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錢第一次賣給老男人_最美的笑容800字

第65章 那天兩人的『翹班』并未引起軒然大波,倒是筑起了一段友誼。
嚴導見這兩人風塵僕僕地趕回劇組,也只是碎嘴幾句,叮嚀別有下次……兩人乖得像只貓,頻頻點頭。
好在兩人缺一下午也不影響進度,邵嵐是無所謂,安詠琳可就不同了。當她出現在休息室時,那來回踱步的經紀人魏姐立刻張牙舞爪地撲上去,差點掐斷她脖子般的怒吼:「安、詠、琳!妳好樣的,給我鬼混到哪去了?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
這一吼安詠琳覺得自己都快聾了,她半推半拒地討好道:「魏姐,您別氣啊,小的就是去放個風……」
一個人氣極了大概就是會笑出來,例如魏姐。
「『放風』?很好、很好。」魏姐咧嘴一笑,笑得慈眉善目。「我今天就讓妳腦袋灌風進去。」
安詠琳嚇得雞皮疙瘩掉滿地,正準備拔腿逃跑前,一道柔聲女嗓介入,頓時戛然而止。
「魏姐,您好。」
邵嵐溫溫的招呼立刻澆熄了她的怒火,她怔怔地看著名聲水漲船高的女星不知為何突然介入,不自覺鬆開了手。安詠琳踉蹌幾步,摸摸自己安然健在的脖子,內心僥倖多過訝異。
「其實這主意是我出的……」
安詠琳詫異地看向邵嵐已然換上楚楚可憐的無辜表情,若她不是當事人,恐怕也被瞞騙過去。
邵嵐輕輕握住魏姐的手腕,滿是歉疚地道:「我知道我的任性造成您很大的麻煩,只是我真有急事不得不離開,又剛好碰上詠琳,她一聽我的難處便義不容辭地陪我,您若要責罵,請責怪我吧。」
「……」敢情一個大明星如此低聲下氣,作為小小經紀人的魏姐沒嚇得魂飛魄散就不錯了,哪敢再多說半句?于是她尷尬地託拒,說這也沒什么……于是兩人便開啟寒暄客套模式,說沒幾句魏姐便開溜了。
一旁的安詠琳眼觀鼻、鼻觀心不吭氣,免去了一頓責罰也是好的,只是她沒想到邵嵐會有這一出,被她這么一攪擾,好感直線上升幾分。
「噗哧,我還真沒想到兇巴巴的魏姐也有拿人沒轍的一面。」安詠琳確定魏姐走遠后捧腹大笑,惹來邵嵐的嗔怪:「還說?妳不會把責任推到我身上嗎?」
安詠琳有些懵,「推妳身上?又不是妳要翹班的,是我啊。」況且兩人也沒好到足以互相『掩護』的關係吧?
聞言,邵嵐的清眸中含些怨,瞪她一眼,又無可奈何地說:「可跟我有關啊……就算妳真有錯,懲罰也該由我決定。」
「……啊?」安詠琳實在很想挖一下耳朵,確定是不是自己聽錯了?然而她只見到邵嵐快速地別過頭,這時副導喊她過去,她才又幽怨地眄她一眼,匆匆離開。
那話是什么意思啊?摸不著頭緒的安詠琳想了又想,直腸子的她想到最后沒答案便拋之腦后,不過邵嵐幫她擋了一箭倒也是真的,于是她決定去買杯咖啡聊表謝意。
只是才剛走出片場,她的手機便捎來一則訊息,點開一看,竟來自邵嵐。
『我跟王媽學做小點心,妳要是有空就嚐嚐看。』
安詠琳不解地眨眨眼,立刻回:「行啊,不過妳怎么突然跟王媽學?」
很快地,邵嵐又傳來一句「妳不是喜歡吃嗎?」安詠琳不假思索地回:「是啊,所以呢?」
所以呢……邵嵐深吸口氣,不禁悲催地想,究竟是這安詠琳情商低,還是在裝傻?不過又看她傳來的可愛貼圖,那棕熊歪頭的可愛模樣,簡直像極了安詠琳,她便輕輕笑出來。
好吧,反正她不急,她有的是時間跟安詠琳耗……不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神情陰暗幾分。
安詠琳可以慢慢來,但是對于另一個人,可不能再這么拖下去了。
「邵嵐。」
聞聲,邵嵐迅速收起手機,抬起頭,簡晞那唇角勾起的弧度有些刺眼,心里暗暗地嘆口氣,她微微一笑,「怎么了嗎?找我有事嗎?」那話語中的疏離顯而易見,但簡晞裝沒看見,熱絡道:「怎么沒見到安?」
邵嵐的表情冷了幾分,淡淡地瞥她一眼,「簡晞,妳跟她很熟嗎?」帶刺的話語毫不掩飾,簡晞只是不以為意地聳肩答:「我想是比妳熟的哦,妳很清楚,我只是不出手而已。」
太陽穴隱隱作痛,邵嵐輕嘆一聲:「妳糾纏我也夠久了,別任性了……」
「我任性?」彷彿被踩了痛處,簡晞本是帶笑的精緻面容頓時糾結,「韓靖暄,真正任性的是誰?是妳占盡我的便宜!」
邵嵐那雙漂亮眼眸蒙上一層冰霜,她雙手抱臂,已然毫無退讓之意。
「我說過,別隨意喊我本名,而且我記得阿邢已經警告過妳了,不是嗎?」
簡晞咽了咽,強裝鎮靜,挑釁道:「哈,妳以為威脅我有用嗎?事實就事實,別以為妳每次都可以搬出邢宇蓁壓我——」
邵嵐啞口無言。
在兩人僵持不下時,朝氣蓬勃的女聲由遠而近傳來,頓時打住了對峙僵局。
粗神經的安詠琳手持兩杯咖啡小跑步湊近,絲毫沒察覺到異樣歡快道:「邵嵐、簡晞,妳們在對戲啊?」
聞言,邵嵐朝她揚起無可奈何的笑容,眼里卻盡是寵溺,「是啊,怎么了嗎?」
「我剛剛去買咖啡剛好碰到買一送一,所以這杯請妳。」安詠琳燦爛一笑,見到簡晞轉而道:「啊,沒想到妳也在,那這杯妳要不要喝?」
「不了,我喝咖啡會心悸。」簡晞禮貌推拒,安詠琳便不強迫,邵嵐卻突地湊近她耳邊幽怨似憐地說:「所以不是特地買給我,而是『剛好』給我嗎?」
沒聽出話中藏著的撒嬌,安詠琳不假思索地說:「對啊,我原本是想買另外一家,想說先買我自己的,卻沒想到碰到剛好買一送一,所以這杯直接給妳!」
「……」邵嵐撫額,幸好她心臟夠大顆,要不這人還沒追到手,她可能先被氣死。
可安詠琳也就這點可愛,也罷,畢竟她能想到主動請她喝咖啡也是邁出不小的一步了。
自討沒趣的簡晞悻悻然地離開,她可不愿看到邵嵐與其他人親暱。
邵嵐趁著開機前輕啜一口,不知為何略帶苦澀的咖啡嚐起來竟有些甜,甜到心頭都是暖的。
對于安詠琳,她非常有耐心。
「對了,上次沒能去看看妳朋友的小狗,我還能去嗎?」安詠琳問。
那天兩人正要前往時,邵嵐意外接到好友的電話表示臨時被上司抓去出差,所以作罷。她沒想到安詠琳仍掛記著,淺哂一笑,「當然,有機會就帶妳去。」
「好哦!那妳拍戲加油,我先走了。」扔下這句話后安詠琳直接轉身離開片場,若她多看一眼,也許能見到邵嵐眼中盈滿的柔情。
只是那原是晴空萬里的天,此刻,一大片烏云從那遙遙天際鋪天蓋地而來。
空氣中瀰漫著大雨將至的悶熱。
/
傻呆安詠琳絕對會把邵嵐活活氣死啊ww 忘記簡晞是誰的人可以回去看看第三十章XD

第66章 為了能在與教授相約吃飯那天毫無顧慮地好好休息,這幾天的安詠琳全神貫注投身于戲中,與她演對手戲的邵嵐當然也感覺到了她的決意,甚至是被感染了,跟著卯起勁來對戲。
整個劇組因兩大女主角迸裂出的火花跟著卯起全力,再加上天公作美,拍攝進度大幅往前超。
進度飛快往前,代表著兩人劇中的感情戲越漸濃烈——情至深處,性自然。
終于,來到了第一場肌膚相親的床戲。在拍攝前片場清場后,兩人在嚴導的指示下走位數次,確定尺度與拍攝角度后便正式開拍。
這場戲是在頂級酒店中,在女主好友的相助下,對兩人的情感推波助瀾,這場戲正是兩人情慾正濃之時的『情不自禁』。
門邊,兩道蹁蹮身姿化作兩只豔蝶翩翩飛舞,撩起一片春暖花開,頓時一室旖旎。
儼然已入了戲的邵嵐湊近她白皙的后頸,心理不斷說服自己不過是場戲,卻悄悄動了情。
她知道演出來的床戲與真正歡愛的差距之大,可當唇貼上后頸時,聽見了安詠琳那一聲如嘆息般的撩人呻吟,邵嵐不自覺地動真格。
手掌隔著單薄的衣料貼上細腰,順著曼妙的曲線向上游走。嘴里喃念早已背得滾瓜爛熟的臺詞,一雙縴手如羽毛又似柳枝,避開了幾處太私密的部位,壓抑內心波濤洶涌的同時做足了戲劇效果,這就是邵嵐。
只是對于安詠琳,她真把持不住,所以才在雙雙倒臥于床鋪時急著壓上她身,這一出并不在劇本中,也不在方才的走位里。
導演不喊卡,全神專注著邵嵐接下來的動作。有時演員演得走心時,難免會有出乎意料的發展。
嚴導就想看看,這個外傳冷如冰山的邵嵐碰上了開朗耀眼的安詠琳究竟產生了什么變化——
對戲時的旗鼓相當是非常重要的,安詠琳也懂這道理,只是在邵嵐做出超出走位時的動作時,腦海頓時一片空白。
邵嵐的『即興演出』表現的淋漓盡致,該做到的、該有的她無一遺漏,可當換她念臺詞時,她竟發不出聲音。
腦袋彷彿被人灌了熱漿,霎時一片空白。
她能感覺到在她身上游走的指尖,輕巧地避開私密部位,但完全帶起了旖旎曖昧的氛圍。
「詠琳?」邵嵐壓低身子湊近她耳邊輕輕喚她時,那摻了情慾的低啞嗓音彷彿在她身上點了火,頓時燎原一片。
意識到這點的安詠琳猛地推開她,全場頓時愣住——包括邵嵐!
安詠琳坐起身,大口大口地深呼吸,薄面染上不明紅暈。她紅著眼眶站起身,朝導演匆匆落下一句「對不起,我出去透透氣。」便狼狽地逃出了片場。
呆坐在床上的邵嵐腦中一片空白,凝滯好半晌,才微微勾起唇角,盡是苦澀。
她佯裝若無其事地整整衣衫,在聽到旁人說一句「看,安詠琳果然還是演不來女同志。」時,頓時打進了心底,沉甸甸的。
為了錢第一次賣給老男人_最美的笑容800字 嚴導站起身,面色不甚好看,又是無奈又是頭疼地說:「我就說吧,邵嵐,我說過安詠琳演不來這角色,妳卻跟我極力推薦她。」
面對導演的奚落,平時伶牙俐齒的邵嵐答不上半句話。
作為一個演員,這無疑是羞辱。
安詠琳這一逃,不僅是拂導演的面子,更是狠狠地往邵嵐臉上搧了一巴掌。
于公于私,邵嵐都有說不出的苦澀,難受得彷彿窒息。
只是,比起丟了『影后』這華而不實的稱呼,她更在意的是,安詠琳的不接受……
全場一片鴉雀無聲,導演更是氣得當場摔劇本后甩門走人,四周的議論紛紛邵嵐聽不進半句,只是那指尖殘留的余溫仍刺痛著她的心。
彷彿還能聞到安詠琳身上那淡淡的清香,邵嵐說不出那是什么香水,只覺得那香氣似乎摻毒,不然怎么能侵蝕她心?
另一處的安詠琳更是狼狽,奔出了套房后直往電梯奔去后向下。在這無人的空間中,她才慢慢地緩過呼吸。
她知道,她搞砸了。
她更知道,剛剛拍戲的過程中那不受控制的心跳不是因為緊張,也不是因為這是她第一次與同性演親暱戲,而是……
而是方才,她似乎能從邵嵐的眼中,看見自己。
邵嵐那雙清眸染了情慾的緋色時,那已然不是單純演戲,而是彷彿從心底涌出的情感那般……安詠琳再遲鈍,作為演員的她不可能感覺不到。
當這樣的想法電光石火般竄入思緒中時,她便心生退卻,然后萌生出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逃。
……怎么可能?不過是逢場作戲,為什么邵嵐的目光炙熱得彷彿對她真有情?
又為什么讓她見到她的苦澀?
腦袋亂成一團的安詠琳根本來不及好好思考,走出電梯后漫無目的地走出酒店,此刻,她不想回劇組,也不想見到邵嵐……即便她知道那后果有多嚴重、別人又會怎樣數落她,她都無暇在乎了。
「……詠琳?」
聞聲,安詠琳猛然抬起頭,刺眼的陽光使她瞇起眼,然而眼前的兩人身影卻特別清晰。
清楚到讓她忍不住哭了出來。
她不顧一切地朝著兩個好友撲去,林佳瑀張手抱住她,一旁的葉涵比她更心急,卻只聽到安詠琳沒來由地大哭。
「我、我搞砸了……嗚嗚……」
摸不著頭緒的二人不過是想探個班,怎么……林佳瑀不善安慰人,只是將她抱個滿懷,安靜地摸摸她的頭髮不多問什么。
此時,一個匆匆的倩影走出酒店,一對上葉涵的視線時,她徹底怔住。再看向安詠琳的背影,彷彿在她身上蒙上一層灰似的黯淡。
葉涵看了眼安詠琳,再看看那急忙追出來的人,恐怕她倆是有關係的……思及此,她便邁步走向那人。
邵嵐怔怔地站在原地,見葉涵朝她越走越近,心底越發亂了。不過她心里再怎么慌,終究是面色平靜得讓人看不出她的異樣。
以及那看向葉涵時,五味雜陳的笑容。
葉涵沒察覺到邵嵐千迴百轉的思緒,只是微微蹙眉道:「那個,妳應該認識詠琳吧?她……」
葉涵說得很委婉,但擔心之情表露無遺。
邵嵐輕吁口氣,朝著安詠琳的背影輕輕一嘆,苦澀一笑,「我傷到她了……」
葉涵微愣。凝視她柔美的側臉,越看越覺得她氣度不凡非常人,又想到安詠琳在拍戲,便脫口問:「那個,妳是邵嵐嗎?」
邵嵐低下眼,微微一笑,「嗯,我是,不過……比起邵嵐,我想,妳應該對我的名字更熟悉……」
再次抬起頭時,一雙瀲滟笑意的美眸水亮有神,她隨意將髮盤起,退去了妝髮的嫵媚,葉涵是越看越熟悉。
最后,她「啊」了一聲,終于從那深遠的記憶中翻出了這個人。
「……靖暄、韓靖暄,對不對?妳就是隔壁藝術學院的戲劇系會長啊!T大的學姐對不對?」
邵嵐默認一笑。
此時,林佳瑀挽著哭紅鼻子的安詠琳走近,沒聽到兩人對話,只見到葉涵發亮的神情覺得古怪,才正要問,葉涵便拉著她說:「妳還記得她嗎?韓靖暄啊!那個戲劇系的系會長。」
聞言,林佳瑀一怔,訝異地看向邵嵐,不敢置信,「妳是……學姊?」
「好久不見,學妹們。」
安詠琳逃避的視線霎時迎上她的雙眼,只覺得臉紅發燙,卻又被這驚人的事實輾壓得說不出話。
「可我一點印象也沒有啊……」安詠琳苦惱地喃喃。
對她們三人來說,這名字也不過是榮譽榜上匆匆一瞥的名字,即便身處同所大學,也像是平行世界。
「那么,誰可以解釋一下現在是什么情況?」林佳瑀挑眉道,好整以暇準備聽故事了,然而故事主角之一的邵嵐只是歉然一笑,轉身走回酒店。
見她倆鬧成這樣,林佳瑀再怎么置身事外也感到壓力了。
「妳剛剛說搞砸什么?」
安詠琳低下頭,低語:「剛剛演床戲演到一半我臨陣脫逃……」
「……」
一時間,林佳瑀與葉涵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1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