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摸孫女就爽呢_月球的存在很詭異

討厭王子03 「咦?妳不是那個替朋友出頭,結果反被罵驢肝肺的女生嗎?這次找我,該不會又是想替哪個朋友出頭,順便賞我一巴掌吧?還是……那次的相遇之后,不小心被我的男性魅力給迷去了三魂七魄,跑來找我告白的啊?」章域尋沒正經地開玩笑著。
不過他自以為幽默的玩笑,只讓孟意棠心中的怒火燒得更旺而已。
「一、我這次來不是來為誰出頭的,經過那次的教訓后,讓我了解,有些頭是不能隨便替人家出的。二、打人是會痛的,為了我的手部保健,你這次可能要失望了。三、就算世上的男人都死了,我也不會對你這雜碎動心的,所以你少臭美了。最后,我不是來找你的,而是來找你們班上的章域尋。」孟意棠滿臉不屑的回應道。
「找章域尋啊!那還真不巧,本人正好是妳要找的人。」
「你是前五屆保送紐約大學,并有純情王子之稱的章烈云學長的弟弟?也是亞洲第二大貿易公司──汴京貿易的第二繼承人?號稱『奪心王子』的章域尋!」孟意棠將校花小姐后來補充給她的消息,一字不漏地複誦出來。
「YES,那人正是我。」
「奧狄斯是你的英文名字?」
「賓果,答對了。」
孟意棠得到答案后,轉身便走,不過隨即便被章域尋給拉住。
「妳不是有事找我嗎?事情還沒交代清楚就這么走了,不會太吊人胃口了?」
孟意棠用力甩開抓住他的手,冷冷地對他說:「本來是有事,不過看到是你之后,當場變沒事了!」
「哎呀!沒想到我擁有解決疑難雜癥的功效啊!」
「不是解決,而是製造,眼前不就有個活生生的例子嗎?不過你還真厲害,怎么總是有辦法讓一對對感情融洽的姊妹淘走向決裂,你這項本領還真叫人嘆為觀止啊!」孟意棠忍不住地對章域尋冷嘲熱諷道。
「這也不是我愿意的,我已經盡力地要她們和平相處了,但不知為何?她們總愛吵架,唉!我也是很無可奈何的。」
章域尋雙手一攤把罪推得遠遠的。
「還真會推啊!亂源的開端。」孟意棠咬牙切齒的回道。
「小意妳怎么這樣講我?妳看我的臉,哪一點像是亂源的開端了,妳知道妳這樣講,讓我的心有多痛嗎?」
章域尋邊說還邊將沒規矩的手搭上孟意棠的肩,企圖營造出我們是好兄弟的假象。
孟意棠看了眼肩上的重臂,怒不可遏地對他吼道:「把你的髒手給我拿開!還有誰是小意了?不要隨便給別人亂取名字!」
「我哪有亂取名字,妳不是叫孟意棠嗎?孟意棠、孟意棠這樣叫多生疏啊!妳聽聽,小意、小意……聽起來我們之間的關係是不是親切多了。」
說完,章域尋曖昧地用臀部撞了下孟意棠,完全不曉得自己的動作,已然將自己與孟意棠的關係,推向更深層的惡劣之中。
孟意棠用力推開想再撞擊她的章域尋。
「誰跟你親切了!我問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妳忘啦!上次妳來找我替妳朋友出頭時,妳朋友不是這樣叫妳嗎──『孟意棠今天的一切都是妳害的,我要跟妳絕交』。」
章域尋為了重現當時的實境,怪腔怪調地模仿起鶯鶯當時怒斥孟意棠時的聲調。
孟意棠聞言,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便轉身離開。
可她向前的步伐才前進了三步,便被一張兇狠的妒婦臉給嚇定了離去的腳步,因為那名兇狠的妒婦正是要她轉交信件的校花小姐。
孟意棠見狀,為防她誤會,連忙上前解釋她剛跟章域尋之間的舉止。
「燕燕,妳不要誤會,我跟……」
孟意棠話才說一半,那名叫燕燕的校花小姐,突然像臺失控的火車頭般地朝她沖了過來,孟意棠本以為她要給自己一記鍋貼嚐嚐時,只見她與自己錯身一閃,抽走她手上的情書。
燕燕這反應讓她錯愕了下,不過最讓她錯愕的是,原本害羞的燕燕,竟然走到章域尋的面前,親自將情書交給他本人,甚至雙腳一墊,硬是將自己的初吻推銷出去。
這是怎么一回事啊?
當她還一頭霧水時,燕燕接下來的反應讓她明白,小白兔為什么會突然變成了大老虎。
原來晚她一步來的那兩名少女,不巧正好是美人鐵三角中的其他兩角。
她剛只顧著好奇符合『狄狄』這個可愛名號之人的真面目,卻沒注意到那兩名少女的真實身分。
這下完了,鐵三角就要被拆成三枝充滿殺氣的鐵槍了。
更正,不是就要,而是──已經開始了。
孟意棠看著已經忘了三人間曾經有過的友誼,努力搬出所有可以抨擊對方弱點的尖銳言語,甚至將三人間視為最高機密的隱私都拿出來當武器。
古人說:『女人是禍水』,就她現在看來,男人又何嘗不是枚貽害人間的禍害呢!

討厭王子04 偷偷摸摸、偷偷摸摸……
鬼鬼祟祟、鬼鬼祟祟……
左邊無豺狼、右邊無猛虎,安全。
章域尋探頭探腦、躡手躡腳地從東邊矮叢,閃入西邊噴水池,再從南邊花圃,閃進一面雕花精美的木門內。
「哈啰!有人在家嗎?我數到三要是沒人回應的話,就代表沒人在家喔!一、二、三……」
章域尋小聲地對著漆黑的大廳數完,沉默地等待室內可能會產生的騷動與回應,莫約等了三分鐘,他害怕的騷動沒發生,更沒有人回應他的詢問。
這樣的寂靜讓他原本緊張的心情立即獲得紓解。
「歐耶!安全上壘。」
當他開心地準備踏步上樓時,左耳突然感覺一陣辣痛,而且還夾帶著一陣激烈的拉扯。
「寶貝,你終于回來啦!」
這聲隱含著火氣的嬌音一落,大廳隨即大亮,一名看來三十左右的混血美人,端著和善的笑容望著被她揪在手里的章域尋。
完了,被抓到了,而且還是被這個他最愛也最懼怕的人物給逮個正著,這下他沒被修理的金光閃閃才有鬼。
「嗨!我最親愛最美麗的媽咪,這么晚您怎么還沒睡啊?」
沒錯!這名章域尋最愛也最懼怕的人物,正是小心翼翼將他帶大的最大功臣──韓嵐芬。
韓嵐芬不理會小兒子欲蓋彌彰的拍馬屁,加劇手指掐人的力道,漾著更為和善的笑臉對為什么摸孫女就爽呢_月球的存在很詭異他說:「大少爺你沒回家,身為你母親的我,哪睡得著啊!」
「媽咪,您這樣不行喔!年紀輕輕就沒記性,大少爺是您大兒子我老哥章烈云,不是我。」
他的貧嘴隨即獲得更加強大的處罰,讓他的耳朵差點與他分離。
「章域尋!你少跟我打哈哈,你以為你這么混淆我,我就會忘了你逾時不歸的事實啊!我不是規定你放學后要馬上回來的嘛!你竟然給我混到快十二點才回來,你是把我的話當放屁啊——」韓嵐芬扭曲著她那張美麗臉孔,憤怒地朝著渾身寫滿麻煩的小兒子吼道。
「媽咪,我不過晚了約定時間幾個小時而已,您就別那么生氣嘛!還有您小兒子我的耳朵,只有兩朵,可是十分的彌足珍貴的,所以請您的手勁放小力點,不然您小兒子我的耳朵少了一邊,對以后幫您找門媳婦可是有很大的影響喔!」
章域尋他這話一落,非但沒為自己的耳朵爭取到半點優惠,反而促使他的耳朵脫離他的時間。
「媽咪,痛痛痛啊!我的耳朵真的會掉啊!」章域尋疼痛的討饒著。
「你想娶老婆,下輩子吧!就算對方要嫁,老娘我也不會讓你這小混蛋娶的!」
「媽咪,注意您賢良淑德的形象,如果您現在說的話,被那些愛生事的富太太聽到,可是有損您的形象喔!」
「賢良淑德的我,今天休息一天!」韓嵐芬對著他的耳朵大吼一聲。
「媽咪您今天的火氣很大喔!是不是沒獲得適當的滋潤啊?要不要我跟爹地提醒一下?」章域尋曖昧的問道。
章域尋這話一出,隨即獲得韓嵐芬一記足以碎裂腳板的重腳伺候。
「媽咪您這一腳可是會讓我變跛子的,哎喲!我的腳啊!」章域尋痛到眼淚都飆出來了。
「如果你變成跛子能讓你少沾惹那些無辜小女生的話,我倒不反對幫你多補幾腳。」韓嵐芬咬牙切齒地說。
小女生!這些小女生該不會正好是他在學校搞得那些風流帳吧!為了保險起見,還是裝蒜到底的好。
「小女生?什么小女生啊?」
章域尋佯裝不知地跟他母親打馬虎眼,想藉此逃過眼前這一劫,不過顯然他母親并不打算放過他。
「你這個小混蛋以為裝傻就可以轉移我的注意力嗎?告訴你,沒那么簡單!今天要不是那群小女生跑到我們家門前來鬧的話,我還不知道你這個小混蛋竟然給我學起古代人,搞起三妻四妾來,惹得那些小女生,跑到我們家門前來,爭風吃醋,最后甚至還上演起自殺秀,害我以為門前就要發生喋血案件了!『章情圣』你還真有能耐啊!」說完,不忘給章域尋的耳朵一記重扭。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7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