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按摩完后更累了_月球發現活嫦娥

載著流星的人(19)
這是紀唯看過母親哭得最慘的一次。
雖然她知道,在母親看似堅強的外表下,其實有相當敏感感性的一面,是連看個公益廣告都可以淚流滿面的那種感性,卻也不曾到像現在這樣,把自己關進房里嚎啕大哭的程度。
面對任母突然這樣,讓沈家父子頓時都慌了手腳,但無論怎么問,任母都沒有回應,只是不停地哭;問紀唯,也得不到回應,因此沈父只能先安撫妻子的情緒,待她冷靜下來,再想辦法了解情況。
當沈佑嘉不停在紀唯的房門外又敲又喚,紀唯也不吭聲,只是倚著墻,坐在床上,痛苦地摀住耳朵,想隔絕外頭的所有聲音。
她明白母親無法諒解,也無法理解她的苦衷,因為就算問了千百次,紀唯也回答不出來,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因此她知道自己現在的行為,等于是徹底背叛了母親。
雖然此刻的她內心同樣痛苦,同樣糾結,但話終究已經說出了口,也已經無法挽回了。
當天晚上,紀唯離開家,搭公車到一座戶外運動場。
她對著一群人正在打球的人發呆,沒有多久,關旭彥出現了,他叫她一聲,然后跑向紀唯,在她身邊坐下,「妳怎么啦?」
紀唯先是有些恍神地望著他,一會兒后才輕輕開口︰「抱歉,突然把你叫出來。」
「沒關係。」發現她的眼眶微紅,他詫異問:「怎么了?妳哭了嗎?是不是發生什么事?」
紀唯閉上眼睛,緩緩吸一口氣。
當她將今天的事告訴對方,她原以為關旭彥也會對她的行為感到匪夷所思,甚至怪她任性不懂事為什么按摩完后更累了_月球發現活嫦娥,但他沒有,反而伸出手,將她的頭靠在肩上,并且溫柔安慰︰「沒關係,我相信之后跟筱琴阿姨好好溝通,她就可以理解的,先冷靜一下,再看看之后怎么做,不要難過了,嗯?」
紀唯鼻頭一酸,緊抿著脣,點點頭,再度闔上眼,靜靜靠在關旭彥的懷里。
后來,當兩個死黨也得知這個消息,同樣訝異不已,楊心璦擔心地問︰「所以紀唯,妳跟阿姨……從那天之后真的都沒再說過話了?」
「嗯,她不肯理我。」紀唯捏著從福利社買來當午餐的麵包,卻怎樣也提不起食慾。
「哇,那不就已經三天了嗎?看樣子阿姨這次真的氣到了耶!」蔡以鈞蹙眉,「妳打算怎么辦?兄弟。」
「我想再跟我媽好好談一次。」她沉沉說︰「她會有這種反應,我其實早就猜到了,只是以我媽的拗脾氣,若一直這樣下去,對叔叔還有沈佑嘉也都不好。」
聞言,他們也沒有再多做回應,只能無奈嘆息。幾天后,紀唯在國外的阿姨任筱玫,也從姊姊那里聽說這個消息。
雖然任筱玫不知道外甥女這么做的原因,但她愿意相信紀唯有自己的苦衷,因此還一派輕鬆地建議姊姊,乾脆就真的讓紀唯搬出去住一住,算是提早讓孩子獨立,甚至同意把自己在臺北的小套房給紀唯住,那里不但安靜視野佳而且離車站也近……結果話還沒說完,任母就已經氣得掛上電話,不再跟妹妹討論這件事。
紀唯好幾次都想找母親說話,試著跟她溝通,任母卻鐵了心不再理會。她可以用平常的態度面對跟沈父及沈佑嘉,對女兒卻是完全將她當空氣。而母親的作法,自然也讓紀唯難過不已,不禁跟著生起悶氣。
母親冷戰的這段期間,沈佑嘉常會想要找紀唯說話,就連在放學回家時,他也會在她練習完社團,在家附近等她出現,一起回到公寓。
沈佑嘉并不知道紀唯想要離開這個家,以為母女倆只是單純的吵架,過一段時間就會沒事,即使如此,看到紀唯無精打采,悶悶不樂的時候,他還是會很努力地想要逗紀唯開心,不時就會在她身邊繞來繞去,有時講笑話,有時玩雜耍,什么五花八門的法寶全都使出來,卻還是無法讓紀唯的脣角上揚個半度。
某天放學,關旭彥送紀唯去搭公車。
上車前一刻,他牽住紀唯的手,安慰道︰「開心一點,筱琴阿姨不會一直這樣不理妳的,等她氣消了,再好好地跟她說。」見紀唯點頭,他微笑︰「回家吧,有事再打給我。」
「好。」她說,然后上了車。
隨處找了個空位坐下后,她大大吁了一口氣,闔上眼稍作休息。
這陣子的低落的心情,到最后也漸漸連帶影響到紀唯的跑步狀況,無法集中精神又心不在焉的她,終于在今天被指導老師狠狠訓了幾句,并引起其他社員議論紛紛,何詩詩甚至還在休息時到她身旁,好奇問她怎么回事?只不過在問的同時,何詩詩依舊帶著那高傲自信的微笑,而從她口中吐出來的「關心」,無論紀唯怎么聽,都像是在冷嘲熱諷。
下公車后,她繼續往回家的路上走,卻又在離公寓不到幾公尺的距離,聽到沈佑嘉叫她。
當她決定像平常一樣不理會,下一秒竟聽見一聲:「汪!」
她停下腳步,回頭,發現沈佑嘉抱著一只白色小狗時,愣了一下。
沈佑嘉將牠抱得高高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怎么樣?牠很可愛吧?」
紀唯納悶,「這只狗……是哪來的?」
「隔壁那只白白的小孩呀,上個禮拜出生的喔,我剛剛偷抱來的。」
聞言,紀唯一驚,立刻罵︰「你瘋啦?隨便偷抱走別人家的狗,快點送回去啦!」
「安啦,我等等會抱回去的,妳要不要先抱抱看?真的超可愛的!」
紀唯停頓,沒多久緩緩將小狗擁進懷中。小狗抬起頭來,用一雙烏溜溜圓滾滾的大眼睛盯著她瞧,又用小小的舌頭舔了一下嘴巴,一撫摸牠的頭,小狗立刻又舒服地發出「咕嚕」的一聲。
看見紀唯的微笑,沈佑嘉也顯得很開心,指著小狗說︰「欸,我們來幫牠取一個名字好不好?」
「神經啊,又不是你家的狗,誰準你擅自取名字的?」紀唯白他一眼,將狗狗抱回他面前,「好啦,快點抱回去,不然被發現的話你就慘了!」
「OKOK,我現在就……哇!」當他一抱進懷里,那只小狗居然無預警地立刻撒了一泡尿,沈佑嘉躲避不及,白色襯衫瞬間被尿沾濕一大塊,他當場嚇得大叫︰「哇靠,你怎么突然間就給我尿尿了啊?」
紀唯先是呆住,之后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喂,怎么辦啊?任紀唯,妳快點先幫我抱牠一下啊!」他將小狗抱回她面前,紀唯卻迅速退后一步,「才不要,你自己抱!」
「快點啦,我身上都是尿,很臭耶!」
「我才不管你咧,誰叫你隨便偷抱別人的狗?」
「唉唷,拜託啦,趕快先幫我抱一下。」
「不要!」
由于沈佑嘉不斷朝她逼近,到最后演變成一個人抱著小狗焦急地追,另一個則拼命地逃,尖叫聲與笑罵聲久久不止。
而就在這時,因為不放心紀唯,在送她上公車之后,又騎著腳踏車到她家附近的關旭彥,看見這一幕時,登時不禁愣在原地。
他動也不動,目光始終沒有移開,就這么專注地凝望那兩人追逐的身影……


載著流星的人(20)
整整一個禮拜過去,任母還是不肯跟紀唯說話。
紀唯知道自己破壞了家里的和諧,也毀壞了這個家的幸福,雖然愧疚、痛苦,但她也沒有辦法再忽略心里的聲音,甚至欺騙自己,因為要是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她一定會把所有人傷得更重。
母親不理她,她也無法反悔,結果母女倆就只能這么繼續僵持下去。
直到某天深夜,紀唯在房里使用電腦,手機卻亮了一下,有一通簡訊。
看到簡訊里的內容,她先是微微一愕,僵住不動一分鐘后,便起身走出房間。
外頭下著雨,寂靜的夜,讓雨聲顯得更加清晰。
紀唯走到客廳,只剩靠近餐桌的一盞燈亮著,有個人就坐在那里。
已經十二點了,沈父卻還沒有睡,他放了兩杯溫水在餐桌上,看到紀唯時,便揚起淡淡微笑,對她招手。
紀唯抿著脣,放輕腳步走上前,拉開椅子在他對面坐下。沈父說︰「吵到妳了吧?對不起,因為我想,還是等妳媽媽睡著之后,再找妳出來談談會比較好。」
她點點頭,表示理解。
沈父將雙手放在桌上,十指相扣,低問︰「我聽妳媽媽說,妳想搬出去住,是嗎?」
紀唯的肩膀微顫,沒有回應,也沒有點頭。
「可以告訴我是什么原因嗎?」
「……」
「是不是叔叔做錯什么?還是佑嘉做了什么讓妳不高興的事?」
「沒有,不是!」紀唯立刻搖頭,「不是這個原因。」
「那么,是為什么呢?」
她再次語塞。
「紀唯。」沈父嘆息,語氣溫柔,「如果妳對叔叔有什么不滿,我希望妳可以告訴我。或者,妳覺得我對妳母親,還是對妳,有那里做得還不夠好,也可以儘管說出來。」
他莞爾,「我知道,一時之間,突然讓妳來到一個陌生環境,又突然多了新家人,心情一定很難能立刻調適過來,尤其紀唯,妳一直以來都是那么堅強地陪在妳媽媽身邊,兩人相依為命,要把自己最愛的母親交給別的男人,我可以明白妳有多捨不得,也能明白妳是抱著怎樣的心情,才愿意將妳母親交給我的,所以我當初保證一定會好好珍惜妳媽媽,因為這樣,叔叔才不會辜負妳的心意。」
他繼續說︰「若這個家,讓妳覺得不滿意,過得不開心,我希望妳能告訴我,叔叔一定會想辦法解決的,好嗎?」
沈父的話,讓紀唯臉一陣燥熱,幾乎就快抬不起頭來。
她緊緊抓著褲子,沉默很長一段時間,最后痛楚地閉上眼睛。
「叔叔。」紀唯開口,卻依舊沒有直視對方的目光,「請你相信,我接下來說的話……全都是真心話。」
停頓幾秒,她抑制聲音的顫抖,接著說︰「我從不后悔……把媽媽交給叔叔你,甚至還很感激你,謝謝你愛我媽媽,讓她成為你的妻子,更謝謝你讓她再一次得到幸福。把媽交給你,是我覺得自己所做過最正確的決定,這個想法,到現在都沒有變過。所以,叔叔你絕對沒有做錯什么,沈佑嘉也沒有做錯什么。」她緊閉微顫的脣,再緩緩張開,沙啞低應︰「……是我自己的問題。」
「所以真正的原因,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告訴我嗎?」
當紀唯眼睛睜開,視線瞬間有些糊了。
她緊咬下脣,艱澀地︰「對不起……我不能說。」
沈父陷入沉默,臉上不見情緒。
「那妳想要搬去哪里?」他問。
「……我想先住在筱玫阿姨的家,離這里不到一個小時,而且離學校也近,算很方便。」
「那么,妳打算住多久?還是想要一直住在那里,不回來了?」
「沒有,只是暫時的,我沒有要一直住在那里!」她趕緊澄清,「我只是想……等整理好心情,也調整好自己的狀況后,再回到這個家來。」
聞言,沈父就這么凝視她,動也不動。
最后,他再度嘆息,點頭,「我知道了。」
她一愣。
「既然紀唯妳有這個想法,也堅持要這么做,那么叔叔愿意尊重妳的決定。」他沉沉說︰「我會和妳媽媽談談,讓妳搬去妳阿姨家,我的話,或許妳媽媽會肯聽一聽。」
紀唯不敢置信地抬起頭,因驚訝而陷入呆滯。
正當她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下一秒,沈父的聲音又傳來。
「但是,」他開口:「我有一個條件。」
「條件……?」
「對。」他頷首,「只要紀唯妳先替我完成一件事,那么,我就幫妳這個忙,算是交換條件。」
紀唯整個人怔了片刻,還沒整理好思緒,就已不自覺先開口︰「是……什么條件?」
沈父沒有立刻回應,只是望著她,兩手相疊抵在脣前。
幾秒鐘后,原先不見表情的那張臉,卻漸漸出現一抹淺淺笑意……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6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