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保住工作我爬上領導床_最盛產美女的三個生肖

第56章 每多踩一個階梯,安詠琳心里越忐忑幾分。
她真的……要去一窺邵大明星的房間嗎?她這是在作夢吧?思及此,她很自然地往自己臉上一捏,立刻痛得哇哇大叫,使得邵嵐停下腳步趕緊回頭一看,啞然失笑。
「妳在做什么啊?」邵嵐伸手摸摸她紅腫的左臉頰,邊笑邊說:「妳是打蚊子還是打自己?」
「我想是后者居多……」安詠琳有些哀怨地回,倒也不拍掉她的手,這才感覺到她的體溫微涼,如一塊薄冰掠過般沁涼。
紅腫難耐的地方,似乎被她這么輕輕一摸便消退幾分。
「我的房間有點亂,希望妳不介意。」邵嵐不著痕跡地收回手,聽到安詠琳在后調侃:「哪敢介意?我現在要去的是邵大明星的『閨房』耶!」
「別取笑我了。」邵嵐回頭嗔她一眼。
「對了,為什么王媽剛剛喊妳小暄啊?」當房門一打開時,安詠琳有些驚訝地睜大眼。
若不說,安詠琳會以為自己來到了私人圖書館呢。邵嵐的房間非常寬敞,但有大半空間都是書架,真要說哪里亂,大概就是書桌上散落的書與筆記吧。
那半掩的窗讓涼風透進,頓時吹落了筆記紙,安詠琳順手彎腰拾起,遞給她,「妳真的很愛看書。」
「興趣。」她莞爾一笑。
在安詠琳的印象中,一般女生的房間可能是化妝品居多,但邵嵐剛好相反,化妝品少,藏書眾多。
她隨手往書架上瀏覽幾眼,各類型的書都有,從純文學到翻譯小說皆在架上,她忍不住讚嘆:「我要是出版社一定感激得痛哭流涕。」
「妳太夸張了啦。對了,妳剛剛不是問我為什么王媽喊我『小暄』嗎?」邵嵐貼心地替她拉開書桌前的椅子,安詠琳自然從善如流。
她點頭,下巴枕在頸靠墊上,一雙眼水靈有神,盈滿好奇。
邵嵐坐到床邊,笑著說:「王媽不也喊妳『小琳』嗎?這是她的習慣。她習慣在名字最后一字前加上『小』,對我也是這樣。」
安詠琳一愣。
「是的,我的本名不是邵嵐,這只是藝名。」她半垂明眸,勾起淡淡的笑容,正欲開口時,安詠琳搶先了。
「那、那個,如果妳不想說沒關係,我不介意。」
邵嵐抬起頭,一見到安詠琳有些慌張的神情,忍俊不住。她促狹地笑笑,伸手捏了下她的臉,「妳對我這么不感興趣嗎?」
「啊?」安詠琳沒料到有這出,但臉頰上傳來的痛楚清楚告訴她,這是真的。
「我、我……我很感興趣啊,誰不喜歡聽八卦?但妳的表情似乎很為難的樣子,所以我……」安詠琳期期艾艾地回,忽地握住頰邊那只手,直視她:「我不喜歡勉強別人,也不喜歡隨意探聽別人的私事,我希望別人跟我相處是自在的、開心的,這樣。」
她鬆開手,見到了邵嵐臉上少有的僵滯,瞬間覺得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
「那個……咦?」
忽地,她的衣領被人揪住,一張柔美至極的臉湊近她,近得能感受到熱氣噴灑在她唇上,她怔怔地看著那長睫顫顫地眨著。
突如其來的拉近,使她那顆小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著……
「妳記得下週要拍第一場吻戲嗎?」邵嵐的嗓音清清淡淡的,她完全被牽著走了,于是呆呆地點頭。
一陣天旋地轉,她坐的那張椅子被轉正,扶手上多了兩只手,將她困在懷中,視線由下至上,她錯愕看著邵嵐低垂的目光,彷彿入了戲般真摯熱切。
安詠琳咽了咽,邵嵐簡直是戲精啊,這隨時進入狀況是怎樣……突地,她的下巴被人優雅地挑起,邵嵐低下頭湊近她,唇擦過她柔軟的耳垂呢喃。
「……此刻,還有誰會在意我們的身分?妳不是元配,我也不是那該死的小三——」
——這是她的臺詞!劇中有一場吻戲是她勾引元配,對于劇中的元配來說這是道德掙扎的一幕,而她必定要化成一只豔蝶!領著她進入這令人沉迷的慾望中。
熱氣噴灑于敏感的耳朵時,彷彿有股電流竄遍她的全身。別于與男星的親密接觸下是陽剛的、極具侵略性的,女星的香氣是溫柔的、嫵媚的,一個是又急又快的佔有,另一個是慢慢撩遍全身,挑逗每一根神經。
驀地,一只手覆上她的眼皮,她聽見邵嵐壓低聲音輕語:「那么,妳要主動了嗎?」
安詠琳霎時回神,那一幕吻戲的確是她主動,可現在主導權在邵嵐手中。她拉下那只手,抬頭。
邵嵐不意外地勾起笑,的確安詠琳還沒進入狀況,從她遲疑的眼神、欲言又止的唇中,她讀出了『顧慮』二字。
只是她沒告訴安詠琳,她早就準備好了,不只現在、過去,未來更是——
邵嵐收起幾分促狹,眨眼間,她慢慢恢復那寡淡的神情,然而,扣住她后腦的手將她拉下,便獻上自己的唇吻。
兩唇相貼時,如她想像中的柔軟,不,是更甚……那場戲是怎么演的,頃刻間全忘了。
安詠琳扣住她的腰往后帶,她的背靠在書桌,捨不得闔眼,又舒服得只想閉眼享受。
她能感受到安詠琳的顧慮,也知道她仍在狀況外,不過,能踏出這一步已是萬幸……接下來,就是她的責任了。
手繞到背后輕輕貼上,掌中明顯感覺到柔身一顫,隨著熱吻她在她背上輕輕游走,而完全處于戲中的安詠琳只當邵嵐在挑釁——
因為!這怎么看真正勾引人的是邵嵐不是她!
電光石火間,她又想起了那天被狠狠削一頓的黑歷史,她可不會重蹈覆轍了——
心里暗暗地做了心理準備,當邵嵐稍稍收回身子時,安詠琳便往她白皙的脖頸攻去。
沒料到她竟這般大膽,邵嵐好不容易忍下的沖動又被撩起,尤其當她感覺到那濕潤的軟舌貼上敏感的肌膚時,她忍不住嗚咽一聲。
落入安詠琳耳中彷彿是根羽毛輕輕搔著,一時間,她不知道該不該繼續。
好、好像有點超過了……她承認她中了激將法,被邵嵐那樣『主動攻勢』彷彿說著,妳連戲都演不好?還敢跟我當對手?她便大膽了……
只是安詠琳不知道的是,邵嵐其實愛極了她這樣的大膽妄為,甚至直白一點,她希望安詠琳再繼續下去——
「呃,抱、抱歉……我太過火了。」安詠琳跳開身子,慌亂地別開視線,因而錯過了邵嵐臉上一閃而逝的陰郁。
邵嵐勾起極不易察覺的苦笑,淡淡道:「不會,我以為妳第一次演同志戲會有疙瘩,但妳剛剛表現不錯。」不錯到差點讓她失控,到底是安詠琳太會?還是她太渴望?
那淡淡的曖昧散了幾分,在安詠琳眼中,眼前的邵嵐還是一如初見般的高貴典雅、落落大方。
想到這,她有些氣餒。
吻沒吻好,還吻過頭……得了吧?現在把彼此搞得這么尷尬,真是要命……
「別在意,以后會更有默契的。」邵嵐牽起她的手坐到床邊,在安詠琳僵硬的身子,輕輕將頭靠在她肩上。
「其實,我很喜歡妳演戲的樣子。」
「咦?」安詠琳驚呼,又洩氣了,「妳別安慰我……我知道剛剛自己表現得很……差強人意,平常我——唔……」
食指抵在唇上,安詠琳安靜下來,聽到邵嵐又說:「妳的前一部戲是古裝戲,演的是戲中的女捕快吧?我喜歡妳那部戲中的表現,有些人的自信是強裝出來的,可妳的不是,妳是非常自然地流露。」
她沒有想到邵嵐對她如此盛讚,且竟有看她的戲,這讓她非常意外。而邵嵐口中所說的那一部戲她更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小角色而已,卻被邵嵐注意到了……
「還有上上部妳飾演技術高超的女醫生,周旋在男人堆中自信昂揚——」邵嵐抬起頭,轉頭,直視安詠琳清澈的雙眼,真摯道:「妳一定不知道妳的光采,是非常迷人的。」
邵嵐彷彿有雙會說話的眼睛,說著,我真的很肯定妳……不知為何有股暖流流淌過心坎上,胸口的溫熱舒展開來,蔓延至四肢百骸——
「……謝謝。」最后,她只說了兩個字,卻足以道盡千言萬語。
邵嵐微微一笑,低下頭,傾身靠在她肩上,唇擦著她柔軟的耳垂低語:「我的本名……是韓靖暄。」
安詠琳一愣。
「對于這個名字,妳真的一點印象也沒有嗎……」
「……咦?」
安詠琳遲疑地發出疑惑聲,邵嵐抬起頭,含著些許幽怨看她,看得她心里發寒。
半晌,見安詠琳真茫然得想不起什么,她輕輕一嘆,很快地她收起失落,又恢復成波瀾不興的平靜神色。
「罷了,以后多的是時間讓妳慢慢想。」丟下這句話后,邵嵐便走出房門,留下一臉茫然的安詠琳坐在那,又是懊惱又是困惑……
難道,她該認識邵嵐嗎?不過,真沒想到那邵嵐竟也會露出那樣的表情呢……

/
生日加更~一口氣寫了兩章。是說明星組的進度好快(?) 隔壁的余無賴是不是要檢討一下惹ww

第57章 一日早晨,葉涵輕手輕腳地爬下床,腳沾上地板時仍被賴賴發現。只見那窩在余梣腳邊的賴賴睜開眼,拼命搖尾巴。
葉涵摸摸牠的頭,比了個『噓』聲后,賴賴又窩回余梣身邊,惹得葉涵一大早心情就好上幾分。
她輕輕關上門,走下樓時聽見了廚房傳來鍋碗瓢盆的聲音,走近一看,大骨湯的香氣撲鼻而來,她勾起唇角。
「阿昇,怎么不睡晚點?」葉涵問,看看自家弟弟又在做什么。葉昇沒答話,只是看她一眼,繼續專心調整火侯。
她摸摸他的后髮,余光瞥見了流理臺一角放著狗碗,碗中是一份自製的狗料理,她驚喜地說:「阿昇,這是你做的?」
葉昇抬起頭,一見到葉涵滿臉的喜色,微微一笑,「嗯,查食譜。」
提起了賴賴,葉昇便想到余梣,邊打開鍋蓋不自覺地呢喃:「嗯……我記得余梣以前很怕狗,沒想到現在這么喜歡。」
葉涵一愣,「她怕狗?」
「嗯,我記得以前是這樣,不過現在看來是不會了為了保住工作我爬上領導床_最盛產美女的三個生肖。」葉昇將火調小些,俐落地在平底鍋打顆蛋。「不過不知道她思考時習慣咬指甲這件事有沒有改過來。」
葉涵想了想,道:「我看過她咬筆,壞習慣。」
葉昇一滯,陷入沉思般安靜不語,半晌,他才如嘆息般地道:「果然,人是會變的啊……」
看著這樣的葉昇,讓葉涵不自覺想起林佳瑀的話,她便小心翼翼地問:「聽起來,你們以前很熟?」
葉昇張了口,神情暗了暗,又勾起唇一笑,「還好。」
『還好』二字,勾起了葉涵塵封已久的回憶。每當別人向她提起江仁馨時,她也習慣性地說這輕如鴻毛的二字。
既輕巧又無關緊要,多好?
既已是如煙,又何必盼再續前緣、扭轉命運?只要心底長存,哪怕別人笑話?怕就怕,記憶中的那人身影諞蹮、奪目耀眼,縈繞心頭久久不敢散去。
曾有過的驚鴻一瞥、曾嘗過的酸甜苦辣,對于長情的人來說,又該怎么輕易捨去?
要不,就要有那么一個人猛烈地、直接地抹去另一人身影,就像是……
「姐,吃早餐了。」
葉涵回神,眼前多了一份熱騰騰的早餐,全來自這么窩心至極的弟弟。葉涵接過,坐到餐桌前有一句沒一句地與他搭聊。
很快地,樓上傳來了追趕跑跳碰的聲響,姐弟倆同時放下餐具,轉頭看向二樓,一見到那齜牙裂嘴的余梣,葉涵立刻噗哧一笑。
她猜,大概又是跟賴賴有關了。
「阿昇!涵姐!」余梣邊跑下樓邊哇哇大叫,「我要把賴賴扔出去——!」面對余梣的崩潰抗議,葉涵特別淡定,用著左手將葉昇替她切好的那一塊塊麵包與蛋送入口中,那么優雅的早晨,卻被余梣一句「我踩到賴賴的大便了!」給打破了。
伴隨而來的,是葉涵差點噴出的紅茶,與葉昇險些咳出的早餐。
「妳知道這只小臭狗有多過分嗎!」余梣雙手大力拍在桌上,氣急敗壞地說:「牠故意在我拖鞋旁邊拉屎!我剛睡醒只覺得臭,根本沒想到牠會拉在我鞋子旁邊!害我一個沒對準,腳就踩下去了——」
「噗,哈哈哈——」葉涵笑到差點飆淚,她邊笑邊慢悠悠地站起身拿那份葉昇準備好的狗食,便見到那毛茸茸的小家伙屁顛屁顛地下樓,第一件事就是窩到葉涵腳邊撒嬌。
見狀,余梣氣到差點七孔流血,她張牙舞爪地撲上,抓著葉涵不放,「妳倒是罵罵牠啊!妳知道那條大便大得有多漂亮嗎?踩下去還是熱的!是熱的!」
「好好,我聽到了。妳別描述得這么生動,我怕葉昇等會吃不下。」她笑著手拿狗碗分明沒把掛在她身上的小無尾熊看在眼里,只是蹲下身摸摸賴賴的頭。
余梣在后哀怨地瞪像葉涵的背影,瞧這一人一狗如此溫馨,她哼氣一聲,鬧彆扭擠到餐桌吃早餐。
葉昇偷瞄她一眼,不敢笑,于是低頭扒飯吃。
「阿昇。」聽見余梣喊他,他背脊頓時一涼。「你也覺得很好笑是嗎?」余梣含怨地瞅他,他連忙擺手,「沒有,我不敢。要不下午我做妳最喜歡吃的甜點好嗎?」
聞言,葉涵抬起頭問:「余梣最喜歡吃什么甜點啊?」
「鬆餅。」他說。
「戚風蛋糕。」她答。
兩人同時答腔,卻答得南轅北轍。兩人怔怔地互看,葉昇正欲開口,余梣卻湊近他臉龐,帶些淘氣與幽怨,含糖般地膩道:「阿昇,你好壞,你記到哪個女人了?」
忽地貼近他的清香過于親暱,葉昇紅了紅臉退后,余梣雙手擺在身后,嘟起嘴說:「好過分,才兩年沒見就記錯了。」
見她有些失落的表情,葉昇心底又是錯愕又是愧疚,可能真的是他記錯了,畢竟兩個甜點都是他的拿手作。
「我、我……」他支支吾吾有些不知所措,對于她突然的親暱有些措手不及。
「難道,阿昇是記到江姊姊的喜好嗎?」
葉昇與葉涵同時一怔。
「我、我上樓一下。」耐不住來自葉涵的困惑與余梣的緊迫逼人,葉昇長腿一跨,疾步上樓,留下一臉不以為意的余梣與仍處于驚愕中的葉涵在那四目相視。
余梣坐到餐桌前吃著早餐,將歐姆蛋切開后沾上麵包送入口中,讚美道:「阿昇的手藝還是那么好。」
葉涵看著她吃得滿足的側臉,忽然間什么也說不出口。然而,余梣卻不是這樣被動之人。她放下刀叉,邊擦嘴邊看向葉涵,眼含笑意輕問:「難道你們姐弟都是這樣嗎?明明有想問的卻都忍著不問。」
葉涵一愣。
余梣嘆口氣,眨了眨眼,勾唇一笑,「抱歉,我剛剛真的是無心的,只是恰巧想到了江姊姊跟我一樣喜歡吃戚風蛋糕所以才調侃他一下,好像說了些不合時宜的話。」
頓了瞬,她的笑容淡了幾分,「我會跟阿昇道歉的。」在她重新拿起刀叉時,葉涵注意到了……
……她的左手拿刀、右手握叉,與一般人稍有出入——身為左撇子的余梣沒什么古怪,但卻在她心里忽地蒙上一層紗。
余梣……有時真覺得,猜不透妳的想法呢……
/
本週更新就到這,下週繼續明星組與好久不見的浣熊組XD 明天更新隔壁的繁花唷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1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