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h網站的小說不更新了_有什么女生看的小說

討厭王子57 嚴重的睡眠不足,讓孟意棠意識恍惚地站在學校大門口前,猶豫著要不要裝病早退,因為她不想見到『那個人』。
這是第一次她為了躲避一個人有這樣的念頭,以往她被人如何的欺負排擠,她還是會準時上下課,從不逃學的,因為她認為,愈是逃避,只會讓自己愈害怕,與其害怕逃避,不如勇敢面對,但是章域尋卻讓她想逃得不得了。
因為她不曉得自己萬一碰到他,會是什么的反應,是尖叫的跑開?直接昏倒?還是沖過去打昏他?這些未知數,讓她既擔憂又害怕。
還是回去想辦法補眠好了,雖然睡著的機率不大。
轉身準備回家裝病補眠時,她最不想見到的人,卻不知道何時站在身后,對她露出陽光般的燦笑。
她一看到,腦袋瞬間空白一片,接著嘴巴不自覺地發出尖銳的叫聲,右手則不受控制地飛向他的俊臉,最后……雙腳彷彿裝上風火輪般,一陣風地消失在章域尋的面前,留下捂著臉,一臉莫名的他,站在原地理他被揍的原因。
孟意棠剛剛逃的時候,完全沒有注意到地形,一個勁地逃入校園,卻沒注意到,有個跟章域尋同樣讓她害怕的人尾隨在后,只是這人帶著強烈的惡意。
「昨天過得怎么樣?是不是特別的痛徹心扉?」
孟意棠一看是林明盈,戒備地向后退一步,深怕靠太近,讓自己受到更大的傷害。
「妳知不知道,我很喜歡妳充滿絕望的表情,特別吸引人。」
她將一疊孟意棠恐懼、害怕、心痛、懇求的照片丟在地上,只是照片的另一半,被撕得乾乾凈凈。
孟意棠撿起那些照片,氣憤地吼著她:「妳找人偷拍我?」
「如果不這么做,怎么有機會永恆留下那精采絕倫的表情,晚點我還打算把那些照片貼到我的臉書上,讓大家欣賞欣賞。」林明盈小人得志地笑著。
「妳就這么喜歡看到我痛苦的樣子!」
「何只喜歡,簡直是愛慘了。」斂去臉上的笑,露出血腥的殘忍,「妳這種人,根本不配擁有幸福,尤其是不符合妳身分的幸福!」
「妳憑什么決定我的幸福!」這讓她氣極了。
「憑什么?憑妳的身價、家世背景,像妳這種人,只配跟妳擁有同樣價值的人在一起,攀上不屬于妳的高枝,我怕妳摔死。」
「我不懂,我是哪里做錯了,讓妳這么討厭?」
從小就是這樣,看到她,感覺就像是看到臭蟲一樣,恨不得將她丟得遠遠的,尤其是在長輩看不到的地方,吼她、打她。
有一次她不過碰了下她的泰迪熊,她竟然當著她的面,將那只泰迪熊的頭給折斷,然后塞進她的手里,接著嚎啕大哭,她永遠忘不了那一天,因為那天她被她舅媽打到差點站不起來,更忘不了,舅舅懦弱且無能為力的表情,讓她很受傷。
從那天開始,她想盡辦法不讓自己出錯,甚至隱形,但是林明盈永遠有辦法騙她、傷害她,導致她對她充滿了恐懼,直到現在依然。
「不只妳讓我討厭,妳親生爸媽還有妳妹都是,自從我那懦弱的爸入贅我家開始,妳家的人,就像是蝗蟲一樣,想盡辦法挖我媽的資源,妳爸就是個例子。」
她無法否認這點,因為她親生父親的確是這種人,充滿利慾心,不斷追求更高的名利,跟她淡泊名利的媽媽是明顯的反差。
「妳爸為了做生意,跟我媽借錢,生意失敗,又跟我媽借錢,借到沒辦法借的時候,就派出妳媽去跟我爸挖錢,最后妳爸勾搭上有錢的女人,妳媽自殺,又把妳跟妳妹丟給我們養,又是筆錢,你們這家人簡直就是為了挖人家的錢而存在的臭蟲,讓人噁心至極。現在妳勾搭上尋,不也是為了錢!妳要多少錢才愿意離開他?」
「我一毛錢也不要!章域尋他有自己的思想、性格、興趣,他是個人,不是項商品。」
「哼!講那么好聽,少清高了,要多少?五十?一百?還是二百?」
「妳夠了沒!」林明盈此舉徹底激怒了孟意棠,「妳要我出價是不是,那好,章域尋在我心中是無價的,請問妳要花多少錢才能買得起無價的東西!」
「果然同出一脈,知道從我這邊撈到的部分有限,但是章域尋卻是無限,真夠貪婪。」
孟意棠受夠了她的冷嘲熱諷,「妳的思想真的扭曲的讓人噁心,無論如何,我不會將章域尋視為商品販售,想獲得他,請靠自己的實力贏得!」
轉身就要走,但馬上便被林明盈給擋住。
「馬上跟他解除婚約,并且離開他!不然我就把妳的過去巨細靡遺地發表在網路上,讓妳連人都沒辦法做!」
本想繼續隱忍下去的,但一看到站在不遠處的孟圣詠,一股捍衛的力量立即涌現,讓她不再畏懼林明盈的威脅。
「隨便妳!反正我問心無愧!因為我媽是為了保護我跟我妹才把我們推出門外的,是舅媽為了報復我爸欠錢不還,故意買通記者扭曲事實,別以為我不知道,我會一直隱忍不提,是因為我覺得我家欠妳家太多,但妳既然要做得這么絕,我也絕不在隱忍!」一口氣道出陳積以久的怨氣。
「喲!小貓咪變成大老虎啦!等我把消息放出去,我看妳還能這樣囂張多久!對了,有件事告訴妳也無所謂,妳知道妳爸為什么能順利勾搭上那個有錢的大小姐嗎?是我媽為了徹底脫離你們這吃人的家庭而牽線的,沒想到妳爸一下子就上勾了,妳爸還真愛妳們這個家庭!」
孟意棠難以置信,間接逼她母親自殺的人,竟然是她舅媽,她一直以為,她舅媽雖然人自私冷漠了點,但不會真的傷害她們,萬萬沒想到,導致她家家庭破碎的人,她竟然也有一份!
「妳們……妳們會得到報應的!」她咬牙切齒道。
「應該得到報應的是妳們!挖了我家這么多錢,不知道感恩,還想一挖再挖,妳爸錢欠到現在都還沒還!下次遇到他的時候,記得幫我要!」
林明盈踩著得意的步伐離開了,但孟意棠卻頹坐在地,難以消化剛剛接收的訊息。
「妳過去就是這樣保護我的嗎?靠忍耐?難道妳打算就這樣一輩子受她控制跟威脅嗎?如果真的想保護我,就不要被別人的幾句話就打敗了!有夠窩囊的!」
孟圣詠說完,頭也不回地往教室走去,因為她如果不這么做的話,她可能會罵得更難聽。
林明盈妳該慶幸,惹的人是我二姊,要是我的話,早就把妳家的祖宗十八代罵透透,還會把妳那張漂亮的臉蛋抓花,讓妳沒臉出來見人,看妳還能不能這么囂張跋扈!
不行!她必須加速計畫的進行,不能讓林明盈這樣繼續囂張下去,不然的話,她只要在的一天,她二姊就沒一天好日子過。
停下走向教室的腳步,轉身往校門外走去。
林明盈,我二姊怕妳,我孟圣詠可不一樣,我會讓妳知道,我跟我二姊那顆軟柿子,是完全的不一樣,咬到我,除了牙齒斷了外,還會讓妳痛徹心扉!

討厭王子58 「需要拉妳一把嗎?」
孟意棠順著那只友善的大掌往上看,是章域尋關心的臉。
她先是一驚為什么h網站的小說不更新了_有什么女生看的小說,接著用力拍開他的手。
「不用!」大吼一聲,便抓著書包往校門外跑去。
為什么每次她最慘的時候,都會被他看到,丟臉透了。
等等,有什么好丟臉的!她會這么慘都是他害的!她現在該做的不是這樣跑開,而是轉身回去把他抓起來痛打一頓才是。
她這念頭才起,章域尋追趕的聲音馬上從后頭傳來。
「小意,等等我。」
他怎么跟來了!
本來打算K他一頓的孟意棠,一看到章域尋愈來愈近,他帶來的壓迫感,瞬間將剛剛的念頭拋諸腦后,努力的往前跑。
「小意、小意……」怎么突然跑這么快?她家已經過了,不是要回家嗎?
章域尋雖然有滿肚子的疑惑,不過還是加速追上去。
「小意、小意,妳要去哪里?」
「要你管!不要再跟過來了!」愈來愈近的腳步聲,讓她一刻也不敢鬆懈的使勁跑。
「妳只要跟我講妳要去哪里,我就不跟。」只差二十公尺。
「你是我的誰啊!為什么必須告訴你我的行蹤!」她根本就是亂跑,哪知道要去哪里。
「為了妳的安全,我有責任知道妳的行蹤。」只差十公尺。
「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啊!我都快滿十八了,不需要任何人來負責我的安全,走開啦!」他再跟下去,她的心臟跟肺會爆炸的。
「那妳也只是快滿而已。」章域尋抓住她的語病回道,同時也將兩人的距離拉近到只差五公尺。
章域尋的愈來愈近,把她逼得快瘋了。
「算我求你好嗎?不要再追我了!讓我一個人安靜一下可以嗎?」
「小意,妳忘了我昨晚跟妳講的話嗎?我從今天開始會火力全開的『追』妳,妳忘了嗎?」
孟意棠一聽,整個人都快瘋了,讓她將漸漸緩下來的速度加快。
「我又沒有答應讓你追!」
「那我現在就追到妳答應為止。」
這充滿無賴的答案讓孟意棠真的快瘋了,這表示她必須跟他長跑抗戰,但她的體能跟沉重的書包,不停地跟她講,她快不行了,再跑下去她非休克不可。
「OK!OK!我要回家,這樣可以了吧!」
「當然可以,只是……妳家已經過了好幾條街了?」
她這才意識到,她離她家愈來愈遠了,這讓她不自覺地緩下腳步,也讓章域尋順利追上了她。
「你靠這么近做什么!」她倒退二步與他保持距離。
「我們之間還隔有一個手臂遠,這叫近?真正的近是兩個人貼在一起才叫近。」說完,他右腳向前,準備示範給她看。
孟意棠卻像是受到嚴重驚嚇的羚羊般,往后倒退至少五公尺遠。
「不準靠近我!」
「我身上有病毒嗎?為什么不能靠近妳?」話落,孟意棠退多少,他就前進多少。
「不準就是不準!」她再退。
「如果我偏要呢?」他再進。
「我叫你不要過來就不要過來!」孟意棠被他逼得大叫,也被他逼到眼眶紅潤。
章域尋見狀,馬上舉雙手投降,「好,我不動,不動。」
「往后退十步。」
「好,往后退十步、退十步,一、二、三……八、九、十,好十步了。」
孟意棠看著那不到三公尺的十步,「你偷吃步!」她控訴著。
「妳又沒規定我一步要退多少,這哪算偷吃步。」
「你……」孟意棠恨死自己老是不夠伶牙俐齒,口舌之戰總是屈于下風。
「妳到底是怎么了?看到我就像是看到鬼一樣,我剛得罪了妳嗎?」章域尋眼神滿是不爽地看著她。
一接觸到那雙充滿吸引力的灰藍眼眸,孟意棠狼狽的別開,滿是敷衍道:「沒有。」
「沒有?」章域尋瞇著眼根本不信她的說法,「既然沒有,那我靠近妳一點應該沒關係吧?」他試探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9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