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喜歡往下體塞東西_月下蝶影論以貌取人

第83章 葉涵從沒告訴過葉昇,一開始她并未打算去念聚集各界未來菁英的最高學府T大,只因為她放不下心。
那時的葉昇不過小學三年級,正是需要人照顧的年紀,她不可能扔下他獨自去外縣市念書,她不能這么做。
高三那年,葉涵知道自己的成績穩妥上T大,學校師長比她還開心,放榜的那天早上還買了鞭炮大肆慶祝,就怕沒有人知道鄉下學校出了一個滿級分的學生。
但葉涵卻開心不起來,因為她知道填志愿這件事,校方的期望將接踵而至壓得她喘不過氣。
若她要填T大那當然是皆大歡喜,可是不然。在葉涵滿十八歲時,父母曾告訴過她,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突然離開家,倘若有天他們消失了,不要來找他們,好好照顧自己與弟弟。
成年的喜悅很快地被不知何時要擔起的重擔壓垮,雖然那時父母尚未失蹤,但一旦離開家就是四年跑不掉,她根本放心不下。
她不想念T大嗎?當然想!怎么會不想?那是所有高中生嚮往的學府,葉涵好不容易掙到門票,她不可能不想去。
心裏的掙扎與委屈不言而喻,弟弟是她心甘情愿的責任,可那時的她終究是個孩子,不可能可以坦然接受這結果。
但是她不悔,只怕自己動搖。
于是下定決心后,她決定就讀離家最近的私立科大,校方提出的優渥獎學金與學費全額減免令她心動,但這決定讓師長們措手不及。
葉涵被叫去輔導室無數次,最后甚至由校長出面親自與她會晤,然而葉涵仍客氣地婉轉拒絕,表明自己的堅決。
校方為難,她更感到難為。
「仁馨啊,妳跟葉涵感情好吧?妳勸勸她啊。」一日中午老師們聚集聊天時為什么喜歡往下體塞東西_月下蝶影論以貌取人,意外聊到了葉涵。
江仁馨那時與葉涵剛撕破臉,已有好陣子沒有互動了。提起她,江仁馨只是敷衍幾句,心里卻滿是疙瘩。
葉涵,妳明明值得更好的發展,也曾聽妳說過考上T大是妳的夢想,為何妳卻在此刻放棄了?
敵不過的人情壓力與思念她的心情互相抗衡,那天決裂過后,她本就打算直至畢業不再與葉涵接觸,然而所有人都這么將期望加諸在她身上,希望她可以讓葉涵回心轉意。
江仁馨忽地覺得孤獨難耐。
她甚至想過,葉涵這么做,是不是為了引起她的注意——很快地她便為她這樣的想法感到卑鄙。
葉涵自有風骨,并非懦弱投機之人。她不會為這種小事而賭氣放棄自己的夢想。
見過葉涵談起未來大學時的明亮神情,江仁馨很清楚她必定是有苦衷,但是是怎樣的苦衷她不得而知。
江仁馨感到一絲害怕,怕落空的期望讓她丟臉。
她不認為在那天與葉涵出言譏諷之后,葉涵還能心平氣和地面對她,就算可以,江仁馨也無顏面對。
距離填志愿的死線日漸接近,葉涵一天不改變心意,校方一天如熱鍋上的螞蟻急躁。
好不容易培養出一個優秀頂尖的學生,又知道葉涵在這之前的夢想就是就讀T大,好不容易走到這,她卻說要放棄?
這要人怎么接受?
葉涵不肯與任何人透露苦衷,對誰都是一笑置之,遑論誰來逼問都是一樣。軟硬兼施下她就是不肯妥協,對此,師長與同儕們皆是無計可施,陷入一籌莫展的窘境。
在送出志愿的前一週末,葉涵帶著年幼的弟弟坐公車到外縣市玩,直至傍晚才揹著弟弟走回家。
遠遠地,她便在家門口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一個,她以為再也不會見到的人。
天長落日遠*,燒了大半邊天,也紅了她濕潤的眼眶,忍不住的兩行清淚悼念已逝的初戀。
哀莫大于心死,對于當時的葉涵,也不過如此。
葉涵站在不遠處,安靜凝視她的面容,她平靜的出現攪擾了她的心湖,她不懂為何江仁馨要出現在這,又或者是……為何還愿意見她?
她以為江仁馨直至畢業都將對她視若無睹,然而……她出現在她家門口前,等著她。
葉涵深吸口氣,款步走近她,就在江仁馨正欲走上前時,她閃身低頭,因而使她的手落空了。
江仁馨怔怔地看著她緊繃的側臉,苦澀一笑,輕輕收回手。
「涵……葉涵。」她雙手交疊,毫無退縮之意。看著她揹在身后的小男孩,平聲道:「妳之所以放棄申請T大,就是因為他吧,妳放不下心。」
葉涵一震。
她下意識地抓緊弟弟,別開頭不答話。見狀,江仁馨又嘆:「我知道,我自己沒什么資格勸妳,我今天來也不是為了說服妳什么……」
葉涵的呼吸不自覺地急促,心跳加快。她不禁悲哀地想,這么一段日子過去,無論誰來她都能平心以待,可江仁馨即便什么也不說,只是出現于視線之中,她便招架不住。
「葉涵,去T大吧,我希望妳能成為我的學妹。」
一句話,短短一句話,僅僅一句隨口之言竟使她潰不成軍。悄悄攥緊的拳是不想承認她動搖了,而悄悄鬆開的手,是宣洩她的悲憤。
以及放棄最后那一點無謂的堅持。
后來江仁馨又說了些什么她全沒聽進去,只知道,其實父母早上已告訴她解決弟弟的安置問題。他們會帶他回鄉下上小學,一方面照顧年邁的外婆,另一方面給弟弟一個純樸的就學環境。
——成為我的學妹。
這何嘗不是當初葉涵尚未考學測時,她之所以想念T大的主因呢?就是想成為她的學妹啊……
江仁馨始終記得那天過后,隔週繳交志愿卡時,見到了教務處那疊電腦卡最上方正是葉涵的志愿卡。
第一志愿,T大。
江仁馨輕輕撫過那志愿卡,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
那么堅決的葉涵啊、那么固執的孩子啊,真的因為她而退讓了……真的因為她那根本站不住腳的謬論,達成了她的期望。
涵涵,這是我最后一次對妳任性了。
闔上日記本,余梣輕吁口氣,小心翼翼地將已有些泛黃的筆記本放回它的位子。
十七歲的葉涵字跡與二十八歲時如出一轍,那么端正、那么雋秀,字如其人一般柔美。
她走出葉涵的房間,空蕩的葉家只有她一個在家看著。也不知道后來賴賴到底怎么樣了,只知道這一個月已經習慣了。
她打給了余父,接通時,電話另一端立刻問:「怎么?找到了?」
余梣搖頭,又點頭,「有,也沒有。關于阿姨的東西我沒找到,不過……倒是列出了一份名單。」
「嗯?什么名單?」
「M國中的學生名單。」
「……那種東西要查就查得到了,何必——」不待余立委說完,余梣立即打斷他,「是畢冊的留言。」
余立委沉默,半晌,又問:「嗯,我懂妳意思了,這妳自己看著辦就好,不過真沒找到她的東西?一個也沒有?」
「完全沒有。」余梣環視整個葉家,想起這一個月神不知鬼不覺的搜查,想不到任何破綻。
「涵姐說的,應該都是實話。唯一能稱得上的線索,大概就是五、六年前除了涵姐以外,叔叔阿姨們帶著葉昇到鄉下,就這樣而已。」
聞言,他安靜半晌,應:「嗯,知道了。那她還真狠心啊,連自己的親生孩子都瞞。罷了,妳也要開學了,葉家先放著吧,反正也不是一無所獲,不是嗎?」
余梣看了看葉昇的房門,若有所思地答:「是啊,的確不是一無所獲,不過……」
「不過什么?」
余梣收回視線,搖頭,「沒什么。」
只是,葉昇跟她原先所猜測的不太一樣,僅此而已。后來父女又寒暄幾句這才依依不捨地掛上電話,剛好樓下傳來了聲響,她探頭一看,開心下樓迎接。
「我回來了。」
葉涵笑著朝她打招呼,沒料到她會飛撲過來,整個人重心不穩往后跌,沙發頓時陷下一大片。
「妳、妳起來啦!」葉涵單手推開她,低頭看著枕在她胸口的黑色腦袋,臉頰發熱。「妳、我說妳啊……」
「呦,現在是當我們都死了是嗎?」
當林佳瑀的調侃自門外邊響起時,余梣立刻脹紅滿臉跳起身,大聲喊:「林主任!妳、妳怎么也、也……」
見這鬼靈精怪的女孩難得手足無措,林佳瑀心情大好,愉悅地勾起唇角,「也在這打擾妳跟葉涵恩愛是吧?嗯?」
「嗯屁啊!」葉涵站起身,整了整凌亂的衣衫,沒好氣地瞪她,「一天不嘴我會怎樣嗎?」
「是不會怎樣,但我心里不舒服。」林佳瑀哈哈大笑,伸手摸摸余梣的頭,認真道:「我是不知道妳們發展到哪了啦,但要先知會我一聲啊。」
「好的,主任!」余梣燦笑。
「好個鬼!沒有發展什么進度好嗎!」葉涵崩潰抗議,摀臉遮住脹紅的臉,只露出兩個泛紅的耳朵。
林佳瑀搖搖頭,葉涵大概有一半的臉皮都被余梣長走了,所以一個才會這么無賴,另一個這么老實。
「欸,怎么這么熱鬧?」隨后踏進葉家的安詠琳摘下墨鏡,笑著伸出手與余梣打招呼,「嘿,我聽說妳的事了,葉涵的小情人嘛。」
「不是!就說不是了!」葉涵羞赧大吼,卻被余梣連忙遮住嘴。
余梣笑答:「很快就是了。」
葉涵撥開她的手,瞪她,「很快個屁!誰要跟妳在一起!」也不管這邊的葉涵有多崩潰,林佳瑀與安詠琳笑倒在沙發上,等著看好戲。
「可是、可是我都把妳看光——」
若不是葉涵遮住她的嘴,恐怕會聽到更多驚人之語。在葉涵不斷逼近的威脅下,余梣趕緊溜到林佳瑀那裝乖坐下,獨留葉涵在那哭笑不得。
她覺得身心疲倦,內心是崩潰的。
「好了,不說笑了,我來是問正事的。」林佳瑀輕咳幾聲,忽地沉下臉,轉頭望向余梣。
余梣大概也知道事情與她有關,因此挺直背脊,微笑回望林主任。
「我想問妳,妳……認識邢宇蓁嗎?」
/
有標注部分引用自李白的〈登新平樓〉

第84章 余梣眨眨眼,不以為意地問:「怎么這么問?」林佳瑀淡淡地說:「我問妳,妳就答。」
「嗯……」靈動的眼珠子轉了圈,狀似深思,半晌后搖頭。「我想我是不認識的,我不記得我認識的人中有人叫宇蓁。」
話落,余梣的視線在安詠琳身上打轉,遲疑問:「那個……妳、妳是那個安……」
當安詠琳拿下墨鏡,勾唇默認似的微笑時,余梣有些不敢置信。第一眼驚艷、第二眼熟悉,再多看幾眼便與那時常出現于報章雜誌上的大明星搭在一起。
當意識到這點的余梣驚訝地睜大眼,難以置信地摀嘴,又是驚喜又是訝異地看著她,又再看看葉涵意味深長的微笑,差點尖叫!
「我是安詠琳,幸會。」安詠琳見怪不怪,伸出手與她相握,大方坦承:「反正未來也是『自己人』,我就不多禮了。」
對于安詠琳在某幾個字特別加重,葉涵已經懶得吐槽了。余梣眼睛一亮,蹦蹦跳跳地找她要簽名,說起自己多愛她哪幾部作品,把安詠琳捧得尾巴都要翹起來了。
「哎呀,妳真的很有眼光,我喜歡妳這孩子!」安詠琳笑得花枝亂顫,林佳瑀涼涼掃她幾眼,這人到底有多單純?被一個小孩子的幾句甜言蜜語徹底收買,她也是服了。
不過,當換作是余梣,林佳瑀倒是一點也不意外。余梣有著別于她這年紀該有的圓滑,不怕生也不怯場,對人說好聽點是用心,說難聽點是投機。
可偏偏她的投機直接得可愛。她毫不掩飾對人的討好,以及那與生俱來的自信,可偏偏她也不會因此得寸進尺,總是捏得恰如其分。
所以那么難搞的林佳瑀以及對人總是親疏有別的葉涵才會被她一一拿下吧。
而林佳瑀當然也注意到了性子寡淡沉默的葉昇早往她那倒戈……不知不覺中,葉涵四周的幾個親密友人都一一被她囊括了。
擒賊先擒王,這余梣做得還真足。
「林主任怎么那么看我?好像很嫌棄。」余梣扁起嘴,林佳瑀攤手,站起身道:「哪敢,好啦,沒什么事我要走了,安詠琳妳也跟上。」
安詠琳心不甘情不愿地跟著站起身,用力抱了下葉涵,「要想我哦,葉涵寶貝!」
葉涵覺得全身頓時起雞皮疙瘩,特別噁心。
「不行!她要想我!」一旁的余梣哇哇大叫,安詠琳哼了一聲,笑道:「行,一天想我,一天想妳。」
「不行!只能一天想安姊姊。」
安詠琳好笑地看著她,再看看葉涵懶得掙扎的無奈微笑,心里有著說不出的欣慰。
「好好照顧她,我走了。」離開前,安詠琳摸摸余梣的頭,鄭重交代:「我能相信妳吧?」
余梣毫無遲疑地點頭,迎視她,那雙清澈的眼眸中彷彿有晶亮亮的光在裏頭流淌,見此,安詠琳淺哂。
她無聲地看向葉涵,比起眷戀,更多的是開心。
——葉涵,妳值得一個人用盡全力愛妳,妳明白嗎?
葉涵彷彿讀出了她的笑容藏著怎樣的祝福,只是搖搖頭,要她別瞎操心了。
「妳們兩個夠了哦,不要在那上演十八相送可以嗎?」林佳瑀冷冷的吐槽打斷二人的溫情,直接了當地說:「不知情的人以為妳們幾百年才見一次!」
兩人互看一眼,相視大笑。
兩個好友前腳才剛離開,葉昇后腳就跟進葉家。聞聲,正在廚房倒水的葉涵趕緊走出廚房迎接他,一見到葉昇一如往常的溫溫微笑時,心理舒暢多了。
「我來接余梣的,姐,回程要幫你帶什么嗎?」
「余梣?你們要去哪嗎?」葉涵問。
「嗯,我跟她要去參加國中同學會。」葉昇轉頭望向二樓,余梣匆匆奔下樓,笑著說自己好了,隨時可以出門。
葉涵點頭,「知道了,出門小心。」看了看葉昇神清氣爽的面容,葉涵隨意一笑道:「上午去見誰了?怎么這么開心?」
葉昇穿鞋的手一頓,轉頭朝葉涵微微頷首,「是見了人,就……薛愷文。」
「哦,難怪。」葉涵點頭,跟她想得一樣,大概只有那個小提琴少年能讓葉昇開心起來。
一旁的余梣凝視葉昇的側臉,再看看葉涵不疑有他的笑容,逕自走出家門。
待葉昇關上門后,她說:「是見江姊姊了吧?」
葉昇一愣,卻不否認。
余梣笑意漸深,「嗯哼,乖寶寶葉昇也會騙自己的姊姊了。」聞言,葉昇有些惱羞成怒地看她一眼,拋下她逕自往前走,任著余梣再后怎么求饒就是不理。
最后,她只好使出殺手锏,大聲嚷嚷:「你不理我,我就要去跟江姊姊告狀了!」
葉昇停下,長嘆口氣,轉頭見到余梣得瑟的笑容怎么也生不了氣,只好無奈地說:「余梣,下次別這么說了。」
「但那是事實啊。」余梣笑答。
葉昇無法反駁,掙扎地看著她,最后無力地點頭,「……嗯,我不該對妳生氣,對不起。」
「別道歉,我也沒放在心上,逗逗你呢。」余梣自然地挽起他的手,葉昇有些尷尬地想抽手,她卻忽地摟緊。
站在斑馬線前,公車后的對街,正是葉昇的國中同學。一見到那群人葉昇也忘了掙扎,只是自然地揮手打招呼。
「阿昇,我知道你不愿意,但就讓我靠一下,一下就好……」聽見余梣在他耳邊近乎哀求的低語,葉昇根本無法拒絕。
對她,他只會一忍再忍、一退再退而已……
綠燈了。葉昇帶著她往前走……走到昔日同窗面前,原以為會彼此熱絡招呼,卻在聽見其中不知從何而來的驚呼聲而僵滯了笑容。
「余梣……那是余梣嗎?她怎么會在這?」
余梣佯裝若無其事地莞爾一笑,「好久不見,你們好像都沒什么變。」話落,彼此面面相覷,除了葉昇以外,其余的不是震驚,就是面露厭惡……
見狀,葉昇有些啞口無言,也清楚感覺到了摟她手臂的小手用力幾分,他更感覺到了她的不安,而悄悄地握住她的手。
「我記得,班長說可以『攜家帶眷』吧?」葉昇平聲道。
余梣有些詫異地看著葉昇平靜的側臉,他的堅定驅散了她的恐慌,她深吸口氣,堆起滿臉笑容道:「是啊,所以你們不介意我參與吧?」
只是很久以后,葉昇才明白一件事。
當時的余梣不是緊張,而是壓抑怒火。后來的葉昇才懂,他自以為是的體貼,對余梣而言,一文不值。
然而,最悲哀的是,最后,他仍心甘情愿。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2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