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斷奶第二天最疼_月球的驚天秘密

討厭王子05 「媽、媽咪啊!我的耳朵啦!我的耳朵啦!」
完了,這些小女生果然是他在學校沾惹的那些風流帳,她們怎么會找上門來啊?真是把他給害死了。
「說!你在學校到底沾惹了多少小女生?」
「沒、沒有很多啦!」章域尋眼神飄忽地說謊著。
知子莫若母,韓嵐芬光從章域尋的眼神就能探出個究竟來。
「你的沒有很多就代表很多,從小你就容易惹桃花,女孩子為你吵架、打架早就不是新聞了,但這還是我第一次遇到一群女孩子,帶刀、帶藥跑到我們家來,要求我讓你回到她們身邊,寶貝你還真厲害啊!書讀一讀還能讀出個后宮來,不簡單啊!」
韓嵐芬啊字一落,章域尋的耳朵立即呈三百六十度旋轉一圈。
「痛啊——」章域尋痛到整個身子都矮了半截。
「我為什么斷奶第二天最疼_月球的驚天秘密讓你去讀書是讓你去求知識,讓你了解什么是群體生活,結果你竟給我搞出個三宮六院來,我看你以后學也不要上了,給我去少林寺當和尚算了,免得繼續毒害那些無辜的小女生!」
「媽咪您是那么的愛我,怎么捨得讓我去當和尚呢!而且我們章家,還指望像我這樣擁有優良基因的子孫開枝散葉咧!」
「開枝散葉,你?不必了!有你哥就夠了,你這麻煩要是真的幫我們章家開枝散葉的話,絕對問題多多!」
韓嵐芬不領情地推開猛往她胸口鉆的章域尋。
「媽咪,您怎么這樣說我,好歹我也是您含辛茹苦養大的。」
「當初要是知道會養出你這樣的麻煩來,餓也要把你餓死,讓你無法有命貽害人間。」
「我又不是妖孽,講這樣?」
他這話一出,耳朵隨即獲得一陣強烈的拉扯。
「媽、媽咪,耳朵、耳朵啦!」
「你還說你不是妖孽,讓那些小女生為了你打架、吵架、鬧自殺,這不是妖孽,是啥啊?」說完,韓嵐芬難忍心中的怒火,又情不自禁地扯了下章域尋的耳朵。
「痛、痛啊!媽咪……」他的耳朵啊!
「你這風流性格到底是怎么養成的?我這些年的教育到底是哪里出問題了?明明你爺爺、你外公、你老爸,還有你哥哥,都專情的要命,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怎么會教養出你這樣的風流種來?難道這是老天給我的考驗嗎?」
如果是,她可不可以不要這樣的考驗啊!
「媽咪,誰說我不專情了,您忘了嗎?我從五歲開始,就一直暗戀跟我讀同一所幼稚園的小灰兔。」
小灰兔是章域尋幼稚園同班,并坐隔壁的同學,由于她老是端著一張陰天般的灰郁表情,又加上她很容易受到驚嚇,于是他便替她取了這個外號,因為她的表現就跟他當時養的小灰兔一模一樣。
「記得,當時你一回到家,就一直一直小灰兔個不停,老吵著說要娶她當老婆,要不是民法規定男生要滿十八才能結婚,不然……你恐怕已經帶著人家小女孩去公證了。」
韓嵐芬一想到當時章域尋那張天真卻又充滿認真的臉龐,她就忍不住彎嘴一笑。
「不過……你這段純真的專情史,只維持到上高中那天就沒了。」
「那是因為您跟我說,『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支花』,要我不要再呆守著一個已經沒了消息的人,為了不讓您擔心,我才不得不放棄那段純真的暗戀。」
「沒錯!我的確是這樣跟你講過,我會那么說是因為我不希望你為了一個已經沒了消息的人,而蹉跎你了認識下個女孩的機會,進而錯過與對的人相遇的契機,并沒有要你來者不拒地到處遭去惹人家小女孩!」
「媽咪,我還是有一定的品味在好嗎?我絕對不可以來者不拒的,因為這樣可是會降低我的水準的。」
章域尋這話一出,馬上獲得韓嵐芬的熱烈迴響,那就是……一記足以將耳朵卸下來的拉扯。
「媽、媽咪,別再拉了,好、好痛,真的好痛……」
「你這個知錯不改,還滿嘴歪理的小王八蛋,老娘我管你品味不品味、水準不水準,你給我聽好了!如果不想左耳從此跟你說再見的話,就給我在一個星期內,把你的三妻四妾、三宮六院給我解散!如有違約的話,你將不止失去你的左耳,你的右耳也給我小心點!」
耳朵辣痛無比的章域尋,眼角掛著淚,為這過短的時間抗議道:「媽咪,一個星期怎么可能解決的了啊!」
「你再吵的話,小心我把一星期改成三天。」
「媽咪……」
他搖著韓嵐芬的手打算跟她討價還價,不過換來卻是冰冷的斜睨。
「好啦!好啦!一星期就一星期。」
「對了,寶貝,還有件事別說我事前沒提醒你,如果一星期后這件事還是沒有解決的話,你除了要擔心雙耳分家,我送你去少林寺當和尚外,還要擔心自己身邊會不會突然冒出個伴讀來,而那個伴讀不是別人,正是你老娘我!」
「媽咪您不會真的實行這么有創意的處罰吧?」陪他上學!不就等于直接扼殺了他的自由嘛!
「一星期后你就可以知道我是不是會實行這項有創意的處罰了!」
章域尋看著他母親和藹到倍感詭異的笑容,他知道,齊人之福不能再享了,因為他母親是玩真的。

討厭王子06 阿娘喂!救命啊!
沒想到女人在卸去乖巧甜蜜的性情后,露出的內在是這樣的驚悚。
章域尋如被群惡犬追殺的羔羊般,在校園四處逃竄,企圖逃脫身后緊咬著他不放的眾女孩們。
「章域尋你這個王八蛋,說切就切,當我是什么了啊!你今天要是不給我個交代,我就跟你沒完沒了——」
「奧狄斯,你怎么可以拋棄我呢?你忘了我們之間曾經有過的甜蜜回憶嗎?你怎么可以這么對我!」
「狄狄,我到底是哪里做錯了?你告訴我好嗎?我會改的,請你不要離開我啊!」
「域尋,我明明就照著你定的游戲規則在走,為什么你還要跟我分手?你可以給我個理由嗎?」
「奧,我是那么的愛你,愛到我根本不在乎名份,你怎么可以離開我啊!沒有你我會死的啊!」
在身后追殺著章域尋的眾女孩,火冒三丈、聲淚控訴著他突然的決裂,希望他能給個合理的交代。
但看章域尋目前的狀態,他只要一停下來,還來不及開口解釋一切,可能就先被眾女孩給扼殺掉半條性命了。
所以他的解釋恐怕要再等一會兒……或許該說,最好都不要解釋的好。
為了甩掉這群比毒蛇猛獸還要恐怖千百倍的女孩們,章域尋發揮出人類極限,越過穿堂、奔過花圃、跑過大半個操場,最后藉著矮樹叢的掩護,翻過圍墻,暫時逃過那群女孩的追殺。
「累、累死人了,沒、沒想到那群女孩平常看起來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一、一跑起來個個的腳程都可以為國爭光了,呼……喘死我了。」
章域尋正打算靠著圍墻休息時,一陣陣追討的叫嚷聲已從背后的圍墻里響起,讓他屁股還沒沾到地就又展開他的逃亡生涯。
不過他這次不如先前那般的逃亡順利,他跑不到五十公尺便發現前后方路口處,站著三人組成的哨兵團。
往回跑,便發現另一端的路口也站著兩名東張西望,尋找著他的女孩。
爬圍墻,卻赫然想起剛剛圍墻內的追殺聲,看樣子這群一直視對方為敵的女孩們,聯合起來,準備將章域尋逮到手,凌遲處分。
這下怎么辦啊?進退無路,難道他就注定要雙手投降任她們宰割嗎?不行!那下場會很慘的,他必須想個辦法逃開才行。
就在他一籌莫展時,眼前百公分高的青竹圍籬引起了他的注意。
借那戶人家的圍墻躲躲算不算擅闖民宅啊?
就當他猶豫著行為是否適當時,其他搜索不到他行蹤的女孩們,跟封鎖前后路口的女孩們會合,討論期間還不斷指著章域尋目前棲身的這條馬路,眼看情勢愈來愈危險,這讓章域尋別無選擇了。
豁出去了,擅闖民宅總比被那群女人給分尸的好。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7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