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男的都喜歡看看b_有個14厘米的男朋友是個什么體驗

討厭王子45 「我可以把妳的行動解讀為愛我的證明嗎?」貼在她的耳邊講。
「我、我、我只是不想陪、陪你玩那爛游戲罷了。」
「那就不要口吃啊!」
「我愛口吃不行喔!放開我啦!」
「那我愛抱著妳不行喔!」
原本臉已經紅得像番茄,現在紅到可以感覺到熱氣。
「你變態啊!放開我!」
兩人此刻相依相偎的模樣,完全看在一名戴著墨鏡的時尚男子眼中。
他難以置信地看著孟意棠,主要原因在,時尚男子印象中的孟意棠,向來與男性保持距離,但此刻的她,卻一點也不排斥地與只雄性動物相擁,難道他認錯人了?
「意棠是妳嗎?」為了避免是場錯誤的相認,時尚男子帶著謹慎的口吻問了一下。
時尚男子的出現,讓孟意棠將緊擁著自己的章域尋推開。
「我、我是,你是……」
孟意棠皺著眉,企圖從被墨鏡遮住的半張臉中,尋得一絲線索。
聽出她的疑惑,時尚男子馬上拿下墨鏡,讓她看個清楚。
「忘了我嗎?常常到妳家搶飯菜的趙軍毫。」
「你……軍毫哥!你什么時候回來的?為什么怎么會在這里?你不是在法國留學?為什么回來沒通知我們?」
「停!一個個來,我快跟上妳的問題了。」
也難怪孟意棠會這么興奮激動了,趙君毫是孟家隔壁鄰居的兒子,由于彼鄰而居,長年忙著做生意的趙家父母,因無暇照顧他,便常將他托給孟家父母看顧,又加上小時候她們三姊妹只要被欺負,全靠他出頭解決,每到假日他甚至會自動當起孩子王,帶她們三姊妹四處玩,讓她們擁有一個豐富且快樂的童年,自然而然,他便與她們姊妹感情好到像是親生兄妹一般。
一反孟意棠的興奮,章域尋痛恨趙軍毫的出現,因為他的出現,他的存在感馬上化為無,更重要的是,懷中的溫香暖玉沒了,伸手悄悄將她拉向自己。
對于自己又進入章域尋範圍內的孟意棠,早忘了先前的臉紅心跳,整個心神全放在眼前這個久未見面的哥哥。
「軍毫哥,你畢業了嗎?」
「都十年了,早畢業了。」
「十年了?這么快!」
「小孩子就是不一樣,總覺得時間過得快。」趙軍毫習慣性地伸手想摸孟意棠的頭,卻被章域尋給拉開。
趙軍毫頗有玩味地看著章域尋的反應。
有殺氣。
這小子該不會……
他與他眼對眼,對視的瞬間,故意在眼神中放出點挑釁,沒一會兒,章域尋的面容果然如他所愿,馬上出現了捍衛的兇狠。
他不動聲色地收回懸空的手,繼續與孟意棠話家常。
「孟叔孟姨還有琪惠跟圣詠都好嗎?孟叔孟姨是不是還在勇闖世界各地貧民窟,進行教化計畫?琪惠是不是又在挑燈縫禮服上的為什么男的都喜歡看看b_有個14厘米的男朋友是個什么體驗珠子,繼續虐待自己的眼睛?而另一個是不是還在到處騷擾帥哥,編輯她哪什么帥哥手冊?」
「一切如你所說的,都沒變。」
這煞風景的家伙到底是誰?為什么會跟孟家這么熟稔!章域尋不喜歡這種無法掌握全局的疏離感。
始終偷偷觀察著章域尋的趙軍毫,看著他那副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的樣子,看樣子他真的對意棠有意思,只是……
再試驗一下,畢竟意棠小時候發生過母親自焚事件,從那之后對于男性總會下意識的排斥,尤其是當他們油腔滑調地跟她告白時,更是讓她害怕的身體僵硬直想逃,甚至還害怕到不敢去上課。
雖然這小子能如此自然地不讓意棠感到排斥,但并不代表他就是特別的,說不定他在意棠眼中,不過是個『姊妹』罷了,必須確定意棠對他的反應才行,另外……還得確定這小子是不是只靠一張嘴的草包王八蛋。
趙軍毫刻意無視章域尋的瞪視,繼續跟孟意棠攀談,進行他的測試。
「妹子,妳呢?愈大愈漂亮,應該開始有蒼蠅在身邊繞了吧?」他滿是嘲諷地瞄了眼章域尋。

討厭王子46 「哪有,我又不是什么天仙美女,他們看不上眼的。」她也希望他們不要看上眼。
孟意棠的回覆,讓章域尋無意識地鬆了口氣,這反應讓趙軍毫決定下記猛藥,加速測驗的效果。
「那是他們沒眼光好嗎!」
章域尋認同的微點頭。
下意識排斥這話題的孟意棠,連忙轉移話題,卻不曉得她這一轉,正中趙軍毫的下懷。
「不說我了,軍毫哥你呢?應該跟以前一樣魅力無法擋吧!」
她有記憶以來,家門口總是賴著一堆女孩子,當時她爸媽還想在門口擺攤賣趙軍毫專屬商品與涼水,想到就想笑。
「我的魅力再無法擋,妳還不是把我擋得死死的,不然的話,妳跟我早就是一對了,畢竟我們兩人性情相當,志向也相同,如果我們能成為一對的話,孟叔孟姨一定會很開心的。不然這樣好了,反正妳現在也沒男友,我也沒女友,如果妳不排斥我比妳大十來歲的話,可以考慮一下我。」
「啊?」
趙軍毫的突然告白,讓她一愣,她不解一個過去老是妹子妹子叫她的人,怎么會突然來這一下,是開玩笑嗎?因為他剛跟她告白時,雙眼并不在她身上,而是把她的手腕束得有些痛的章域尋。
疑惑地回頭看向章域尋,正打算解讀他與趙軍毫的眼神間傳遞什么訊息時,受夠趙軍毫時不時投射過來的挑釁眼神的章域尋,將她推到身后,彷彿在對趙軍毫說——『她是我的人,一根手指都別想碰』。
趙軍毫注意到他的警告,也滿意他的警告。
「先生,雖然小意沒有男友,卻還有我這個未婚夫,想奪人所愛之前,最好先搞清楚對方是否是自由之身。」
「妹子妳訂婚了?」
這消息讓他大為吃驚,一是在這個人人皆晚婚的年代里,十八歲結婚真的讓人很吃驚。二是他一直以為他們兩人不過是處于曖昧時期的未滿戀人,沒想到關係已經如此密切了。
「軍毫哥,我跟他之間已經……」
孟意棠開口才要解釋,卻被心中滿是惶恐的章域尋搶走發言權。
「婚禮就在我們畢業那個禮拜天舉辦,而且我們還打算請全校的師生來為我們的結合祝福。」
「我們的婚禮不是已經……」
章域尋捂著她的嘴,不讓她多洩漏一句。
「小意,我知道妳對我們的婚禮一直很有意見,但妳放心,我一定會讓妳擁有個完美的婚禮的。」
章域尋不理會孟意棠的抗議,直勾勾地斜瞪著對他愈來愈滿意的趙軍毫。
「小兄弟,請問距離你們的婚期還有多久?」
「二個月,做什么?」
「這代表我還有二個月的搶人期,在你們正式成為夫妻前,我還是有機會的。」
「你認為有這機會嗎?」章域尋咬牙道。
「我怎么會沒機會,不試試看怎么會知道,對不對啊意棠?」
從頭到尾都不知道這兩只雄性動物到底在爭些什么的孟意棠,除了一臉莫名地看著他們之外,什么也表達不了。
「妹子,要不要跟我到五樓去?那里有個驚喜給妳。」
「五樓?驚喜?是什么啊?」孟意棠拉開捂住嘴的大掌,愈來愈迷糊了。
這個煞風景的!又想搞什么鬼!不管他如何明示暗示加威脅恫嚇,不但不滾還黏得更緊,甚至明目張膽的搶人,分明就是跟他槓上了,沒關係!本少爺有的是時間跟你耗!
「妳還記得,我曾經妳跟說過打算成立自有品牌的事嗎?」
「難道……軍毫哥,你該不會實現當初的夢想了?」
趙軍毫對她露出充滿自信的迷人笑容,來代替回答。
「軍毫哥,恭喜、恭喜你啊!」孟意棠雙眼興奮地看著趙軍毫,為他今日的成就感到高興。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9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