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打乳尖懲罰_有化勁抱丹的小說

序章 雪色的婚禮 (2) 大門內,穿著厚重禮服的管路路依然帶著淺淺的笑容,手搭在于卿的手臂上,跟著前方的服務生走。
服務生帶著兩人抵達休息事后就退了出去,接著另外一位穿戴更正式的人敲門走了進來,是這次婚禮的執行長。
「跟兩位稍微報告一下,目前所有狀況都在預估內,兩位還有三十分鐘可以休息,三十分鐘后請前往記者招待室,而婚禮則在兩個小時候開始,貴賓也會在一個小時后陸續進場。」執行長非常有條理地向他們倆說明了等一下的行程。
于卿聽完點點頭,扯開嘴角露出標準的燦爛酒窩笑容說:「辛苦你了,那有狀況再回報給我,可以先出去了。」
「是。」執行長向于卿敬了禮,然后恭敬地退了出去。
輕輕的關門聲后,房間內瞬間就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了。
管路路在執行長走后立刻卸下笑容,雖然原本就沒有笑得多開心,但現在完全是恢復成上班時的冷冰冰表情。她瞄著于卿笑到嘴角都快裂開的臉,偷偷背著他翻了個白眼。
「笑夠了就別笑了,誰不知道你那笑是職業笑容?」管路路哼哼幾聲,有意吐槽。
于卿收回笑容,看著一秒鐘就擺回臭臉的管路路,搖了搖頭,「就算是演戲,也得演好才行。」
「現在又沒人,演什么演?」管路路轉過頭去,拉著重到不行的三層白紗禮服接著抱怨,「真是重死了!難道我整天都得像一個寄居蟹一樣被困在里面?早知道就自己找禮服廠商了,贊助的果然都是爛貨!」
「小聲點,被外面的人聽見,妳形象都毀了。」于卿好聲好氣的提醒,然后順手倒了杯奶茶給管路路喝,好消消氣。
管路路看著他貼心幫自己倒奶茶的樣子,眼睛像貓一樣的瞇了起來,等于卿恭恭敬敬地把奶茶端了過來,她小聲地說聲謝謝,低頭啜了一口之后,故意用不經意的口吻再度開口。
「那個,他今天會來嗎?」她一問出口,于卿整個人都抖了一下,好半晌才回過神來。
「放心,不會。」
「哼嗯…」管路路又瞇起眼來,表情像是毫不在意,卻又帶點悲傷。
于卿為了不讓管路路繼續問下去,趕緊又端了點心來給她吃,然后以他高超的業務技巧,把話題轉向別的地方,諸如有幾個客戶今天一定會來,又一定要去敬酒之類的事。
管路路知道他不想她一直問那個人的事,倒也從善如流地讓于卿轉掉焦點,兩人聊著聊著,三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了。
「走吧!」于卿拉起管路路,又露出那酒窩笑容來,「新娘子出去記得微笑。」
「知道啦!」管路路說完活動活動嘴巴,將臭臉換成淺淺的笑容,「就算是演戲,也得演好才行。」
「別學我說話。」于卿用一點殺傷力都沒有的眼睛瞪了管路路一眼,然后伸手幫她順了順微皺的裙子。
兩人整理好儀容后,就由剛剛那個帶路的服務生帶領前往記者招待室,準備接受採訪與面談。
而這個漫長又隆重的婚禮,只是這一連串事情的序幕而已。
沒錯!就只是開始而已。
『女人這一輩子最嚮往的就是幸福地穿上白紗,嫁一個自己很愛,對方也很愛妳的人。可惜,我不是那種女人。因為我熱愛我的事業,我不主人打乳尖懲罰_有化勁抱丹的小說愿為了那微不足道的嚮往,去犧牲掉爸爸留下來的公司……我當初真的這樣想嗎?呸呸呸…才怪!』──節錄至《路路》一書,序章。

人物簡介 【管家】
管精明──管路路的父親,精明集團創辦人。
齊芯婭──管精明的妻子,管路路的母親。
管路路──故事女主角。
【于家】
于帆──管精明的大學同學,精明集團的業務部經理。
蔣郁茹──于帆的妻子。
于卿──故事男主角,于家長子,業務部亞洲區區長。
于恬──于家長女,排行第二。
于弦──于家次子,排行第三。
于雁──于家次女,老么,也是駱晴光的同窗好友。
【粘家】
粘宗成──精明集團財務部經理,與管家為世交。
陳美儀──粘宗成的妻子,齊芯婭的國中同學。
粘芷妍──粘家長女,與管路路為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同人工作室的老闆。
【J大】
段紓翔──大學三年級,吉他社社長,樂團辣奇的吉他手。
劉洛奇──大學三年級,綽號Lucky,段紓翔同窗好友,辣奇的主唱兼鍵盤手。
方漢華──大學四年級,Lucky與紓翔的學長,段紓翔的表哥,辣奇的鼓手。
駱晴光──大學一年級,段紓翔的鄰居青梅竹馬,患有先天心臟病。
【其他】
法蘭西斯──管路路在劍橋大學的學弟,喜愛日本動畫。
賴方勤──精明集團的副總裁。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91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