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捏奶頭時候人很難受_月球發現神秘物質

載著流星的人(21)
「大哥?!」
楊心璦跟蔡以鈞異口同聲,直接在走廊上叫了出來。
蔡以鈞一手覆額,不敢置信,「等等……等一下,妳是說,除了沈佑嘉之外,妳其實還有一個哥哥?妳繼父不是只有沈佑嘉一個兒子?」
紀唯含著飲料上的吸管,面露呆滯地點點頭。
「我的媽啊,這是什么超展開劇情?未免太夸張了吧?」
「對啊,紀唯,妳繼父以前都沒跟妳說過嗎?」楊心璦也感到不可思議。
她搖頭,「叔叔告訴我,他有兩個兒子,十年前他和前妻離婚,大兒子就跟著對方,幾年后他前妻另外再嫁,那個大兒子成年之后,也一個人搬到外頭住了。」
「那……所以妳繼父現在是要……?」蔡以鈞好奇。
紀唯沉沉一嘆,趴在圍墻上,思緒瞬間掉回前一天晚上。
當時她坐在餐桌前,腦袋空白,木然的看著沈父,好一會兒才能張開嘴巴,發出聲音。
「你說……要我把你的大兒子,帶回來……?」紀唯呆掉,「叔叔,你不是只有沈佑嘉一個兒子?」
「不,我還有一個大佑嘉九歲的兒子,十年前我離婚,他跟著我前妻,幾年后,我前妻再婚,那孩子高中一畢業,就自己搬出去住了。」
「大九歲……」這么說,那個人今年已經二十七了。
沈父說:「這十年來,我們偶爾都會有聯絡,但最近這幾年就比較少。每年過年、父親節,還有我生日的時候,他都會打電話來,不過其他時候就幾乎無消無息,到現在,連那孩子住在哪里?過得好不好?我也都不曉得。」
不知是否多心,紀唯發現沈父在說這些話時,眼里似乎閃過一絲落寞。
聽到這里,紀唯忍不住問︰「我媽她……知道這件事嗎?」
「知道,很久以前,我就有跟她提過。」
「那……」她又納悶,「既然你的大兒子不常跟你聯繫,那叔叔你有沒有試著主動去聯繫他,或者找他呢?」
「當然有,但是,每次我打過去,甚至跟他約出來見面,那孩子見到我,眼神都不像是見到父親,反而像是服務生見到客人,充滿客氣跟禮貌,完全沒有父子之間的親暱感。」
歛下眼,他有些苦澀地笑,「不過,不能怪他,畢竟我們分開了這么長的時間,見面的機會也不多,加上從前發生的一些事,自然讓那孩子無法自在地面對我。」
紀唯一陣愕然。
除了沒想到沈父會跟她談這些事,也是因為第一次看見他那既悲傷又寂寞的表情,不過他很快就收拾起這些情緒,回到上一刻的模樣,那些似乎還有些許內情的話語,也就此打住了。
「這就是叔叔的交換條件。」沈父說︰「如果妳能夠讓那孩子……也就是妳的大哥,重新回到這個家里來,讓我們父子團聚,那么我就和妳母親商量,答應讓妳搬出去。叔叔保證,這個約定,一定說到做到。」
他將身子湊近餐桌,嘴角微勾:「不過,別讓妳媽媽知道這件事,就當作是我們兩個的秘密,好嗎?」
回想起沈父那時的眼神以及神祕微笑,不知為何,紀唯忽然有種誤上賊船的感覺。
只是一時之間,她也察覺不出是哪里不對勁,總覺得那個溫柔笑容的背后,似乎正在盤算著什么。
她很納悶,但更意外,沒有想到沈父居然也會有這一面。
「所以,現在要開始尋親計畫了嗎?如果妳真的想搬出去,第一步就是得先把妳大哥找出來才行吧?那他現在在哪里?」見紀唯搖搖頭,蔡以鈞瞪大雙眼,又喊:「不知道?那妳要怎么找?妳沒有他的聯絡方式嗎?」
「……昨天聽完叔叔的話后,我因為太驚訝他還有一個兒子,腦袋根本轉不過來,直到今天早上,我才想到自己完全忘記問這些事,現在只知道那個人大我十歲,其余名字、電話、住址,在哪上班?通通都不曉得……」
瞬間,兩位好友臉上的表情,都像是剛聽見一齣悲劇。楊心璦建議:「那要不要再跟妳繼父問問看呢?」
「我是很想,但平時我媽他們都在家,很少有機會可以跟叔叔獨處。而且,若直接傳簡訊或打手機問他這種事,我也覺得很尷尬,要是問得太過積極詳細,不就顯得我好像真的巴不得能夠馬上搬出那個家?現在家里的氣氛已經夠糟了,我不希望在這種情況下,又不小心惹叔叔生氣……」紀唯悶聲咕噥。
楊心璦跟蔡以鈞面面相覷,一時也不知道說什么才好,沒多久紀唯猛然抬起頭,深吸一口氣,打起精神道:「算了,今天先不想這個了,再想下去我的頭會爆炸,還是等腦子清醒點再說。反正天無絕人之路,一定會有其他辦法的!」
「對嘛,這才是我認識的任紀唯,別想這么多啦!」蔡以鈞拍拍她的肩:「今天晚上我們三個去夜市,放鬆一下心情怎樣?妳跟妳男友今天沒約吧?」
「嗯,他今天剛好也跟他同學有約了,放學后我們就直接殺過去了啦,我要買一堆東西來吃!」紀唯笑得開懷。
當上課鐘聲響起,所有學生紛紛回到教室,就在此時,紀唯卻也聽見楊心璦輕輕嘆息的聲音,不禁問:「妳怎么啦?」
「喔,沒什么啦。」她無奈地笑,「只是剛聽你們提到放學,忽然想起一件麻煩的事。」
「什么事?說來聽聽啊。」
她再度一嘆,「就是訂購班服的錢啊,到現在都還沒全部收齊,全班就只剩游佳菱沒繳了。」
「班服的錢?那不是兩個禮拜前就該繳齊了嗎?」
「對啊,可是游佳菱就是遲遲不肯繳,之前有兩次,她說放學前會交給我,結果都她被放鴿子。」楊心璦煩惱道:「我知道她的家境并不好……所以之后還為了她把時間延后。妳也知道,她本來就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上次我提醒她,她還瞪我,就算跟老師講也沒有用,她不繳就是不繳。要是明天再拿不到錢,我就很難跟廠商還有其他同學交代。」
紀唯思忖一會兒,提議︰「那要不要我去幫妳跟游佳菱說?」
「可以嗎?」楊心璦訝異。
「嗯,等放學我就去跟她說。」
「太好了,謝謝妳,紀唯,妳幫了我一個大忙,我真的已經不敢再去找她了!」她鬆口氣的笑。
于是,等到放學后,所有學生揹起書包準備回家,紀唯也離開座位往某處走。在位子上一邊收書包,一邊跟其他兩位女同學聊天的游佳菱,看到紀唯忽然到她面前,頓時一愣。
「游佳菱,我有件事想跟妳說,方便出來一下嗎?」紀唯客氣地說。
「什么事?」她納悶,「在這里說就行了,不用特地跑去外面吧?」
紀唯沉默幾秒,點點頭,「那好吧。」她看著對方,「我想問妳,妳今天有帶班服的費用來嗎?」
游佳菱面色一僵,并且迅速朝正望著這邊的楊心璦一瞄,最后語帶不悅地回︰「我沒帶。」
「那妳明天有辦法帶來嗎?現在全班只剩妳沒繳了,時間已經拖得有些久,要是再不收齊,我們總務會沒辦法做事。」發現游佳菱面色越漸陰沉,紀唯仍繼續道︰「如果說,這筆費用,對目前的妳來說有困難,妳可以直接跟總務說,然后看看能不能先跟幾個比較好的同學借?之后再……」
「任紀唯。」游佳菱突然抬頭,眼里帶怒,聲音冷硬︰「妳現在是在瞧不起我,認為我繳不出這筆錢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更沒有瞧不起妳,我只是建議,如果妳真的有困難,可以跟總務或者老師反應,然后再想辦法先將錢補齊,不然到時金額不對,繼續拖下去,會趕不上廠商要求的最后期限。」
游佳菱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不自覺瞄了身旁的兩位女同學后,雙頰漸漸漲紅。
她狠狠瞪著紀唯,咬牙切齒︰「妳現在在別人面前說這些,不就是故意在嫌我家境不好?笑我窮到繳不出這筆錢來嗎?」
「游佳菱,妳誤會了,我已經說過,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而且,我剛才也已經請妳到外頭,想跟妳單獨說話,但是妳不愿意。」
對于逐漸激動的游佳菱,紀唯始終保持一貫的冷靜。而她平靜的語氣,卻更加激怒了游佳菱,她霍地站起來,紅著眼睛,聲音沙啞地吼︰「任紀唯,妳少狗眼看人低,妳分明就是在怪我繳不出錢拖累全班,所以現在才跑來酸我,故意要讓我難堪,妳以為妳家有錢,就可以看不起人了嗎?」
紀唯還來不及回應,游佳菱就抓起書包甩頭沖出教室,而跟她一起的兩名同學,也連忙追出去!
方才那一吼,使得還在教室的幾個人都朝她們一瞧。楊心璦馬上沖向紀唯,滿臉驚慌,「紀唯,怎么辦?游佳菱好像真的生氣了!」蔡以鈞也迅速趕到身邊,「兄弟,怎么搞的?發生什么事了?」
「等等再告訴你詳情吧。」紀唯無奈嘆,轉頭對楊心璦說︰「能做的都已經做了,反正不管怎么說,她都會生氣。小璦,如果最后還是不行,妳就再去跟老師說,直接交給他處理。」
語落,她又拍拍兩人的肩,「走吧,我們去夜市。」


載著流星的人(22)
當晚,紀唯逛完夜市回家后,關旭彥打了通電話給她。
兩人聊著聊著,紀唯也將今日跟游佳菱鬧不開心的事告訴他。另一頭聽完,語氣同樣無奈:「唉,這也沒辦法,再怎么樣也不該一直拖,又不去想辦法,結果造成人家的不便。」
「是啊,她偏偏又要扭曲我的意思,而且我家是哪里有錢啊?簡直莫名其妙。」紀唯說道:「不過其實她以前就是這個樣子了,國中的時候,游佳菱在我隔壁班,我就有聽說一些關于她的事。當時她班上有個同學告訴我,說游佳菱脾氣不好,不但自尊心高,而且好面子,明明家里經濟有困難,又老愛買一些東西請一群好友吃,結果碰到班上有活動,繳錢的時候,她偏偏都是最晚繳的那一個,每次都得三催四請,把總務氣得半死。」
「原來如此。」關旭彥笑笑,「既然她是這種個性,那妳今天在她朋友面前說這些,游佳菱恐怕是真的氣炸了。」
「不然怎么辦?這樣小璦也很可憐啊,總不能因為她一個,害小璦被其他同學或老師責罵吧?」
「也是啦。」他贊同,隨即想起另一件事,「對了,妳和妳媽媽,現在還在冷戰嗎?」
「嗯,對啊。」紀唯離開電腦,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我媽這一氣,可能會氣一個月,我早就有心理準備了,因為她的脾氣就是這樣,以前跟她吵架,她就可以整整兩個禮拜不理我,這一次比較嚴重,所以一定會更久,搞不好兩個月都有可能。」
「兩個月?也太久了吧?不過以某種程度來說,我覺得妳跟筱琴阿姨的個性也挺像的。」
「會嗎?我應該沒我媽這么狠,一句話都不肯跟女兒說。」紀唯納悶,聽到對方笑了起來,脣角也跟著上揚,「其實,當我把想搬出去的想法告訴你的時候,我原以為你會不諒解,罵我不懂事,害我媽傷心。」
「嗯……剛開始我也沒想到事情會這么嚴重,我以為妳只是一時沖動才會這樣,所以原本想等妳心情平復下來再勸勸妳,看還有沒有別的辦法,畢竟讓妳一個人住在外面,我也會擔心。」
「原本?那現在呢?」
「現在……我決定尊重,不勉強妳改變想法,只要妳仔細考慮過了,不管是什么決定,我都會支持妳。」
紀唯微愣,頓時間有些感動,「為什么突然改變想法了?」
他先是沉默,隨即理所當然地說:「因為我是妳男朋友啊,站在女友這一邊,本來就是應該的,不是嗎?」
「講得跟真的一樣。」紀唯咕噥,卻是喜在心里,「不錯,給你一百分!」
「謝謝。」關旭彥輕哂,「那……妳打算搬出去的事,沈佑嘉是怎么想的?」
「沈佑嘉?他還不曉得啊。幸好我媽跟叔叔都先隱瞞他這件事,不然萬一被他知道,我鐵定又被他盧到發瘋抓狂,不得安寧!」
「那應該就代表他不會希望妳搬出去,畢竟都住在一起一段時間了,再怎么樣,多少還是會有些捨不得吧?」他緩緩說:「雖然妳之前說他很煩,不想理他,但我上次看,總覺得你們已經處得很不錯了啊。」
「上次?哪一次?」紀唯困惑。
「就是前陣子,妳心情不好,被老師罵的那一天,我送妳去搭公車,因為不放心,所以我之后又騎腳踏車到妳家附近,結果看到妳跟沈佑嘉兩人在一起。」
「喔,那個是……」紀唯抓抓頭,無奈應:「我跟你說,那一次超白癡的,沈佑嘉居然偷抱隔壁家的小狗過來給我看,沒想到那只狗突然在他身上撒尿,幸好我先抱還給他,不然就是我倒楣了,結果沈佑嘉就抱著狗追著我跑,叫我趕快先幫他抱,我死都不要。」
腦海一浮現沈佑嘉當時的狼狽模樣,紀唯忍不住噗嗤一聲,摀嘴:「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很好笑,有關他的糗事,怎么講都講不完。雖然之前常被他惹毛,但現在也已經習慣了。」
「是嗎?那就好。」關旭彥也笑,聲音略顯低沉:「好了,早點睡吧,明天早上,我再打給妳。」
「安啦,我有設鬧鐘,起得來啦,不用特地打來叫我起床……」
「我想聽妳的聲音啊。」他呵呵道。
「肉麻耶你,快去睡覺啦,掰掰!」通完電話后,紀唯的臉仍微紅,接著就起身關燈,倒回床上準備休息。
到了隔天早上,她和死黨在走廊聊天,楊心璦小聲告訴她,游佳菱已經把錢繳給她了。
「真的?那她有沒有兇妳?」紀唯意外。
「沒有,紀唯謝謝妳,多虧有妳幫我,錢才終于收齊了。」她恬笑。
「不會啦,事情解決就好啦!」
蔡以鈞聞言,接著問:「對啊,楊心璦的事解決了,但妳的還沒解決,有關妳大哥的事,到底想出辦法了沒啊?」
「唉唷,我還沒找到機會跟叔叔問嘛!」紀唯噘嘴。
「妳再繼續拖,人家就不當一回事啦,而且這樣下去,妳跟妳媽要到民國幾年才能和好啊?」
「好啦好啦,我知道,我會盡快問出我大哥的下落……」停頓片刻,紀唯突然大叫一聲,嚇得好友們差點跳起來。蔡以鈞傻眼,「干么啊?」
「我真是白癡!」紀唯兩手抱頭,叫道:「我可以去問沈佑嘉啊!」
他們一聽,也立刻驚覺還有這招,楊心璦連忙點頭,「對耶,沈佑嘉一定會知道他哥哥的事,直接去問他就好了,我們之前怎么都沒想到?」
紀唯大大鬆一口氣,「很好,我再找時間跟他問這件事,我就說嘛,天無絕人之路的!」
「不過妳可要小心問喔,要是沈佑嘉發現妳是為了搬出去才問他這些,搞不好還不肯告訴妳咧。」蔡以鈞叮嚀。
「知道啦。」她笑笑。
那天晚上,沈父因為要加班,所以沒有在家吃飯。
秀梅姨煮好晚飯后就離開家里,他們三人吃著飯,過程中,任母不時挾菜到沈佑嘉碗里,并笑吟吟地和他聊天。但對紀唯依舊不予理會,幾乎將她視為空氣。
吃完飯,沈佑嘉回到房間,任母則收拾碗盤到廚房,紀唯坐在客廳坐一會兒,最后關掉電視到廚房去。
她緩緩走到正在洗碗的母親身邊,然后說:「媽,我幫妳把洗好的碗盤擦乾,好不好?」
任母不語,低頭沉默洗著碗。紀唯暗暗一嘆,拿起乾布,開始擦那些洗滌好的盤子,沒多久,竟聽見母親開口:「妳用不著勉強自己。」
紀唯一愣。
「如果這個家,跟這個家里的人,讓妳感到這么痛苦,就不用勉強自己接受,不然看起來,好像是我們在折磨妳。」任母壓了點洗碗精到菜瓜布上,面無表情地說:「既然妳不想跟我們在一起,那么想要脫離我們,一個人生活,那我就不再管妳,讓妳輕鬆一點。」
聽到母親的話,紀唯當下呆住,趕緊澄清:「媽,妳誤會了,我不是──」
「要是在妳心里,根本就不喜歡妳叔叔,也完全不希望我跟他在一起,不想跟他成為一家人,一開始的時候,就該誠實說出來,而不是在我面前說謊,說妳覺得沈叔叔很好,很適合媽媽。」
她抬起眼,用毫無溫度的眼神注視女兒,語氣漠然︰「妳是為了我,才一直這樣委曲求全的嗎?我以為妳很了解媽媽,只要妳一開始老實說不喜歡、不滿意沈叔叔,媽媽就會馬上毫無猶豫的離開他,而且絕對不會有半點后悔,因為女兒的感受,對我來說比什么都重要,所以我以為妳是真心祝福我跟妳叔叔。但我不懂,妳當初說那些謊到底是為了什么?一個人獨自隱忍撐到現在又是為了什么?是因為怕我傷心,不想讓我失去幸福,所以說不出口嗎?妳知不知道妳現在這么做,才是真正徹底傷害到我,更傷害到把妳當親生女兒疼愛的沈叔叔?」
「媽,我沒有,我真的沒有,拜託妳聽我說好不好?」紀唯眼眶忽而一熱,聲音也啞了︰「我沒有『委曲求全』,也沒有『獨自隱忍撐到現在』,那個時候我是真的打從心底祝福妳跟叔叔,只是──」
「沒關係,事到如今,妳也不必再說這些違心之論。既然妳已經說出口了,堅持要搬出去一個人生活,無法忍受和為什么捏奶頭時候人很難受_月球發現神秘物質妳叔叔及佑嘉成為一家人,那么,大不了我們就一起搬離這里,回去原來的家,就這樣。」
「媽!」
「出去。」任母將視線轉回洗碗槽,冷冷應︰「我一直認為妳是個明智的孩子,看來是我錯了,我對妳很失望,現在不想看到妳,出去。」
紀唯站在原地,緊咬下脣,最后甩頭離開廚房,快步回到房間。
她倚著門,仰頭深呼吸,鼻頭一酸,滿滿的悲憤充斥在胸口,視線也在這一刻模糊,看不清任何事物。
方才任母的話深深傷了紀唯的心,她難過、生氣,氣母親完全不給她開口的機會,連半點解釋的余地都不留!
沒多久,她猛然打開房門往對面的房間走,連門都沒敲,直接轉開門把闖了進去。正在專注打電動的沈佑嘉,發現紀唯突然跑進房間嚇一大跳,立刻摘下耳機,「怎、怎么了?」
「抱歉,沈佑嘉,麻煩暫時放下滑鼠,頭轉過來,我有事想要問你。」她面無表情,在他的床尾邊坐下。
沈佑嘉一聽,馬上乖乖照做,轉過座椅將身子面向她,好奇問︰「什么事啊?」
「你……」紀唯停頓幾秒,「有一個大你九歲的哥哥,對吧?」
沈佑嘉訝異,「妳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我問你,你哥他叫什么名字?」
「佑霆啊,沈佑霆,謝霆鋒的霆。」語畢,他又道︰「啊,不過他現在應該是冠我媽的姓,所以不姓沈,姓方,方佑霆!」
「那他現在住在哪?」
他呆一會兒,「我不知道。」
「不知道?他現在在做什么?在哪里上班?」
「……不知道。」他搖頭。
「那手機呢?他的電話號碼總該有吧?」
他再搖頭,「十年前我爸媽離婚,我就沒有再見到我媽跟我哥了,也沒再聽我爸說他們的事。」
紀唯當下五雷轟頂,像被宣判了死刑,她不敢置信地瞪著沈佑嘉許久,聲音發顫︰「 所……所以,你完全沒有你哥的消息?也沒有線索?一丁點都沒有?」
對方第三次搖頭。
紀唯覺得自己就快昏死過去,卻還是努力用僅存的力氣虛弱問︰「難道……你爸從來都沒告訴過你關于你哥的事?你也沒想過去問?」
「呃,其實我不太記得了耶,因為太久了,現在我也沒什么印象……」
聽完這句,紀唯的理智瞬間斷線,她當場站起來,氣急敗壞地忍不住大罵︰「你這個弟弟是怎么當的?居然連唯一的親哥哥在哪都不知道,十年來也沒有半點好奇跟關心,到底在搞什么鬼啊你?」
紀唯氣沖沖地離開房間,沈佑嘉則無辜的摸摸頭,之后又回頭戴上耳機,繼續開心地玩起電動。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6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