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總想靠著東西睡覺_月球人工建筑

載著流星的人(13)
「喂,任紀唯,等我一下啦!」
新學期開始的這天早上,紀唯背書包要去搭公車,稍慢出門的沈佑嘉,連鞋子都還沒穿好,就匆忙追上,「妳早餐要吃什么啊?」
「我不餓,不想吃。」
「那怎么行?前面轉角有一家早餐店,它漢堡跟蛋餅很好吃。我曾經幫我幾個同學買過,結果他們一吃成主顧,常常要我幫忙買耶!」當發現紀唯突然停住,他也跟著停下,眨眨眼問︰「妳怎么了?」
「沈佑嘉,跟你商量一件事,可以嗎?」
「可以啊?什么事?」
「從今天起,早上上學我們各走各的,等公車的時候,也不要站在一塊,更不要跟對方說話,就當作我們不認識,明白嗎?」
「為什么?」他不解。
「我現在還沒辦法跟你解釋這么多,總之,你能先答應我嗎?」
沈佑嘉沉默一會兒,雖然困惑,但見對方一臉正色,也只能咕噥︰「喔。」
「很好,就這樣。」紀唯滿意點頭,轉身繼續朝公車站走。
開學第一天,校園的每個角落都熱鬧洋溢。
紀唯一進教室,就忙著和許久不見的同學打招呼,等到楊心璦跟蔡以鈞也出現,三人便聚在一塊聊個不停。
今年他們幸運地被編在同一班,而且彼此坐得也近。蔡以鈞邊吃早餐邊問︰「欸,任紀唯,妳這陣子怎么在臉書上消失了?都沒看到妳發狀態。」
「對啊,自從八月后就沒看到妳的消息了,連照片都沒有。」楊心璦也說。
「別提了,講到這個我就想哭。」紀唯甩甩手。
「干么?怎么了嗎?」蔡以鈞納悶,卻很快就想起某件事,于是說︰「哈哈,對齁,差點忘了,沈佑嘉的事啊。欸,怎么樣?你們這一個月──」
「任紀唯!」
一陣宏亮的呼喊,讓原本鬧哄哄的教室瞬間安靜了一半,不少人都往窗外一瞧。
當紀唯發現沈佑嘉站在教室外頭,不斷跟她招招手,當下呼吸一窒,差點就要休克!
在他再度開口前,紀唯已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沖出教室,在更多人注意到前,抓著他直接往樓梯處沖!
「沈佑嘉,你搞什么鬼?我不是叫你不要跟我說話,當作我們不認識嗎?你還跑到我教室來干什么啊?」紀唯氣急敗壞。
「可是妳不是說早上上學的時候才這樣嗎?」他頭一偏,眼神無辜。
「在學校也一樣,一樣!不管在外面還是在學校,我們都要裝不認識,所以你不能跟我說話,更不能來找我!」
「蛤~一定要這樣喔?」他噘起嘴,看起來百般不愿。
「對,你答應我的,就是要做到!」她兩手插腰,雙眉一擰,「你找我有什么事?」
「喔,早餐啦,我還是幫妳買了。」他將手中的一袋東西拿給她,「雖然妳說不餓,但還是吃一點會比較好啦!」
紀唯訝異地看著那袋早餐,沒想到他會特地買一份給她。
她抿抿脣,最后嘆一口氣,伸手接過,「謝了。」看到沈佑嘉的笑臉,她又說︰「記住,不準再來找我了,就算在校園碰到,也不要跟我打招呼,要裝不認識喔,知道嗎?」
「好啦,我知道,那我先走了,早餐一定要吃喔,掰掰!」他又笑,隨即轉身快步離開,當紀唯無力的回到教室,楊心璦跟蔡以鈞卻匆忙上前叫住她,把手機拿給她看。
沈佑嘉在十秒鐘前,將他們兩人的名字以及所在地點標注在臉書上,如此一來,不管是他認識的,還是紀唯認識的,都會知道他們兩個在一起。
紀唯再度沖出教室,火速撥打手機,對方一接通立刻抓狂大吼︰「沈佑嘉你有病啊?在學校給我打什么卡?立刻給我把訊息刪掉,刪掉!」
就這樣,新學期才剛開始,紀唯就已經被沈佑嘉的天兵折磨到疲憊不堪,精神衰弱。
她并不打算這么早就讓身邊的人知道她跟沈佑嘉的事,她需要一些心理準備。如果可以,最好是到他畢業前都不會有人知道,但看到沈佑嘉那個樣子,她就覺得瞞不了多久,只能警告那個白癡王子不要大嘴巴,能夠瞞一天是一天,不要讓他們住在一起的事傳到別人耳里去。
尤其關旭彥。
其實紀唯并沒有打算瞞他,但她希望至少是自己親口告訴他,而不是讓他從別人口中得知這個消息。而且她也相信,若要求關旭彥不說,他就絕對不會說,替她保守這個秘密。
因此放學時,當她和關旭彥碰巧在要去練團的途中見到面,兩人在走廊上開心聊了一會兒,紀唯吶吶開口︰「那個……」
「嗯?」
「就是……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暑假的時候,我媽正式和他的男友結婚……」
「啊,對唷,我都還沒有恭喜筱琴阿姨呢,幫我跟妳媽媽說一聲!」他露齒一笑。
「嗯,所以……」她搔搔臉,「有關我媽再婚的對象,其實……」
「再婚的對象?」他看她,「阿姨的再婚對象怎么了?」
「呃,其實那個人,是我們學校的……」紀唯吞吞吐吐,還沒來得及說完,關旭彥就已先出聲︰「咦?那里好像很熱鬧。」
聞言,紀唯也順著他的目光一望,發現操場上有一群人站在一張軟墊跟橫桿前,準備要跳竿,而沈佑嘉居然就在那群人之中!
在同學的慫恿下,沈佑嘉放下書包,抬起腳在原地跑跳,似乎準備大顯身手。
「不知道沈佑嘉能不能跳得過去?」關旭彥好奇。
紀唯一驚,「你知道他?」
「知道啊,他是我隔壁班的,但我跟他不熟,也沒說過話。」他點頭,「不過……」
關旭彥還沒說完,一陣鼓噪及掌聲就響了起來。
沈佑嘉露出難得一見的認真表情,專注盯著橫桿,幾秒鐘后,開始往前助跑,在即將一躍而起的那瞬間,他的起跳位置卻不對,身子還來不及翻轉,他的頭就先撞上橫桿,接著整個人連同橫桿一同跌落,甚至還滾落到地上,當場摔了個四腳朝天!
現場眾人先是驚呼,然后鴉雀無聲,最后個個都捧著腹瘋狂大笑,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停止。
關旭彥觀望這一幕,也忍不住噗嗤一聲,無奈道︰「之前就聽說他常會做出一些很好笑的事,沒想到是真的,剛才那一撞應該很痛。」當他回頭,發現紀唯失神的倚在墻邊動也不動,不禁納悶,「妳怎么啦?」
紀唯轉身面對墻壁,用力緊閉眼睛,發出痛苦的哀鳴。
這是要她怎么說出口啦!


載著流星的人(14)
一回到家,紀唯就聞到陣陣菜香。
她換上室內拖鞋,經過客廳,發現沈佑嘉人坐躺在沙發上盯著電視,不時哈哈大笑。
她沒叫他,逕自走進廚房,拉開簾子,對在里頭炒菜的人打招呼:「秀梅姨!」
「啊,唯唯回來啦?」婦人回眸,「肚子餓了吧?再等一下,只剩兩道菜了。」
「嗯,好。」紀唯到房間放下書包,換下制服后,又回廚房站在婦人身旁,拿起幾顆雞蛋和一個碗問:「這個要全打進去嗎?」
「喔,對,我要做番茄炒蛋,妳媽媽最喜歡吃這個了。」秀梅姨說:「這些阿姨弄就好了,妳去客廳跟佑嘉一起看電視呀!」
「唉唷,可是我想跟秀梅姨一起,就讓我幫忙嘛。」紀唯將頭往她臉上靠,讓她不禁呵呵笑了起來。
李秀梅今年五十五歲,個子嬌小,身高只到紀唯的肩膀,有一張和藹可親的和煦笑容,就住在附近不遠。
沈父五年前就請她來家里幫忙,工作勤奮且細心的秀梅姨,一週有三次來打掃,週一到週五也會來料理晚餐,讓任母下班后不再必為家里的事傷神。此外,也由于秀梅姨與紀唯去世的外婆同為印尼華僑,因此讓任母對她特別有親切感,兩人總有說不完的話,感情相當地好。
這天,沈父與任母下班回家,全家人一起吃餐。沈佑嘉吃得很快,不到十分鐘就離開餐桌回沙發上繼續看電視,紀唯吃飽后也跟著坐過去,拿起桌子底下的雜誌開始翻閱。
秀梅姨端著一盤水果走過來,用叉子插了一塊蘋果,對躺在沙發上的沈佑嘉說:「來,佑嘉,吃水果啰。」
為什么總想靠著東西睡覺_月球人工建筑 「嗯。」他從秀梅姨手中接過叉子,沒看對方一眼,啃一口蘋果,又對著電視放聲笑起來。
紀唯抬頭注視他一會兒,冷不防地朝他小腿一踢,嚇得他馬上回頭!
「秀梅姨特地拿水果給你吃,是不會說聲謝謝嗎?」她冷冷問。
沈佑嘉先是愣住,這才將視線轉向秀梅姨,秀梅姨卻是無所謂地笑:「哎呀,沒關係沒關係。唯唯,妳也來吃吧,還有小番茄喔。」
「謝謝,秀梅姨妳也一起坐下吃啊。」紀唯說。
「阿姨不吃了,妳爸爸說,盤子他們洗,要我早點回去休息呢。」她感嘆地道:「妳爸爸媽媽的感情很好,很幸福呢,讓人看了好羨慕。」
語畢,秀梅姨便笑瞇瞇地提著袋子,離開了家。
紀唯沉默片刻,最后再度望向仍躺著吃水果的那個人︰「喂,沈佑嘉。」
「怎么了?」聽到她叫他,他馬上正襟危坐,深怕自己又有哪里讓她看不順眼。
「我問你,你沒有告訴別人我跟你住在一起的事吧?」
他想了想,「目前……還沒有。」
「真的嗎?」她懷疑。
「嗯,因為妳一直叫我先不要跟別人說,也不準我到妳臉書上留言。所以我想要是我講了,妳應該會很不高興。」他抓抓頭,咕噥︰「其實我早在暑假的時候就想發布出去的,幸好沒有這么做。」
「這有什么好發布的?你以為是要請喝喜酒啊?」
「唉唷,因為我很開心嘛,所以才會想讓我朋友知道。」他看著紀唯,「不過我發現……妳好像不想讓別人知道這件事,我不太明白,為什么妳這么不希望別人知道?」
紀唯語塞。
「妳是不是覺得……」他吶吶問︰「跟我住在一起,成為我的家人,是一件很丟臉的事啊?」
面對那雙清澈眼睛,她依舊說不出話來。
她收起雜誌,拿起小番茄含在嘴里,起身,「我先回房間了。」
沒等沈佑嘉反應,她頭也不回地離開客廳,進房前一刻,卻聽到廚房里傳來沈父與母親的說話聲。
停頓幾秒,她又往廚房方向走,沒多久就看見簾子后的兩道身影。
他們站在流理檯前,一人洗碗,一人用抹布將碗擦拭乾凈,兩人不時肩并肩靠在一起,這樣看上去,感覺真的是一對很甜蜜的幸福夫妻。
正在擦碗的沈父,之后從背后擁住妻子,并在她耳邊低語,任母輕笑一陣,隨即回頭潑了幾滴水在他臉上,兩人就像孩子一樣開始玩了起來。
紀唯靜靜凝視這一幕,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悄然回到房間。
她靠著墻,環抱膝蓋坐在床上,沒由來地陷入一陣長長的思緒里。
廚房里的嬉笑聲、客廳的電視聲、沈佑嘉的大笑聲,此刻仍不時傳進她的耳里。
即使心不想聽,也還是聽得見……

鬧哄哄的麥當勞里,紀唯托著腮,拿起薯條心不在焉地吃著。
發現她安靜,一副有心事的模樣,坐在對面的楊心璦和蔡以鈞不禁互瞄一眼。
在這之前,就算常看她因為沈佑嘉的事而煩惱抓狂,也不曾見她這樣無精打采。當他們用眼神示意對方,決定誰要先開口問時,紀唯卻已先出了聲。
「欸,我覺得……」她神情黯淡,「我好像有點奇怪。」
他們一聽,先是頓住,接著蔡以鈞大笑︰「怎么?妳現在才知道妳很怪嗎?哈哈哈!」
「喂,不要亂講!」楊心璦打他的肩,隨即關心問︰「怎么了?為什么突然這么說?」
紀唯拿起紙杯,含住吸管,卻沒有在喝,「我不知道該怎么講……自從搬進沈佑嘉家里之后,有很多以前從沒有過的感覺突然冒出來,而且越來越多,連我都覺得莫名其妙,很煩!」
「沈佑嘉那家伙又惹妳了嗎?」蔡以鈞問。
「有是有,但不全然是因為他。」紀唯苦笑,「主要原因是我媽……還有沈叔叔。」
由于這答案出乎他們預料之外,因此沒有馬上回應,反而更專注地聆聽。
「在他們結婚前,我就希望我媽可以幸福。我也相信我媽,所以對于她的情事我從來不會過問。他們感情有多好?怎么相處?我也不怎么在意。因為對我來說不管是誰,只要他可以讓我媽幸福,我都愿意接受他,而沈叔叔就是那個人,尤其在他們結婚后,我更是這么確信。」
深吸口氣,她語氣無力︰「可是……不知道為什么,當我住進那個家之后,只要看到他們親暱的模樣,就算只是簡單牽個手,擁抱,或者是親吻,我都會下意識的別開視線,沒辦法直視,到現在,光是看到他們對彼此微笑,我也會想要躲開,不想看。」她垂下頭,雙手撐著額,「為什么會這樣呢?好奇怪。」
蔡以鈞跟楊心璦再次互望,沒多久蔡以鈞說︰「會不會是妳不習慣看到他們在妳面前放閃光?覺得害羞,不好意思才會這樣?」
「對啊對啊,有可能是因為筱琴阿姨結婚了,紀唯妳的心情還沒有馬上調整過來,覺得捨不得,才會有這種感覺,不要想太多啦!」楊心璦趕緊說。
「可是讓我媽重新擁有幸福,是我一直以來的愿望,我沒理由捨不得,而且我也很喜歡沈叔叔,照理來講不應該會有這種心情存在。」她慢慢趴在桌上,悶聲︰「我不懂為什么……現在看到我媽每天笑得幸福,我居然沒有喜悅的感覺,反而每見她笑一次,心就痛一次,很難受。」
他們面露擔心,最后蔡以鈞拍拍她的肩安慰道︰「嘿,兄弟,別這樣,我真的覺得妳只是還沒調整好心情而已,再過一陣子就會習慣了啦!」
「對啊,我相信只要再一段時間就沒問題了,像沈佑嘉他不也是──」
「就是沈佑嘉,害我的狀況變得更嚴重。他完全沒有這種困擾,從我跟我媽搬進沈家的那一天,他就真的把我們當作家人,甚至還能在我們面前表現出他最真實的樣子,相較之下,我卻還是沒辦法完全融入他們,好像有一道看不見的隔閡在,就算四個人在一起,我也始終沒有『我們是一家人』的感覺,反而只有滿滿的不自在。」
「唉唷,妳干么拿自己跟沈佑嘉比啊,他本來就少根筋,不像是會介意這種的事人啊!」
「就是啊,紀唯妳只是還需要一些時間而已,不要這么難過嘛。」
紀唯不語,仍趴在桌上動也不動。
當他們用手肘推推彼此,要對方再多說一些鼓勵的話,紀唯卻突然抬起頭,把他們嚇一大跳!
「對,時間。」她眼神發亮,不見方才的陰沉,反而充滿朝氣地笑:「這只是過渡期而已,只要撐過這個過渡期,我就不會有這種想法,也可以真正習慣了!」她開心拿起托盤上的漢堡,「這樣一想心情就好多了,肚子也跟著餓了,哈哈哈!」
由于她跟上一秒的模樣實在相差太多,讓兩個好友不禁呆掉,也打從心底深深佩服起她的恢復能力及樂觀精神。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6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