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男朋友喜歡捏奶頭_有一邊乳房痛怎么回事

討厭王子39 學校禮堂后方的準備室,總是做壞事的好地方,陰暗無人,悄然無聲。
「林明盈,妳不是說只要照妳的辦法,狄狄就會回到我們的身邊!結果咧!反而加重孟意棠那狐貍精在王子心中的地位,妳想害我們就說一聲!」小草說完用力推了下林明盈,讓她狠狠撞上身后的水泥墻。
「是啊!還害我們全變成狄狄眼中的壞女人,妳的心好黑啊!」燕燕也狠推了下林明盈。
「當初怎么會昏頭聽了妳這賤人的提議,如果當初沒聽的話,至少我們還有一線希望,現在咧!什么也沒有了!」被全校男生封為文質美女的校花——燕燕,此刻的嘴臉扭曲得讓人完全看不出她的文質氣息,只剩令人害怕的夜叉臉孔。
「哼!妳們說會不會是她故意設這陷阱害我們的,讓她能一人獨占狄斯,大家別忘了,當時她一看到狄斯,是怎么對待我們的。」當時的冷漠,鶯鶯可是一點也沒有忘記。
「跟她說這么多做什么!直接給她一頓教訓,看她以后還敢不敢害我們!」
小草一聲令下,四人大手一抓就要給林明盈一頓永生難忘的教訓,但從小只容自己欺負人,不容別人欺負她的林明盈,哪會笨笨地吃下這悶虧。
在她們還沒出手前,她從裙子口袋中拿出一把摺疊刀,亮出刀刃,在她們四人面前晃啊晃。
「來啊!不是要打我嗎?不是要教訓我嗎?沒關係,盡量來,不過在打之前,勸妳們一句,刀子是不長眼,萬一在混亂中誤傷了妳們,我可是不付責任的,是妳們自己要沖過來的。」
林明盈邊晃著刀子邊逼近本來氣焰高漲的她們。
「打啊!妳們不是要打,不打以后可就沒機會打了。」
林明盈看著她們個個嚇得花容失色的模樣,紅唇一揚,發出充滿嘲諷氣息的刺耳笑聲。
「還以為妳們會有多狠,原來不過如此而已,下次要威脅人之前,記得先練練,免得威脅別人不成,反被威嚇,那可就糗了。」
說完,她收起摺疊刀,找了張摺疊椅坐下,看著像是小雞一樣縮在一起的四人。
「當初我跟妳們合作的時候,我只記得幫妳們除掉孟意棠這顆絆腳石,并沒有承諾過不跟妳們搶尋,或是拋下妳們,獨自一人在尋面前獻殷勤吧!」
四人互視一眼,恨恨地吞下這口惡氣。
她們的一語不發讓林明盈知道,自己已經完全掌握住了局勢。
「沒有吧!四位。」林明盈輕聲說完,原本臉上甜美的笑容隨即一凝,化成蛇蝎。
她憤恨地站起來,將剛剛坐的摺疊鐵椅,朝她們用力摔去,嚇得她們哇哇叫,縮得更緊了。
「既然沒有!妳們憑什么對我耀武揚威!告訴妳們,我從來就沒想過讓妳們任何一個人得到尋,因為他只屬于我林明盈一個人的,妳們這些丑八怪!根本就沒有資格跟我爭!我家在美國,雖然無法跟那些擠上排行榜的巨富相比,但也是有一定的地位,妳們能像我一樣,搭名車,一身名牌嗎?如果無法的話,就給我滾!因為我才是那個家世背景配得尋的人!」
「林明盈,妳別太囂張,總有一天妳一定會妳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的。」小草難嚥這口氣,忍不住出聲反駁。
「沒錯!別以為妳家有幾個臭錢,就可以這么囂張,別忘了,孟意棠她家也只是個小康家庭,沒背景沒家世,還不是成了狄狄的未婚妻,妳的門第觀念,根本是個屁!」滿肚子火的花兒,也受不了開口對抗。
「林明盈,我們會等著看妳的好戲,看妳怎么目送孟意棠跟尋進禮堂。」燕燕已經不在乎是不是能跟章域尋有個結果了,她現在只想看到眼前這個心如蛇蝎的女孩,崩潰痛哭流涕的樣子。
「林明盈,妳贏不了的,意棠做人真誠,心地善良,是個讓人很容易喜歡上的人,跟妳這個滿肚子壞水又不要臉的賤貨,根本是兩個世界的人!」
林明盈的惡行惡狀,讓鶯鶯徹底的反省了,發現自己竟為了個男人,這樣傷害自己的好朋友,跟眼前這個惹人厭的林明盈有何不同,雖然無法大方祝福他們,但三餐加消夜的毒咒日記,還有放在床頭柜里的針扎草人,今晚她將會把它們化成灰,放開這個短暫停留的王子。
「妳們……妳們……看不起我,沒關係!我們就看看到時是誰跟尋踏上禮堂,當上章夫人,到時我要妳們一個一個為今天所說的話后悔!」
撞開她們,滿臉陰險地朝她下一步算計的目標前進。

討厭王子40 「章域尋!你這個小偷,還我的冰,還我的錢,聽到沒?」孟意棠又跑又跳地追著嘴里咬著甜筒,手拿錢包的章域尋。
但他愈是叫他,他走的愈是快,分明跟她過不去,氣得她快把牙齒給咬斷了。
追累的她,本想讓他自己玩他該死的競走,自己則慢慢逛,但一看到周圍店家與顧客的眼神,讓她不得不拿出百尺測驗的腿力追上他。
「章域尋,走慢點,你注意一下四周的變化。」
嚥下甜筒最后的殘骸,「什么變化?」
「你自己看。」
章域尋前后左右轉一圈,發現他們兩人成為目光的焦點,一是因為他們身上那身在這時段不該出現的裝扮,二是因為章域尋那挺拔的身高與混血的出眾臉孔,三是這家百貨公司的老闆跟老闆娘不巧正是他的老爹跟老娘。
「完了!」他忍不住驚叫。
「什么完了而已,還慘了咧!今天又不是假日,也不是考后的溫書假,我們又穿這樣,背的書包上,好死不死又印著學校名稱,現在說不定已經有雞婆的人,打電話去學校了,說不定教官已經在抓我們的路上!」
孟意棠的緊張,讓章域尋也跟著緊張起來,但他緊張的不是教官,而是他家那雙嚴厲的父母,要是被他們抓到他摸魚摸到大白鯊窩里來的話,那下場……光想像就讓他狠狠打了個寒顫。
「我們快走。」拉起孟意棠的手,熟門熟路地往一間運動用品店走去。
看著又緊握住她手的大掌,他怎么又這樣,難道他不曉得她很討厭這樣的接觸!因為大掌傳來的溫暖又一次弄亂她的心緒,「走去哪啊?你放手啦!」
「變裝啊!」
「變裝做什么?」孟意棠不自在地拉扯著被握住的手,根本沒去細想變裝的目的。
「妳豬腦啊!剛剛不是才說我們這身學生打扮太刺眼,如果不換個樣子,難道妳想繼續這樣被人盯到教官或是妳姊我媽來抓人啊?」
她很氣章域尋罵他豬腦,但她確實沒想到這一層,因為她的心思全在那只溫暖卻覺得燙人的手。
他的手怎么可以這么的燙?人的體溫不是都是在三十六、七度嗎?為什么他的手卻讓她感覺燙得心慌,難道是她的手太冰?
「哈啰!哈啰!孟二小姐,妳魂飛哪去了?該回來啰!」章域尋用空出來的左手,在孟意棠面前揮了揮,希望喚回有些失魂的她。
「做什么啦!」孟意棠拍掉章域尋的騷擾。
「妳剛神游到哪里去了?該不會是在想我吧?」章域尋調皮地戲弄著。
「哪有!」她像是被抓包的賊一樣地低吼。
但她這一吼卻像是在印證章域尋的話一般。
「跟妳開個玩笑,反應干嘛這么大?等等,該不會真的被我說中了?」
用力甩開他的手,「不是說要變裝,那就快點,不然等到追兵來了,變什么都沒用。」搓著悵然所失的手,走進運動用品店里。
「小意,妳生氣啦?」以為惹火孟意棠的章域尋,跟在她身旁小心翼翼地問道,雙眼更是仔細地研究她臉上的每一分變化。
但孟意棠卻是自顧自地翻找著適合換裝的服飾,表面上看起來雖然十分冷靜,但章域尋的注目卻讓她幾乎屏住呼吸。
「這件淡藍色的不錯,看起來粉嫩粉嫩的,很清新很適合妳。」章域尋討好地出主意。
但孟意棠卻故意拿起旁邊的紅T與黑長褲,往結帳處走去結帳。
「小姐,總共二千一百九十塊。」
「什么?這么貴?」這樣的價錢,在五分埔不知道可以買多少件了。
可惡!一心只想躲避章域尋那道讓她心亂的眼神,卻忘了看最重要的價錢。
該硬著頭皮買嗎?
「小姐要嗎?」店員小姐追問著。
為什么男朋友喜歡捏奶頭_有一邊乳房痛怎么回事這……」
就當孟意棠猶豫著該不該買時,一直讓孟意棠心神不寧的章域尋,突然出現在她身后,將她剛剛挑的衣褲推到旁邊,將自己挑的放上收銀臺。
「買這個吧!」
孟意棠翻了一下他拿的衣服,是二套同款同色的情侶休閑服。
「買這個?」孟意棠瞪大滿是反對的雙眼看著章域尋。
「這二套只要二千元整,二套抵一套,只要是聰明人都知道該買什么。」
「可……」
孟意棠才開口,章域尋馬上霸道的搶走發言權,「提醒妳一聲,我的皮夾里只有三千塊,如果妳堅持要買妳挑的那套話,就沒了我這套,別忘了,我們現在可是亡命鴛鴦,我被抓了,妳休想倖免于難。」
「誰跟你是亡命鴛鴦了!只不過是一起翹個課而已,說得這么噁心,不怕別人誤會啊!」邊捂住章域尋的嘴,邊偷瞄站在收銀臺前偷笑他們的店員小姐。
孟意棠的緊張,讓章域尋玩心大起,雙眼賊賊地一瞇,拉開捂住嘴的小手。
「親愛的,難道妳忘了我們翹課的原因,忘了胸口那時時刻刻煎熬著我們的苦苦相思,忘了我們用彼此的體溫來慰藉秒秒如年的相思之苦了嗎?」
章域尋曖昧又肉麻的話,惹得店員小姐忍不住輕笑出聲,讓孟意棠面紅耳赤的直打人。
「又想害我!又想害我!被你害到差點結婚還不夠,現在又想害我什么?」
「好痛、好痛、好痛啊!謀殺親夫啊!」
兩人就這樣一搥一逃,嘻鬧了莫約一分鐘,店員小姐雖然覺得他們這樣的打鬧為她無聊的上班時刻,帶來了點歡樂,但她畢竟捧人飯碗,該做的事,還是該做。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8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