仲棋朝他點頭,他記得在醫院門口海報上有看到這醫生的畫像,應該是這間醫院的某位外科主任。
「來得正好,醫生麻煩你先替她處理傷口,至于護士小姐妳,我來協助妳一起處理這家伙的傷,相信我,他很難處理,妳會需要我的協助。」范朝小護士眨眼,捲起袖子預備替梁仲棋療傷。
「好,我知道了,謝謝……謝謝你。」小護士臉色泛紅,緊張得握緊小拳,開始清理梁仲棋的傷口。
安允詩暗暗呼口氣,慶幸有范在場能幫她制住梁仲棋。
醫生先看一下梁仲棋的傷,吩咐小護士該怎么處理后,才坐下處理她的傷口。
在醫生處理她的傷口時,梁仲棋認真聽進醫生要她注意的事項,明明是她的傷,梁仲棋卻聽得比她還仔細,還會提出疑問。
范和小護士在替他點藥時,他咬牙忍著,偶爾緊蹙的眉使她有些自責,她伸手擦去額上流下的冷汗。
一定很疼吧?她想問,但她知道梁仲棋一定什么都不說。
要不是肩上的傷隱隱作痛,梁仲棋早遺忘通緝男子劃的這一刀。
看到安允詩在上藥時,吃痛得不敢叫出聲,拿枕頭把自己臉埋在里頭的逞強模樣,心像被人緊揪般的作痛。
在醫生要替安允詩做最后包扎時,他突地搶下繃帶。
「謝謝,剩下我來就行了。」
醫生以為他倆是情侶,對梁仲棋的心急行為小笑出聲,醫生站起身看他肩上的傷處理得如何。
突然,一名纖瘦的男人接近,站在病床前問好。「安小姐。」
安允詩見到來人,瞠大眼訝異。
居然是楊平辛。
「楊平辛?你怎么──」所以霍陳玖也來了?
「噢對了!我忘了說,我有通知霍陳先生。」范猛然想起自己在車上時有打給霍陳先生,他感覺出安和他的關係處于一個曖昧階段,雖然不知道安會不會想告訴霍陳先生這件事,但他的直覺告訴他,最好通知。
安允詩探身看向周遭。
楊平辛見安允詩似乎在尋找少爺,他保持他作為下人的禮貌微笑告訴她:「少爺剛離開。」
剛離開?
「他剛才有來?」
「是的,當時您正在處理傷口,確保您沒事后,他才放心離開,留我下來處理您醫療上的后續。」
「是嗎……」安允詩的語氣明顯失落,他站在一邊看她很久嗎?為什么不叫她?
不……霍陳玖身為一名執行長會來醫院看她,一定是百忙中抽空來的,他已經特地留下楊平辛,她還想得到什么?
安允詩將垂掛的側髮,勾到耳后,展開笑顏道:「謝謝你楊平辛,但已經在處理了,不用什么后續。」
楊平辛揚著笑容,轉過身,從口袋拿出名片夾,抽出一張名片,名片使用特殊紙材,還壓印著漂亮閃耀的燙金字體,他將名片遞給醫生。
「醫生您好,霍陳先生有交代關于安小姐的醫療處理。」
醫生透過鏡片,藏不住訝異地盯著手上那張名片。其實他不用拿名片,多少注意財經商業界的人,光聽到霍陳兩字,即知崇高,奠定這一切價值的并非霍奧集團,而是霍陳。
「不論什么,一律用最好的治療。」楊平辛用平穩的語氣說。
在霍陳少爺身邊,他替少爺向外人吩咐事情時,也會也種類似「應該」或「要求」的語氣,其實這并不是他本身想傳達的硬性態度,而是他正在為霍陳家辦事,他們說的命令,他們便要如實做到及傳達。
霍陳……
梁仲棋心里搖蕩這具有權威代表的姓氏。
他凝眉斜眼瞅向安允詩,她正看著楊平辛對醫生交代著。
安允詩她怎么會跟霍陳家的人扯上關係?

警局。
菜鳥員警左手抱著五份資料,右手拿著剛裝滿溫水的鋼杯,步履輕健,制服上的釦子,扣到最頂端,胸中國式free性群交_最喜歡冬天把冰手伸進男朋友口位置的衣料平整無摺痕,他自律的個性從穿著上清晰可見。
他過轉角,要到前廳的辦公室時,兩名身形高健的男人從容不迫的往偵訊室過去,一名氣息嚴冷,難掩權威感的光環,這名應是老闆;另一名光頭帶著墨鏡,下巴尖銳,看似前者的保鑣,他們連擦身而過的他也不瞧一眼,經過時菜鳥員警感覺到異常的壓迫。
偵訊室內正在審問通緝犯,沒掛名牌也無其他員警帶領,他們倆是什么身份!?
他旋身要插手阻止他們前進時,忽地一只手搭在他肩上,使力將他轉回原來的方向,往辦公室繼續前進。
「學長,他們──」菜鳥員警半回身指著后面的方向。
「唉!亂指什么,沒大沒小!」王員警拍下他的手,繼續拖著他走。
「可是那邊正在偵訊。」
王員警瞪住他,手指大力點著他的腦袋。
「我告訴你在這警界里,除了政治人物、黑道外,關家和霍陳家的人,你也別插手。」
菜鳥員警一臉狐疑。
關家?關家他是知道,警界和政治圈里有不少關家人,特權什么的必然少不了,但霍陳家不是商界龍頭嗎?難道他們警界還需要做到這么大的情分?
看菜鳥員警深思的模樣,王員警抖起嘴角,對這種死背制度的家伙,他要教多久他才會知曉用圓滑和通融來求生存?
「菜鳥,學長我是在教你求生,未來你還有很多要學的,學校課本範圍沒這么廣,以后我會指導你,首先你只要記住別輕易動姓關和姓霍陳的,懂了嗎?」
「嗯嗯嗯,懂了!」菜鳥員警聽學長特別指教,用力的點頭。
菜鳥員警還是忍不住往偵訊室的方向一看,發現原本負責偵訊和紀錄的員警竟然走出偵訊室。
偵訊室內,一名矮胖的員警,附耳對偵訊員警傳話,偵訊員警點點頭,沒多余的表情,并斜眼看向通緝男子,通緝男子態度輕浮,手拿冰袋壓著臉頰上的瘀青。
偵訊員警聽完話,便起身與矮胖員警離開偵訊室,獨留他一人,更沒對他留下一句話。
門關上后,通緝男子將腳豪邁的跨在桌上,他移開冰袋,伸手輕觸臉上的瘀青。
「啊!」他痛的低叫一聲。
干!下午那男人夠狠勁的!才一拳就把他臉給打歪了,名副其實的瘋子!
他又把冰袋敷上,才剛壓到臉上,門又開了。
進來的不是剛才的偵訊員警,不對,應該是進門的人不是員警,而是一名穿著高級西裝料子的男人,他俊雅的臉正低眸看著手上的資料。
「偷竊五次、傷害兩次、性騷擾兩次、車禍肇事逃逸一次。」霍陳玖朗朗唸著。
霍陳玖揚起一邊的眉,繼續看著他的犯罪紀錄,吸食毒品是大麻,看來所有基本罪都被他犯光了,雖不至重罪,可從這些資料上來看,完全是渣的根基,基本品行做不好,不管進幾次警局都改變不了什么。
通緝男子放下腳,皺眉盯著這男人,猜測是不是檢察官或是對方請來談判的律師。
「欸,你誰啊!跟他們講我現在餓了,快給我飯!」通緝男子蠻聲大喊。
「右手持刀,劃傷安姓女人質。」霍陳玖將資料放在桌面,優雅的脫下西裝外套,掛在椅上。
「嘿啦!是想問幾次啦!」通緝男子語畢,抬頭對上慢步前來的霍陳玖,他輕浮怠慢的態度立刻縮下。
霍陳玖眼眸炯亮的如刀鋒光芒,他一步步從容走近,每一步像凍結空氣,踩出一片冰地般,踏地聲碎裂了空氣。
壓迫感令通緝男子悚然,不自主將身子往后挪移。
「欸,你過來干嘛?你的位置是對面!對面!」
「學習速度快嗎?」他聲音如鬼魅般輕,震波起毛細孔。
這男人在問什么鬼!?
通緝男子因恐懼,瞳孔不自主的放大。
密閉的黑暗空間里,只有一盞燈亮著,他看見霍陳玖的薄唇無情的上揚。
「準備練習用左手吃飯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75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