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口的時候很難射出來_最適合胖女人的性姿勢

第81章 跟邵嵐搭戲近一個月,安詠琳捫心自問對邵嵐雖不是那么上心,但也不至于到漠不關心,可她對她身邊的這位『經紀人』真的壓根沒印象,無論是在休息室或是片場都不曾遇過,所以她比另外兩人更為吃驚。
看著坐在對面的邵嵐與邢宇蓁,比起與舊友的重逢的震驚,她更訝異邵嵐對她的隱瞞——當然,她也不是邵嵐的誰,只覺得卲嵐肯定從邢宇蓁那邊聽到許多,卻能表現得滴水不漏。
那已經不是演技是否精湛的問題,而是這人心思深得如大海,根本摸不清她的笑容背后到底藏了多少,又她究竟是怎么看待自己的?這些,安詠琳一概不清楚。
這對一向直腸子的她來說真的超出了理解範圍,至于她身旁的邢宇蓁更不用說了,而且不意外。
畢竟,她從沒搞懂過邢宇蓁,即便當初她是葉涵與邢宇蓁之間的橋樑,也不代表她很了解她。
所以驚訝歸驚訝,很快地安詠琳便接受了這事實,畢竟身處演藝圈這大染缸,常常檯面上根本搭不上線的兩人,底下藏了盤根錯節的關係,她已經見怪不怪了。
「嘛,大家先吃點菜吧,我餓了。」在服務生進包廂送上菜后,安詠琳率先動筷,連帶著林佳瑀與葉涵也跟著動作,至于邵嵐則是含笑望她吃得心滿意足的神情,心想有先跟這里的廚師先打過招呼,真是太好了。
正當安詠琳還在糾結邵嵐的心思時,人家早已比她早好幾步將她的好惡全摸透了,日后兩人談起這段日子時,饒是修養極好的邵嵐也動了掐死她的沖動。
「這里的菜蠻好吃的,下次學霸生日我們可以約來這里啊。」安詠琳邊說邊夾了塊燒豆腐往她碗里送,林佳瑀涼涼瞥她一眼,「那也要妳有空啊,大明星。」
「唉呦,我的小學霸寂寞了吼?」安詠琳笑得花枝亂顫邊往林佳瑀那蹭,林佳瑀一臉頭疼將她往旁推。
「別湊過來,噁心死了。」
「不要害羞啊,我也喜歡妳啊!來來,親一下。」
眼看這安詠琳又在作妖,林佳瑀還不用自己出手,倒是對面的邵嵐先按捺不住,溫溫道:「湯要涼了,要不要我幫妳們舀?」說的是問句,手卻早先一步拿走安詠琳手邊倒放的空碗,站起身舀湯。
安詠琳一向粗枝大葉,壓根沒察覺道邵嵐那點小心思,但是旁觀者清,林佳瑀與葉涵極有默契地互看一眼,心意相通。
她眨眨眼,看著邵嵐微微傾身的優雅動作,心里感嘆她真是上流名媛,舉手投足似是畫,在這日漸良莠不齊的演藝圈中,邵嵐明顯是股清流,也是真正該紅透半邊天的巨星,只可惜錯過了踏進圈子的黃金期,所以發展略慢。
安詠琳見她衣袖幾次差點沾上食物,于是在她放下木匙正準備拿下一碗時,主動伸手替她捲袖。
邵嵐頓住,有些詫異地看著安詠琳專注的神情,唇邊笑意如梨花綻放。視線凝滯于安詠琳修長的指尖,她輕輕碰著她的肌膚,輕巧地捲起長袖。
「好了,換另一邊。」安詠琳抬眸一笑,拉過她的左手重複一樣的動作,似是一只小巧可愛的白蝶在花上流連,那花因她的道來而盛放燦爛,只可惜蝴蝶翩翩而至,悄悄離開。
邵嵐輕輕嘆口氣坐回位置上,故意低頭吃飯不愿迎上邢宇蓁調侃的目光,倒是有人直白戳破這微妙的氣氛。
「怎么了?妳們干嘛這樣看我?」安詠琳喝了口湯,轉頭問。
葉涵與林佳瑀一個刮刮鼻子,另一個撓撓臉頰,極有默契地一同答:「沒有啊,妳專心吃妳的飯。」安詠琳白她倆一眼,又扒幾口飯往嘴里塞。
「對了,剛剛說誰的生日要在這吃飯?是妳的嗎?」邵嵐看著林佳瑀,將她的錯愕收進眼底,覺得有些好笑。
「怎么了?嚇到妳了?」
「不……倒也不是。」林佳瑀輕咳一聲,余光若有似無地停留在邢宇蓁臉上,很快地又移開了。
「學霸她生日在九月啦,剛剛我只是說說而已,妳別當真啊。」安詠琳嚼著滿嘴食物邊回邵嵐,被林佳瑀瞪一眼,這才悻悻然地嚥下。
「跟妳說過多少次了,嘴巴有東西不要講話,壞習慣。」林佳瑀白她一眼,習慣性地想往她頭上一敲時,一對上邵嵐深沉的視線,便下意識地收回手。
她頓時覺得背脊有些涼……
「那這樣吧,跟我說一聲是哪天,我來訂吧。」
「欸——?」安詠琳差點沒被湯噎著,她震驚地看著邵嵐平靜的笑容,急道:「妳開玩笑的吧?何必這么大費周章?」
邵嵐溫溫的視線彷彿說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安詠琳眨眨大眼,連忙搖頭。
林佳瑀看著邢宇蓁,后者同樣平靜回望她,半晌,她收回視線道:「可以,我很樂意。」
「什么?」安詠琳急了。「妳、妳不是開玩笑吧?」
林佳瑀抬眼看對面一眼,替自己手邊的空杯酌滿清酒,站起身朝向邢宇蓁敬酒。「對于邵嵐的邀約我欣然同意,當然,前提是妳也必須到場。」
邢宇蓁露出的右眼微微瞇起,像是微笑又像是挑釁,她點頭,直接拿起酒瓶回敬,同時仰頭飲盡。
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會,擦出了無數火花。
葉涵扶額,看來林佳瑀是徹底被激怒了。她很清楚林佳瑀精明干練的皮囊下藏著一顆赤子之心,有時真鬧起脾氣絲毫不輸小孩子,只是年紀越大越不容易被勾起那性子,看來這次邢宇蓁是真的踩到她的地雷了。
不過……葉涵看著邢宇蓁的側臉,那碰了一點酒精便容易脹紅滿臉的體質,多年不見倒也沒變,心里竟隱隱地心安幾分。
她們兩人八字不合也不是第一天的事,這樣的互動在外人看來可能會心驚膽戰,不過對于葉涵來說,這就是最熟悉的相處模式了。
葉涵單手撐頭,別有深意地看著她倆在拚酒,一點也不擔心她們會喝過頭,不過先是卲嵐看不下去拉住一旁的邢宇蓁,她這才悻悻然地收手。
「我去一下洗手間,安傻呆妳要不要去?」
「誰安傻呆啊!」安詠琳嗔她一眼,又屁顛屁顛地跟上一同走出包廂。
邵嵐沒錯過葉涵審視的目光在林佳瑀與邢宇蓁掃視幾眼,看著她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當兩人拐過彎后,葉涵忽地湊近她,低聲問:「我問妳,妳什么時候知道邵嵐朋友的小狗走失?在還不知道是邢宇蓁前,那大概是什么時候?」
安詠琳不疑有他地邊回想邊道:「嗯……確切時間我也忘了,但我確定是在拍床戲前吧,大概是前一個星期左右。」
那么這就代表,幾乎是在賴賴走失的第一時間,邢宇蓁就知道了賴賴走失,但是卻隔了近一個月才聯繫她,而且還帶上邵嵐一同赴約,這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圖太明顯,不像是邢宇蓁的作風。
不過,葉涵也只認識過去的她。一個人的過去頂多能預測她的行動,但不代表這是絕對的判斷。
她明明記得邢宇蓁很寶貝她那頭及腰長髮的啊,又怎么捨得一次剪到耳下?而且還……
倘若賴賴走失真是避不掉的巧合,那么邢宇蓁大可選擇別人代打,她們也不會知道賴賴真正的主人是她,可是她卻沒有這么做,而是選擇直接現身。
「嗯……讓我想想。」停在洗手間前,葉涵向后靠著墻,安詠琳站在她面前選擇不打擾,只因為她直腸的思考模式根本跟不上葉涵極具縝密的跳躍思考,不過這點她也習慣了。
記得大學時,曾有人私底下問過她與林學霸兩人為什么能跟葉涵成為知己?林佳瑀是成績碾壓同儕的學霸,而安詠琳更別提了,學生時代就被星探相中簡直是校內傳奇。
邢宇蓁與她們形影不離的時候,名聲也不惶多讓,曾駭入資工系宿舍的電腦大鬧特鬧,只因為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臭跩男生笑女生連個電腦主機都不會拆。
那當下邢宇蓁嘴角抽了抽,晚上男宿立刻傳來慘絕人寰的哀號聲,而女寢的她們四人笑得東倒西歪,無憂無慮地開懷大笑。
那時的她們真的好快樂啊……
「詠琳,妳有從邵嵐口中聽到關于大學的事嗎?」話落,她見到安詠琳不出所料地搖頭,她沉吟片刻,又道:「剛剛她不是提到佳瑀的生日嗎?照理說,阿邢應該會告訴邵嵐,她跟林佳瑀同天生日啊。」
「我不知道,我已經被妳們搞糊涂了。」安詠琳懊惱地抱頭,又可憐兮兮地看著葉涵,「妳能直接告訴我結果嗎?」
每次在旁聽到林佳瑀跟葉涵在分析一件事情的始末時,她在旁總是一臉懵逼,覺得自己智商在那種時候都特別掉線,雖然林佳瑀總會冷淡的說妳智商沒上線過就是了……
葉涵忍俊不住,心情頓時晴朗幾分。
「結果嘛,若我猜得沒錯,佳瑀生日聚餐時就會揭曉了。」葉涵朝一臉茫然的安詠琳眨眨眼,逕自走進洗手間,留下她一臉癡呆站在原地。
好哦,現在每個人都霸凌她智商就是了?

第82章 結束索然無味的中餐后,邢宇蓁走到餐廳門外等著邵嵐,她知道邵嵐對安詠琳有些急了,要不這次也不會跟出來。
林佳瑀恐怕也是心知肚明,所以當邢宇蓁看見林佳瑀單獨走出來時,并不訝異。
兩人無聲凝視,一陣鈴聲打破尷尬,林佳瑀瞟她一眼,側身接起手機,「喂?余梣,有事嗎?」
邢宇蓁漫不經心的東張西望,在一聽到那名字時雙眼睜大,猛地轉頭看向林佳瑀。
余梣?余梣!怎么會……難道是同名同姓?不可能啊,她認識的那個余梣早就已經……
「怎么了?」
沉浸在震驚中的邢宇蓁沒能緩過神,因此被林佳瑀捕捉到她的閃神。她邊收起手機邊道:「我決定收回我的話。」
邢宇蓁直視她,不答話。
「乍看下妳變了,其實妳根本沒有變。」林佳瑀勾起唇角,目光燦若星辰,一如既往般的明亮。
她雙手率性地插在口袋中,含笑走近邢宇蓁,眉梢一抬,道:「我不知道妳有什么苦衷,不過妳既然要演,我就奉陪。」
邢宇蓁低眼看她進清澈的雙眼,從以前,她就忒討厭林佳瑀的自傲不凡,可最討厭的,恐怕是愛死這點的自己。
邢宇蓁哼笑一聲,繞過她去接她的大明星,留給林佳瑀一道不服輸的背影。
「喂。」
「嗯?」林佳瑀慵懶地抬起頭,歪頭看她。
「讓我確認一下,妳說的余梣,跟我認識的一個朋友是不是同個人。」
林佳瑀挑眉,點頭,「我現在開了間補習班,跟葉涵一起在那工作,而余梣,不過就是附近Z中的學生來做工讀生而已,這樣懂嗎?」
邢宇蓁沉沉地看著她,點頭,別開眼,若有所思地凝視遠方,不過很快地邵嵐打斷了她,自然地挽起她的手,朝著林佳瑀揮手。
林佳瑀朝她揮手,也不知道邵嵐跟安詠琳獨處時發生什么事,整個人看上去神清氣爽、笑容滿面。
巨星的氣度果真與她們這種凡人天差地遠,饒是林佳瑀都有些心生敬畏了,更別說靠后天努力擠進演藝圈的安詠琳,恐怕更難以招架。
林佳瑀很清楚邵嵐與安詠琳的差別,那是出自于天生的豐采,是怎么努力也追不上的差距,安詠琳一定深知這點,才會忍不住想逃……
「佳瑀,妳發什么呆?」當葉涵挽著安詠琳走出餐廳時,便見到了林佳瑀低頭沉思的模樣,那樣還真與邢宇蓁如出一轍。
不只同天生,連性子也那么像,都是不可一世的孤傲天才,只是天才的領域不同,兩人才沒槓上過。不過英雄惜英雄,也一直是兩人自從以來的相處模式。
林佳瑀搖頭笑說沒什么,轉身的那刻,因而錯過了不遠處投來的視線,含著五味雜陳的情緒。
「要不要去說清楚?」邵嵐輕聲問身旁的人,聞言,她不意外地搖頭。「是林佳瑀的話,說太多反而造作。」
邵嵐莞爾一笑。
「不過,還是因為她身邊有葉涵。」邢宇蓁坐進駕駛座,低語:「葉涵……現在還不能讓她知道,我會……」
「妳會忌憚,我知道。」邵嵐替自己繫好安全帶,接她的話:「葉涵真的很聰明,洞察力很強,邏輯思考也是。」
「還有那恐怖的直覺。」邢宇蓁像是想起什么而苦笑,「以前我們總笑葉涵以后的對象絕對不能偷吃,不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頭往后仰,長吁口氣歛起笑容。想起了那通電話,不由得讓她在意,更是始料未及。
余梣……難道林佳瑀口中提到的人,會是同一個嗎?邵嵐見她心事重重便多問幾句,聽完方才的插曲后,也有些啞口無言。
「這我得回去問我爸。」邵嵐點頭,煞有其事地說:「這必須通知他一聲,靜候佳音吧。」
「嗯,我知道。」邢宇蓁寬慰一笑,伸手拍了下她的頭后發動引擎驅車回家。
「不過,賴賴就這么送給葉涵,妳不會捨不得嗎?」邵嵐有些憂心忡忡地問。「明明妳也只剩下那只小狗了,這樣好嗎?」
邢宇蓁不以為意地聳肩,「妳也看到了,那只小狗已經不屬于我了,既然牠選擇了,我當然不強求。」
雖然會很難過與不捨就是了。畢竟母狗在生產時撐不住過世了,其他小狗也都夭折了,只剩下那只小小狗,原想留在身邊陪伴自己,卻沒想到意外走失,最后落在葉涵那更是始料未及的發展,但是……若那人是葉涵,她甘愿。
邵嵐安慰似的摸摸她的手,又想起方才聚餐上邢宇蓁匆匆到來后發生的瑣碎事,忍俊不住。
邢宇蓁涼涼地瞟她一眼,道:「我剛剛表現得很討人厭嗎?」
邵嵐抬頭,笑著點頭,「一開始是,不過跟林佳瑀槓起時拚酒就真的很可愛。」
可愛?這女人現在是用可愛奚落她嗎?邢宇蓁懊惱地搔頭,又聽到邵嵐繼續說道:「阿邢,這世界上沒有牢不可破的偽裝。」
邢宇蓁沉默。
「只有尚未露出破綻的本性,妳應該很清楚啊。」
邢宇蓁直視前方車況,心思早已有些飄遠,遠到五、六年前的大學四年,那時她身旁有一群嬉笑打鬧的朋友,各有各的好,四人搭在一起的日子,每一天都那么充實快樂。
她知道林佳瑀三人對她當年的驟然離去感到錯愕,中間也不是沒有找過她,只是皆是無果,這些,她一直放在心上。
輾轉幾年過去了,邵嵐在她的全力扶持與自己的努力下總算闖出了一片天,但是還不是時候,現在仍未至最好的時機……
她轉頭看邵嵐一眼,兩人的視線頓時交會,彼此了然于心,只是同樣無奈與惆悵。
邵嵐轉頭望向車窗外,想起葉涵今日的種種,覺得懷念又有些驚訝,又摻些不可置信的欣慰。
果然,葉涵再怎么說也是……有些事,真的逃不掉、騙不了,鐵錚錚的事實是無法輕易抹滅的,在葉涵身上便是如此。
「剛剛跟安詠琳說什么?」邢宇蓁隨口問,邵嵐回過神,因她的話想起什么而染上欣喜,連眼睛都在微笑。
見她如此,邢宇蓁調侃幾句:「見妳這樣,不會是把她吃了吧?記得我跟妳說過,她對同性一向是絕緣體,妳能這么快拿下她,恐怕是上輩子燒了不少好香,所以這輩子才可能下不了床。」
邵嵐嗔她一眼,「沒個正經的,我開心,是因為她剛剛主動找我說話。」雖然是談公事啦,但終于把她放在心上多問幾句,這已經是相當可貴的進步了。
若是被人知道這么一個呼風喚雨的巨星為一個小自己幾歲的女人這么多愁善感且小心翼翼,不被人笑掉大牙才怪。
邵嵐覺得自己忒沒骨氣,尤其是在安詠琳面前,表面上那么從容不迫,心里早已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安詠琳的一顰一笑都像是小貓在撓她,抓得她心癢難耐。
也許是個性使然,邵嵐從以前就知道自己好強,想要什么、看上什么不到手絕不罷休。
「就幾句場面話就讓妳開心成這樣。」邢宇蓁涼涼地說幾句,「難怪那天妳把持不住,就算把她活吞下肚我看妳也不會滿足。」
「不要把我講成這樣好嗎!好像我很慾求不滿一樣!」邵嵐沒好氣地瞪她一眼。
邢宇蓁愉悅地勾起唇角,道:「我是關心妳,怕妳燒得太旺成灰。」視線上下掃視,她揶揄:「妳知道,女人到一定年紀如豺狼虎豹啊。」
邵嵐有些害臊地單手摀臉。唯一能動搖她的死胡同也不過就是安詠琳,而知道這點的人也只有邢宇蓁;外人傳她凡事認真用心,對人卻清清淡淡,微笑中帶著疏離,好似她能與任何人要好,但沒能跟誰好到親密。
此話不假,邵嵐也不否認,因為那的確是事實——只不過不是全部的事實而已。
遠方的安詠琳打了個噴嚏,揉揉鼻子。見狀,葉涵問:「會冷嗎?冷氣要不要調小一點?」
「不用,妳給我躺一下就好啦。」安詠琳搖頭,毫不客氣地倒向同坐后座的葉涵身上,在她無奈的笑容下喬了個舒服的位子,又不計形象地打了個大哈欠。
「妳看起來好像很累。」葉涵摸摸她眼下淡淡的青色道。
「也還好,就是要回劇組了,這幾天都在自我練習。」經過了上次的教訓,安詠琳痛定思痛,下定決心絕不重蹈覆轍為什么口的時候很難射出來_最適合胖女人的性姿勢,畢竟她很清楚自己沒有保命令牌,這次幸運躲過,下次難說。
她也不允許自己再犯下同樣的錯,這樣的糗樣,一次就夠了。
看著葉涵,安詠琳不禁嘆:「我忽然覺得,妳們都沒變真是太好了。若不是阿邢用這種方式出現,也許在我記憶中的,還是那個容易怯場又木訥的她吧。」
「呵,那也都是表象,一旦熟了才知道那人有多惡劣。」駕駛座的林佳瑀嘲諷:「簡直就是披著羊皮的狼!我看她啊不是去當經紀人,而是去演戲了吧。」
「阿邢變了很多啊,以前她不會這樣的。」安詠琳一邊回憶一邊嚷嚷:「她離我這么近,我卻渾然未覺……」
「我倒覺得她沒有變。」早已從震驚中緩過神的葉涵,手掌輕輕蓋在安詠琳眼瞼上,替她遮擋窗外陽光。
「她只是露出她的本質,不再害怕別人的眼光而已。」葉涵低下眼,柔聲低語:「一開始我也覺得她怎么變得這么囂張,可是想了想,又覺得很合理。她本來就是自傲的人,只是跟佳瑀的驕傲不一樣,一個是外放的,一個是內斂的,但同樣氣燄高張啊。」
「喂喂,妳要說阿邢就說她就好,扯到我做什么?」林佳瑀瞪了眼后照鏡,一對上葉涵含笑的目光立刻軟下。
什么都逃不過這雙眼呢。
半晌,葉涵伸手摸摸賴賴的頭,輕語:「其實,我喜歡她現在無拘無束的樣子……」
我們三個沒有一天忘記妳,我們都在這,等妳回來。
陽光明媚的午后,有著夏天的味道,以及那些年不絕于耳的蟬聲唧唧。啊,那天,似乎也是這樣的好天氣……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2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