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工作體檢被醫生摸出水_最細致的h片段

第58章 書桌前,一位俊朗的少年臉埋在雙臂之中,他生了一張清俊的秀臉,有著一雙清澈的、深邃的眼眸。在他眼中看得少,卻一旦入了他的眼,便滿滿的都是那人。
他上心的不多、留心的更少,有人說他冷漠孤僻,也有人說他無情無義,更有人說他似乎沒有心,整日漫不經心、心不在焉。
可只有被他真正呵護至極的人才懂,他是一個非常、非常溫柔的人。
他的寡言,是因為他不擅言詞,并非傲視他人、輕忽別人;相反地,正因為他話少,所以沒有一句廢言,每一句都是真心。
這樣的他,竟覺得余梣有些陌生了。
當初,是怎么喜歡上這個如陽光般的女孩的呢……他睜開眼,伸手撫著放在書桌隅角的耳環。
他還記得當初得知女孩有穿耳洞后,他笨拙地跑首飾店里混在一堆女生群中挑耳環,還引來店員調侃小小年紀就會把妹,比現在更青澀的他只是紅著耳根子,匆匆拿了一對斐綠色與鈔票塞到店員懷里。
走出店后,迎來陣陣徐徐清風,吹拂過他臉龐時如女孩般淘氣的笑容,那樣使他醉心失神。
握在手中那盒精美小巧的盒子,里面裝著他滿滿的喜歡。
后來,他自己留一個,另一個給余梣……那時的余梣直接撲倒他,在他懷里笑得燦爛。
青草上有著初露的清香,是清晨水珠尚未被陽光蒸散的小水滴,也是女孩滑進他掌間調皮地張開握緊的十指。
相握的手、柔嫩的肌膚,那從掌心渡來的溫熱竄進了心底,輕輕拉扯他的胸口。
『承諾』二字,無口也無心。
然而,她還是回來了,戴著他贈予她的定情之物,摻著那耳環上的梔子香歸來。
他握緊耳環,記得她曾告訴他,她最喜歡梔子花的香氣、牡丹花的艷麗……這世上無一兩者兼具,就如同你一般,再無人能讓我這般動心。
可為什么,曾對他說過這些話的余梣要拿江仁馨調侃她呢……葉昇輕嘆口氣,將耳環收回抽屜中,此時他放在口袋中的手機倏地一響。
看了眼陌生的來電號碼,他接起,對方劈頭問:「葉昇,你是葉昇吧?」葉昇微微蹙眉,這聲音又熟悉又陌生,一時間將他搞得糊涂。
「我是張浩啊,國中同班的,記得嗎?」
葉昇恍然大悟,「記得,好久不見。」接著傳來的便是朗朗笑聲,對方笑他不用社群,怎么也找不到人。
葉昇微微一笑,不答話。
「打這通電話是想問你想不想參加同學會?」
他訝異,「國中同學會嗎?」算一算也是兩年多沒見了,對方便笑說是啊,想趁著暑假約出來聚聚,葉昇沉吟半晌,暫且答應。
而他,便想起了余梣。
余梣……她會愿意見那些當年的同學嗎?對于當年余梣的突然消失他并不是真的毫無眉目,只是不愿往深入想。
他并不是很清楚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余梣到底遭受了什么才使她一聲不響地離開……
重逢的喜悅隨著面對面相處的時間拉長漸淡了幾分,而害怕再次失去她的恐懼卻與日俱增。
現在余梣回來了,恰逢國中同學會迫在眉睫,也許他能問一問……
只是時至今日,他仍不明白,為何在余梣第一天住進葉家時,同他說的第一句話竟是一個請託——
她說,請對葉涵保密兩人曾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不要問為什么。
葉昇一愣。
我還沒有心理準備面對……女孩握住他的手,軟下語氣近乎哀求……那樣的神情如此悲傷,悲傷到他不敢不答應。
「對了,跟你說一聲,這次同學會歡迎『攜家帶眷』哦。」聽著昔日同學的笑語,葉昇沒好氣地勾起唇角應聲好便掛上電話。
叩叩。
他抬起頭,一見到開門走進的女孩時瞬間挺直背脊,那直率的反應惹得余梣忍不住輕笑出聲:「阿昇,你在干嘛?」
「沒、沒做什么……」他鬆了口氣,迎上余梣略帶深意的目光,頓時困窘。
「這告訴我,不要輕易打開男生房門哦。」余梣別有意涵地朝他眨眨眼,又把葉昇弄得手足無措了。她哈哈大笑,回歸話題,「我是來道歉的。」
葉昇微愣。
「剛剛……我不該拿江姊姊的事調侃你。」余梣坐到他床上,雙腿搖啊搖。「看你這么慌張的樣子,我就知道我玩笑開得太過火了。」
葉昇搖頭,不甚贊同地皺眉,「不,不是這樣……」
余梣聳肩,不以為意地繼續說:「阿昇,你還喜歡我嗎?」
葉昇一僵。神情凝滯,呆愣地看著余梣,心突地撲通撲通地跳。他沒想過余梣會問這問題——這個他也想知道的問題。
余梣安靜地看著他,那雙眼水靈動人,掛在余梣本就生得清秀無辜的臉更勝幾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葉昇低下眼,問:「那妳呢?幾年不見……好多地方都讓我覺得妳變了,看著這樣的妳不禁讓我去猜想妳到底經歷怎樣的巨變,使妳變得如此。」
余梣掛在唇邊的笑容淡了幾分。
他猛地抬起頭,深吸口氣道:「給我一點時間釐清,好嗎?然后,我是真的希望妳走出陰霾了……」
「阿昇,我很好。」余梣不假思索地打斷他。「現在我過得很好,所以你別擔心了,看,我不就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嗎?」
話落,余梣站起身走近葉昇,抬頭一看,順手抽下一本畢業紀念冊。葉昇看她一眼,道:「剛剛我接到國中同學會的聚餐邀約。」
翻頁的手頓時一滯,余梣從厚重的畢冊抬起頭問:「那我可以去嗎?」
「咦?」
「沒關係,我只是問問,不勉強。」余梣將視線放回畢冊上,聽見葉昇遲疑地問:「……妳愿意?那是我們班的同學會哦,可能會碰到幾個熟人……」
不待葉昇說完,余梣立刻答道:「好啊,沒什么不可以的,有點懷念想看看大家而已。」
見她如此,葉昇也不好再勸退什么,既然她已經無所謂了,那他也別小題大作了……
但是,他可以將余梣此時的輕鬆當作是釋懷嗎?他抬眸凝視余梣依舊好看的側臉,在歲月的磨礪下越漸成熟美麗。
她邊看畢冊邊隨手將髮勾至右耳后,那不經意露出的綠色耳環安安靜靜搭在柔軟的耳垂上,葉昇就這么鬼使神差地伸出手——
「阿昇、余梣,我出去一下。」
葉涵的呼喊聲從樓下傳上,葉昇怔怔地回過神,立即收回手。余梣放下畢冊,走出房間應:「涵姐,妳要去哪?」
葉涵單手抱著賴賴笑道:「佳瑀要來接我,我跟她一起吃完中餐后再回來。」
「吼,偷約會!而且帶上賴賴不帶我!」余梣靠在木欄上,由上至下朝著葉涵抗議:「我也要去!」
「妳乖乖看家,我要跟佳瑀一起接小馮。」
「小馮?」
「是啊,她今天就考完指考了,佳瑀說想去給她一個驚喜。」
余梣忍俊不住道:「那是驚嚇吧?我知道了,我會乖乖看家,回來要給我獎勵啊!」
「說什么……啊,佳瑀來了,我先走了。」從窗戶看出去能看見林佳瑀的車停在外,葉涵將賴賴遞給她,自己匆匆穿上鞋子后出門。
葉昇走出房間往屋外一看,在他走下樓前余梣叫住了他,「阿昇,那本畢冊可以給我看看嗎?」
葉昇不明所以地看著她,點頭,「是可以……」
「謝謝啰!」余梣莞爾一笑,蹦蹦跳跳的進他房里。葉昇失笑,準備下樓烘焙點心。
他不禁回想那通突如其來的電話,心底呢喃,同學會啊……
/
芍藥肯定穩妥妥地超過一百章ww(已經放棄掙扎了

第60章 小工讀總覺得,自己剛脫離重考地獄,怎么好像又陷入另一個地獄了……在她莫名其妙被林佳瑀拖進屋內后,她還沒緩過來,便見到林佳瑀打電話給葉涵說會晚點到,她邊攫住她的手腕往房里帶。
瑟瑟發抖的她此刻多像那刀俎魚肉任人宰割,一進臥房,林佳瑀便將她按在床邊,自己走進浴室放熱水。
她咽了咽,好像沒任何轉圜余地了……一雙不安的大眼轉了轉,靜下心后才發現這套房乾凈整潔,且臥房也打理得井然有序,只是……這裝潢似乎不太符合林主任的風格……
這的確是間簡約大方的套房,只是林主任給她的感覺與架上那些可愛的公仔似乎有些不搭,當然也不是說她多了解林主任,只是覺得她對這些可愛東西不屑一顧。
「熱水器我還沒買過新的,所以熱水要等久一些。」林佳瑀邊捲袖子邊走出浴室,見到她可憐兮兮的樣子不禁失笑,「真那么怕?怕我把妳抓去賣嗎?」
小工讀用力點頭,林佳瑀噗哧一笑,也不出言安慰,只是順著她的話笑道:「是啊,所以要先洗乾凈,白白嫩嫩的才能賣到好價錢。」
小工讀覺得全身頓時起了雞皮疙瘩,欲哭無淚地抗議:「不要啦!我才不要被抓去賣!哈啾。」揉揉鼻子,又打了個噴嚏。
林佳瑀瞧她一眼,逕自走到衣柜旁打開,從中挖出一件浴袍與幾條毛巾扔給小工讀,直接把她推進浴室,「快進去洗澡,等等把換下來的衣服的給我,我拿去洗順便烘乾。」
門關上了,她的臉倏地一紅,像顆熟透的蘋果似的,又聽到林佳瑀在外嚷嚷別笨手笨腳的,她才趕緊將髒衣服放進籃子中,隨意套上大件浴袍半開門,探頭往房內一看。
「別偷偷摸摸的,我已經背對妳了,趕緊把洗衣籃放在門口可以嗎?」林佳瑀不耐煩地說。
「好、好啦!我知道了,真的很兇欸……」她扁嘴,將洗衣籃踢出門外,又立刻關上門。
「妳就長那樣是有什么好看的?在那邊彆扭什么……」林佳瑀邊碎念邊拿起洗衣籃往外走。其實她有段日子沒來這了,沒想到擺設跟記憶中的一模一樣呢。
由此可知,葉涵真的是一個很安定的人。
洗衣機轟隆運轉的聲音使她發起呆來,她放在口袋中的鑰匙已經有些生鏽了,今天若不是臨時起意,恐怕也用不上這把鑰匙。
若是可以,她再也不想拿出這把鑰匙了。
有些事情,經歷一次就夠了……她輕輕嘆口氣,走出洗衣間巡視屋內,看看有什么是需要添購汰換的,她對葉涵實在放心不下,這熱水器不但老舊而且這幾盞燈也一閃一閃的,是需要除舊換新了。
簡單記下要採買的東西后,她又走回臥房看看小家伙洗好沒,卻在推開門的那刻差點被枕頭砸死。
「……」她默默低頭看著腳邊的枕頭,再無語地抬起頭看向小工讀,她深吸口氣,冷道:「妳,要不要解釋一下?」
「我、我不小心反射性動作就……」剛洗好澡的小工讀默默綁緊自己腰間的腰帶,總覺得有陣冷風竄過,背脊有些發涼……
「……所以妳覺得丟枕頭是具有攻擊性的事嗎?」林佳瑀彎腰撿起枕頭,挑起唇角笑著走近她,「嗯?怎么不回話?」
她咽了咽,會不會她的死期就是在今天……當林佳瑀一走近,她立刻往旁開溜,然而林佳與彷彿看穿了她的企圖,往她腰際一抓。
小浣熊是沒抓成,倒是抓到了一條腰帶。伴隨而來的,是一聲慘絕人寰的尖叫聲——
「啊啊啊啊——變態!大變態!我現在光裸裸的妳知道嘛!」
「……所以浴袍不是布料就是了?」
「妳拿了我的腰帶啊!」小工讀猛然轉頭朝她又羞又憤地抗議:「腰、帶!」邊拉緊自己身上的白色浴袍,小臉紅通通的。
雖然林佳瑀實在不懂為何她要如此執意腰帶,不過既然她覺得腰帶很重要,那就重新繫上就行啦……長手一伸,她攬過那嬌小柔軟的身子,扣住她的柳腰,迅速拉了拉她的浴袍,俐落地在腰間綁上蝴蝶結。
「好了,這下沒話說了吧?」林佳瑀拍拍她的頭,順手整了整她的衣領,「別再折騰了,我去拿衣服,妳先去把頭髮吹乾。」
話落,她便轉身走出臥房。若是她再多看一眼,也許就能見到那顆低垂的小腦袋發燙著。
待林佳瑀走遠后,小工讀才抬起頭,摸摸自己發熱的臉頰羞愧得想撞墻一死……她窘迫地埋進枕頭里,整個人陷入說不清的害臊中。
好討厭……為什么她有一種被人玩弄于股掌間的煩躁感啦!然而最讓她感到煩悶的,是她一點也不討厭。
在她自我糾結的同時,林佳瑀正欲打開烘衣機收衣服,隨意往手機一看,一向忙著演藝事業的安詠琳竟捎來訊息,使她停下動作滑開查訊。
她說:「雖然這樣問很奇怪,但我想問問妳們有誰有認識姓『韓』的女生?」
韓?林佳瑀微微蹙眉,便回:「妳那小得可憐的腦袋瓜又裝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了?」
簡直是飛來橫禍呀……安詠琳默默捂胸口,覺得生命受到一百萬點的攻擊了……而這時又傳來一句「怎么了?有什么事想問嗎?有煩惱可以說出來。」
哎呀,葉涵真的是天使下凡!她興高采烈地打字,「涵涵,人家好愛妳,不像林學霸壞壞,成天只知道嗆我。」
林佳瑀挑起唇角,冷笑,「是啊,妳有困難可以說出來啊,讓我好好笑妳。」
「……」安詠琳吐了一口老血。
「哈哈,林學霸不要這樣欺負詠琳啦。是說,妳要不要來餐廳了?」
經葉涵這么一提醒,林佳瑀才想起來還有要事要辦,每次被安詠琳一打攪都忘了正事,于是她收起手機匆匆拎著剛烘好的衣服快步走進臥房,一見到坐在梳妝臺前乖乖吹頭髮小工讀,心情好上幾分。
「嗯?怎么了?」小工讀放下吹風機往后一看,林佳瑀板起臉道:「快點吹一吹,葉涵在等了。」
「好嘛好嘛,我快吹好了。」小工讀在心中偷偷白她一眼,還不是某人半強半拉將她帶來這的?怎么又嫌她動作慢……就在她心中腹誹的同時,手上的吹風機突地被抽走,她吃驚地抬頭一看,竟多了一只手輕輕撫過她仍滴著水珠的髮,她的臉又熱了幾分。
「妳這樣是要吹到什么時候?」林佳瑀毫不掩飾其嫌棄地道:「就幾根毛吹這么久,我也是服妳了。」
「我、我……」
「不要亂動。」從鏡中瞪她一眼,見她又乖巧起來,這才稍稍鬆下語氣道:「葉涵在問了,趕緊弄一弄吧。」
從她稍稍收斂起的神情中不難看出葉老師在林主任心中的份量,她不禁脫口問:「這不是林主任的家吧?」
聞言,她迎上鏡中那雙肯定的眼,心中有點吃驚,卻仍面不改色地追問:「怎么會這樣想?」
「就……覺得這裝潢擺飾不是林主任的風格吧……」她低下頭,因而錯過了林佳瑀臉上一閃而逝的笑容。
「嗯,這的確不是我家。」在她手上的柔髮漸漸蓬鬆,摸起來倒是挺舒服的,「我也不住這。」
「欸?那為什么妳有鑰匙?是親戚家嗎?」小工讀抬起頭,有些訝異。
「不,這是葉涵租的套房,我有鑰匙而已。」纖指在頭皮上輕輕按摩,她駕輕就熟地替她吹髮,猛然想起了葉涵也曾這樣給她吹過頭為了工作體檢被醫生摸出水_最細致的h片段髮,只是那時的葉涵,并沒有眼前女孩的笑容……
小工讀卻不禁想,到底是怎樣的交情才會擁有對方家里的鑰匙且來去自如?待髮全乾后,林佳瑀往她懷里塞了幾件衣服將她推進浴室里,沒查覺到她那點小心思,只當她又恍神了。
聽著窸窸窣窣的聲音,林佳瑀坐在床上,手撫過柔軟的棉被,心思有些飄遠。
倘若有天,她可以將鑰匙扔了,塵封深埋不見天日,那就好了……

/
林學霸就是標準的『刀子嘴,豆腐心』啊XD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1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