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女人春潮會有那么多水_月子里漲奶是什么感覺

第93章 直至此刻,安詠琳對她的歸來仍未有真實感,也許是因為邢宇蓁與她記憶相觸,又或許是不愿接受。
她有著一顆晶瑩剔透的心,比葉涵更純真、比林佳瑀更柔軟的心,用了心、放了情總是覆水難收。
繼上次不歡而散的聚餐,到剛剛上戲前的談話,這大概兩人第一次心平氣和獨處,對安詠琳來說,格外惆悵。
「唉……」安詠琳不掩失落,淡淡道:「還是以前的妳比較可愛,不說話也不鬧脾氣,特別好逗。」
「……」邢宇蓁扶額。為了不被安詠琳氣死,再加上時間不多她果斷開口打斷她道:「我這次不是為了談以前的事,是關于邵嵐的。雖然她要我不要說,就怕影響妳,但妳也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別人這般護妳,所以在諸多考量下,我決定先告訴妳。」
安詠琳抬眼看她,輕輕嗯了聲表示理解。繼剛剛導演的反應來看,她并不意外是關于邵嵐的事,只是怎么好像在不知不覺中,她跟邵嵐就這么綁在一起了……
真是始料未及的事。
「我不管妳到底有沒有察覺到,但是我要告訴妳——邵嵐,她喜歡女生。」
安詠琳呆住。
見她呆滯的神情,邢宇蓁比她更吃驚,納悶說:「等等,妳有必要這么訝異嗎?妳完全沒有感覺到?」
安詠琳張口好半晌,才搖搖頭,不知為何哭喪著一張臉,看上去特別滑稽。
「……妳的小腦袋瓜又裝什么東西了?」
「難怪她演起來這么駕輕就熟!」安詠琳略崩潰。「我一直以為是我演技太差,原來是邵嵐根本喜歡女生,這對她而言小菜一碟吧!這不公平啊啊啊……」
「這是重點嗎……」邢宇蓁比她更崩潰。
安詠琳收起笑意,認真問:「不過,妳這樣幫她出柜好嗎?據我所知,葉涵不喜歡人家替她出柜,那邵嵐……」
邢宇蓁挑眉,「這妳不必擔心,畢竟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話,就是她的話。」
「哦……好吧,那妳跟我說這件事的用意是?」安詠琳繼續追問,倒沒放在心上。
見她這般隨意,邢宇蓁心里默默為自家明星默哀三秒,整了整情緒道:「我不想妳從別人口中得知邵嵐的事,也不想要誰的嘴巴髒了她。」對于邢宇蓁的意有所指,安詠琳聽得懵懂,頻頻點頭。
凝視昔日好友半晌,邢宇蓁輕嘆:「邵嵐對妳很用心,妳記得這點就行了。」
「我知道她很照顧我呀……」安詠琳撓撓臉,不明所以地無辜回望她,「妳能把話說白一點嗎?」
好哦,她都忘了安詠琳智商沒上線過了。揉了揉眉心,她略哀怨地瞅她,「總之,不管接下來妳聽到什么,若不是從我、或是邵嵐口中聽到的,都不要信!」
邢宇蓁還是沒耐心,這點暴躁與以前一樣,也真是沒長進……安詠琳摸摸鼻子,在惱火的舊友面前,她可不想掃到颱風尾——雖然她不知道自己就是颱風中心就是了。
「那我問妳一個問題,妳可以不回答,但我就好奇問問,沒惡意的。」安詠琳小心翼翼看她的臉色,見她沒什么起伏,于是問:「那邵嵐現在有喜歡的人嗎?」
這下換邢宇蓁愣住了。
見她如此,安詠琳心底大概也有底數,噗哧一笑,「妳表現得太明顯啦,我知道了,她——」
「妳知道什么啦!」邢宇蓁多想沖上去搖她肩膀、擦亮她的眼!看她會不會精明一點!
安詠琳縮了縮脖子,怯怯道:「不就她有喜歡的人嗎?我甚至想過妳們兩個是不是……」
她真的很有本事不斷刷她三觀!邢宇蓁覺得邵嵐也是奇葩,這么多學妹不喜歡,偏偏喜歡一個同性絕緣體,這就算了,現在這個絕緣體晉升為避雷針,簡直奇了。
「不是!而且妳這話千萬別對邵嵐說,不然……」邢宇蓁像是想起什么而別開眼,深吸口氣,鄭重重申一次,「邵嵐是有喜歡的人,但不是我,至于她喜歡誰,妳真的好奇就自己去問她。」
「我是也沒有很好奇啦,只是閑聊一下。」
「……」邢宇蓁都想幫邵嵐流淚了。
與此同時,邵嵐也趁著安詠琳被邢宇蓁拉去的空檔,優雅地走向簡晞的休息室,事前她先問清楚了休息室內是否有閑雜人等,確定只有她與助理后便邁步找她。
邵嵐原本不想自己親自出馬的,因為她是非常怕麻煩的人,更不想髒了自己的手,不過……簡晞這次做得有點過火了,她有些動怒,于是她決定親自找她『談談』。
叩叩。
聽見了敲門聲,在休息室內的簡晞頭也不抬地說:「進來吧。」她原以為是助理買咖啡回來了,所以也沒多注意,逕自說:「怎么去那么久?我口都——」
話語戛然而止,就在一股冰涼從頭上澆灌而下時,她怔住!冰咖啡順著頭頂流下,鼻腔頓時充斥濃郁咖啡香,臉上的妝更因此花了,這不打緊,連昂貴的服裝都……
她猛地抬起頭,盛怒之下,一見到邵嵐面無表情地盯著她看,背脊頓時一涼。
「口還渴嗎?」她問得很輕,優雅地將空杯放回桌上。站在門口的是嚇到腿軟的助理,邵嵐不過是淡淡掃她一眼,她頓時花容失色,奪門逃出。
視線收回,重新落于簡晞一陣白、一陣青的臉色。邵嵐抽幾張衛生紙遞給她,簡晞有所遲疑,正要伸手接過時,眼前一白,耳邊轟然作響。
隨之而來的,是右臉上火辣的巴掌,打得她頭暈目眩。
「我很清楚告訴過妳我的底線在哪,妳要對我怎樣予取予求我無話可說,但妳想傷害她,我不會跟妳客氣。」
邵嵐彎腰與簡晞平視,勾唇一笑,「明白嗎?若有下次,就不只這樣了。」她邊說邊抽出手帕,輕輕替她擦去臉上殘留的咖啡,簡晞不敢動,只覺得她輕柔的指尖像是劇毒蜘蛛在她臉上游走,一不小心就會喪命。
半晌,邵嵐挺直身子,面無表情地將手帕揉皺一團扔進一旁的垃圾筒中,如同她對簡晞在背后的小動作也是這般厭棄。
她轉身意欲離開,像是想起什么停下,微微側過頭道:「告訴妳背后的那個人,要動我,自己想清楚吧。」
就在她正要開門走出前,簡晞拉住她,急喊:「邵嵐!我是被逼的!這事不是我的主意!」
被她抓疼的手腕使她眉頭微微一皺,她冷道:「放手,別用妳的髒手碰我。」
簡晞微微瞪大眼,沒想到邵嵐真翻臉不認人,又是氣又是悲傷,自嘲勾起笑,「哈,嫌我髒?別忘了妳所說的這髒手,還進入過妳身體!」
邵嵐微微一凝,不答話,只是甩開她的手,簡晞不放棄,余光中瞄到有人正朝這邊來,推開了門,用盡氣力將邵嵐推到門外墻上,當著她的面強吻邵嵐。
安詠琳停下腳步,訝異地看著眼前的……奇景,嚇得趕緊轉身邁步逃開。邵嵐一時沒回過神,等她意會到發生什么事時,安詠琳早就逃之夭夭了。
她用力推開簡晞,后者重心不穩地跌坐在地,卻不見狼狽,只是嘲諷地看著邵嵐,挑釁道:「呵,邵大明星也有這么慌張的一面啊?」
邵嵐冷下臉,輕咬下唇,深吸口氣不做搭理,朝著安詠琳離去的方向追上。
該死,真是失算了!盛怒之下的她自然沒看到簡晞的淚流滿面,此刻,她一心只想盡快找到安詠琳與她解釋清楚……
/
別惹女神姐姐w她很可怕的w是說,今天是芍藥連載滿五個月的日子,慶幸還有人追文吶、愛大家

第94章 安詠琳的小腦袋瓜炸了鍋,她對邵嵐的認知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她才剛從邢宇蓁那得知邵嵐的性向,下一秒便撞見她與簡晞……接吻?
安詠琳驚魂甫定地坐進保母車內等戲,明知道她應該要背臺詞,然而劇本上沒一字看得進去,腦海不斷反覆播映方才的插曲。
與邢宇蓁談完話后,安詠琳一時興起想說去找邵嵐討教下場戲,卻沒料到竟意外看見那一幕。
其實她應該是要回休息室的,只是她很清楚一旦回到休息室勢必要與邵嵐碰面,那她寧可躲開。
這也不是因為她排斥,只是覺得忒尷尬,那么既然這尷尬是可以避免的,她何樂不為?只不過她沒想到邵嵐與簡晞一對的,這兩人平常也沒什么互動,真教人意外。
但冷靜下來后想想,演藝圈不就是這樣的嗎?早已該司空見慣,是自己太大驚小怪了。
不過很顯然的,另一個人并不這么想,不然也不會拋開形象氣喘吁吁地跟上來,直接開了車門而入。
「詠琳。」
安詠琳一震,錯愕地轉身看向面色泛紅的邵嵐有些狼狽的模樣,心理萌生怯意,期期艾艾地說:「妳、妳怎么過來了?」
邵嵐深吸口氣調整呼吸,待心跳趨緩些后,她關上車門,見安詠琳坐在L型沙發上,她便逕自坐到旁邊的長沙發上,懷著有些忐忑的心情沉默著,思忖著該如何開口才好。
遇上她,再怎么冷靜執著的性格注定方寸大亂,這是邵嵐很早之前就明白的事實……眼前的安詠琳無疑是她的軟肋,是她的狠不下心、她的放心不下。
「那個,我不會說出去啦。」安詠琳耐不住這般尷尬,撓撓臉,眼神往旁飄,煞有其事地說:「我只是沒想到妳們是一對的,現在想想好像也沒什么古怪的,所以……」
「……妳再說一次。」
一直很有危機意識的安詠琳不知為何聽見她這般溫言淡語下意識地閉上嘴,頓時冷汗涔涔、頭皮發麻……
心里的警鈴大響,她偷偷瞄了眼她的側臉,又很快地收回視線。保母車上已經不算寬敞了,多了一個邵嵐簡直多了一座冰山,氣氛降至冰點,簡直要人命啊……
半晌,在安詠琳聽見邵嵐的輕聲嘆息時,心驚肉跳地看向她,卻沒料到邵嵐忽地挪往她那,接著倒向她——
「呃?邵、邵嵐……?」安詠琳頓時有些手足無措,對于忽然趴在她左肩上的人,那沉甸甸的重量彷彿落到她心上,壓得她有些難受。
「邵……」
「韓靖暄。」邵嵐打斷她,手輕輕搭上她的腰上,更貼近她幾分。「我叫韓靖暄。」
「我知道,可是……」
安詠琳看不見邵嵐的表情,也無從她泰然自若的平穩語調中聽出異樣,只感覺她似乎有什么心事纏身,而這心事是她分擔不了的。
于是,她嚥了下,道:「韓……學姊。」
邵嵐微微皺起眉,抬起頭,直直地看著安詠琳,彷彿要將她勾近眼中似的那樣,明明看上去那么溫和,卻透著一股不容人拒絕的威嚴。
安詠琳改口喚:「靖暄……學姊……」
「妳別喊我學姊行嗎?」邵嵐沒好氣地再次低下頭,埋進她肩窩中,耐不住心中的蠢蠢欲動,手,徐緩地繞到她背上,收緊。
安詠琳的臉熱了幾分,對于邵嵐若有似無釋出的脆弱與倔強,更證實了她心中的臆測,于是輕輕拍了下她的頭,頗笨拙地安慰道:「妳、妳別難過啊……我最不會安慰人了。」
「……呵。」邵嵐低笑,整理好情緒后抬起頭,手再次搭上她的腰,平靜地看著安詠琳,道:「我不舒服。」
「咦?」她一愣,有些緊張地問:「哪不舒服?是發燒還是——」她擔憂地向前湊近,卻忽地被邵嵐托住。
邵嵐捧著她的臉,動作倒也不粗魯,反倒輕柔得讓人忘了逃開……邵嵐低下眼,目光盈滿柔情。
眼中如有桃花林一片葳蕤,微張的唇淺動,像是顧慮些什么而閉上,隨即輕輕放開。
安詠琳下意識地往后退,邵嵐便往前湊近,一來一往下,她退到沙發把手,轉頭一看,身側突地多了兩只手將她困在狹窄的沙發上,如擁她入懷似的,邵嵐撐起身子,垂下臉,由上至下看著她,特別驕傲、特別傲然。
「妳還沒問我為什么我不舒服。」
安詠琳一呆,垮下臉,「不是吧,我的好學姐,妳看起來好得很……」被邵嵐一瞪,她又忒沒骨氣地閉上嘴不說話,總覺得多說多錯。
邵嵐食指抵著自己的唇,輕道:「這里不好,它髒了。」
安詠琳呆呆看她,不明所以地皺眉,不像排斥,只是很茫然……邵嵐目光放柔幾分,低頭輕吻她。
安詠琳睜大眼,手被拉高至頭頂,邵嵐輕輕壓制住她,腿伸進她亂動的雙腿中,極有技巧地壓住她的下半身。舌在她唇上游走,趁著她張口呼吸時,她趁勢伸進,探到一點濕潤時,如同打開了心中那些經年累月下的憋屈與不甘心,化作勇氣使她更進一步。
渾身越漸發燙,安詠琳沒緩過神,腦中轟然一響,隨即涌上的是空白。她停止思考,同時也是無法思考現在究竟發生什么事,思緒漸漸混濁,唯獨觸覺越趨清晰。
她能感覺到唇上初覆上的冰涼漸漸燙了,她被她的舌撬開唇瓣,她順著微微張口,便感覺到一絲甘甜滑入唇齒間,她閉上眼,感覺到有只手略托高她的頭,安詠琳只覺得自己彷彿被抽光了力氣,只能任憑她恣意妄為……
她嗚咽一聲,感覺有什么抵上她的舌頭,重重一壓,又輕輕捲起……她試著推開,卻沒料到跌入邵嵐的陷阱,上上下下舔了一遍……
一陣酥麻從尾椎骨直沖上腦門,她打個哆嗦,腿被壓得疼了,意欲挪動幾分,卻沒想到使插入她兩腿間的大腿更陷下幾分,隔著短褲貼合了她的私處。
一陣麻癢隨著邵嵐微微挪動的動作暈染開來,安詠琳的耳根子一熱,這才使力推開她。
邵嵐的肩膀被她推遠,安詠琳低下頭微微喘著氣,她也不急,安靜看著安詠琳低垂的腦袋,忍下親吻的沖動。
這個吻比任何一場吻戲都來得真實,更繾綣難捨……
驀地,安詠琳收回手,別開頭不肯抬頭看看邵嵐,那么既然安詠琳不愿意,就只好她來了。
她再次以體位優勢將安詠琳按回沙發上,這一次,她不攫取她紅豔的雙唇,而是撥開她凌亂的髮絲,認真地凝視她。
被她這么一瞧,安詠琳慌得想逃,但邵嵐不愿意她走,于是微微使力,終于開口道:「安詠琳,別動。」
安詠琳還真不動了,眼眶積滿淚水,楚楚可憐地昂起下巴看著邵嵐。
見她如此,邵嵐的心彷彿融化了,又是愛憐又是無奈地低下頭,鼻尖貼近她的鼻,輕輕蹭著,「妳聽好,我只說一次,而且是告知,并不是徵求妳的意見。」
「我……」
邵嵐擰眉,咬了下她意欲說話的唇瓣,力道不大,但充滿威脅。安詠琳乖乖閉上嘴,雙眼眨啊眨,鼻子有些紅。
「今天開始,妳必須接受我的追求。」
安詠琳一震。
邵嵐捏了下她的鼻尖,眼神盡是寵溺,輕語:「我原本是想給妳時間釐清,不過我光是聽到妳說我跟簡晞是一對的,我就氣到快瘋了……」
視線下移,停在被自己吻得有些紅潤的唇上,邵嵐湊近,安詠琳立刻用手摀住嘴,紅著臉推開她,看上去特別傻氣。
邵嵐也不惱,傾身湊近她的眉心,輕輕一吻后,依在她耳邊低聲呢喃:「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
在邵嵐起身下車后,安詠琳呆了好半晌,才后知后覺地滿臉脹紅,忍不住埋進雙掌中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此時,她寧可希望自己的英文破爛到家,那么,她就不會自然地翻譯出那句英文的意思,就也不會這么手足無措了……
——要是我知道該怎么戒掉妳就好了
那些不懂的、無法理解的,甚至是做夢也沒想到的,霎時,什么都明白了……
而一直佯裝若無其事的邵嵐在走下車、確定安詠琳不在后,才忍不住地笑意勾唇,無可遏止地顫抖,怎么也壓抑不住這般喜悅。
她步步為營這么多年,終于走到這一步,卻不知道自己這么做究竟對不對……
簡晞是那人開的第一槍,那么之后的會有什么動作,邵嵐其實無法預料,更無法一手遮天。但她選擇擔起,不只為了安詠琳,更是為了葉涵……而處在暗中護她周全多年的邢宇蓁想必也是這么想的。
走回片場,也不知為何那處有小小的騷動,邵嵐微微皺眉走近一看,待那高大的男子轉過身時,她立刻展開笑顏。
「爸?」她低聲驚呼邊地走近他,環視四周人手一杯星巴克,沒好氣地說:「你又來了,這么闊氣撒錢好嗎?」
「小暄的伙伴就是我的伙伴,應該的。」那名高大男子眼角微微揚起,見到邵嵐眼中蘊滿柔情寵溺,愛女之情表露無遺。
「妳別說他啦,韓仔出手大方也不是第一天的事。」總是板著一張臉的嚴導難掩欣喜,與好友兼事業伙伴的韓瑜塘勾肩搭背,朗朗笑:「愛女成癡就說嘛。」
韓父低笑,「我不否認。」
聞言,邵嵐嗔嚴導一眼,又見父親與嚴導寒暄幾句后才朝自己走來,父女多年的默契不言而喻,邵嵐便安靜地跟到他后面,直到走到一處人煙稀少的湖畔旁才停下。
徐風不止,風中摻著一絲花香,是一旁野姜花馥郁的芬芳,她走到已然邁入中年卻不失俊逸瀟灑的男人旁,雙手抱臂望向遠方。
「這次來探班,不是臨時起意吧。」見到工作繁忙的父親固然喜悅,但隨即涌上心頭的便是為什么女人春潮會有那么多水_月子里漲奶是什么感覺忐忑。韓父淺哂不答話,又聽見他這捧在手心上疼的女兒說:「是關于上次我跟你提到的事嗎?」
「這是主因。」他不否認。
邵嵐抬起頭,轉頭看向韓父,繼續說:「但不是全部。」他低下眼,只覺得這青出于藍的女兒長得越亭亭玉立且娉婷婀娜,綜合了他的冷靜聰明與母親的睿智聰慧集于一身,她的完美簡直到人神共憤的地步。
不過,但凡凡人皆有七情六慾,一旦有了慾望,誰無軟肋?思及此,他便有些憂心忡忡地看向邵嵐,嘆道:「我從小告誡妳的十六字,唸給我聽。」
邵嵐不假思索地答:「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韓父微微勾起唇角,「很好,我很早以前就告訴過妳,妳叔叔他的私慾把自己搞得有多慘,要妳以此為戒,希望妳沒有忘記。」
邵嵐點頭,她從沒忘記父母親的教誨,更別說那血淋淋的例子擺在眼前,沖擊特別大。
「我也告訴過妳,莫因出身高低衡量一個人的能力,包括其父母。」韓父娓娓道來,學術大家的深厚修養非常人能及,也是邵嵐一直瞻仰的對象。
「我知道,所以對于葉涵我一直沒有偏見。」她說得斬釘截鐵,在韓父眼中盡是欣慰,那么前言說到這也夠了,他便直接切入話題道:「上次妳跟我說的余梣,我也先跟小邢說過了,她,的確就是余晉秋的女兒。」
邵嵐微微瞠大眼,有些不敢置信地說:「真的?可是……之前不是說余梣那孩子國中時就……」
「嗯,這也是讓我很匪夷所思的地方,關于這點我還要再查,只是先告訴妳,那余梣的確是余晉秋的女兒。」
邵嵐有些啞口無言,邊深思邊不自覺地皺起眉,見狀,韓父伸手輕輕撫平她的眉心,溫言道:「不用擔心,余家有我看著辦,妳應該有妳該做的事吧。」
邵嵐輕吁口氣,點點頭,轉身走回劇組。看著她日漸強大的背影,她挺直的背脊透出的傲然與驕傲,倒是讓韓父看見了自己的身影。
果然,孩子不能偷生啊。
/
注:『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是電影《斷背山》的臺詞。這邊終于有肉屑了,隔壁兩條主線加油好嗎(誤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5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