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短篇小黃文_最毒的蟲子是什么樣子

第32章 說是補習班,其實前身是棟獨棟空屋,房東便是對面經營書局的老闆。上代懂得掙錢買了不少地產,才能給后代無憂無慮的生活,幸好后代懂得守財,才能租給林佳瑀這棟處于極佳位置的房子當作補習班。
說起兩人決定創業時,真的吃不少苦才能有現在無慮,當然仍無法高枕無憂,畢竟人算不如天算,兩人只能恪守本分,踏踏實實地走一步算一步。
葉涵娓娓而道這段過往時,余梣聽得認真專注,也許是話匣子開了,一向話少的葉涵也多了幾句,她的嗓音有安定人心的作用,余梣聽得很舒服。
最后,余梣俏皮問一句:「姊姊,妳大學什么科系的啊?我覺得妳的口條很好。」葉涵莞爾一笑,不吝分享。
不過她雖然是大眾傳播出身的,卻從沒想過往媒體界發展,更沒有想過當公關。上大學這件事,好像是一夕間的長大。
高中時老師告訴妳,認真考上好大學,人生才有希望;上大學之后,妳才會發現這世界比妳想像得更難。
沒有什么事是可以一蹴可幾的,更沒有什么夢想總掛在嘴邊就能實現。
上大學后,出社會的壓力隨即而來。當初那些曾覺得能毅然決然走上的夢想之途,在沒有金錢的堆砌下,又該怎么安穩實現?
沒有賺錢的能力,沒有填飽肚子的能力,哪來的力氣談理想?談人生?曾覺得自己一定能成為一個對社會有影響力的人,久了才知道,自己不過是可有可無的小螺絲。
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這兩句話不無道理,若不夠努力、不夠積極進取,遲早會被淘汰。
經濟不景氣,是說給新世代的交替聽的。上代總把錢全賺光了再來嫌后代一個個都是草莓族與水蜜桃族,大環境的輾壓下,無人倖免。
當然也有人從出生就準備好了,也有人拚了命也不及別人的十分之一。
思及此,葉涵有些喟然,不勝唏噓。
「總之,大致上就是一般的行政工作,需要清掃的部分我也都告知妳了,我想是很好上手的,這對妳來說應該不難。」
「對我這么有信心?」余梣笑問。
「我想,就連小馮都能做好的事,妳不會差到哪吧。」葉涵直視她明亮的雙眼,輕聲道:「以后,我們就是同事了,在補習班就喊我葉老師,私下沒有學生妳想喊什么就喊什么吧。」
眼珠子轉了圈,余梣揚起笑問:「那么,小馮是叫妳葉姐,我呢,我想直接叫妳的名字行嗎?」
「我的名字?」葉涵不太明白她的話,有些怔愣。
「妳的名字很好聽啊。」余梣頓了下,燦爛笑說:「涵,這樣會不會很突兀?」
葉涵怔了怔,啞然失笑。
「妳還是換過一個……」
「那就涵姐了,定案。」這人有沒有聽人說話啦?葉涵無語看她,可她偏偏又堆起滿臉無害笑容,葉涵雙手一攤,決定隨她去。
視線下移,薄長袖下微微露出一支錶,余梣有些驚喜地拉起,不意外又見到這葉涵有些無措的紅了臉,余梣湊近瞧她一眼,藏不住的笑意漸深,「涵姐,妳好容易害羞啊。」
葉涵瞪她,卻沒什么殺傷力。
白皙的皓腕上有著一支典雅簡約的藍錶,錶面的樣式貌似是朵花,余梣直接輕輕拉過,低頭仔細端倪鏡面中那優雅的設計。
葉涵低頭看著湊近自己的褐色腦袋,倒也不惱,輕輕道:「這是我弟送我的生日禮物。」
余梣抬起頭,仍輕輕拉著她的縴手,笑道:「這是山茶花吧?送禮的人挺有眼光的,好看。」
葉涵微微一笑,有些欣喜。
「而且……妳弟嗎?不像男孩子會送的禮物,那他應該是很細心的男孩子。」余梣點頭附和。
「他跟妳一樣大,今年都升高二。」葉涵半垂明眸,不自覺撫上戴在左手上的錶。「沒錯,這錶的主題的確是山茶花,妳對花卉應該稍有研究吧?記得上次也是妳告訴我芍藥跟牡丹的差異。」
兩人并肩坐在樓梯上,女孩揚高幾聲音調繼續說:「不算研究,只是女生嘛,多少喜歡這種浪漫的花語,我還是個門外漢。」
聞言,葉涵眉彎眼笑,調侃她:「原來妳被夸獎還懂得羞澀一下啊?」
「是啊,我也是可以很羞澀的。」話落,纖指細細撫著那白凝如玉的皓腕,葉涵紅了紅臉,沒抽回,任著她繼續輕語:「妳說,現在真正羞澀的是誰?」
葉涵無語,嗔她一眼。
「不過,我很喜歡山茶花,妳弟很有眼光。」余梣輕輕道:「山茶花,就像是避世隱居的君子,它有玫瑰的嬌豔,也有牡丹的華貴,但是沒有玫瑰的張揚也比牡丹清雅。」
頓了頓,她定眼凝視葉涵的雙眼,目光燦若星辰,笑暖盡冬風。
「而且,它的花語我也很喜歡,我想,真的非常的適合妳。」
在那小小的空間里,還能聽見樓下傳來林佳瑀與小工讀的嘻鬧聲,也能聽見由遠而近的鐘聲徐緩的敲響……而女孩輕透的嗓音,輕輕落于心坎。
「——『謹慎而孤傲』是山茶花最好的形容,而藏在背后的花語,是『真情』。」
彷彿能在她眼中,看見葳蕤一片的花林。
那就像在那天的花海中,那樣的驚鴻一瞥。
葉涵收回手,右手不自覺地撫上她曾握過的地方,彷彿能感受到她的體溫似的,那樣炙熱。
「葉涵、余梣,妳倆怎么在樓上這么久?」
「林主任,我馬上下去。」女孩朝樓下朗朗回應,回頭看了眼葉涵,視線在那支錶上凝住。
忽地,她輕喊:「涵姐。」葉涵抬眸,歪頭。
「下次能讓我看看送錶的人嗎?我蠻想看看是哪樣的男孩子這么細膩。」她俏皮一笑。
葉涵失笑,點頭:「好啊,沒什么問題。」
那時的她,又怎么知道她的允諾,竟是掀起一連串風暴的蝴蝶……
/
文中的手錶是有原型的,不過實體并不是特別好看,就是一種意象(?)

第33章 這世界上,有很多無可奈何的事。
誠如那晚班長在群組里所說的,的確隔天到校時不見江仁馨的蹤影,這天有她的英文課,由另一位老師代課。
葉昇沒聽進去多少,明明告訴自己要專心聽課,期末考快到了……然而他就是無法專心,好不容易熬至中午,薛愷文一如往昔找他蹭飯,卻見他心神不寧的樣子,說了幾句找話題的趣事,仍見他興致缺缺便閉上嘴了。
葉昇是很容易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人,薛愷文很清楚。
他不是一個能一心多用的人,一旦在乎了什么,別的都看不見了……吃著吃著葉昇忽然凝住,連帶著薛愷文也放下筷子,正欲開口問他怎么了,就聽見不遠處的位子上幾個女生纏著班長問江仁馨的事。
「我真的不知道!」班長無辜地說:「昨天我一收到老師傳來的訊息就趕緊轉傳啦,我也不好多問她,妳們要是真的這么在意,不會打給她哦?」
「我們哪有老師電話?不然你給一下啊。」
「好啦好啦,拗不過你們,老師的電話是我找找,哦找到了……」
后來他們再說些什么葉昇沒聽進去,只是在心里默念班長所說的那串數字,又食之無味地扒幾口飯后蓋起便當盒,抬頭一看,這才發現面前坐了一臉陰沉的薛愷文,他微微蹙眉。
「又發什么神經?」葉昇對他一向毫不留情,薛愷文低頭枕在他手臂上耍賴,「葉昇,你太無情了。」
「……我又怎么了?」葉昇無奈地看著壓在自己手臂上的褐色腦袋,扶額,「你又忘記吃藥了吧……不過,問你一件事。」
嗅出藏在話語中的八卦,薛愷文立刻抬起頭,整個人從萎靡不振到精神抖擻轉變速度之快,葉昇無語。
「快說!快說快說!我給你問,什么都可以問。」見這薛愷文頭上好像長出兩個毛茸茸的耳朵,以及不斷搖著的尾巴,葉昇頓時覺得自己好像問錯人了。
不過,話已到舌尖,不如問一下吧。
「如果我哪天一聲不響地沒來學校,你會打給我嗎?」葉昇平聲問,薛愷文像是看見新大陸似的睜大眼。
「廢話,我還會找去你家,問這什么問題。」薛愷文碎嘴著,一想到葉昇這人不說廢話,心突地一跳,認真地看向他。
「不準一聲不響地消失,聽見沒?」薛愷文說得煞有其事,葉昇卻聽得一頭霧水。他眉梢輕抬看向薛愷文炯炯有神的雙眼,平聲道:「你腦袋到底用什么做的?為什么我總是覺得不能跟上你的腦袋迴路啊……」
葉昇穩妥妥的一臉懵逼,薛愷文尷尬地咳了聲,轉而道:「要是男人就別不乾不脆的,想聯絡誰就趕緊聯絡,不要等哪天來不及說再見才后悔莫及啊。」
雖然這人三句話中有兩句不能聽,不過,這句話倒是挺有道理的,至少直直地打進了葉昇心里,勾起了那人模糊的容顏。
是啊……葉昇隨手拿了張便條紙,在薛愷文拿著餐盒走出教室清洗時,寫下了那串數字。
他就只是問一下,沒別的意思。他如此安慰自己。
放學后他陪著(嚴格說起來是被強行拉走)薛愷文到琴房練習,在得知江仁馨的號碼后,葉昇有些心神不寧,整個下午都在想這件事,所以當薛愷文拉著他去陪他練琴時,葉昇并沒有拒絕。
其實他真聽不出這些曲子的差異,也不懂那幾根弦搭上一支弓究竟怎么拉出那些時而慷慨激昂,時而婉轉有致的曲調,他只是覺得這人平常逢人賣笑,怎么一拿起小提琴像是變了一個人。
在那木製琴房中,西側有扇小窗,薄暮迫近,從窗灑落千絲萬縷的橙色霞光,輕輕落于那人肩上時,彷彿在襟上開了朵花。
逆光的身影極為好看,像是一幅畫。
葉昇目不轉睛地瞧著,見眼前的薛愷文半垂明眸,頎長挺拔的身子隨著音樂高低起伏擺動,整個人融入了樂曲之中,神情異常專注凝神。
琴房有個柜子,裏頭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獎盃,平常打掃這的學生不馬虎,將那一格格玻璃窗擦得極為乾凈,因此倒映了一張清麗的臉龐。
葉昇微微一愣,琴房外站了一個女孩子,他沒回頭怕驚擾對方,再加上這個人葉昇見過幾次,看了眼薛愷文并無異常,似乎沒察覺到房外有人駐足,便將視線收回不予以理會。
只是看到徐凱欣的長馬尾,便想起了這幾次頻頻的偶遇。從借課本到后來的烤肉擦肩而過,好像不知不覺中視線便有了這個人的身影,從一開始無心幾瞥,到現在看到對方眼里的專注,葉昇有點在意。
當最后一個尾中短篇小黃文_最毒的蟲子是什么樣子音拉長時,玻璃窗清楚倒映對方匆匆離開的身影,葉昇這才回過頭,走出琴房凝視對方走得倉皇的背影。
蟬聲唧唧、蛙聲響亮,偌大的校園放學后一片安靜,偶爾聽見球場上傳來大聲笑鬧的聲音,葉昇趴在欄桿上從四樓往下俯視待了近一年的校園。
不知不覺,一年就這樣過了。
第一個學期過得平淡,直到這學期因為有了葉涵的異常與自己的好奇心而有些許波動,只是回首這段日子,想起的都是江仁馨。
薛愷文放下小提琴,探頭一看,便見到了葉昇背對他倚欄的身影,他輕手輕腳地走近,正欲捉弄嚇他時,卻驚見了他的若有所思,便不自覺地收起了那點玩心……
葉昇那一肚子心事,什么時候才能稍稍分擔給自己呢?薛愷文默默地想,這個人的心,真的好難走進啊……
他對朋友好,可是唯獨對葉昇好到沒天理,只是葉昇本人沒自覺而已……
葉昇回過頭,這才發現不知何時已練完琴的薛愷文呆呆地站在身后,他無奈勾起唇角,「喂,站在那干嘛?」
薛愷文回神,堆起滿臉笑容:「看你帥啊,小白臉要不要大爺包養?」
葉昇立刻垮下臉,瞪他一眼,見這白目的家伙又想湊過來討揍,立刻往旁躲邊抗議:「我說你對別人都這樣嗎?是不是把別人都氣死了?」
薛愷文愣了愣,勾起無懈可擊的笑容朗朗回應:「是啊,所以你別氣死啊,不然我沒人可以撒野,只能撒個尿。」
「髒不髒啊你?」葉昇真是恨不得撕爛這吐不出象牙的狗嘴。他扒了下薛愷文的后腦,逕自走下樓邊揮手道:「我要走了,再見。」不待薛愷文回應,他瀟灑地離開了。
若葉昇回頭一看,也許能見到一雙溢滿眷戀的溫柔雙眼。
可惜,他沒有,始終沒有……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0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