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得到她,在酒里下藥_最經典的古言小說推薦

第61章 大雨過后,街道一片清亮。
眼前的榛果拿鐵早已涼了,入口甜膩,滑過舌根卻帶些苦澀,就像是江仁馨給予她的感情,一開始有多美好,后來便有多苦澀。
她所有的鐵則,在遇上了江仁馨都成了笑話一則。
記得,她也曾憧憬過喜歡的理想型……也許是自己鄰座的同窗,又或許是精明干練的學姊,怎么也沒想到,竟會是大上自己好幾歲的老師。
年少的葉涵曾告訴過自己,若喜歡上了不會有結果的人,那么就要果斷放棄,不可以藕斷絲連……事實上是,她的初戀熱烈得像團火,燒傷了江仁馨,也將自己的心化為灰燼。
愛一個人,愛到傷筋動骨,是她始料未及的。
當林佳瑀說,她回到了那棟套房時,葉涵心里有那么一點不敢置信——她以為林佳瑀再也不會回到那了。
歲月能沖淡的悲傷,比她所想得還要多。
不自覺地攀上左手腕上的錶,外頭天氣晴朗,她卻有些恍惚。指腹下意識地輕撫過錶面,那藏在錶下的故事,她不愿再回想。
她知道,林佳瑀始終沒有原諒她做過的錯事。
至于葉涵自己呢?她釋懷了嗎?葉涵不知道。她抬起頭朝服務生喚聲要了壺水果茶,她想,她們也快到了吧。
多年來養成的默契早已不言而喻,當那兩人推門而入時,恰巧水果茶也送上了,當林佳瑀的目光投來時,葉涵抿唇,微微一笑。
那笑,看得林佳瑀有些失神。
「我肚子好餓——」小工讀蹦蹦跳跳地蹭到葉涵身邊,嚷著說:「葉老師,我可不可以點餐了?」
「妳好像已經拿著菜單了……」葉涵忍俊不住,視線落到她一見到食物便滿是光采的小臉,笑道:「想吃什么就點吧,妳的林主任會請客的。」
「喂喂,有人這樣胳膊往外彎的嗎?」林佳瑀坐定到她對面,沒好氣地瞪她一眼,「不過算了,怕妳落榜哭得太傷心,現在吃飽點才有力氣哭。」
「……」小工讀覺得自己受到了一千萬點的傷害了,生命值急遽下降。
「妳不要烏鴉嘴!」葉涵瞪她一眼,忙不迭地轉頭朝著石化的小工讀安慰道:「她就那張嘴毒了點,妳別在意啊,堅強點。」
小工讀默默點頭,這一年來她的確心志堅強許多,以后上大學就不怕別人嘴她了,因為無人能及林佳瑀那張嘴!默默擦掉嘴邊的血,她點了幾樣甜食后喜孜孜地拎著林佳瑀的錢包去結帳,而身為苦主的她一臉生無可戀。
「葉涵,妳好樣的。」林佳瑀單手支頭,無可奈何地看著她,「妳就這么自然地從我肩包中掏出錢包給小馮我也是醉了。」
葉涵眨眨眼,不置可否地輕笑。
「誰叫妳欺負她,出言刺激一個考生,這是妳不對。」
「是是,妳說的都是對的。」林佳瑀擺手,倒也不是真的那么介意。也許應該說,當她遇上葉涵便是毫無原則可言。
「對了,等等去五金行吧,為了得到她,在酒里下藥_最經典的古言小說推薦去買點東西。」林佳瑀碎嘴幾句:「妳看看妳,家里的熱水器跟電燈泡都舊了,是該換一換了,妳要是不會換跟我說一聲就行啦。」
葉涵愣愣地看著她,啞然失笑。
明明是個體貼的人,卻硬要裝得自己尖酸刻薄……彷彿讀出了葉涵那點小心思,林佳瑀不自在地撇開頭,沒說話。
遠遠地,正雙手接過零錢的小工讀不經意往那桌瞧,見那兩人的和諧突地覺得自己是不是多出來的那一個。
從前不覺得有什么,方才那樣一攪擾,她竟什么都在意了……她很單純,喜歡就是喜歡,討厭什么也從不掩飾,直來直往的她藏不住的情緒顯而易見。
而葉涵也注意到了她的異樣,只當她剛考完還沒緩過神,便朝她寬慰一笑。
這一笑,拉回了她的恍惚。小工讀也回以一個大大的笑容,坐到了葉涵身旁。
兩人都是補教業出身的,對于學生的心性了若指掌,沒提半句關于指考的事,三人相談甚歡,使小工讀有些陰暗的心情頓時晴朗幾分。
聊到一半葉涵便接到寵物醫院的電話,說是賴賴已經檢查完畢也做完美容了,葉涵開心地掛上電話,等會過去接牠。
「賴賴?是誰啊?小狗嗎?」小工讀好奇地問。
「對啊,前幾天跟我回家的一只狗。」說是撿到實在不太確切……嚴格說起來是賴賴黏著她回家的,她壓根沒想撿一只流浪狗。
小工讀又問起了賴賴的名字由來,一聽到緣由與余梣有關時,立刻捧腹大笑,笑著笑著她便想起了初識的那天,有些感慨地說:「我跟余梣認識這么久,還不及葉老師的兩個月啊。」說來多心酸啊,見這兩人進展飛速,她怎么有種當月老的錯覺?
「對了,沒問過妳們怎么認識的呢。」
小工讀眨啊眨眼,歪頭,「我沒說過嗎?」立刻招來兩道怨懟的目光,她立刻改口:「啊,對,我是沒說過,也沒機會說嘛!」
她嘿嘿地笑,娓娓道來,「我是在四校社團聯誼時碰巧認識她的。」
說起高中生活,她便神采奕奕地淘淘不絕著。記得那是在她升上高三準備卸下康輔公關的時的事。
那時的學弟妹邀請別校康輔社想舉辦一個盛大的聯誼會,作為愛湊熱鬧的學姊小工讀自然不會放過這機會,于是也跳進去參與了。
而她就是在那時候認識來自K中的余梣,她總是逢人賣笑的傻樣與自來熟的個性很快地便與余梣熟識,在一整天的活動結束后兩人便互相交換了聯絡資料。
從那時認識至今,一直到這次她要從補習班離職,碰巧聽聞余梣要轉到Z中正在找打工,便問她要不要來應徵看看,于是兩人才又真正搭上線。
「那為什么余梣要轉學?」林佳瑀問。
小工讀不解地皺眉,搖頭,「我之前有問過一次,她那時跟我說家庭因素……」
聞言,葉涵有些訝異的微微睜大眼,很快地又歛下了。記得余梣曾告訴她,她之所以轉到K中是為了找江仁馨,但是她卻跟小馮說是家庭因素?
看來,余梣轉學這件事有難言之隱,且沒有對任何一個人全盤托出。
忽然間,葉涵總覺得心里有那么一點難以言喻的失落,不過很快地送上的甜點分散了注意力,且眼前是吃得津津有味的小浣熊,看著心情便好上幾分。
「不過,為什么妳們要去我家?」葉涵疑惑問。電話中林佳瑀只說借用一下,葉涵也沒多問,畢竟她對林佳瑀是絕對信任,毋需多言。
「哦,這個啊。」林佳瑀輕抬眉稍,挑起唇角頗有惡意地說:「有人濕了,所以借個浴室洗澡,清乾凈。」
「噗,咳、咳……妳別說成這樣行嗎!」差點被甜食噎死的小工讀含怨瞪她一眼,一對上林佳瑀似笑非笑的神情時,又立刻軟下來了。她轉頭向葉涵解釋:「我是淋了一點雨,然后林主任就莫名其妙把我帶去洗澡!」
葉涵忍俊不住地道:「就『只有』洗澡嗎?」不知為何小工讀總覺得葉涵在某兩個字特別加重語氣,她立刻脹紅臉駁斥:「當然就只有洗澡而已啊!」
「還順便看光光了,就沒什么料。」林佳瑀煞有其事地點頭,頗流氓地上下掃視她,逗得這只小浣熊都快將臉埋到碗公里去了。
葉涵哈哈大笑幾聲,拉著林佳瑀放她一條生路。她怕這一餐原是慶祝之意,最后行送別之實,她可擔當不起。
「那后來詠……Joanna有說什么嗎?她為什么忽然問起姓韓的女生?」顧及小工讀在場,林佳瑀便繞個彎問安詠琳方才的問題,而葉涵也只是聳肩答:「不知道,后來她就沒有再已讀了。」
「呿,每次都這樣話說一半。」林佳瑀翻白眼。
「我是沒有認識啦,那妳呢?」葉涵問。
「我啊,我是有瞥過這姓氏……畢竟很少見啊。」林佳瑀點頭,一邊回想一邊道:「記得以前還在念書時,電梯旁邊不是常常貼榮譽榜嗎?」
葉涵頗有感觸地跟著點頭。
「我記得我曾在榜單上看過姓韓的名字……好像、好像叫韓……」脫離學生多年,林佳瑀記得零碎,只記得曾見過幾次。
「什么暄吧……韓什么暄我忘了。」最后林佳瑀放棄繼續想下去,反正安詠琳人脈廣,也用不著她倆瞎操心。
「學校啊,那就下次去找教授吃飯時再問吧。」葉涵附和。
林佳瑀輕啜一口水果茶,輕道:「也好……反正大概也是不同人吧。」
只是那時她不知道的是,她腦海中一閃而過的名字,竟是日后將她生活搞得天翻地覆的導火線。
/
揪竟~~邵嵐是誰,會慢慢揭曉的XD 請繼續看下去就知道我有多做死惹。(放棄掙扎的意味

第62章 所有看似毫不費力的功夫,都是用盡全力后的琢磨。
余梣不禁想,眼前的少年那如作畫般乾凈俐落的烹煮手法,到底是受了多少傷才能有如此成果呢?他捲起袖子露出淺麥色手臂,近點一看,不難在他修長好看的手指上發現許多細小傷痕,然而他卻不曾抱怨過。
她雙手抱臂,靠在冰箱上含笑望向他,道:「阿昇,你現在在煮什么?」
葉昇抬頭快速瞥她一眼,略為窘迫地說:「煮晚餐。」
「哦,好哦。」余梣煞有其事地點頭,「那……」話未完,她便看到他抬手撥了下稍長的瀏海。
「你的瀏海好長了。」
「那妳幫我剪吧。」葉昇沒停下切菜的動作,逕自道:「以前,妳都會幫我剪的。」
話落,他不經意抬眼看她,卻見她的神情有些凝滯,他放下手中的菜刀,問:「怎么了?怎么好像很驚訝一樣?」
余梣微微一愣,失笑,「沒事,就是沒想到你還記得……」她別過頭,目光淡然。
她輕輕勾了下髮,露出了那個綠色耳環。
「……我也沒想到,妳還留著。」
余梣轉頭看他,歪頭,「你說耳環嗎?」她邊說邊撫上自己的右耳,葉昇上前,下意識地往她左耳一捏,余梣身子一僵。
少年帶些繭的指腹摩娑柔軟的耳垂,他略帶訝異地低聲道:「我記得……妳以前都是戴左耳的。」
輕輕一摸,卻是一片平坦。葉昇怔怔地迎視她的雙眼,訝異道:「妳的左耳洞呢?」
她頭一偏,使他的手落空了。
幾綹青絲擦過他的手背,撩得他心念微動。他張了口,卻被余梣擋下。
「密合了,所以換邊戴,這很正常吧?」
葉昇怔怔地看著她低垂的眼,半晌,才抿唇一笑,「嗯……沒事,我繼續煮晚餐。」他扔下這句話后走回砧板前,聽著走出廚房的腳步聲,他有些失神。
這一恍神,鋒利的刀鋒便劃過了指頭,立刻鮮血如注。
「嘶……」他忍住沒讓自己發出聲音,就怕引來女孩不必要的多慮。他騰出右手熟練地從上方柜子中拿出OK蹦,正欲抽幾張衛生紙止血時,比他更快的是溫熱的唇抵上含住……
「余、余梣?停!別、別這樣……」
葉昇詫異地想收回手,卻在感覺那軟舌朝著指尖輕輕一舔時,一陣酥麻從尾椎直沖而上,使他有些頭暈目眩。
「幸好是小傷。」她低垂的眼盡是如春風般的笑意,她逕自拉著他的手至水龍頭下方沖水。
頓時間,四周只剩下稀哩嘩啦的水聲流淌,她自然地彷彿剛剛沒發生什么事,但少年的視線早已黏在她身上,無法拔除。
她只是低垂著眼安靜不語,直到她關上水龍頭時,才聽見少年有些壓抑地說:「余梣,妳好像還是沒變。」
好像二字,將一個事實變得模稜兩可。余梣沒搭理他,只是逕自抽了幾張衛生紙替他擦乾,又聽見葉昇說:「妳還是……總愛逗我。有時候我不知道妳什么時候是認真的,又什么時候只是玩笑話。」
余梣的動作微微一凝。
「余梣,我——」
「阿昇,你的臉好紅。」余梣抬起頭,不以為然地大大一笑,「你還是這么容易害羞。」
葉昇默然地看著她,耳根子又紅了幾分。
「你這樣會讓我誤會的……」余梣撕開OK蹦,朝那食指上的小傷口小心翼翼地平貼一圈。
當葉昇正要問她究竟會誤會什么,卻只見到她盈盈的笑眼,輕快地說:「阿昇,你這樣會讓我以為,你還喜歡我。」
葉昇一怔。
「你明明喜歡江姊姊的呀。」
對于她的謬論,他竟無法反駁,也說不出任何話。他咽了咽,頓時覺得開口竟是一件如此艱難的事……
余梣雙手往后擺,歪頭,無辜一笑,「阿昇,這樣吧,我也誠實地告訴你一件事。」
那不小心劃開的傷口彷彿又疼了幾分,但真正讓他感到撕心裂肺的,是女孩天真地道出了殘忍的事實……
「這么多年過去了,我早就不喜歡你了哦。」
幾年的感情,竟被這么輕易抹去了……葉昇澀澀地看著她,一時間不知道該做出什么反應才好。
「唉,最后還是我來當壞人啊。」余梣無奈一笑,又說:「我一直以為我暗示得很明顯了,要你跟我坦承喜歡江姊姊的啊,可你一直不說出口……」
第一次,葉昇在女孩清澈的眼中迷失自我。
「阿昇,我真的不想再騙你了……我也希望你能對自己誠實……」
余梣后來說了什么,葉昇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他的耳邊嗡嗡作響,只聽見自己心碎的聲音……原來,守著過去的人,只有他。
原來,徘徊于回憶中止步不前的人,只有他。
原來只有他無法云淡風輕,說著那些都過去了……意識到這點的他,竟痛到無法呼吸。
「阿昇,你還好嗎?」余梣憂心地上前一看,卻被他推開。他別過頭,紅著眼眶冷硬道:「……出去,不要待在這里。」
余梣收回手,靜靜地看著他,最后深嘆口氣轉身走出廚房。在女孩看不見的地方,他深呼吸著,一次又一次。
最后他用力撕掉那OK蹦,再次血流不止,從指尖滴落到水槽……那血紅得刺眼,扎得他心痛。
他的初戀,竟然是用這種方式畫下句點嗎……今后,他要怎么面對她的笑容?
「阿昇,我放在這了,還給你吧。」
他沒回頭,但聽見了有什么東西放在餐桌上發出了丁點聲響。在余梣走出廚房后,他轉頭一看,那放在桌上的斐綠色耳環淺淺閃耀著光芒。
他與她之間唯一的牽連,就這么斷了。
而心底涌出的,是比那更深、更絕望的感情風起云涌……那情感若有名字,也許就是那人的名。
三個字,江仁馨。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1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