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我一生氣就臉紅_月球作為衛星太大了

載著流星的人(15)
這天紀唯和死黨們出去玩,看完電影,最后回到公寓時,已經晚上十點。
她拿出鑰匙打開家門,走進屋里,卻在要脫鞋的那一刻看到沈佑嘉像火車頭似的沖到她面前!
他神情慌亂,滿臉通紅,而且呼吸急促,讓紀唯一愕,「怎么了?」
「我、我們先出去,出去再說,快點!」他邊說邊將她往門外推,之后兩人都站在門口,沈佑嘉還立刻把門關上,紀唯掙脫他的手不禁開罵︰「喂,沈佑嘉,你在干么?我要進去你還把我推──」
沈佑嘉將食指貼在脣上用力「噓」了一聲,頓時像只失措的小狗,還不停結巴︰「現、現在,先,不要進去,比較,好。」
「為什么?叔叔跟我媽在家吧?怎么──」
「真的不要,晚一點我們再進去,拜託,求求妳!」
紀唯納悶的瞧著他,只見他眼神飄移,雙頰依舊紅咚,半晌后才嚥嚥口水,吞吞吐吐道︰「我……我爸,還有筱琴阿姨,現在,在他們的房間里,很忙。呃,就是……那個……」
聞言,紀唯也呆掉,下一秒就見他雙手抱頭,整個人虛脫地蹲了下來。
老天,那兩人在正值青春期的男孩面前做什么啊?
紀唯瞧瞧蹲著不動的沈佑嘉,發現他連耳根子都紅了,不禁問︰「你……一直都在客廳嗎?」
「我原本在房間打電動,后來……聽到聲音,我就想戴耳機,可是耳機剛好壞掉了。所以我就去客廳看電視。結果怎樣都坐不住……因為就在隔壁,真的很怪啊……」
紀唯啞口了。
他們僵持在門口,氣氛頓時變得尷尬不已,直到聽見她離開的腳步聲,沈佑嘉才抬起頭,「妳要去哪?」
「我到轉角的那間便利商店坐坐,三十分鐘后再回來。」她伸手按電梯鍵,沈佑嘉也趕緊起身追上︰「我也要去,我跟妳去!」
于是,暫時還無法回家的兩人,只能先到便利商店逗留。
喝著飲料,坐在窗口前望著外頭無人的夜色,漫長的沉默,讓方才的詭異氣氛又再次瀰漫在兩人之間,結果紀唯按耐不住,開口︰「喂,沈佑嘉,你不要這個時候安靜好不好?你平常不是話很多的嗎?」
「我……我一時不知道要說什么啊。」他抓抓頭,臉又紅了。
「隨便啦,想說什么就說什么,笑話也可以啦!」
「好,那我想一想……」他仰起頭,幾秒鐘后,「妳跟關旭彥在一起了嗎?」
紀唯差點被口中的飲料嗆到,原以為他會說什么冷笑話,沒想到竟蹦出這個問題。她趕緊擦擦不小心噴在嘴角上的飲料,既錯愕又驚訝,「你怎么會知道這件事?」
「所以你們真的在一起喔?」他瞪大眼睛。
「不是,我是問你怎么會知道關旭彥的事?」
「當然知道,從高一開始我們都被分在隔壁班,他在我們學校這么有名,功課好,體育也很強啊。」他頭一偏,「我是因為常看到妳跟他在放學的時候一起去練社團,而且都有說有笑,看起來感情很好,所以才會猜你們是不是在一起?」
「……」
「你們真的在交往嗎?」
「不干你的事。」她別過頭。
「不要這樣啦,妳不是叫我說些什么嗎?我已經說啦,妳就告訴我嘛。」
「不算,換另一個。」
「可是目前我就只想到這個啊,拜託,告訴我啦!」他鍥而不捨的繼續纏問,兩分鐘后,紀唯終于被他盧到受不了,開口喊︰「沒有,沒有,我們還沒有在一起!」
「『還』沒有?所以意思是快啰?」他抓到關鍵字,笑得更開懷,紀唯卻搞不懂他在開心什么?
「我說了,這不干你的事,所以不要再問了。」她想直接結束話題。
「別這樣嘛,要是妳跟關旭彥真的在一起,在學校里也算是一件大事耶!」他將身子轉向她,「要不要我幫妳的忙?」
「你幫什么忙?」
「幫妳去跟關旭彥說啊,讓你們兩個可以順利──」
為什么我一生氣就臉紅_月球作為衛星太大了 紀唯立刻打斷︰「等等,不必了,你不要多管閑事!」
「可是──」
「這件事我們兩個自己會看著辦,用不著你操心,所以拜託你封緊你的嘴,不準跑去跟關旭彥亂說!」她慎重叮嚀︰「我說真的,要是你真的亂來,甚至告訴他我跟你現在的關係,你就休想我再跟你說話,也別妄想我會再理你!」
「好啦,好啦,不說就是了。」威脅奏效,他一臉失望的咕噥,可是下一秒又笑嘻嘻地晃晃頭,晃晃腳,心情似乎很好,甚至還哼起歌來,聽得紀唯心里發毛,擔心他是不是只是在唬弄她?其實腦袋里已經在打什么歪主意
果然還是應該快點告訴關旭彥比較好。

兩天后的社團時間,紀唯在操場上開始做著暖身。
做到一半,就聽到關旭彥從背后叫住她,一回頭,一樣東西就朝她眼前飛來,她伸手一接,是一瓶礦泉水。
「這給妳。」他笑了笑,接著要走開時,卻換對方叫住他,他停下︰「怎么了?」
「這個,謝謝。」紀唯晃晃手中的水,「還有……社團結束之后,我們可以一起回去嗎?我有事情想跟你說。」
關旭彥先是一頓,很快又笑了,「好啊,當然沒問題。」
「謝謝。」紀唯鬆一口氣,等到對方離開,她走向跑到準備練習,卻看見有四個女隊員聚在一起,就站在前方不遠,每個視線卻都落向她這邊,似乎在注意剛才她和關旭彥的對話。
何詩詩就是那群里的其中一人,一發現紀唯的視線,其余三人立刻移開目光,嘴里還不時在竊竊私語,就只有何詩詩毫無顧忌地與她對視,接著就面無表情地和其他三人離開。
雖然她和何詩詩一向沒什么交集,也沒什么私人恩怨,頂多就是在田徑上的勁敵,不只身高、體重,兩人就連跑步的速度都很相近,在這間學校的田徑社里,女生部分,就屬紀唯跟何詩詩的實力最被看好,高一的時候,兩人無論在校內或校外賽,都表現出相當亮眼的成績。
就算紀唯和她平時沒什么往來,偶爾交談時也感覺不到對方的善意,但畢竟是唯一與自己實力相當的人,因此多多少少,在淺意識里,紀唯還是會有不想輸給這個人的心情。至于跑步之外的事,她一向懶得去理會。
但不曉得是不是她多心,總覺得方才何詩詩的態度似乎有異。平時的她,若與紀唯對上視線時,脣角總是會露出一抹自信,甚至帶點驕傲的微笑,這一次卻不見她那樣,讓紀唯不免有些不習慣,覺得奇怪。
她沒有多想,練完社團后,就換下運動服,背上書包,直到所有人都離開操場后,再與關旭彥會合。
關旭彥習慣坐在操場前方的司令臺上等待紀唯,這一次也不例外,只是兩人碰面后,卻沒有直接離開,而是一起坐在原地,看著空無一人,只剩下夕陽照耀的操場,享受這一刻的寧靜。
「其實我剛剛有點驚訝耶。」關旭彥打破沉默。
「驚訝?」
「嗯,因為仔細想想,這好像是妳第一次約我。」他點頭,余暉讓他的眼神看起來變得更加柔和,「妳有什么事要跟我說?」
「那個……」她抿抿脣,盯著自己的手,「就是上一次,我跟你談到我媽的再婚對象。」
「喔。」他很快就點頭,看得出沒有忘記,「那個人怎么了嗎?」
「那個人……其實有一個兒子,就在我們學校。」她緩緩說:「而且跟你同屆。」
關旭彥眨眨眼睛,相當意外,「真的嗎?跟我同屆?是誰?我認識嗎?」
當紀唯最后將對方的名字告訴關旭彥,就見他一陣沉默,最后摀住口,不敢置信的低喃:「沈佑嘉……哇,真沒想到,我剛剛腦袋閃過幾個三年級姓沈的,但就是沒想到沈佑嘉!」
「這件事,我只告訴小璦和蔡頭,你可以幫我保守這個祕密嗎?我還不想讓別人知道。」紀唯搔搔臉。
「嗯,好啊。不過,既然妳不想讓別人知道,為什么還要告訴我?」他好奇。
「喔,因為我覺得還是讓你知道這件事會比較好,我怕哪天若被別人發現,謠言傳出去,結果不小心害你誤會,那就糟糕……」
語落,她就馬上后悔到當場想挖個地洞躲!
她應該想一個更恰當點的理由,這種回答連她聽了都覺得尷尬不已,恨不得咬斷自己舌頭,居然就這樣在關旭彥面前說怕他誤會,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完蛋,這下真的糗翻了!
當紀唯在心里開始不斷崩潰尖叫,之后卻聽見關旭彥的笑聲。
他一手握拳,貼在揚起的嘴脣上,似乎很努力地在忍,但那不是嘲笑,而是充滿喜悅的靦腆。
「那么,妳跟沈佑嘉現在住在一起,相處起來還OK嗎?」他問。
「唉,只能用痛苦來形容,那家伙簡直比女生還聒噪,愛多管閑事又老是闖出一堆禍,光是跟他相處一天就覺得好累,還得提醒自己不能被他氣死。要不是現在住在一起,我根本就懶得理他!」紀唯眼神渙散,說得無力。
關旭彥又笑了一陣,接著深吐一口氣。
「謝謝妳告訴我這件事。」他低語:「我很高興。」
在紀唯因他的回答而呆愣住的同時,他眸一轉,與她對視。
「我希望今后也能像這樣,聽到妳跟我說更多關于妳的事。無論是什么,我都會聽。」他眼神專注,語氣堅定:「我想……聽妳跟我說更多的事,不管是簡單小事,還是心事,我都希望,妳可以第一個告訴我。」
紀唯怔怔然,視線還無法從他眼眸中移開,關旭彥的右手,就已經放在她的左手上。
夏末的風,此時既溫柔又緩慢地,輕輕吹過這一片暮色。

回到家里的紀唯,換上拖鞋后,便往屋里走去。
正在看電視的沈佑嘉一見她回來,立刻喊:「欸,任紀唯,我老爸說明天他要出差不在家,所以今天晚上全家去外面吃飯,提早幫妳慶祝生日,在東區新開的一家燒烤店喔,讚吧?」
面對他的興奮語氣,紀唯沒有回應,彷彿沒有聽見,只是無聲的走過客廳,使沈佑嘉不禁朝她背影納悶一望。
回到房門后,紀唯燈也不開,就這么坐在書桌前動也不動。
當她從鏡子里看見自己通紅的臉,隨即雙手一摸,這才發現雙頰居然到現在都還是熱的!
紊亂的心跳,亂哄哄的腦袋,讓她的思緒至今仍無法平靜下來。
十七歲生日的前一天,她有了生平第一個男朋友。


載著流星的人(16)
在燒烤店里,紀唯放在桌上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幾乎每一分鐘,她就會接到兩則以上的訊息,不管是臉書還是其他通訊軟體,鈴聲始終響個不停,讓紀唯接也接不完,看也看不完。
當她再度放下手機,坐在對面的任母終于說:「唯唯,吃飯時不要一直看手機,這樣不禮貌喔。」
「我知道,抱歉,吵到你們了。」紀唯滿臉不好意思,沈父好奇問:「怎么突然有這么多人要找紀唯?」
「喔,爸,我跟你講,因為任紀唯跟她田徑社的學長在──」沈佑嘉的嘴巴立刻被紀唯堵住,她在桌子下踹他一腳,用眼神示意要他閉嘴,然后笑笑地對一頭霧水的長輩們說: 「沒事啦,這幾天班上有活動,我是負責人,所以比較多人找我啦!」
「這樣啊?那我們紀唯真是辛苦了。」沈父莞爾。
「哈哈,對啊,都快累死了!」她從烤肉架上夾起一片肉來吃。
紀唯和關旭彥兩人正式交往后,關旭彥就將黃昏時與她一起在司令臺合拍的照片上傳到臉書,并將狀態設定為「穩定交往中」。
這個舉動,立刻在三年級及二年級中造成轟動,一堆祝賀留言瞬間如雪片般飛來將紀唯淹沒,尤其楊心璦跟蔡以鈞立刻打給她,楊心璦還興奮到在手機另一頭開心尖叫!
由于消息傳得很快,紀唯要和家人去吃飯時,沈佑嘉也看到了這個消息,雖然紀唯不讓他問,但在車上時他不時笑嘻嘻的,似乎同樣為紀唯感到開心。
雖然紀唯沒想到關旭彥會這樣公布出來,但她也不介意他這么做,只是下禮拜一到學校去,必定是會不得安寧了。
填飽肚子之后,任母起身去洗手間,沈佑嘉則跑去挖冰淇淋吃,這個時候,沈父拿出一樣東西到紀唯面前,「紀唯,這是給妳的生日禮物,因為明天我不在,沒辦法親自拿給妳,所以我決定今天帶過來,祝妳十七歲生日快樂。」
紀唯訝異望著那包裝精美的禮物,「謝謝你,叔叔。」
「不客氣,打開看看,看看喜不喜歡?」
「好。」紀唯小心打開包裝,是一個黑色小盒子,打開一看,里頭放著一條閃著銀光,有著小熊形狀的項鍊。
紀唯呆呆盯著項鍊,不敢置信地問︰「這……這個應該很貴吧?叔叔,你怎么送我這么名貴的──」
「叔叔知道妳喜歡熊,可是若送妳熊娃娃之類的,我又覺得太普通,所以最后決定買這個給妳,好好地謝謝妳。」
「謝謝我?」
「嗯。」沈父勾勾脣角,「謝謝妳答應讓妳媽媽嫁給我……還有,謝謝妳成為我的女兒,希望有一天,也能看到妳像佑嘉那樣,偶爾對我撒撒嬌,或者談談心。」
他笑得溫柔,「就和真正的父女一樣。」
那一刻,紀唯怔了。
沈父的笑容,讓她的腦袋忽而一片空白,久久說不出話,最后只能對著那條銀色項鍊發起了呆。當沈佑嘉端著滿滿的冰淇淋回來,看到她手里的禮物,登時瞪大眼睛,「這該不會是老爸送的禮物吧?」
「是啊。」他點頭。
「哇,這至少也要好幾千塊吧?老爸你真是大手筆耶,我都沒從你那收到這么好的東西過!」
「意義不同嘛,這是爸爸第一次送給女兒的生日禮物,當然要送好一點,代表爸爸的一片心意啰。」
「哼,明明就是偏心。」沈佑嘉噘噘嘴。
到任母也回到座位,紀唯仍沒再出聲,只是將禮物放在桌下,再悄悄收進包包里。
離開燒烤店后,他們準備回家去,沈父依舊十分紳士地先幫妻子開車門,讓她上車,之后發現紀唯站在后面看著他,便露出微笑,舉起右手,在頸部的位置比了一個圓弧,接著再將食指貼在脣前。
紀唯馬上明白,對方是要她別將項鍊的事告訴母親。
「上車吧,紀唯。」沈父喚。
她依然無語,上前坐進車里。車上的三人不時嘻笑、聊天,響亮的笑聲不絕于耳,卻只有紀唯望著窗外夜景,動也不動。
『就和真正的父女一樣。』
沈父的話,不知為何讓紀唯的心突然微微抽痛了一下,并不自覺將那放有小熊項鍊的包包擁緊幾秒,又緩緩鬆開,抬起手,輕撫此刻頸上正戴著的東西……
這個舉動,她沒有讓任何人看見。

「恭喜關嫂!賀喜關嫂!請問正式成為本校校草的女朋友是什么感覺呀?」
才踏進校門,蔡以鈞跟楊心璦就突然從身后冒出來,在紀唯耳邊大聲叫喊,嚇得她瞬間從恍神中驚醒!
「你們很無聊欸,不要嚇人好不好?」紀唯一瞪,沒好氣地說,卻不減那兩人的興致,楊心璦勾住她的手開始追問︰「你們昨天說了什么?是誰先告白的?又是怎么告白的?」
「一定關旭彥先告白的對不對?任紀唯應該還沒那個膽!」
「唉唷,我昨天在臉書上就已經被一堆留言吵翻了,晚上又沒睡好,現在整個人睏得要命,你們兩位就行行好,暫時先放過我吧。」紀唯眼神渙散,語氣滿是無力。
「妳又在干么了?動不動就沒睡好。」蔡以鈞眉頭一擰,下一秒就詭異的笑︰「我知道了,又跟關旭彥熱線了一整晚對不對?唉,真是辛苦!」
「哇,好甜蜜喔~」楊心璦羨慕喊道。
紀唯翻翻白眼,沒有理會,直接讓這兩人繼續導他們的小劇場,她現在只想快點進教室,趁早自習開始前小睡片刻,然而一踏進教室,就發現這念頭注定只是個妄想,幾個女學生立刻蜂擁而上,瘋狂追問她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連她光是去上個廁所,還繼續被一堆站在走廊上的學生行注目禮。
她真的跟一個不得了的人交往了呢,紀唯忍不住想。
這一天沒有社團練習,她卻覺得過得比平時還要更累。放學后,她收拾東西準備回家,卻聽到外頭一陣騷動聲,抬頭一瞧,竟見關旭彥就揹著書包,站在教室門口對她微笑揮手。
全班同學的目光立刻都落在紀唯身上,她尷尬不已,連忙抓起書包快步離開教室,身后還不斷傳來同學鼓譟的聲音,楊心璦跟蔡以鈞也一邊笑得曖昧,一邊跟她道別。
跟關旭彥走在一起,她不時接收到許多好奇的目光,還沒適應這種情況,關旭彥又朝她伸出了手,讓她的腦袋瞬間當機幾秒。
關旭彥從頭到尾一派輕鬆,兩人手牽著手時,身邊也傳來更多的驚呼聲,讓紀唯的臉頰越來越熱,幾乎快沒辦法抬起頭來。
「抱歉,昨天晚上應該害妳被一堆訊息吵到快瘋掉了吧?」關旭彥語帶笑意。
「唉,還好啦。」紀唯尷尬到無法與他對視,「……不過你也太高調了吧?」
「我有想過,但沒辦法,我從昨天晚上就開心到現在,根本沒辦法冷靜,也沒辦法顧慮其他事。若妳覺得困擾,之后再跟妳請求原諒,但在送妳坐上公車前,就先讓我這樣牽著妳吧。」
接著,他嘆息,歉然地道︰「今天晚上,我得跟我爸媽到臺中,參加我奶奶的頭七,所以沒辦法幫妳慶生,不好意思。」
「唉唷,這沒什么啦,你的事情比較重要,我不會因為這樣就不高興的啦!」
「嗯。」關旭彥笑了笑,加重了牽著她的力道,「幸好有妳在,謝謝。」
對方的溫柔話語,讓紀唯雙頰的溫度再度上升,心臟也差點就要跳出胸口,完全喪失思考的能力。
這樣她更沒辦法正視他了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6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