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有的女的胸那么大_月球詭異之處

討厭王子19 孟意棠并非無感無覺的人,因為若是平時孟父孟母講這段往事給她聽,她一定會哭成淚人兒,甚至抱著他們,陪他們悲鳴一曲,但現在的她,心中除了煩,就只剩火了。
畢竟等會兒她就要面對這場瞎到不行的婚禮,還有面對未來二年的婚姻生活,每次想到這里,就讓她有股想跳窗逃逸的沖動,可是所在位置太高,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
因為她可不想腦漿四濺地躺在馬路上任來不及煞車的汽車輾來輾去,況且為了一個可笑的誣陷賠上她這條命,太不值了。
抬頭看著掛在衣架上那件精美嫁衣,很漂亮,真的很漂亮,而且是出自她最喜愛的禮服設計師之手。
若是平時,看到那件禮服,她一定會笑到下巴脫臼,可是現在要她勾個嘴角都是件難事,更遑論笑了。
伸手摸了下腿上柔軟的頭紗,只加重心中的煩躁。
唉!若是可以,真想時光倒流,讓這件荒唐事歸于荒唐。
就當孟意棠心情降到冰點,孟氏夫妻哭到高點時,擔任今日的伴娘兼攝影師的孟圣詠,用力推開門,并快速朝位于新娘休息室內的三人猛拍紀念照。
只是拍出來的效果……通通慘不忍睹。
兩老滿臉鼻涕眼淚,而孟意棠則是垮著一張彷彿要世界末日的苦瓜臉。
「你們是怎么了?今天明明是大喜之日,怎么一個個的臉,慘到像在辦喪事一樣。」孟圣詠一邊講一邊刪掉那絲毫不具美感的照片。
「呸呸呸!孟圣詠妳都老大不小了,怎么到現在還不知道什么話可以說,什么話不可以說!」孟母抓一把桌上的喜糖就朝她丟過去。
「誰叫你們的臉一個比一個悽慘。」孟圣詠撿起地上那一顆顆攻擊過她喜糖,剝掉包裝,吞下一顆,才將一旁的穿衣鏡推到他們面前,「仔細看,看清楚,我說的有錯嗎!」
「老婆,看起來真的有點慘咧!妳的妝都花了。」
「老公,你的鼻水都快流到嘴邊了。」
指正完彼此的失態,兩人馬上奔到后頭的盥洗室整理儀容。
見雙親一走,孟圣詠將自己重重摔向孟意棠身旁的單人沙發,抓起相機便朝她又拍了一下。
刺眼的閃光燈激怒了本來火已經很大的孟意棠。
「愛拍出去拍啦!外面一堆妳平常想看都看不到的大明星,他們會很樂意讓妳拍個夠的!」
「火氣干嘛那么大!反正二年后又是美女一枚,就忍耐一下咩!」
「那紅地毯給妳走,禮服給妳穿,戒指給妳戴,往后的二年妳愛怎么忍耐就怎么忍耐!」
「二姊,妳傻啦!妳妹我今年才十四又七個月,要滿十五還要等五個月,連最基本的訂婚資格都沒有,妳要我替妳結婚,這要求太瞎了,況且又不是我跟二姊夫滾在一起。」
「妳還敢說,當初要不是妳那么異想天開,會有今天嗎!還有不準叫他二姊夫,他、不、配!」
「噓!小聲點,小心隔墻有耳。」她用眼神指了下盥洗室。
孟意棠才緩了緩自己的音量。
「干嘛那么生氣,妳看看,禮服是妳作夢都想擁有的,二姊夫又那么帥,家世背景更是一等一,這么棒的老公,可是打著探照燈也找不著的。」孟圣詠安慰著。
「禮服我寧愿以后自己賺錢買,老公我寧愿挑個家世背景差不多,忠厚老實又有安全感的,而不是個以拈花惹草為志業的花心鬼!」小聲咬牙道。
「別氣!別氣!姊,今天是妳的大喜之日,再不情愿,為了爸媽,為了嵐姨,妳就忍耐一下,做個戲吧!」
孟圣詠一抬出韓嵐芬跟她養父母,讓她滿腔的怒氣更加旺盛。
「少拿爸媽跟嵐姨來壓我!妳也不替我想想,自從遇到那個王八蛋開始,就一路衰到底,先是被我唯一的好友打巴掌還絕交,接著又被誤認為是強暴犯,讓爸媽還有姊,對我的人格徹底失望,現在咧!為了掩飾這莫須有的罪名,必須拿我未來的二年光陰,賠給那個王八蛋,妳要我怎么不氣!」話落,就要將手中的頭紗給一分為二。

討厭王子20 看出孟意棠的意圖,馬上叫道:「Otis!」
孟意棠一聽到Otis這名字,馬上停下摧殘的動作。
Otis是孟意棠最崇拜最景仰的婚紗設計師,掛在架子上的那套婚紗,就是出自他的設計,當然手上的頭紗也是。為什么有的女的胸那么大_月球詭異之處
「呼!好險,二姊妳再氣,也不要拿頭紗出氣,不看在它可以買二臺單眼相機的價錢上,也看在Otis的面子上,妳不是超崇拜他嗎?」
孟意棠看著手中的頭紗,怨恨的說:「妳知道我這輩子最大的心愿除了成為一名出色的婚紗設計師外,就是穿著我最崇拜的設計師,設計出來的婚紗,與最愛的另一半進禮堂,但……我現在這個愿望,卻毀在那個混蛋的手上,真希望、真希望,眼前這一切只是一場惡夢而已!」
孟圣詠開口才想安慰些什么時,卻被個男聲給搶去發言權。
「哇!我的耳朵怎么這么癢?原來有人在我背后說我的壞話。」不知何時來的章域尋,穿著T恤牛仔褲,痞子樣地倚在門框邊,看著正瞪著他的孟意棠。
「你來這邊做什么,沒聽嵐姨說嘛!新郎是不能在婚禮前見新娘的習俗嗎?」
「反正我們的婚姻只有二年而已,有差嗎?」說完,將門順手帶上,走到孟圣詠身旁另一張單人沙發坐下。
孟意棠一見他坐下,馬上抓起掛在架子上的禮服,就要往一旁的更衣室而去,但她的動作卻馬上被章域尋的話給凍住。
「還以為我們已經達成了共識,準備相親相愛共度未來兩年的同居生活,顯然是我太一廂情愿了。」章域尋佯裝一臉傷心地泣訴著。
「章域尋!我是跟你達成共識,說會配合你演這場戲,但并沒有說要跟你『相親相愛』共度未來兩年的同居生活!」
「妳瞪我我瞪妳也是要過日子,妳罵我我罵妳也是要過日子,既然如此,為什么不快快樂樂的過呢?」
「告訴你,未來的兩年,除了我瞪你我罵你之外!你休想得到我任何好臉色!因為這是你欠我的!」
「真是小氣,難怪孟子會說:『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孟意棠一聽,她差點沒被他氣到吐血,不是氣他拿自己跟小人比,而是氣他的知識水平竟是如此的低劣。
「你書是讀到馬里亞納海溝去了啊?『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這句話是孔子講的!關孟子什么事了!」
「是嗎?是孔子講的?不是孟子嗎?」章域尋轉頭問孟圣詠。
孟圣詠壓根不想回答章域尋的詢問,因為她快被他們倆人一言一語給嚇到心臟無力了。
「你們兩個……斗夠了沒?可以小聲點嗎?尤其是二姊,爸媽還在里面耶!妳是想讓他們倆老知道你們之間的協議嗎!」
章域尋看了眼盥洗室,小聲問孟圣詠:「岳父岳母在這里?」
「一直都在,所以請小聲點,如果你們不想讓他們突然中風的話。」
「妳放心,我不會再跟這個混蛋多說一句話的!」
抓起衣架上的禮服就往更衣室而去。
孟圣詠見孟意堂進入更衣室,馬上掃了眼渾身休閑的章域尋。
「你咧?你不用換嗎?七十六分又十四秒后就要開席了耶!」
「換那個還不快,我又不是女人,還要化妝、擠奶、束腰、做頭髮的,我衣服穿一穿,頭髮梳一梳就好了,先天素質好,后天再多的裝扮都是累贅的。」
抓起桌上的喜糖,剝開一顆便塞進嘴里,一點緊張感也沒有。
「未來的二姊夫,這下我終于有點明白我二姊討厭你的原因了,你不會太自戀了點?」
「七十五分又二秒后就變成我正式小姨子的小詠詠,自戀總比自卑好吧!」
小詠詠?這個稱謂讓孟圣詠狠狠打了個冷顫,冷到讓她一秒也待不下去。
「未來的二姊夫,慢用,我出去拍帥哥了。」話還在說,半邊的身體已經越過門框的一半。
但她的遁逃行動,卻被不遠處一名橫眉豎眼提著白色燕尾服的美婦給凍住。
先把她跨出去的腳收回,然后把門快速關上,接著……
「未來的二姊夫,嵐姨來了!」
「咳咳咳……什么?我媽咪來了!」章域尋趕緊嚥下差點噎死他的喜糖,然后起身四處找可以藏身的地方。
「未來的二姊夫,這里除了沙發沒有地方可以藏的啦!」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7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