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男人喜歡天天晚上吃奶_月野兔變身日語

討厭王子31 「這樣就夠了,如果我再打你的話,就變我欠你了。」緩一緩激動的心情,繞過他,便往教室走去。
但她前進沒幾步,便被一股拉力給制止住腳步。
「你做什么?」孟意棠煩躁地問著他。
「心情這么不好,還上什么課啊!難道妳想讓班上的同學輪番上陣問妳怎么了?」
「我寧愿被同學問,也不要跟你這個麻煩人物在一起,我可不希望又因為你旺盛的桃花又惹來一堆麻煩。」已經受夠了。
「好吧!如果妳能忍受一個小時后,被全校百分之六十的女生當成箭靶射的話,就隨妳了。」
孟意棠聞言,馬上瞪大雙眼,緊張地看著章域尋。
「這是什么意思?」
「林明盈那女人,是屬于那種為達目的,會不擇手段的女人,之前我就見識過她的狠勁了,她將一名接近我的千金小姐,騙到廁所,將她敲昏,然后把她渾身的衣服扒光,讓她赤裸裸地躺在廁所里任人觀看,最卑劣的是,她還將那整段過程錄下來,分批寄給那位無辜的千金小姐,差點把她給逼瘋,如果妳不想馬上見識到那女人的狠勁的話,還是跟我這個麻煩一起翹課吧!」
「騙人吧?」孟意棠不安地質疑道。
「妳見識了她剛才的態度,妳想呢?」
害怕章域尋是唬她的,孟意棠看了下他的眼,但他的灰藍眼中除了認真外,還是認真,知道他所言不假,這讓她慌亂了起來。
看出她的慌亂,章域尋馬上出口對她說:「妳放心,我會保護妳的,不會讓那個女人有機會再傷害妳半分的。」
孟意棠雙眼滿是質疑地看著他。
「喂!妳可以對我有點信心嗎?」章域尋有點受傷地對她抗議道。
「很難!」孟意棠毫不留情地看扁。
「妳……」
章域尋本想為自己講點話,挽回點顏面時,卻看到巡堂的教官,從學校中庭朝這邊走來。
為了不想被抓去教官室泡茶的章域尋,右手朝孟意棠一抓,拖著她往前走。
「放開!放開我的手!」
孟意棠討厭那股不斷傳來,不屬于她的溫暖。
「放開!叫你放開有沒有聽到!」
不管她怎么叫怎么甩,甩不掉就是甩不掉,只能懊惱地被迫隨他往離最近的車庫跑去。
于是……乖寶寶被迫逃了她生平第一次學。

討厭王子32 「章域尋,你在干什么啊?」
孟意棠緊張地看著章域尋抽著放在學校車庫中,一輛學生粗心忘了鎖的腳踏車。
「借腳踏車啊!」章域尋理所當然地說著。
「這輛腳踏車是你朋友的?」孟意棠一面緊張地張望四周,一面問著章域尋。
「同學的。」
「哪個同學?」章域尋這籠統的答案讓她無比擔憂。
「就……」章域尋停下牽車的動作,想了一下,然后……「同學。」
章域尋含糊的態度讓她曉得,章域尋正在犯罪中,而自己則在幫兇中。
「章域尋,你瘋了啊!你知不知道自己現在做什么?」孟意棠拉著章域尋犯罪的手,不讓他將車牽出來。
「當然知道,我正在『借』腳踏車啊!」章域尋理直氣壯地回道。
「你這哪是借!是偷好不好!」孟意棠對于他不分是非的說辭,感到火怒無比。
「干嘛講這么難聽,我只是借一下而已,又不是不還,況且我借那么多次,也沒被發現過。」
「你說什么!這不是你第一次偷車!」原來是慣犯,難怪偷得這么肆無忌憚。
「就跟妳說不是偷是『借』好嗎!」章域尋將借字加重音量強調道。
推開孟意堂的道德阻擋,章域尋硬是將腳踏車拉出來,并騎上腳踏車。
「上車吧!」
「我不要!」孟意棠別過頭,嚴正拒絕。
「快上車啦!等一下教官就會巡到這里來了。」章域尋緊張地看著孟意棠的身后的走道。
「我寧愿被教官抓,也不要坐贓車!」
「OK!那我去妳家跟琪惠姊借腳踏車好了,反正妳家就在學校的后門而已。」話落,便做勢要將腳踏車放回去,但卻被孟意棠給擋住。
因為……
「你不能去我家借腳踏車,我姊要是知道我曠課,她那過盛的責任感,一定會先把我唸一頓之后,通知我爸媽,然后再帶我去老師面前賠罪的。」
「如果不想我去妳家借車的話,那就上車。」
孟意棠雖然痛恨章域尋這樣的威脅行為,但還是乖乖的上了腳踏車。
「腳踏車一定要在今天放學前還人家喔!」
「安啦!我向來很準時的。」
為什么男人喜歡天天晚上吃奶_月野兔變身日語 當章域尋才剛腳動腳踏車,背后便傳來一陣發狂的暴吼聲。
「前面那兩個!這時間不上課想去哪里啊?給我站住——」
「是教官怎么辦?」
孟意棠本能的想回頭看,卻被章域尋給喊住。
「不要轉頭,除非妳想被記過。」
話落,腳踏車用力一踩,快速地將他們兩人送離車庫,往開啟的側門騎去,一點也不理會身后不斷傳來的叫罵聲。
一出校門,章域尋迫不及待地將他最痛恨的領帶給扯掉,丟給坐在后座的孟意棠,并將原本整齊地扎在褲子里的襯衫拉出來。
「想去哪里?」章域尋問道。
「我怎么知道!」孟意棠氣憤地吼道。
「干嘛那么兇,既然都出來了,就高興一點嘛!」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逃學,而且還是被逼的,你認為我會高興嗎?」
「放心啦!一回生,第二回就會熟了。」章域尋毫無悔意地安慰道。
「熟你個頭啦!」孟意棠抓起書包,用力敲打正騎著腳踏車的章域尋。
「危險!危險啦!」
章域尋驚險地閃過停在路邊的汽車,轉身將她的書包搶過,放置于車首前的籃子內。
再次轉身準備斥責她的危險行徑時,突然感覺背后的衣布傳來一陣緊縮,其中還夾帶著顫抖與溫熱。
他緩緩的轉回頭,將孟意棠的雙手環上自己的腰,輕輕地對孟意棠說:「抓緊了。」
然后一語不發地騎著腳踏車往街頭而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8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