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在調教室調教女仆_有關龍之谷的位面小說

討厭王子83(倒數完結中) 「章域尋——我什么時候以準備考大學的壓力大為由,找你『舒壓』了啊?而且還是那種『舒壓』!你少污衊我了!別因為你求婚求不成,就用這種方式逼婚!我不答應就是不答應!」
孟意棠豁出去了,直接站起來對著章域尋爆吼,她胸口這口氣要是再不發洩,她準會腦溢血而亡的。
「小意,我知道這么做讓妳很生氣,但是為了我們剛成形的孩子,不得不這么逼妳,對不起!我真的很想照顧妳,陪著我們的孩子一起長大,小意不要再生氣了,小心肚里的貝比,太激動對孩子不好。」
「去你的孩子!我們之間明明比一塊白布還要白,哪來的孩子啊?你當我是圣母瑪莉亞可以無性生殖啊!」孟意棠已經氣到不顧長年來所受的禮儀,直接開口飆髒話。
「小意,胎教、胎教。」
「去你的王八胎教——你可以不要再演了嗎!你以為這樣我就會答應跟你結婚嗎?」
「我沒有演啊!我真的沒有演,我只是想負責而已,為什么妳就不給我個機會?我真的不想錯過女人最珍貴的十個月,更不想錯過我們孩子成長的每分每秒,妳不能因為不想結婚就說我演這齣戲污衊妳、逼妳結婚,妳這么說,對我……真的很傷。」
說著說著,章域尋眼眶馬上漫上藍灰色的水花,沒一會兒,淚珠如斷線的珍珠,一顆接一顆的落個沒完。
全校的女孩子看到這情形,有些心疼的跟著落淚,有些上臺忙安慰,有些直接痛罵孟意棠的過分,讓孟意棠被轟到快耳聾了。
「停——」
孟意棠受不了此起彼落的噪音,跳上椅子喝止她們的無知。
「夠了!通通安靜,聽我說!既然章域尋說我找他『舒壓』,那證據呢?我找他『舒壓』的證據在哪里?我可以現在馬上到醫院照超音波給大家看,證明我的肚子除了該在的內臟外,什么也沒有!」
孟意棠這話一出,所有人馬上看向哭上癮的章域尋。
「小意,證據我的確是有,但拿出來會毀了妳的清白,妳還想看嗎?」
「看!當然要看!我看看你有什么證據污衊我!」
接著章域尋故意一臉為難與不愿地望著孟意棠,遲遲不愿將證據拿出來。
「拿啊!拿出來啊!把證據拿出來,只要你拿得出來,今天畢業典禮后,我就跟你去公證!反正我們雙方父母都在!」
孟意棠說完,全校馬上響起拿證據、拿證據的口號,催促著章域尋。
在臺上的章域尋,聽著雷動的催促聲,頭微微一側,嘴角揚起得逞的賊笑,但沒一會兒便被他巧妙地隱匿起來,換上了哀愁。
他從畢業生代表手中接過幻燈機的控制器,畢業生代表離開前,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十分同情他的遭遇。
畢業生代表之所以答應讓章域尋佔用他的時間,就是同情開校以來最風云的人物,竟然被情傷逼得失去他平日的自信與風采,說實在的,除了同情外,還讓他有同等人的親近,他以為像章域尋這樣自信有魅力的人,一輩子只會站在浪頭上,不曉得浪下的痛苦,沒想到浪頭上的他,也有落浪的時候,讓他這個功課頂呱呱,但是女人緣掛零蛋的可憐蟲,知道世間沒有完美的事物,更沒有完美不敗的人。

討厭王子84(倒數完結中) 「小意,我按啰!」章域尋佯裝擔憂地回頭看了眼孟意棠。
「你給我按!用力按!看看我到底怎么舒壓的!」
「小意,對不起!」按的時候還故意眼睛一閉,裝出一副千百個不愿意的表情。
第一張照片是章域尋指控孟意棠強暴他時的照片,那張照片中的孟意棠,跨坐在章玉尋的重要部位上,裙子捲過腰,內褲一覽無疑,上半身趴貼在章域尋的身上,齜牙列嘴地咬著他臉上的肉,而被壓著的章域尋,表情充滿了被強佔的痛苦與忍耐。
孟意棠一看到那張照片,雙手拳頭馬上握得死緊,因為……圣詠明明跟她講說照片已經被銷毀了,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她轉頭尋找孟圣詠那個背叛者,卻發現她的位子,空空如也。
那小背叛者竟然跑了,沒想到……最親近她的人,也讓她最信任的人主人在調教室調教女仆_有關龍之谷的位面小說,竟然聯合那個混蛋背叛她!她提早結婚對她到底有什么好處!她不懂。
如果她知道孟圣詠是為了組二十萬的攝影器具背叛她的話,不知道她做何感想。
「這張是我跟小意的第一次,那次雖然全程是小意主動的,但……很甜蜜。」
「甜蜜個屁啦!那次我們根本就……」
她還來不及解釋,耳邊便傳來機械轉動的聲音,章域尋換下一張了,這張讓孟意棠更想殺了自己的小妹跟章域尋了。
這張照片中的孟意棠,頭頂著鏡子,下巴高高仰起,雙眼微閉,一臉的陶醉,雙手還緊抓著藏在裙內的頭顱,彷彿要將他往自己的私密處貼去似的,凈白的婚紗捲至大腿,微微露出章域尋英俊的側臉,他的雙手雖然隱匿于裙中,但感覺得到,他的雙手正用力地將自己往孟意棠的私密處推去。
這張照片讓全校師生發出吃驚地震響,都為照片中露骨的情慾感到難以致信,因為簡直跟情慾寫真沒兩樣。
「這張是……小意前陣子迷上了角色扮演,那個角色是對新婚夫婦,受不了對彼此的肌渴而……」
「夠了——爸媽、姊、嵐姨,你們當天不是也在場,幫我解釋當天的情形。」
只見他們四人,補妝的補妝,裝咳的裝咳,看天花板的看天花板,玩手指的玩手指,沒有一個人愿意幫她,包括最近才慢慢跟她熟起來的章叔,也轉頭看外頭,硬是不看她。
「現在是怎么樣?你們通通被章域尋給收買了嗎?為什么都沒有人愿意幫我說話——你們到底是吃了他什么藥?他又對你們說了什么!你們為什么要這樣配合他!你們有沒有為我想過啊!」
事實上,孟家父母、孟琪惠、韓嵐芬跟章父,本來都不贊成兩人這么小就結婚,畢竟兩人心態都不定,感情也還在建立中,倉促的結婚,怕他們這一對剛起步的佳偶,未來會變成怨偶,然后進化成仇人,最后幫臺灣節節升高的離婚率再下一成。
但為何最后五人通通無條件地助紂為虐?全是因為中了章域尋的當。
早在一個禮拜前,章域尋就跟孟圣詠,兩人一搭一唱地說她們兩姊妹的親生父親要來搶監護權,說自己老婆生不出來,要找孟意棠到美國學習當他的接班人,還幫她找了個『門當戶對』的未婚夫,那名『門當戶對』的未婚夫,在美國的上流圈中,臭名遠播。
不學無術不用說,花心劈腿更是家常便飯,把女人當成名牌般地一個換一個,據說還會打女人,之前才毀了一個名模的臉,讓她現在必須靠整形恢復以往的容貌,五人一聽,莫不緊張起來。
為了故事的逼真,章域尋還請美國的員工打電話佯裝自己是孟家姊妹的親父,逼迫孟家父母完璧歸趙,不然的話,法院見。
一生公益的孟家父母一聽,更是緊張萬分,因為他們的存款都拿去幫助難民了,根本就沒有多余的余錢請律師捍衛,只能天天擔心孟意棠的親父上門討孩子。
這時章域尋跳出來說:『只要小意嫁給我,就等于章家的一份,以我家的財力,他想動小意比登天還難,我們家的律師團可是數一數二的強悍,保證還沒碰到小意半根寒毛,就已經被告得屁滾尿流。』
聽到消息前來關心的韓嵐芬與章父一聽,都覺得這主意好,所以……五人便與章域尋狼狽為奸,演這一場。
本來孟琪惠說要將整件事告訴孟意棠,但害怕計畫漏餡的章域尋,馬上跟孟琪惠說,要是讓孟意棠知道這件事,她一定會去找親生父親算帳,怕到時帳沒算成,人就先被擄去了。
孟琪惠一聽,馬上打消這念頭,不然的話,今天這場戲,怎么有辦法演得這么徹底,這么順利。
「章——域——尋——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你——」
孟意棠氣得就要從椅子上跳下,沖上去打章域尋,站在她身旁的女同學見狀,無不穩住她,深怕她一不小心摔下,孩子萬一流掉該怎么辦。
「妳們不要拉我,我要去殺了那家伙——」
「小意,不要生氣、不要生氣,小心胎氣。」
「胎你媽個頭啦!」推開身邊的人,又要沖上去。
這時章域尋像是被孟意棠的兇惡嚇到般,突然往下一按,一張黑白的超音波照馬上冒出來,照片中央有個像是蜷曲小白蝦的影像。
「小意,看看我們的孩子,別激動!別激動!」
「你那照片是從哪里弄來的!」她快瘋了,為什么連那種照片也有!
「妳上禮拜偷偷去婦產科的時候,我等妳走后,跟醫生要來的。」
「我上禮拜根本就沒有去婦產科——我的天哪!到底要怎么樣才說得清啊?」
順道一提,那張超音波照,是韓嵐芬鼎力相助的,那是章域尋姊姊剛成形時的模樣。
「小意,只要我們結婚后,我跟妳保證,絕對不會再利用其他的女孩讓妳忌妒,我會幫妳好好照顧我們的小寶貝,不會讓妳累著,更會幫助妳實踐妳的夢想的,小意,嫁給我吧!我一定會讓妳幸福的,如果妳不喜歡嫁入我家的話,要我入贅都沒關係。」
章域尋話一說完,全校學生馬上大聲喊著:『嫁給他、嫁給他、嫁給他……』
孟意棠對眼前的荒唐已經無言以對了,只能頹坐在椅子上,任人宰割了,她不想再做任何反抗了,反正怎么說也說不清了,隨便他們了。
結婚就結婚,有什么了不起的,是啊!有什么了不起的。
一想到自己的無能為力,就讓她坐在椅子上,臉一捧,嚶嚶地哭起來。
當天,章域尋如愿地與孟意棠公證,那天證婚的人數,差點把法院給擠爆了,因為全校師生都到齊。
半個月后,兩人的婚宴直接在學校辦,把整個禮堂還有操場給佔滿滿的,邀請所有師生來參加,感謝他們當日幫他們兩人的證婚,那天,婚宴一直鬧到凌晨一點才慢慢散去,身為新嫁娘的孟意棠則臉苦一整天,跟章域尋臉上得逞的笑,形成強烈的對比。
總之,章域尋的賤功讓順利取到美嬌娘,而孟意棠則因為章域尋的賤功,毀了她的人生計畫,因為三個月后,章域尋實現了當初的誣陷,讓孟意棠懷孕了,迎接他計畫中的第一對孩子,因為……孟意棠懷『雙胞胎』啦!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91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