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要抽自己的血再打回去_有些事情難以啟齒無法忘懷

討厭王子49 章域尋躺在孟家的大門口上上氣不接下氣的,還一臉蒼白,而孟意棠則撫著頭靠在大門邊,臉色鐵青。
一個是騎車騎到快虛脫,另一個則是被載到快暈車,也難怪,任誰坐在時速近五十又東晃西晃的腳踏車上,不暈屁股也麻痺了。
「下次、下次我再也不要坐你騎的車了,比云霄飛車還要恐怖,好幾次我都差點被你摔出車外,抓到我的手到現在還在抖。」
「都叫妳抓我的腰了,是妳自己硬要抓椅墊的,怪我!要不是我騎快點,我們兩個現在已經被黑山姥姥給收了!」
「你竟然說嵐姨是黑山姥姥,被她聽到,小心你的耳朵沒了,連命也沒了。」
「虎毒不食子,聽過沒,死不了的。」章域尋甩甩手,不相信自己的母親會這么狠。
「那現在嵐姨怒氣沖沖地朝我們這邊走來,你也認為死不了嗎?」
章域尋一聽,一個鯉魚打挺,人便往一旁的蓮霧樹爬去,沒一會兒,除了搖晃的樹影外,章域尋的身影完全隱入枝葉間。
孟意棠見狀,忍不住捧腹大笑,笑到她的眼淚都飆了出來。
章域尋一聽到笑聲,馬上把遮住他視野的枝葉撥開,除了一只搖著尾巴越過馬路的野狗外,什么也沒有。
「妳騙我!」吼著笑到滿臉通紅的孟意棠。
「你不是說虎毒不食子,既然如此,你干嘛躲。」說完又是一陣爆笑。
「妳給我站在那里不要動,看我怎么修理妳。」
「小心點,那棵蓮霧樹可是我姊種了十年的寶貝,萬一斷了一枝樹枝或是掉了一片葉子,她可是會哭好幾天喔!」
這讓原本想直接跳下樹的章域尋,只能慢慢的爬,而孟意棠則趁機拿出鑰匙準備開門,她腳才踏上門墊,大門同時打開,是孟圣詠。
「圣詠,妳怎么在家里?現在不是還在上課時間。」說完,發現自己的斥責無疑是在自打嘴巴,因為她不正是在上課時間跑出來混的不肖學生之一。
「我們的親生父母真的是出意外過世的嗎?」孟圣詠帶著指控的口吻詢問道。
孟圣詠的問題讓孟意棠的胸口涌起一抹不安,「怎么會突然問這個問題?」
「妳只要告訴我是或不是就好!」
從孟圣詠的表情知道,她已經知道詳情了,現在只是想要個確定罷了。
「他們不是意外過世的。」
「還有呢?」孟圣詠雙拳緊握,壓抑著自己被騙的憤怒。
「媽媽的確死了,但爸爸目前在美國有另一個家庭。」
「媽媽是怎么死的?爸爸又為什么會到美國另組家庭?他又是為什么丟下我們兩個?」
「我……」
「講不出來是不是,那我就把林明盈告訴我的,當作事實!」
孟意棠一聽到林明盈的名字,整個人都傻了。
原來,原來是她,她還猜是誰將這秘密透露出去的,原來是她!
「除了妳,還有誰知道這件事?爸媽?大姊?親戚?鄰居?」
「都知道。」
「還有我。」
章域尋不開口還好,他一開口,隨即把孟意棠推向更糟糕的田地。
「什么?學長你也知道!呵!看來全世界不知道這秘密的人,恐怕只有我一個人!你們憑什么瞞我、騙我?尤其是妳!明明都約定好了,絕對不跟對方說謊,藏著秘密,結果妳卻說謊!又瞞了我這么一個大秘密!」
面對孟圣詠的指控,孟意棠除了慘白著臉不知所措外,什么也說不出口,只能腦袋一片空白,呆愣地看著她的怒顏。
「圣詠,小意會這么做,可能是為了讓妳的童年過得快樂沒有負擔,更不希望妳對親生父母留下不好的印象,影響到妳日后的人格發展,與對人性的信任度。」章域尋將孟意棠的考慮分析給她聽。
但盛怒中的她,壓根就聽不進去。
「哼!設想還真周到,但她有沒有想過,她這樣瞞著我,會不會影響我現在的人格發展,與人性的信任度!」氣憤地斜睨了眼孟意棠。
「圣詠!妳怎么可以這樣講妳二姊!」章域尋為孟意棠抱不平。

討厭王子50 「我說錯了嗎?一群人聯手瞞我,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編造一個美好給我,結果我一直認為的美滿家庭、恩愛父母,不過是個笑話罷了!如果林明盈不講的話,妳是不是打算瞞我一輩子!」
孟意棠只能沉默以對,因為她的確有這打算。
「親生父親的無情、親生母親的懦弱,我一點也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們怎么可以合謀起來,剝奪我這段過去,我并沒有你們想像中的那么脆弱,你們可以不要對我這么好嗎?我討厭這種被瞞著、騙著、寵著、不信任著的感覺——」
孟圣詠一口氣將她心中的憤怒爆發出來。
「圣詠,對不起!」孟意棠抖著手想碰孟圣詠,但卻被她一個側身給閃過。
孟意棠看著落空的手,眼眶瞬間涌滿淚水。
她最害怕的事情發生了,事實上,好幾次她都想開口坦承這段過去,但每每看她過得那么無憂快樂時,總讓她又將話給吞回肚中。
隨著日子的更替,從原本想找時機講,到最后決定將這秘密爛死在腹中,不管是哪個決定,都讓她害怕面對孟圣詠的怨懟,但不管現在怎么樣,孟圣詠眼中的怨懟已經產生,她逃不了也避不掉。
站在孟意棠身后的章域尋,將她攬入懷中,并幫她撲空的手給收回胸前,而孟意棠則自然地往后輕躺,偎進這讓她感到心靜的胸膛,完全忘了兩人的過分貼近。
他們兩人宛如相戀十年的愛侶般的親近,這讓孟圣詠萬分吃驚,因為她難以想像昨天還貌神皆離的兩人,今天竟然如此親暱。
這樣的震驚,讓她忘了先前的憤怒,只能吃驚地看著,因為變化實在大得讓她有點適應不良。
消化了幾秒后,孟圣詠喜歡上這樣的改變,因為她這個防男人防到讓男人只敢遠觀不敢褻玩焉的姊姊,終于將那堅不可破的防護墻給卸下了。
這樣的發展讓孟圣詠感到欣喜,但一想起孟意棠的隱瞞,那股不快瞬間將那份欣喜弒殺掉五成。
但這股不快卻在接觸到孟意棠那雙盛滿內疚淚水的雙眼,銳減到只剩三成,這讓她懊惱地別開頭,因為她發現自己已經開始沒志氣地心軟了。
唉!她果然不是當壞女人的料。
雖然她狠不下心對她二姊太絕,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不折磨折磨她,她這口氣還真嚥不下去,而且原諒太早,顯得自己沒志氣沒原則。
「妳以為一聲對不起就可以改變妳隱瞞我的事實嗎?太難太難!」孟圣詠硬裝出嬌蠻。
「要怎么樣才愿意原諒我對妳的隱瞞?」
被孟意棠這么一問,她突然傻了,因為她滿腦子都只有怎么質問孟意棠對她的隱瞞,至于教訓她……這個問題她自始至終都沒想過,或許該說,她根本就沒在想。
看她現在遲滯的表現就曉得了。
她遲疑地看了眼孟意棠,忍著抓頭的焦躁,努力的腦力激蕩,希望想個可以教訓為什么要抽自己的血再打回去_有些事情難以啟齒無法忘懷孟意棠一頓的辦法,但……想不到啊!
看來她除了沒有當壞女人的料,更沒有修理人的天份,沒想到當壞人這么難,現在只能先拖著了。
「想贖罪,我偏不讓妳贖,太早告訴妳,豈不是便宜了妳,我是要這樣拖著妳,讓妳緊張、讓妳愧疚、讓妳痛苦、讓妳吃飯睡覺上廁所都不得安寧!」
人便轉身進入屋中,當著他們兩人的面,把門狠狠甩上。
「沒擔心,她現在只是氣頭上,過幾天氣就會消的。」
章域尋的聲音一從頭頂飄出,她才注意到自己竟與他如此緊密,緊密到她甚至可以清楚的聽到他的心跳聲。
臉上的紅暈,隨著那一聲聲穩健的心跳逐漸擴張,自己的心跳則是開始失速紛亂,感覺自己就快心臟病發。
這時感覺章域尋放于腰間的手稍鬆,趁機手一推,只見她如逃難般地逃進屋內。
章域尋伸手本想抓,但等他注意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沒關係,妳跑,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追到妳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9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