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他人服務的作文450_有什么好看的小說女生言情

討厭王子61 在附近的公園游蕩到中午才回家的孟意棠,一回家就被門口擺放的行李箱給嚇到。
「姊,圣詠的行李箱怎么會在這里?」
「妳們兩個,可不可以不要為了林明盈動不動就翹課,為了幫妳們翹課找理由很累的咧!」因為她很不會說謊。
「對不起!」
「我知道林明盈讓妳不舒服,但是妳這樣一直翹課,只會讓林明盈以為妳好欺負的,明天開始,給我乖乖去上課,聽到沒!」
「問題不在林明盈,而是……」章域尋。
但她實在說不出口,她怕被孟琪惠察覺她的異態,只能為難地答應了。
「聽、聽到了……對了,姊,妳還沒跟我講圣詠的行李箱為什么會在這邊。」
「她要去嵐姨家住一陣子。」
「沒事為什么要去他家住!」
「妳說咧!還不是為了我們瞞她妳親生父母的事,她氣到不想多看我們一眼,說想到嵐姨那里住到她氣消為止。」
「那為什么會去嵐姨家?外公家不是更近嗎?這樣打擾人家不好吧!」
「圣詠說,外婆跟舅媽是個大嘴巴,她們一定會把她在那邊的情形告訴我們的,所以她說她要去嵐姨那邊住,還要我幫她請一個禮拜的長假,看來她真的氣炸了。」
「氣我歸氣我,也不能因為氣我就跑到嵐姨家去打擾人家啊!畢竟我們跟嵐姨她,還沒熟到可以借住的程度。」
「氣頭上的人,哪管得了那么多,妳小時候不也曾經因為圣詠吃了妳一塊臭豆腐,就跑到當時的老師家去住了一天。」
「姊!那是我七歲的事,但是圣詠已經十六歲了,怎么能跟那時候的我相提并論!」
「意思都一樣,都是生氣后的表現。」
「但想來想去都對嵐姨不好意思,圣詠人咧?我去跟她講。」說完,人就要往樓上走。
「圣詠不在房間,她人現在在嵐姨那里,行李是嵐姨打電話來要我幫圣詠打包的,等等嵐姨會請司機來收的。」
「太胡鬧了!我要把這件事跟爸媽講,叫他們把她帶回來!」手才要伸向電話,孟琪惠就把她的手壓下。
「妳是急到忘了嗎?爸媽在知道妳的婚禮取消后的隔天,就又飛回去了,妳是想讓他們再浪費一次飛機票錢啊!她要住,妳就讓她住,反正嵐姨很歡迎她去住,還說感覺像是多了個女兒一樣。」
「但……」
孟琪惠伸出右手,做了個不的手勢,要她不要再講了。
「我現在擔心的不是圣詠,而是域尋,他為了妳的事跟圣詠起爭執,結果一時氣不過,打了她一巴掌,被嵐姨逮個正著,剛剛被嵐姨給轟出家門,現在無家可歸中。」
「怎么可能!他不像那種會因為氣憤而失去理智的人啊!況且還打女人!」
為他人服務的作文450_有什么好看的小說女生言情 「關心則亂聽過沒,現在怎么辦?人家為了妳被人趕出家,我們是不是應該……」
孟琪惠還沒說完,就知道她想說什么了。
「不行!我們家都是女生,怎么方便收留一個男生進來住!」
「家里不是只有我們兩個人,叫那么大聲很丟臉咧!」
「我們家不只我們兩個!妳該不會……」
她頭往樓梯看去,章域尋坐在臺階上,手撐著下巴,不知道坐了多久。
「啊——」尖叫一聲,「我不要跟他同住一個屋檐下!不是他走就是我走!」
「那妳要住哪里?」
面對孟琪惠的詢問,孟意棠傻了,因為她姊竟然選擇讓她出去,也不趕章域尋出門。
「為什么是我出去不是他!他才是這個家的外人吧!」
「但人家是為了妳才被趕出門的,他一個小孩子,身上一毛錢也沒有,聽說那些錢還是被妳花光的,妳要一個沒錢沒地方去的人去哪里啊?難道妳要他睡公園嗎?」
「那些錢有一半是他自己花掉的,怎么能全怪我!況且他不是有哥哥姊姊可以投靠,叫他去找他哥哥姊姊借住不就好了!」
「我哥在美國,我姊在日本,妳要我去哪里借住?」章域尋一臉玩味地看著想盡辦法要將他驅逐出境的孟意棠。
「這……這……」
「別這了,反正域尋也不是一輩子要住在這里,只要圣詠回來,他就回去了,妳就忍耐一下,域尋住樓上客房喔!」
什么!那不就在她隔壁。
「難道不能讓他住其他的房間?」
她現在只要一想到跟他呼吸同個空間的空氣,就讓她焦躁難耐,而且他的存在感,與日俱增,尤其是在那個吻過后,更是強大的可怕,像現在,她就恨不得將他那對眼睛給挖出來,讓他無法繼續用那充滿侵略性的眼神看她,彷彿光用那眼神就可以將她全身透視般。
「客房就是準備來給客人用的,他不睡客房睡哪啊!別再魯了!別忘了人家是為了誰才被趕出門的!」
人情壓力逼得她不得不屈服。
「好啦!」

討厭王子62 是誰這么早就洗澡了?姊嗎?她不是都是在煮完晚餐才會洗嗎?難道是……她一意會是誰,轉身才要跑,浴室的門這時也開了。
半裸,下半身只穿一條運動褲的章域尋,從里面走了出來。
「小意,妳怎么會在這里?該不會是來拿晾在里面的內衣褲的?」
內衣褲!她還沒有拿出來!
大叫一聲,起腳就要沖進去拿,卻直直撞上堵掛著水珠的結實胸膛,這讓她又大叫一聲,并像彈跳蝦一樣,往身后的墻重重彈去,砰地撞上去。
「要不要緊?」章域尋看著抱著頭,痛到流眼淚的孟意棠。
「你擋在門口做什么!」
「我只是想跟妳講,妳晾在里面的內衣褲我拿出來了。」他將那套有著小兔子內衣褲拿給孟意棠看。
「變態!干嘛拿人家的東西!」沖上去將那套內衣褲搶入懷。
「罩杯那么小,款式還那么幼稚,花錢請我拿,我還要考慮一下咧!」
「你又知道這是我的了!說不定是圣詠或我姊的。」
「第一,妳剛剛不是大喊著——『干嘛拿人家的東西!』這不是明擺著就是妳的,第二,圣詠的內衣褲,已經被琪惠姊給打包到我家去了,最后,琪惠姊的罩杯怎么看都比妳大上二號,而且琪惠姊的內衣褲沒晾在里面,她也不會買這種幼稚的款式,所以剩下來的,除了妳,不會有別人了。」
可惡的姊!竟然只記得收她自己的,卻沒幫她收!太過分了!
「既然知道是我的,干嘛還拿啊!」
「妳當我愛拿啊!要不是我不小心把它們弄掉到馬桶里,我也不會拿,我拿出來就是要妳在洗一遍,不然妳要我幫妳洗嗎?」
她這才發現內衣褲是濕的,而且還有馬桶清潔劑的味道跟顏色,「你……你知不知道這件內衣是新買的!而且……算、算了,我自認倒楣。」
「而且什么?話不要說一半!」
「而且很貴!」
「我買一件賠妳不就得了。」
「一個月只有三千塊零用錢的人,還是少逞強的好,反正洗一洗還是可以穿的。」眼睛避開那讓她臉紅心跳的結實男體。
「一件內衣我還賠得起,只是要等下個月就是了。」
孟意棠本想拒絕,但一想到章域尋一定會跟她爭到底,不想浪費時間跟他吵,便順著他的意思讓他賠,轉身便想到樓下的洗衣房洗她的內衣去。
「妳不是要洗澡?我洗好了,換妳了。」
「我吃完晚餐才會洗,現在太早了。」
而且里面充滿了他的味道,她才……味道?
她用力聞了下充斥在空氣中的香氣,是她沐浴乳跟洗髮精的味道。
「你用了我的洗髮精跟沐浴乳!」轉頭瞪向撥著髮間里的水珠的章域尋。
「我被我媽趕出來的時候,除了幾換洗衣物外,什么也沒帶,不介意我用吧?」
本想發飆的孟意棠,一聽到他扛出這個理由,她也只能自認理虧了。
「用都用了,我能怎么樣。」
是不能怎么樣,但她的心卻為了章域尋身上那股味道而煩躁,因為總感覺兩人像是同居的戀人,共用同套沐浴用品,讓她渾身不自在。
「那有毛巾嗎?妳總不能讓水這樣滴吧!」說完還用力甩了下頭,讓水隨著髮絲飛射出去,濺了孟意棠一整臉。
「別甩了!我拿浴巾給你就是!」不知道家里有沒有新的浴巾,好幾年都沒有客人來借住了,她可不想把自己的浴巾借他。
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下樓去,再上來時,手上多了條小兔子圖案的浴巾,看她的臉就曉得,那條浴巾是她的。
「拿去!」
章域尋看了眼手上的浴巾,「琪惠姊說妳是超級兔子迷,從碗筷到拖鞋,T恤到內在美,聽說妳連房間的床單、被單、枕頭、睡衣都有兔子的痕跡,當時還不太相信,這下終于眼見為憑了,妳還真是無兔不歡啊!」
沒想到當初種下的兔子威力竟是這么強大,擴展得如此細微,一股虛榮感隨即傳遍全身,因為這表示著,她這些年時時刻刻不停地想著他,走路想著,吃飯想著,洗澡想著,睡覺也想著,甚至連脫衣服的時候也想著。
一想到這里,他就恨不得馬上跟她表明身分,然后抱著她,吻著她,最后讓自己成為她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這讓他忍不住地興奮傻笑,只差沒流出口水來。
「我喜歡兔子要你管喔!還有你干嘛突然笑得那么噁心!快擦啦!地板都被你弄得濕濕的,萬一等等誰踩到滑倒該怎么辦!」
「在擦了,在擦了。」
章域尋依令在小兔子浴巾上留下自己的痕跡,孟意棠對著景象感到一陣心跳失律,感覺真的愈來愈像她剛剛的戀人假設。
其實她可以拿她爸的浴巾給他的,但她不曉得為什么,伸手一拿,卻是自己的,她對自己的行為愈來愈不了解了,她討厭這樣奇奇怪怪的自己。
為了不讓章域尋繼續影響自己,轉身想回房去,卻被他的詢問給留了下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89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